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拳台上的对话!
    澳城蓝湾,远离普金赌场的喧闹角落,地下烟暗角落的中心。

    罗非来到这里的时候,立刻让陈山安排他去了后场换装。

    只是,罗非刚走入后场,就能够听到地下拳市中传来的喧闹声了。

    这里从来都很热闹,每周都会有一次大型的烟市拳赛。赶上特殊的情况下,甚至会一周双赛。狂热的烟市拳爱好者们此时发出的嘘声、掌声夹杂在一起足足有一百分贝以上,震的人耳膜都在疼痛。

    罗非在更衣间换好了运动背心和短裤后,又带上了一层薄薄的面具。这是规则所允许的。

    陈山望着罗非,不由笑道:“非哥,看来你对今天那几个女孩动情了。”

    罗非笑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过去的你打烟市拳的时候可从不遮遮掩掩。这一次,你不但没带她们过来,还戴上了面具,肯定是不想给她们惹麻烦。”陈山一针见血。

    “你说得没错。”罗非微微点头,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我在乎她们。”

    罗非准备好一切,刚走出更衣间的时候,迎面就走来了几个行色匆匆的人。

    两个洪天帮的小弟抬着一个全身是血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这男人被打的已经昏迷,甚至连左腿都已经扭曲变形了。

    两个小弟的脸上全都是泪水,哭哭啼啼的来到了陈山和罗非的面前。

    陈山看了伤者一眼,顿时大惊:“翔哥!翔哥!”

    罗非的心头也是一阵猛跳。面前这个留着连鬓胡子,已经晕死过去的壮汉也是洪天帮的堂主,绰号飞翔。

    飞翔平日里大大咧咧,最喜欢喝酒打麻将,罗非和他很玩得来。

    罗非看到飞翔被打的不成人形,只感觉心头一团火在燃烧。他压着火走过去,翻了翻飞翔的眼皮,又摸了摸飞翔的鼻下……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非哥,还有救吗?”陈山连忙问道。

    罗非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白瓷瓶子,把几颗烟色药丸塞进了飞翔的嘴里,帮他顺气,让他吞服下去:“赶紧送医院!还有救!”

    九转玉蟾丸,毒狼用多种名贵的中草药提炼出来的一种强效药剂,可以减轻内伤和外伤的疼痛感,在关键时刻可以救人一命。这种药极为珍贵,按道理说吃一两颗即可,罗非却一口气给飞翔灌了五颗。

    陈山连忙冲着小弟摆手道:“还不快去!”

    两个小弟赶紧抬着飞翔走了。

    陈山拉住了后面的一个小弟,愤怒的问道:“怎么回事?”

    “山哥,他们不按套路来,居然打车轮战!有个小弟连挑咱们八个弟兄,把咱们的人都打趴下了!飞翔哥气不过,和那个家伙动手了,结果……结果……几下就被打成了这样!”小弟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哥,那家伙太他妈的嚣张了!蓝帮的人也太嚣张了!”

    “知道了!去休息一会儿吧!”陈山拍了拍小弟的肩膀。

    小弟哭着进了更衣间。

    陈山眉头紧皱,道:“飞翔居然都伤的这么重……对方不好对付了!”

    ……

    罗非走进了地下拳市的时候,迎面扑来的不是掌声,而是数不清的矿泉水瓶和爆米花。观众席上传来了惊人的喝倒彩的声音和嘘声,这里俨然变成了蓝帮的主场。

    “哈哈!洪天帮又来了一个窝囊废!”

    “是啊!真特么够装逼的!居然还带着个面具!”

    “傻货!你是不是见不得人?快把面具摘了!让爸爸看看你长什么丑样子!”

    “是啊,傻吊快滚啊!”

    相比较蓝帮的汹涌气势,洪天帮就弱了很多。

    洪天帮跟蓝帮斗的时候不含糊,但是素质却高了很多,他们真的不善于骂人,嘴巴上显然吃了亏。

    这时,洛云天撑起了一把伞,快步走到了罗非的身边,挡在了他的头上,不停地道歉:“兄弟,对不起!真不好意思!”

    洛云天刚说完,一个易拉罐就狠狠地砸在了雨伞上,传来了“砰”的一声闷响!

    罗非不怒反笑:“呵呵,气氛挺热烈啊!老洛,我听说今天改规则了?”

    洛云天脸色阴沉:“是啊,改规则了,改成车轮赛了。两大帮都分成了两队,一队刚轮完。咱们……惨败。”

    “另一队呢?”罗非问道。

    洛云天望着罗非,一脸尴尬道:“只剩你一个了,对方还有5个人。”

    “哦,如果我打赢了这五个人,有什么说法?”罗非问得很仔细。

    “如果你打赢了,就和蓝帮的另一个队打,再赢了他们所有人就算赢了。”洛云天郁闷不已的说道。

    “哦,我明白了。”罗非笑问,“你投注了吗?”

    “投了。”

    “明白了,等着收钱吧!”罗非说完就走向了拳台。此时,他已经嗅到了拳台附近散发出的血腥味。

    这种比赛,拳手上台前必须签生死状,规则也简单粗暴。罗非看这情形就知道今天一定出了不少事,甚至都出乎洛云天的意料。

    罗非从甬道走上拳台的时候,几乎快“吃饱”了,那些狂热的蓝帮份子和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不停地朝着他投掷爆米花。

    洛云天和陈山也是一片狼狈,情绪并不好。倒是罗非不停地安慰他们:“没事,这都小意思。他们挺会体谅人的,怕咱们夜宵没吃饱,还给咱们再凑一顿!”

