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陈师父
    韩宙暴怒,一把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这一刻,陈火和光头小弟都没有理他的意思。甚至光头小弟还冲着他很随意的甩了甩手:“你随便打吧!”

    “这可是你说的!你们都等死吧!”韩宙愤怒的拨起了朱权的电话。

    韩宙等了许久,电话才通。还没等他说话,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老弟,就这么算了吧!”

    韩宙顿时惊呆了,半天才怒吼道:“我他妈白让人打了?你他妈还是我兄弟吗?”

    “兄弟,正因为我是你兄弟,我才这么说的!”听筒里的声音十分为难,“我老大刚才已经骂过我了。这一次是咱们越界了。哈尼酒吧是白浪帮的地盘。天河帮和白浪帮关系一向不错,不能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起矛盾!”

    “你他妈放屁!我的事是小事?你知道我是谁吗?”

    “兄弟,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说什么都没用。总之,这件事就算了吧!有什么事我事后在跟你联系!”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操!”韩宙暴跳如雷,恶狠狠地把手机摔在了地上!只听见“啪”的一声,手机被摔得粉碎!

    陈火一脸鄙夷的望着他,冷冷道:“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太阳离开你照样转!”

    ……

    与此同时,在天河帮老大龙天河的庄园别墅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脸阴沉的坐在了别墅门口抽闷烟。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男人约有四十五岁左右,留着短平头。他不胖不瘦,长的十分精神,一双眼睛里折射出了一种特殊的精气神。

    这人正是龙天河,天州目前实力最强的帮派之一的天河帮的老大。

    “怎么,不高兴了?”龙天河扫了一眼朱权,不由淡然一笑。

    “老大,我从十四岁就开始跟你,已经十六年了。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朱权叹了口气,委屈的说道,“您刚才当着兄弟们的面骂我不懂事也好,好勇斗狠也好,都无所谓。可是,我也是为了咱们天河帮好。姓韩的家里很有钱,是咱们可以利用的……”

    龙天河笑了,他点燃了一根雪茄,嘬了几口,道:“权子,天河帮四龙里,我最瞧得上你。所以,我才会骂你。但是骂你,不代表不认可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老大,我这一次有点不明白。你不是一直不爽白浪帮吗?干嘛不趁这个机会灭灭他们的威风?”朱权没好气道。

    “不爽归不爽,但你不得不承认,白浪帮的实力今非昔比了。”龙天河收敛了笑容,认真的说道,“就在半个月前,白浪帮还是天州的二流帮派,就算他们是二流里最拔尖的,也没法跟咱们相比。可是,比他们强了不少的三雷帮却在一夜之间被人平了。龙虎豹三兄弟不是死了,就是被警.察抓了,整个帮派的能人几天之内不是人间蒸发,就是同样被抓。你不觉得这里面问题很大吗?”

    朱权吃惊不已:“闹得这么大?”

    “是啊。我的消息来源应该很准确。而且你别忘了,龙虎豹这一次是折在了毒.品手中。你想想,他们有几年没玩这玩意了?”龙天河问道。

    “老大,你说的是啊。他们的赌场这几年年年盈利。可突然间被人条.子查封了,据说在此之前,还有个大赌客赢走了他们好几亿……要不然,我想他们也不会铤而走险。”朱权深深点头。

    “还有,最近白浪帮的生意正规了许多。赌场全部停业,会所都变得比以前正经多了。甚至白五还做起了连锁饭店的生意,开始转型了。这里面,很有文章啊!”龙天河道,“所以,最近不论如何不要和白浪帮再起冲突了。”

    “老大,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朱权这才心悦诚服的点了点头。

    “权子,我骂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心腹。我只有骂了你,其他三条龙才会更认同我今天的决定。”

    不得不说,龙天河的话说的很有水准,让朱权一时间心悦诚服:“老大,只要你以后高兴,随便你怎么骂我!”

    “哈哈哈,以后尽量不会骂你了!”龙天河说着,把雪茄递给了朱权,道,“过几天给韩二胖打个电话,就说龙天河请他吃饭。让他务必给面子。他被打脸丢的面子,我帮他找回来!”

    “是!是!是!老大您太圣明了!”朱权忙不迭的说道。

    ……

    晚上11点,哈尼酒吧还没有打烊,老板娘李晶却带着大家一起出门了。今天大家玩得都很开心。

    酒吧门口一片安静,丝毫找不到打斗过的痕迹。倒是韩宙等少数几人留在了门口。

    罗非的目光仍旧没有落在韩宙的身上,又是落在了他身前的白五爷的身上,冲他微微点了点头:“收拾残局不容易吧?”

    白五爷轻笑道:“也没什么不容易!只能说朱权有眼无珠,明知道这是我的地盘也敢闯进来,真是作死。我刚才已经跟龙天河打过招呼了,他表示不会再来咱们的地盘闹事了!”

