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嘿嘿,叫姐姐!
    蝎尾蛇急忙向后连连倒退,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罐蛇蝎血,照着的身上扔了过去!

    对方不闪不避,竟一把接住了这罐子!

    蝎尾蛇大喜过望,不由冷笑道:“你就是九尾妖狐的野男人吧?!你作死呢,你知道不知道,这罐子上也被我涂了我的剧毒!”

    对方冷笑道:“只可惜,你这剧毒比不上我家毒狼的毒啊!”

    “你,你是猎杀者的人?你是谁?”

    蝎尾蛇急忙打开了灯。他这才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这男人身上穿着烟色的胶皮制成的夜行衣!

    没错,这种毒固然强大,可是腐蚀不了胶皮,而且,这种毒的有效时间只有区区六个小时,过了六个小时,效力自然消失。

    “你、你是狼团的人?”蝎尾蛇不由咬牙切齿,“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

    “狐狸会已经加入猎杀者,而且她们是我的人。你惹她们就是惹我!”

    “哦?”蝎尾蛇漠然笑道,“别以为你是猎杀者的人就能替她们强出头,今天老子就要拿你开刀!”

    罗非紧握着手中的毒药,冷笑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这瓶毒药我收下了,毒狼喜欢这东西!”

    对方听到罗非的一连串提示,眉头紧皱,大脑中用力思考着面前这人的身份,突然间大惊失色:“你,你是天狼!”

    罗非以惊人的速度穿刺到他面前:“既然知道我是谁,你活不了了!”

    蝎尾蛇只是用毒高手,功夫真心一般。罗非这快似闪电的一击他怎能避开,当场被打得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了!

    这一刻,蝎尾蛇冷汗淋漓,他深深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了!

    蝎尾蛇当然不想死,他愤怒的挥舞着手臂,想要攻击罗非,只可惜,罗非一记致命手刀,瞬间让他的左臂断裂,而右臂刚刚举起,同样被罗非斩得无力回天!

    罗非拧开罐子盖,顺势一把捏住了他的嘴巴!蝎尾蛇的嘴巴一阵酸楚,迫不得已的张开了,他把这剧毒的液体顺势倒进了他的嘴里!

    蝎尾蛇可没有进化到连自己的毒药都能当做稀饭喝下去的程度,一时间被毒药灼烧,整个脸瞬间塌了下来!

    罗非已经转过身,不愿意去看他那凄惨死亡的残像。

    蝎尾蛇在生命行将结束的一刻,嘴巴里仍旧呢喃道:“为什么杀我?”

    “因为你动了天狼的逆鳞。”

    很快,罗非的身后散发出了一股股恶臭的味道,对方的身体已经开始融化了。

    此时,罗非把剩下的数量不多的蛇蝎血盖严实,找了块布擦了干净收好后,不慌不忙的下楼了。

    来到楼下,罗非小心翼翼的把身上的夜行服脱下来收好后,立刻拿出手机给毒狼打了电话:“喂,老毒。”

    毒狼一阵惊愕,忙问道:“老大,出什么事了?”

    “我刚和蝎尾蛇较量过。”罗非不假思索道。

    “你、你没事吧?那家伙全身是毒,很难对付!”

    罗非没好气道:“我这不好端端的给你打电话了吗?你现在过来帮我打扫战场,顺便把蛇蝎血带走。”

    “老大,你说什么?!”听筒中,毒狼的声音都变了,惊讶之中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他本来就是制造毒药、药品的专家,对于蛇蝎血的配方,他一直很好奇。因为他的几种毒药比蛇蝎血药性更猛,但持续时间太长,用过之后不容易销毁。他特别想用蛇蝎血合成更为高级的快速药剂,就是苦于一直得不到。

    “呵呵,老小子。我果然戳中了你的兴奋点。你来吧,地点是胡美家。”

    毒狼听到这,不由一愣,问道:“你帮胡美出头了?”

    “是啊,怎么了?”罗非笑问。

    “老大,毒物可不是好惹的。他们的老大红蜘蛛的厉害你不是不了解,一定要惹他们吗?”

    “他们早该被铲除了。”罗非不假思索道,“不用担心了,赶紧过来吧!”

    毒狼太了解罗非的脾气了,他一向是个说一不二的家伙,而且,这件事他会自己扛。毒狼只能报以苦笑了:“老大,我会把痕迹清除的一干二净,尽量不给你那么快找麻烦。”

    “谢了,老哥。”

    ……

    当胡美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并不在罗非的车上,而是在一个高档宾馆里,自己正躺在床上呢。她衣着整齐,没有一点凌乱。

    “你醒了?来,喝点水吧!”罗非就坐在胡美的身边,把一杯带着温度的水递给了她。

    胡美并没有接过水,只是怔怔的望着罗非。当胡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突然间放声痛哭:“大笨蛋!傻瓜!你疯了是吗?你知不知道那家伙有多毒,你出了事怎么办?你出事了我也不活了!”

