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你臭不要脸!
    罗非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让林若心倍感熟悉的笑容。不过在此时此刻,甘甜的笑容和他何其相似?

    周围的围观者们看到这幅场景却连笑的勇气都没了,一个个吓得退避三舍,唯恐惹祸上身。

    “哼,不给钱还想走,找死!”刚才宰鱼的小伙计脸上露出了市侩的嘴脸,道,“你这顿打算是挨上了,长点记性吧!”

    小伙计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发出了“哎呦”的声音。他顿时吃了一惊:“老板?”

    此时,纹身男的拳头已经被罗非一把捏住了,罗非只是略微用力,纹身男就受不了,疼得嗷嗷叫:“草尼玛!松手啊!疼!疼!”

    纹身男的伙计们看到这情形,都暴怒的抡起拳头去揍罗非!

    而就在这一刻,甘甜突然间冲过来,只见她微微低下头,一通闪电般的快拳砸在了一个个伙计的小腹上!

    这群家伙惨叫着跌飞了出去,一个个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身体都要扭曲了!

    而此时,罗非三拳两脚就把身边的家伙们给收拾掉了,让他们一个个躺在地上惨叫不止。

    宰鱼的小伙计哪里见到过这样的场景?以往都是他们欺负人,什么时候他们被人欺负过?他吓得转身就跑:“救命啊!”

    只可惜,还没等小伙计跑远,一条美丽而雪白的长腿突然间伸出来,一把将他绊倒在地!

    小伙计刚要挣扎着爬起来,李晶却坐在了他的后背上,伸出手朝着小伙计的屁股一通猛拍:“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宰客!我让你耍流氓!”

    李晶并非一点功夫都不会,这几天还是跟着罗非和甘甜学了几招的,所以“掌力”很重。她拍了几下就把小伙计给拍哭了:“大姐!你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罗非一阵唏嘘:“唉,又在欺负小孩!晶晶,你有完没完?”

    李晶这才站起身,朝着小伙计的屁股上又狠踹了一脚:“完事了!”

    “哎哟!哎哟!”小伙计躺在地上直哼哼,却不敢爬起来了。

    甘甜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不由撅了撅嘴:“没劲,还没热身就都趴下了,真不禁打!”

    罗非笑了笑,冲着小伙计喊道:“小子,你立功赎罪的机会到了!去,给我拿只鸡来!要活的!”

    小伙计哪敢废话,连忙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进了餐馆里。

    纹身男被打得的全身都疼,已经爬不起来了,刚才的气势早就被打到了九霄云外:“大、大哥,你、你混哪的?”

    “我不混。我只是听说你们在这开烟店,所以特地过来砸场子的。”罗非冷笑了一声。

    “我……”纹身男气得想骂人,可是话到嘴边却不敢说了,生怕再挨揍。

    周围,不少游客都鼓起了掌。刚才他们还以为罗非要挨揍了,可没想到转眼间,被打趴下的却是餐馆的老板和他的伙计们。一时间,他们议论纷纷。

    “哼,这群招人恨的家伙。今天总算有人教训他们了!”

    “是啊,都是这群人把华夏国的旅游业都搞坏了!害得咱们都不敢国内游了!教训教训他们也好!”

    没多久,小伙计拿来了一只母鸡。

    罗非接过母鸡的时候,三个美女已经跟上了他,一起朝着前方走去。

    ……

    林区的附近并非没有其他居民。罗非按照自己的昔日的记忆找了片刻,终于在一片鲜花丛中找到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崭新的木屋。

    木屋外炊烟袅袅,主人家显然也在做早餐。

    林若心走到了罗非的身旁,小心翼翼的问道:“罗非,咱们该不会是过去蹭饭的吧?”

    罗非扬起了手中的母鸡说道:“谁说的?咱们有食材!”

    罗非等人很快走到了木屋外。此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正坐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看上去慈眉善目,十分可爱。

    罗非悄悄地走进去,蹲在了老婆婆的身边。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闻着锅里飘出来的香味。

    老婆婆忙了半天才察觉到身边有人。她侧目一看,顿时大喜不已:“罗总?是您来了!”

    老婆婆说完就要给罗非跪下磕头。她的举动让三个美女都大吃一惊。

    “这怎么回事啊?”李晶问道。

    “呵呵,看来罗非又做了什么好事了。”林若心说道。

    罗非没有让老婆婆跪下,而是双手紧紧地搀住了她:“老人家。我是来您家蹭一顿饭的。”

    老婆婆激动不已,她左右环顾,一脸不解的问道:“马仔呢?让马仔进来啊!”

    罗非笑道:“马仔没来,只有女仔。来,三个女仔,过来和兰婆婆打个招呼!”

    三个美女很懂事,连忙走过来冲着兰婆婆行礼。

    兰婆婆看着她们的时候,眼神中写满了慈爱,不由笑道:“多好看的女娃子啊!罗总,她们都是你的老婆吗?”

    三个美女听到这,不是脸红就是尴尬。

    林若心撇撇嘴:“谁是他老婆,想得美!哼!”