    罗非则摇了摇头,认真道:“不,是你五爷的地盘。我是普通老百姓。”

    白五爷笑意更浓,道:“你非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韩宙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废的站在了原地。

    光头小弟冲着他一摆手,很不耐烦的说道:“还不滚等什么?”

    韩宙的目光在罗非等人的身上扫了一眼,突然间瞪大了眼睛,道:“你是林若心?”

    “对,我是林若心。”林若心冷冷道,“韩宙,今天可以饶了你。如果你下次还敢来我姐妹的酒吧捣乱,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韩宙攥紧了拳头,又把目光转向了罗非:“你叫什么?”

    “呵呵,查户口是吗?”陈火冷笑道。

    罗非淡然一笑,冲着他说道:“我叫罗非,非凡集团副董事长。”

    “好!你等着我!”韩宙恶狠狠地抛出了这句话,转身就走。

    看到韩宙等人走远,白五爷凑近了罗非,低声道:“老弟,你不会有什么麻烦吧?这小子家里有钱有势,我怕他给你下软刀子。”

    “五爷,江湖上的事,有你帮我。软刀子的事,我自己解决。咱们分工明确。”

    白五爷心中一阵苦笑:老弟你要是都想解决,肯定也没问题……

    ……

    白五爷很快让陈火开车送罗非等人回去了。

    在半路上,李晶羞涩的贴在了罗非的肩膀上,柔声道:“非哥,我又给你和若心惹事了。”

    “傻丫头,这不叫惹事。”罗非没好气道,“你给我记住。你也好,车上的其他人也罢,谁也不准欺负你们。”

    “没错,就算非哥也不能欺负我们!”甘甜笑道。

    “我当然不能其他他们,欺负你却是拿手好戏。”罗非一阵唏嘘。

    “滚!大贱人,我要打死你!”甘甜怒道。

    大家都笑了,甚至连陈火也笑了。

    这时,罗非冲着甘甜说道:“甜甜不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兄弟陈火。他的功夫很不错。以后如果我不在的时候,他可以教教你功夫。”

    甘甜大喜,连忙冲着陈火点头致意:“那就谢谢陈师父了!”

    陈火顿时面红耳赤,连忙摇头道:“这、这我当不起啊!非哥,我……”

    “阿火,你也别推辞了。”罗非笑道,“我和五爷有言在先。只把你租给他一个月。现在租期到了,从明天开始,你去非凡大厦上班。”

    陈火顿时笑逐颜开:“这太好了!我求之不得呢!”

    林若心也很高兴,道:“阿火这份工资我来开吧!”

    罗非沉思了片刻后,说道:“成。等下礼拜之后,如果事情有个好的结果,你得给我的人都开一份工资。”

    林若心欢喜的接受了罗非给她的台阶:“嗯嗯!没问题,只要不嫌少就行!”

    ……

    第二天清晨,位于天青区的韩家庄园中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那就是云天集团的董事长卢云天。

    卢汉阳出事后,卢云天大病了一场,在病中拼命地帮自己的儿子买通关系,想要把死罪买成活罪。但一切都无济于事,9.1毒案涉及的量过大,而卢汉阳又是主犯,死刑在所难免。所以卢云天现在也只能找自己的老朋友韩东阳来诉苦了。

    韩东阳的体格和自己的儿子差不多,都是大胖子,他五十多岁的样子,臃肿的脸上看上去有些凶恶。他一眼看到卢云天的时候,也有些吃惊:“老弟,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卢云天看到他的时候都快哭了,哽咽道:“阳哥,汉阳活不成了!”

    韩东阳不由叹了口气,连忙冲着手下人摆了摆手,这些人很识趣,都退了出去。这时,韩东阳才说道:“我也帮你走动了一些关系,但说实话,真的太难了,这次的事太大了!汉阳这孩子太没分寸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卢云天一脸愁云。

    “没别的办法了。你有没有想过给汉阳留个后?”韩东阳问道,“这样你们老卢家能不断香火啊!”

    卢云天顿时暴怒,道:“不提这事还好!提了这事我就想弄死那个姓罗的!肯定是他干的!他把汉阳打的没有能力了!我就算是想帮我们老卢家留后,也没戏了!”

    韩东阳顿时明白了,但他还不死心:“那老弟你呢?你的年纪也不算大,是不是能……”

    卢云天的后背已经冒汗了。这些年,他家里的那个狐狸精已经把他彻底掏空了,他的身体已经亏空到连试管婴儿都没戏的程度了。但是,他好意思把这种事跟韩东阳说吗?

    韩东阳看到卢云天心情不好,连忙转移了话题:“得,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了。老弟,这些事从长计议吧!”

    就在卢汉阳和韩东阳说话的时候,韩宙睡醒了,从楼上走了下来。

    韩东阳看到他一脸慵懒的样子,顿时骂道:“妈的兔崽子!卢叔叔来了也不打招呼!欠揍是吧?”

    韩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爸,我都这样了你还揍我?”

    韩东阳看到二儿子都变成了“国宝”,顿时又惊又怒,道:“谁他妈打的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