    从胡美惊恐莫名的哭声中,罗非听出了她对自己的担心。的确,蝎尾蛇很难对付,万一自己身上哪里中了对方的毒,那今天他也难逃一劫。

    罗非赶紧劝慰道:“好了,别担心了,我把他干掉了!”

    胡美忙问:“真的?”

    “真的。”罗非轻笑道:“现在已经化成一堆臭水了。”

    胡美这才慢慢的冷静下来,叹了口气道:“老大,你这人心挺狠的。你就那么不想欠我的人情吗?”

    “胡美。我这人脾气直,有话我就直说了。在那种情况下,你能打赢他的几率几乎为零。我不可能让你去送死。”

    胡美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哽咽道:“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我爱你!我知道你只把我当做你的手下,可是我把你当做我的男人!我不想你出事,我宁可自己死也不想你出事!”

    罗非发自内心的叹了口气:“对不起。”

    这一句对不起包含了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了罗非不可能给予她的某些情感。

    ……

    等到胡美的情绪平和下来之后,罗非说道:“咱不说这些没用的了。说说你那边吧,你的房间里都被那家伙涂满了毒。你别回去住了,你那边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胡美摆摆手:“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是一台笔记本,里面也没有什么资料。”

    罗非思忖了片刻后,说道:“这几天我帮你找房子,另外你再回忆一下,原先的毒物里,还有谁跟你敌对的没有死?”

    胡美摇摇头:“没有了,只有他一个,他死了,我的世界就清净了。”

    “这个毒物组织,真是害人不浅。”罗非眉头紧皱:“居然会有这种毒性这么强,事后又消散的这么快的毒药!”

    “看来,他跟踪了咱们好几天了。”

    “多亏是在我家里下手,如果是在你家附近……后果不堪设想。”胡美心有余悸。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今晚我不回家了,我陪你。”

    罗非的话让胡美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她笑得差点合不拢嘴:“干嘛?不怕我吃了你?”

    罗非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放心自己的属下。还有,你今晚最好不要使坏,否则下场很悲惨。”

    罗非刚说完,就感觉室内的空气完全不对劲了,里面夹杂了一种非常奇特的味道。这是一股浓烈的雌性气息的味道。

    罗非连忙退后了几步,试图打开窗户。可就在这时,胡美突然用自己的双手扣住了他的双手!

    罗非的力量的确比胡美强大许多倍,但这短暂的一秒钟却已经让他整个人都承受不住,只感觉自己的血流已经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你个死狐狸……”罗非的额头上已经冒汗,郁闷的咬牙切齿,道,“你赶紧收起你的气息!”

    胡美则不依不饶,继续催动丹田气,还调侃起了罗非:“嘿嘿,叫姐姐!”

    “休想!你死定了!死狐狸!”罗非完全受不了了。他喝了酒,喝完酒之后,他体内的酒精会加速和胡美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融合在一起。而胡美喝完酒,酒精会在她特殊的肝脏作用下加速消化,让她的气息更为浓烈。这一刻的他可以说只能任由胡美摆布了。

    胡美看到罗非一动都不能动了,心中一阵暗爽。她一把将罗非推倒了床上,露出了一脸荡漾的笑容,道:“天狼哥哥,你不要挣扎了。挣扎也是枉然……”

    罗非顿时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了。

    胡美炽热的双眸痴痴地凝视着罗非,她充满歉意的摇了摇头道:“老大,你知道吗?你不该对我这么好。我本来就对你有意思,你对我这么好,只能让我对你产生邪恶的念头了。”

    罗非已经不想解释了,更不会求饶。求饶?呵呵,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不过,他现在的处境确实不怎么样。嘴巴很硬,但身体很老实。

    男人看到漂亮女人会垂涎三尺,女人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又怎么会不动心。

    胡美飞速的解开了自己的酒红色的晚礼服,任凭那纯红色的妖娆在罗非的眼前乱舞。

    胡美很懂得男人结构,知道男人对这种色彩根本无法抗拒。

    “呵呵,死丫头。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想清楚了!”罗非对胡美下了最后通牒。

    “嘿嘿,我才不怕。下场越坏就越好玩!”胡美凑近了罗非。

    罗非顿时嗅到了一股诱人的体香……这股味道让他的眼前一片模糊,甚至产生了某种错觉。

    呵呵,九尾妖狐胡美,果然名不虚传。罗非的潜意识里苦笑了一声,难道我今天真的要栽在她的手里了?

    胡美凹凸而饱满的身段如同一团火,炽烈的燃烧着罗非的周身,让他的血液已经沸腾。这一刻,天狼终于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原来自己并非无敌,自己也有死穴……

    罗非的衣服一件件的被胡美剥落在地的时候,一件同样美轮美奂的男人杰作也呈现在了胡美的视线中。她的激动再也无法控制,瞬间扑向了罗非:“等了多少年,我终于等到你了!”

    罗非……已经失去了自己该有的意识。眼前一片迷茫,看到的只有他心灵中最深处的那个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