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你很有见识!
    林若心等三人都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罗非是怎么想的。

    不过,领班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要求。

    没几分钟,领班就从另一个房间里带出了一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很胖,她的体型早已走样,相貌也很一般,看上去一副童叟无欺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什么赌徒的潜质。但正是这个女人让李晶一次次的身陷囹圄。

    她就是李晶的陈翠兰。

    从陈翠兰的衣着上看,赌场的人并没有为难她。但是她看到李晶的时候,脸色却是一片惨白,甚至畏畏缩缩不敢凑过去和李晶打招呼。

    李晶面对她的时候已经是再无眷恋的感觉,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晶晶……再帮我一次吧,最后一次。”陈翠兰用乞求的语气说道。

    “呵呵。”李晶望着天花板,已然面无表情,“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再也不必见面了。”

    “晶晶!”陈翠兰的声音中带着苍白,道,“好吧,以后我跟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再赌,是死是活都是我自己的事。”

    “别以为说这种话我就会同情你,永远不会了!”李晶心如死灰,“第一次,你输掉了给我上大学的钱。我没怪你,是因为那些钱本来就是你的。第二次,你输掉了我的第一桶金。我也没怪你。因为你是养母,这些年把我养大不容易。第三次,你输掉了我的嫁妆钱。我还是没怪你,因为我觉得你总有一天会回头的。第四次……”

    李晶的目光落在了罗非的脸上,眼眶又一次潮湿了,她哽咽的说道,“第四次,你差点把我的清白输进去。要不是因为非哥,我早就完了。不好意思,这一次我已经想通了,我不想再帮你了,因为你是饿无底洞,而且永远都不早知道悔改!五爷不允许你进入他的赌场,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门路,居然跑到澳城来赌,还欠了那么多钱……这是第五次了,绝对是最后一次了!再有一次,你自己扛。扛不了,你爱死爱活,我不管!”

    “女儿!”陈翠兰流泪了!

    “别叫我女儿!我没你这样的妈!”李晶突然间冲着陈翠兰吼了起来。

    罗非都有一种被扎心的感觉了……他一把搂住了李晶,低声安慰道:“冷静一下,别丢了自己的分寸。咱不为她,只为咱自己。”

    “哥,我知道了……”李晶直面罗非的时候,变得无比脆弱,几乎要站不住了跌倒在他的怀里了。

    罗非的目光又转向了领班,问道:“兄弟,你们老板呢?”

    “我们老板……”

    领班还没说完,不远处突然间走来了一个身穿正装的男人,看上去要比领班级别高出很多,这人三十多岁,高大、略瘦,但十分健硕。他看上去有些着急,走过来的时候脸色都变了:“罗先生,老板要见您!”

    “哦,破事天又遇到麻烦了?”罗非一脸无奈。

    “破……事……”领班都吓得魂不附体了,心中暗骂道,破事天是老板的特殊绰号,只有圈子里的几个好友敢这么称呼他!我知道你是普金的常客,可你和老板什么关系?敢这么称呼他,你不是找死吗?

    领班的目光转向了刚来的男人。但让他非常吃惊的是,这男人居然露出了一脸苦涩:“罗先生,请您快去吧,老板很急。”

    “很急不亲自过请我?还得让我过去找他?”罗非有些不耐烦了。

    领班只感觉自己都替罗非出汗了:大哥,你是不是活够了,想死了?

    更出乎领班的意料的是,男人都快哭了,双手推着罗非的后背,连连道:“爷,求您了,您快点吧!”

    林若心等人更是疑惑了,但她们很清楚,若想知道这里面的答案,也只能跟着罗非一起去见见普金赌场的老板了。

    ……

    男人非常焦急,脚下如风,愣是把罗非搀进了普金赌场的vip专区。

    vip专区中赌客并不算特别多,而且他们都没有在赌,而是坐在了一张赌桌外的椅子上,正在观看两个男人赌五张牌。

    此时,一个留着小仁丹胡的中年男人的桌上已经堆满了白花花的米刀,甚至还有一张银行本票。

    另一个男人的面前除了扑克什么都没有了。这个男人大约有四十岁左右,看上去显年轻,长得也非常帅,一双眼睛十分明亮。但此时,他的情绪看上去不是很好。

    “杜先生,您已经没有赌本了,还要继续赌吗?”小仁丹胡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话语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中年帅哥没有说话,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似的。

    “洛云天居然输得这么惨?这不可能吧?”一个刚才观战的老赌客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跟洛云天赌的可是霓虹国的名古赌神,很厉害的!洛云天输给他也不新鲜啊!”一个胖大叔说道。

    “这么看来,香江赌神也不过如此啊!”一个年轻人唏嘘道。

    “是啊!其实,输钱事小,面子是大。今天洛云天在自己的地盘上输得这么惨,以后传出去太没面子了!”老赌客叹道。

    ……

    “杜先生,如果您不说话。咱们就到此为止吧。”小仁丹胡装出了一副郁闷的样子,“听说普金是澳城最大最豪华的赌场。想不到老板居然这么不豪放,输了区区20亿就玩不下去了!”