    “傻丫头,你要是跟了罗总,你一辈子吃穿不愁啊!还有,罗总对女娃最好了!他肯定会好好疼你的!”兰婆婆语重心长的说道。

    甘甜在一旁坏笑道:“我觉得婆婆说得对!”

    罗非笑问道:“老人家,你觉得这仨小妞那个做我老婆最合适?”

    兰婆婆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甘甜的身上,不假思索道:“这个最合适,腰细腚大能养活小子!”

    “哈哈哈!”李晶和林若心顿时捧腹大笑。

    甘甜气得呜呜叫:“臭非哥!你个大贱人!我要杀了你!”

    ……

    没多久,罗非刚弄来的老母鸡就被兰婆婆做成了当地最著名的过桥米线。打开盖子,过桥米线的鸡汤热气腾腾的翻滚着,鲜嫩的菌子、竹笋甚至鱼片在里面不停地打滚。

    此时,兰婆婆拿来了自己做出来的米线,放在了汤里。

    “哇!这才是真正的米线啊!看上去太透亮了!”李晶赞道。

    兰婆婆打量了李晶半天,终于欣然的点了点头,说道:“罗总,其实这个女孩也不错,腰也挺细的……那个……”

    兰婆婆还没说完,罗非就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老人家,咱们吃东西吧!其实,她们都是这个型号。”

    林若心在桌下狠狠地踢了罗非一脚。

    罗非也不生气,只是在笑。这种笑容,也只有在她们的身边才会经常绽放。

    ……

    云城林间的居民自家做出来的过桥米线的味道绝对地道,里面的每一种食材都是在最新鲜的状态下被滚烫的鸡汤烫熟的,吃起来又嫩又爽口。

    李晶一边吃着,一边问道:“兰婆婆,您是怎么认识罗总的?”

    兰婆婆很聪明,已经吸取了刚才的教训,小心翼翼的问罗非:“罗总,我能说吗?”

    “没问题,您说吧。”罗非淡然一笑道。

    “罗总三年前来云城出差。他当时配合警方破了一起毒案。我儿子当年也差点被那些毒贩子牵连,都是罗总帮了他一把。后来,罗总为了帮我们,还让我们从华夏和缅国边境搬到了这里。从此我那儿子和我也就远离了那群人的控制了。”兰婆婆别看年纪大了,但口齿伶俐,几句话就把自己和罗非之间的故事说了个一清二楚。

    甘甜顿时一愣,问道:“非哥,你当过警察?”

    罗非摇了摇头:“没有,不过你别忘了,我当过兵的。必要的正义感还是有的。”

    这句话并非罗非吹嘘。

    猎杀者是并不“挑食”的雇佣兵团,不管什么任务,好的坏的,有钱赚就接。但是罗非始终贯穿一个原则,那就是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所以这几年的职业生涯中,罗非杀过的人都是坏人,不是毒贩就是恐怖分子,或者是为富不仁的奸商,却从不杀一个好人。究其原因,也是怕自己沾染上善良之人的血,已经没有脸面再回到儿时伙伴们的身边。

    兰婆婆又说道:“罗总对我们一家有救命之恩。我儿子因为他的原因没有坐牢,回来之后一直在城里做事。我们的日子过得也很不错。我觉得罗总这样的男人就应该有很多女娃喜欢。”

    罗非深深点头:“老人家,这一点我非常认同。”

    三个美女面无表情,异口同声道:“你臭不要脸!”

    ……

    早餐大家吃了个饱饱的,三个美女还帮兰婆婆洗刷了碗筷。

    这时,罗非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挎包,塞进了兰婆婆的手里:“婆婆,这是我孝敬您的!”

    挎包里不多不少,有10万块钱,这对于生活成本很低的云城林区的居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

    但是,兰婆婆说什么都不要:“罗总,你每次来都给钱!这次我不能要了,说什么都不能要了!”

    罗非也感觉这一次的难度有点大,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兰婆婆接受这笔钱了。

    这时,林若心突然间走到了她的面前说道:“这算是罗总的媳妇孝敬您的!这样您能收下了吧?”

    这句话显然是说在了刀刃上,兰婆婆顿时露出了一脸欣慰的笑容:“还是这姑娘会说话。其实姑娘,你的腰……”

    罗非和林若心几乎是同时捂住了兰婆婆的嘴:“婆婆,咱不说了!”

    此时,罗非和林若心的手贴在了一起。

    林若心一阵脸红……

    这个情景顿时被李晶和甘甜看的一清二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个美女的脸也红透了。

    ……

    罗非等人临走的时候,兰婆婆本来要给他们装很多土特产。不过在罗非的劝说下,最后只装了一种。那就是竹酒。竹酒是用鲜竹里生产出来的美酒,是客家人最拿得出手的待客之酒,但这种制作的技艺同样也掌握在云城少数人的手中,兰婆婆的酒特别美味,能和客家人的竹酒相提并论。

    罗非等人告别了兰婆婆,一直朝着林区的深处走去。

    不知不觉,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就在他们走到了一个岔路口的时候,发现这里站了一群背包客。他们一个个茫然若失的样子,正站在原地发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