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你对我的姐妹都做了什么?
    罗非没有杀雷龙,因为他早已经透过方正豪调查到了杀害甘林的真凶。这么大的仇敌,还是留给甘甜吧!

    几分钟后,有备而来的甘甜很快带着同事们把毒贩们制服了。

    此时,甘甜看到雷氏兄弟的老二老三都躺在了血泊中,唯有老大正气喘吁吁的还要负隅顽抗。受了伤的朴则已经被她的同事扣押了。

    甘甜快步走到了雷龙的面前,扬起了手枪。

    雷龙怒极,飞起一脚踢向了甘甜。然而,双手的重伤让他的动作明显变慢了很多!

    甘甜轻松地侧过身,避开了这一脚,继而也是一脚,狠狠地踢在了雷龙的双腿上!

    “啊!”雷龙又是一声惨叫,狠狠地摔在了甲板上!

    甘甜愤怒的把脚踏在了他的胸口上,低吼道:“还记得五年前被你亲手杀死的甘林警官吗?”

    雷龙艰难的喘着粗气,问道:“你、你他妈是谁?”

    “我是甘林的女儿!我叫甘甜!”

    雷龙侧过脸,望着自己的两个弟弟,情绪瞬间崩溃。他哽咽道:“报应啊!好啊!既然你是那老警察的女儿,你就杀了我吧!”

    “杀了你?没那么便宜!”甘甜冷冷道,“我要你接受法律的制裁!”

    “不!你杀了我!杀了我吧!”雷龙哀嚎道。他的两个弟弟已经死了,他活着的最大理由都没了,只想求死。

    然而,甘甜却不给他一星半点的机会……

    有的时候,死亡并不是最大的惩罚,而是一种宽恕。

    ……

    雨一直下,甘甜一直站在雨中,任凭眼泪不停地流淌。她的大脑中像是过电影一般,一直都在循环往复着之前几十分钟内发生的一切。

    方正豪根本没有打死她,他放的是空枪,甘甜身上流出来的血都是方正豪事先让她塞进自己衬衣里的血包。而她落水之后,第一时间把她救起来的,不是她的同事们,而是罗非的兄弟们。

    当甘甜上岸之后,武警大队的同僚和她的同事们才纷纷赶到。甘甜从他们的口中得知,原来这是市刑警总队的一次越级指挥。

    此时,甘甜能联想到的人,还是罗非。

    甘甜知道罗非已经露面,但他来无影去无踪,低调的干完了自己该干的活,却把最闪亮的舞台留给了她。

    此时,平日里和她关系最好的小刘走了过来,冲着她微微点头:“甜姐,还差最后一件事。总队的张队说,交给你了!”

    “我知道了。”甘甜收敛了情绪,坚定地应道。

    ……

    窗外仍旧暴雨如注,甚至打起了雷,让周平有些心神不宁。

    儿子周斌已经办理好了离职手续,这几天赋闲在家。情绪低落的他天天打游戏,意志有些消沉。

    而周平也忍不住拿出了一瓶陈年老酒,自斟自饮。这瓶酒本来是打算留到周斌和甘甜结婚的时候再喝的,可惜这个愿望已经无法实现了。

    周平刚喝了几口,只感觉门外依稀传来了门铃声。

    周平一时间心跳加速了。

    “来了!来了!”周斌听到了声音,连忙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来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当周斌看到甘甜站在门口的时候,不由一愣:“甜甜,你怎么淋得像个落汤鸡啊?快,快进来坐!”

    此时,周平也走到了门口。当他看到甘甜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这个唯物主义者都忍不住迷信了一次,低头扫了一眼。

    怎料,甘甜有影子,甘甜不是鬼!

    “周平,你和一起毒.品走私案有关,请你回警局协助调查!”甘甜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纸公文,字字铿锵道,“这是逮捕令!”

    周斌顿时瞪大了眼睛:“甜甜,你开什么玩笑啊?这是我爸啊!是你的周队啊!他怎么会做这种事?爸,你们都逗我玩的吧?”

    周平一时间面如死灰,颓废的说道:“儿子,爸爸……的确犯了法……”

    周平伸出了双手,绝望的望着甘甜。

    甘甜毫不客气的给他扣上了手铐:“带走!”

    两个同事走来,立刻按住了周平的肩膀。

    “先等等!”周平艰难的说道,他把目光转向了甘甜,深深地叹了口气,“唉……甜甜,你都知道了吧?”

    “是啊,都知道了。周队,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教我那么多刑侦手段的你,居然就是一个败类!人渣!畜生!”甘甜越说越激动,冲着他吼了起来。

    周斌大怒:“甜甜,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爸!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你们搞错了!”

    “儿子!什么都别说了!”周平冲着周斌摇了摇头,叹道,“你甘叔叔的死和我有关……是我害了他。我也跟这起案子有关,我还差点害死了甜甜。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儿子,爸爸这几年一直睡不好,一直做噩梦。我想今后我再也不会做噩梦了。”

    周斌一时间泪流满面,歇斯底里的吼道:“爸!你毁了我的一切!你毁了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啊!为什么!”