    洛云天的脾性比较平和,不爱生事,但小仁丹胡的这句话却狠狠地打击了他的自尊心。他一时间忍不住了,陡然而起……

    而就在这时,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突然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破事天,别激动啊!”

    洛云天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顿时一阵惊喜,连忙回过头狠狠地捶了来人的肩膀一拳:“你个臭小子终于舍得来看望我了?”

    “别废话,我是来找你算账的。为了区区500万把我朋友的老娘给扣了,你怎么越来越抠门了?”罗非兴师问罪道。

    领班在一旁都已经听傻了,嘴唇都在颤抖:“这……老板……他……”

    洛云天望着领班,没好气道:“老黄,怎么回事?”

    领班都快吓哭了,就差给罗非跪下了:“老板,我不知道啊!我查了记录,只知道罗先生是咱们的大客户,但是……我查不到更多东西啊!”

    罗非一摆手:“算了吧,把人放了,把账消了。”

    洛云天扫了领班一眼:“照罗先生说的做!”

    “是是是!”领班点头犹如鸡啄米。

    林若心等人也都看傻了,望着罗非发呆。

    李晶小心翼翼的问道:“非哥,这什么情况?你和这位大叔认识啊?”

    罗非不温不火的介绍道:“我来介绍一下,他叫破事天。”

    “滚蛋!老子都快玩完了,没心情给你开玩笑!”洛云天郁闷不已,不过,他对几个美女倒是很有风度,“我叫洛云天,是普金赌场的老板,欢迎几位美女来这里玩。”

    “老洛,这是我老板林小姐。”罗非介绍道,“这是我两位姐妹,甘小姐、李小姐。”

    “你们好!”洛云天连忙跟她们握手。

    这时,罗非扫了一眼桌面,不由叹道:“你个败家子上,这是输了多少钱?”

    洛云天叹了口气:“5亿米刀的现金,外加一张10亿的银行本票。”

    罗非一阵唏嘘:“你作死啊?怎么输了这么多钱?”

    “是我低估这家伙了。”洛云天摇了摇头,有些颓废的说道,“他是霓虹国的名古赌神山本直泰,他的赌术很高明,我承认我不是他的对手。”

    “哦?”罗非冷冷一笑,慢慢地走上了赌桌,上下打量了这人一番,“名古赌神?”

    山本直泰也冷眼扫了罗非一番,看到罗非的年纪不大,他不由冷笑了一声:“乳臭未干的毛孩子都被杜先生捞出来帮场子了?这孩子成年了吗?”

    “哈哈哈!”场外,山本直泰的几个随从都捧腹大笑起来。

    不少赌客望着罗非,也是一头雾水。

    “这家伙是谁啊?这么小年级也能来这?天哥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没准,我看天哥肯定是输糊涂了!”

    ……

    李晶也听到了这些人的议论,顿时一阵反感:“最讨厌这群叽叽歪歪的家伙了!”

    “是啊,他们太烦人了!”甘甜没好气道,“非哥,你一定要把这个霓虹国的小胡子赢了!”

    甘甜说完之后,也感觉自己似乎失误了:“呃,赌钱似乎……不太好吧?”

    林若心不由淡然一笑:“你放心,他的赌品好到让你不敢相信!”

    “赌品?”甘甜一阵唏嘘,“烂赌鬼能有什么赌品?”

    这时,洛云天出面了。他快步走到了罗非的身旁,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这位是我兄弟,我已经没有筹码。肯定不会跟你赌了。不过,他的赌术不错,倒是想和你切磋一下。”

    “呃?”山本直泰听到洛云天的花,不得不重新打量了罗非一番,“就凭他?”

    场外也是一阵唏嘘,甚至山本直泰的几个随从都一阵哄笑,谁都没把罗非放在眼里。

    “哈哈,这小子有钱吗?”

    “小子,知不知道最低下注10万米刀?你别把自己的老婆本输掉好不好?”

    罗非望着那几个霓虹国的家伙,不由叹了口气:“听说霓虹人很注重礼貌,想不到他们之中也有垃圾啊。”

    “你说什么?”山本直泰的随从顿时怒了。

    罗非也没搭理这群人,而是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洛云天的椅子上,随后从口袋里慢条细理的拽出了一张卡,放在了赌桌上:“山本先生,咱们切磋一下吧!”

    山本直泰不看则以,一看到这张卡,顿时感觉到了一阵灼眼:“烟龙卡?”

    此时,周围一片讶然。很多人都望着罗非发呆。

    “卧槽,这么年轻就有烟龙卡,这人不简单啊!”

    “难怪刚才敢这么狂!”

    “是啊,这家伙什么来头?”

    此时,罗非淡然一笑道:“你很有见识!”

    山本直泰终于认真了,他也坐了下来,悠然一笑道:“年轻人,你想怎么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