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真的只是因为她叫李晶!
    沈倾城的身体中散发出了一种傲人的香,这股味道是她身上那股淡雅的花香所无法掩盖住的。

    罗非微微嗅了片刻,脸上慢慢地露出了笑容:“很好闻的问道。”

    沈倾城走到了罗非的面前,突然间大胆的跃然于他的双腿之上,就连整个身子都贴上去了。

    火热、柔和,热情之中,还带着三分娇媚,七分羞涩。

    “还热吗?”沈倾城的两片樱唇凑在了罗非的耳边,甜蜜的声音越发**蚀骨。

    罗非突然间抱住了她,朝着床上而去,一把将她扔在了从床上。

    沈倾城柔软的娇躯在床上微微颤抖,那曼妙的曲线更加勾人心火。

    罗非的双手紧接着按住了沈倾城的手腕,悠然一笑道:“宝贝,怎么发抖了?”

    “哼,我、我才没有呢!”沈倾城撅着小嘴,娇嗔道。

    “不,你一直都在抖,心里在颤抖。”罗非说着说着就伸出了手,朝着她柳腰之上而去……终于,他的指尖和那曼妙双峦擦肩而过,微微的捋了捋沈倾城那略微有些凌乱的发丝。

    沈倾城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罗非的这只手,直到此时才微微喘了一口气。

    罗非却慢慢的放开了沈倾城。他走地上捡起了那火红的旗袍,扔在了床上,道:“穿上吧!”

    沈倾城不由一愣:“罗非,你……”

    “我跟你回你家,是为了给你一个面子。因为你毕竟是一帮之主。”罗非淡然道,“我不跟你睡觉,是因为你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强扭的瓜怎么会甜?”

    沈倾城强装着笑容,调侃道:“你怎么知道?你分明就是在胡说。”

    “本身就不是浪荡的女人,却把自己包裹成浪荡的样子。必然是情非得已。”

    罗非的一针见血让沈倾城整个人都惊呆了。

    “不好意思,失陪了。”罗非转身就要走出房间。然而,他的耳边却传来了沈倾城的抽泣声。

    罗非停住了脚步。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有求于我,所以才会勾搭我,对吧?”

    “是……我想,也只有你才能帮我了。”沈倾城装不下去了,索性承认了。

    “那如果今天赢得不是我,而是那个叫陈火的男人呢?”罗非笑问。

    “我会杀了他。”沈倾城还是不假思索的说道,只是她的话语里竟折射出了一丝惊人的杀意。

    “穿好衣服,跟我说说具体原因吧。”罗非没有回过头,“我不太喜欢和只穿着内衣的女人谈正经事。”

    沈倾城俏脸一红,不由吐了吐舌头,道:“罗非,你不上钩,是不是我不够好看?身材不够好?还是说我不够优秀?”

    罗非托着腮帮道:“怎么说呢?我的眼里有比你更优秀的女人。”

    “比我更优秀的?”沈倾城笑问,“难道是那三个陪你一起进赌场的女孩里的一个?”

    “也许是全部。”罗非对沈倾城还算客气。

    “呵呵,你胃口还不小!”沈倾城轻哼道,“你们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不过话说回来,罗非啊!既然你以后有了三个这么出众的女人,干嘛不愿意接受我?你们男人不是一向都喜欢多多益善吗?”

    “上帝说,得有爱。”罗非笑道,“我对你没有爱,当然不会喜欢你。”

    沈倾城的脸瞬间变得一片滚烫,不由拍了一下,郁闷的说道:“呵呵,罗非你真够打脸的!你第一次让我失去了作为一个优秀女人特有的骄傲。”

    “优秀女人?”罗非叹道,“你比起某人还差得远。”

    “你……”沈倾城刚要发怒,却感觉这个话题十分好笑,最终还是忍住了心头的怒气和那一丝丝的妒意。女人很善变,本来沈倾城勾搭罗非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她没想到本来应该上钩的罗非居然成了柳下惠,这让她非常不爽。而更不爽的是,这家伙不是因为自己无能才拒绝她,而是因为他有了更好的女人!这才是沈倾城最愤怒的地方。

    ……

    几分钟后,沈倾城终于穿好了衣服。她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威士忌,倒了两杯,还刻意加入了冰块。

    “说说吧。”罗非喝了一口酒后,摊手说道。

    “因为我爸。”沈倾城言简意赅,“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蓝帮在我爸爸遇害这件事上有很大的嫌疑。所以,我今天才会出现。你赢了,我勾引你,以你为死士,去帮我干掉蓝天明。如果陈火赢了,我会让他在去我家的半路上死个不明不白,然后再和蓝帮宣战。”

    罗非晃了晃杯子,微微摇了摇头:“第一种可能性还算用脑子,第二种可能性……说得好听,那叫匹夫之勇。说难听一点,那叫脑残。”

    沈倾城叹了口气,道:“那你让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怎样?”