    甘甜面无表情的和周平擦肩而过,再也不愿看到这一切。

    “甜甜!我对不起你!”周平冲着甘甜喊了一句。

    甘甜没有驻足,只是冷冷的应道,“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你和雷龙一起接受法律的审判吧!”

    ……

    甘甜默默地走进了雨中,小刘刚要为她打伞,却被她无声的推开了。他漫无目的的走向了前方,只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片空白。

    就在这一刻,一辆银白色玛莎拉蒂突然间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门开了,从车上走向了罗非、林若心和李晶。

    林若心和李晶快步走过去,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甘甜看到她们,才感觉自己的世界再次出现了光亮。她怔怔的看着两个人,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罗非,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此时,她的眼眶里一片温热,有一种晶莹的液体和脸上的泪水一起流下。

    ……

    甘甜回到林若心的家中就发起了高烧,躺在床上说起了胡话。

    罗非拿出了毒狼配置的特效退烧药,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甘甜目光呆滞的望着他,都忘记了把药吞进去。

    “傻丫头,喝水啊!这药很苦的!”罗非递给了她一杯带着热度的白开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甘甜痴痴地喝光了水,喘着粗气,冲着他微微点头。

    “哦,知道了。”罗非冲着林若心和李晶说道,“若心、晶晶,你们留下陪她吧!我回去睡觉了!”

    罗非刚要走,甘甜突然间一把抱住了他,爆发般的哭了起来:“别走!你别走!呜呜呜……”

    李晶的鼻梁瞬间酸了,哽咽道:“甜甜,知道你难过,你哭吧!”

    罗非叹道:“这次我支持晶晶。哭吧,我在,我一直都在!”

    姐妹连心,看到甘甜哭了,林若心也没忍住,一时间泪如雨下。

    “别走!都别离开我!求求你们不要离开我!”甘甜像极了一个孤儿,在不停的哀嚎着。

    其实,她就是一个孤儿。而罗非又何尝不是?林若心、李晶,她们又何尝不是?

    ……

    夜深了,窗外的雨仍旧下个不停。而房间里,甘甜已经睡着了。她的身旁,躺着无法安眠的林若心,以及睡得像个小猪一样香甜的李晶。而床下则躺着无法淡定的罗非。

    房间里的味道好香,充斥着淡淡的香水和处子体香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许久之后,林若心终于起身了,她扫了一眼地面,却看不清罗非了。毕竟,房间里一片漆烟。

    “罗非,你睡了吗?”林若心低身问道。

    罗非摇了摇头,道:“睡不着。”

    “我、我能下去跟你待一会儿吗?”林若心试探着问道,只是,她的声音不知不觉的哽咽了。她心里难受……

    罗非许久没有回应……并不是他不愿意回应,而是他的嗓子也哽住了,不好意思回应。

    可是没多久,罗非就感觉到了怀里一阵温热和柔软,林若心已经不知不觉的扑到了他的怀里,嘤嘤而泣。

    林若心从来都是这么文雅,就连哭也哭得很文雅。

    这一刻,罗非感觉自己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一把捧住了她娇嫩的脸蛋,狠狠地把嘴唇凑了过去!

    林若心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两个人炽热的东西都浸透了对方的脸,这一刻,林若心和罗非都觉得自己很难受。

    有一种羁绊,即便是过了十二载岁月都不可能切断。这种羁绊叫做心连心,这种羁绊叫做感同身受。

    流泪,不代表不坚强,只能代表我疼你的疼,我苦你的苦。尽管很难熬,太阳却快出来了。

    ……

    清晨,房间里仍旧弥散着撩人的香味。一抹阳光斜射在了罗非的鼻尖上。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只感觉手中一阵温热柔软,再定睛一看,自己居然抱着李晶!

    李晶背靠着他,雪白而火辣的娇躯一览无遗,简直让人上火!

    罗非这么沉得住气的人都沉不住气了,一时间松开了手。

    这时,甘甜气呼呼道:“吵什么,人家困死了!再让……人家……啊!大流氓!大贱人!我打死你!”

    甘甜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跑到了地铺上,而且正在抱着罗非的后背睡觉呢!她气得伸出了雪白的小脚丫踹了罗非一脚!

    罗非彻底凌乱了:“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不管发生了什么,你个大贱人死定了!还我清白!我跟你拼了!”甘甜不依不饶,一通拳打脚踢。

    就在这时,李晶也醒过来了,也吓了一跳,大喊道:“非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亏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千万不要让若心看到啊!要不然她会吃醋的!”

    罗非都快被这俩小妖精气得吐血了,一时间恼怒道:“两个死丫头再废话,别怪我干掉你们!”

    话音刚落,床上就传来了林若心的声音:“罗非!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对我的姐妹都做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