    “你倒是挺乐观!”洛云天道:“兄弟,我虽然下了最大限额的赌注,但是没伤咱的本钱。你扛不住就下来,不用那么拼。”

    罗非望了一眼整个拳台四周,顿时悠然一笑道:“看来这里不光是蓝帮的人。当地的帮派也不太友好啊!”

    “谁让咱是外来人呢!”陈山说道,“自从咱们拿了赌场的经营权之后,那些没争过咱们的都眼红了!”

    “这就难怪了。”

    就在此时,罗非的第一个对手已经走上了拳台。

    这时,罗非的教练也走了过来,给罗非装上了拳套。刚要给罗非装牙套的时候,罗非却摇了摇头道:“大哥,不用这玩意。”

    教练一时间愣住了,连忙把目光转向了洛云天。看到洛云天艰难的点了点头,这才冲着罗非说道:“兄弟,你小心点!他们下手特别狠!应该是蓝帮不知道从哪聘来的高手!”

    “放心,都是小意思。”罗非都没做什么热身活动,就慢慢地站起身,道,“刚吃完夜宵不太消化,正好活动下身子。”

    罗非刚走到场地中心,对手也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了。这人足足有一米九的身高,又高又壮,两只拳头比罗非大了一圈,一脸凶恶的样子,还冲着罗非做了一个挑衅的手势。

    一时间,场外的嘘声更大了。

    罗非望着天花板,有些心不在焉,问道:“想断哪条胳膊哪条腿?”

    “呵,二货!别他妈装逼,老子今天要打爆你的脑袋!”对手气势汹汹的问道,“你他妈报上名来!”

    “你没资格知道。”罗非刚平静的抛出这句话的时候,场下又是一阵嘘声。

    裁判走过来了,以最快的速度说了一下比赛规则:“打四个回合,每回合三分钟,不准打要害,数10后站不起来就算输!”

    对方扫了罗非一眼,不屑道:“哼,不用数10秒,看我一拳把他打出场外!”

    “七哥说得好!”

    “好啊!七哥!弄死他!弄死他!”

    场外,一群狂热的观众不停地嘶吼着,似乎他们的喧闹声都能打到罗非一样。

    ……

    随着一声铃响,比赛终于开始了。

    被称为“七哥”的对手连试探性进攻都没有,冲上去一记右手直拳砸向了罗非的头部!他已经使出了全力,根本不给罗非机会,甚至左手还在积极准备着!

    这种打法显然是没把罗非放在眼里,也是要一下致命。

    而就在这一刻,场外的声音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大部分都觉得七哥这一拳就能定胜负!

    而几乎是在与此同时,罗非的左手已经沉重的挥舞了出去,嘴角更是勾起了一抹淡然的笑容:“就这点本事还敢这么玩?”

    两只拳头瞬间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砰”的声音!

    紧接着,又是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只见一人凌空而起,狠狠的跌飞到了拳台之外!

    观众们的目光瞬间呆滞了,只见跌飞场外的并不是罗非,而是他们心目中的偶像七哥!

    七哥已经站不起身了,别说是左手,他整个左臂都已经扭曲变形,大臂骨头更是反曲出了皮肤,露出了森森白骨!

    “嗷!嗷……嗷……”七哥疼得惨叫了几声,突然间,他的眼皮一翻,昏死在了地上!

    场外,很多观众都沉寂了,甚至连洪天帮的小弟们都没反应过来,半天没发出欢呼声。

    罗非看都没看场外一眼,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就这点水平?连给我热身都不够。”

    不远处,一个身穿深色华服的中年秃顶瘦男人刚才还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现在却傻了眼,几乎不敢相信拳台上发生的一幕。他惊愕的问道:“这人是谁?哪冒出来的?”

    这人就是蓝帮老大蓝天明。

    蓝天明的身旁坐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年轻小伙,看上去顶多二十岁出头,他长得很帅,一张脸十分冷峻。刚才他还和蓝天明谈笑风生,但现在也是吃惊不已:“这个混蛋居然伤了阿七!?”

    蓝天明一阵愠怒:“阿火,这家伙是什么套路,看出来了没有?”

    阿火一头雾水道:“真的没看出来,他只打了一拳。可以肯定的是这人的拳力比阿七高出了不是一星半点!不过先不用担心,我的兄弟们很给力,他能干掉阿七一个,干不掉他们所有人!”

    蓝天明对这个真名叫陈火的男人十分看好,毕竟刚才他不费吹灰之力灭掉了洪天帮的主力队,甚至还轻松的虐打了他们旺街的堂主飞翔。所以蓝天明丝毫不觉得这是陈火在说大话!

    ……

    很快,陈火的第二个兄弟也气势如虹的走上了拳台。

    此时,拳台外再次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掌声和喝彩声一成不变,大多送给了蓝帮的拳手。而罗非收获的仍旧只有嘘声和倒彩声。

    看台上最孤独的就是洪天帮的成员,他们的嗓子大多已经喊哑了,有些寡不敌众的悲壮感。

    然而,场上的局面却大大的安慰了他们受伤的心。

    不到五秒钟的功夫,只听见拳台上又是一阵骨骼断裂的声音,第二个上场,比阿七更强壮的男人也轰然倒地!

    场外又是一片死寂!很多蓝帮的支持者脸上火辣辣的疼,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强壮的家伙居然会输给一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面具男。

    陈火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甚至冒出了冷汗:“这……这什么套路?”

    比赛规则的原因,让陈火无法干预比赛,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一个又一个兄弟被罗非打成了骨折。

    此时,陈火在愤怒的同时,也感觉到了有些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