    “连七八岁的小孩都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你怎么就不懂呢?”罗非像是在用长者的口气责备沈倾城。

    “呵,你和叶老的口气真像!可是你觉得我能忍得住?你知道吗?我和我爸相依为命二十多年了。我妈在我三岁那年去世后,我爸爸是我最亲密的人,没有之一!”沈倾城说着说着有些激动了。

    “呵呵,为什么这么相信我,什么都愿意跟我说?”罗非笑问。

    “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半年前就知道有你这个人存在,当时就对你很有好感吧!”沈倾城说道,“我爸和洛先生的爸爸也有旧交。此外……女人的直觉吧!我觉得你做事很讲道义,所以……如果你今天把我睡了,你肯定会对我负责的。”

    罗非耸耸肩道:“可是我没睡你……”

    “那我给你睡!”沈倾城又开解自己的衣扣,“反正我堂堂天虹帮大小姐在你的面前已经没有脸面可言了,我也不要脸了!”

    “倾城……别这样!”罗非摆了摆手。罗非并不是多愁善感的男人,但并非没心没肺。他知道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得到了多绝望的时候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做事这样的事来!

    “罗非,我求你帮我。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钱,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给你钱!如果你喜欢地位,我可以帮你想办法。我只求你帮我灭了蓝天明!”

    罗非凝视着沈倾城,微微点头道:“倾城。我先表明一下我对你的看法吧。首先,我没觉得你不要脸。自己的老爹让人弄死了,你要不择手段的报仇,说明你本身很重视孝道!老爹死了之后,帮会群龙无首,你临危受命,拼尽自己的所能维持住了帮会,说明你有责任感。另外,我听老洛说,你对手下的兄弟很好,说明你够义气。此外,我是老洛的朋友,蓝帮是老洛的敌人。我当然会站在你这边。”

    罗非刚说完,沈倾城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又一次嘤嘤而泣:“谢谢你!求求你!求求你帮我!帮我爸爸报仇!我爸爸死得太惨了……”

    罗非不由自主的联想起了甘甜……只不过,甘甜和沈倾城的情况完全不同。甘甜是那么的倔强,一直都要坚持自己为父亲报仇,甚至会以命相搏。而沈倾城则选择了依靠他。

    其实,她们都没有错。至少自信的罗非是这么想的。

    “倾城,这件事从长计议吧。”罗非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他在非凡集团的名片,递到了她冰冷的手心里,“有事情随时打给我。打电话说不明白的,飞天州来找我。我随时接待你。”

    沈倾城拿着名片,仔细地看了很久才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你放心,我会的。”

    “我手头也有未了的事情,需要一件件的办。你这边,我只能说短期内帮不了你。”罗非很直率的说道。

    “我、我明白了。”

    罗非伸出手,并不避嫌的帮她系好了领口的顶风扣,道:“记住,作为一帮之主,不要轻易相信任何男人,因为你是女人。”

    几分钟后,沈倾城用自己的汽艇把他送回了酒店附近的岸边。

    罗非没有告别的话,下了快艇转身就走了。

    沈倾城望着他的背影,只感觉自己的俏脸又是一阵发烫:“呵呵,臭男人!居然不觊觎我的美色!真可恶!”

    沈倾城笑过之后,不知为何,却有些失魂落魄。

    ……

    第二天清晨,清晨的海风格外新鲜。只是当海风顺着刚打开的窗户沁入罗非鼻孔的一刹那,他却已经苏醒很久了。

    窗户不是罗非自己打开的,而是李晶。这一点早在她刚用房卡划开房门的时候就发觉了。

    这时,罗非摸起了床头柜上的手表扫了一眼,顿时没好气道:“臭丫头,才刚五点半,你来我房间干嘛?”

    李晶只是穿着粉色的睡衣,俏生生的站在了罗非的面前,羞涩且温柔的说道:“非哥,我是来报答你的!”

    李晶刚说完,突然间解开了睡衣的带子!只见这件粉色的睡衣一下子滑落在了地上!

    罗非这才发现,李晶的娇躯白皙而凹凸有致,一览无遗……

    罗非悲哀的叹了口气:呵呵,昨晚那么刺激都没事,怎么现在我有点没出息了?

    不过,没出息归没出息,罗非还是侧过了脸,甚至,他有些生气了:“死丫头,你最好趁我没发火之前赶紧穿好衣服滚出去!你不觉得丢人吗?”

    罗非这句话的效果适得其反,李晶一下子扑了上去,不由分说钻到了他的怀里!

    罗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里了,还以为自己上了天堂呢!

    我的天啊!女人都疯了吗?昨晚那个投怀送抱,今天这个又要以身相许?

    “非哥!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爱你啊!”终于,李晶爆发了,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罗非在心中默默地咒骂道:罗非,你就是个蠢货。你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你干嘛不换个方式对人家好?你干嘛不假手若心,偏偏自己胡来?现在完蛋了吧?

    罗非悲哀的发现,自己从事职业雇佣兵多年的对付女人的那些熟练的经验在这一刻一点用场都派不上了,自己更拿不出昨夜对付沈倾城的时百分之一的淡定!

    也许,原因只有一个,只是因为她叫李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