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林若雪的决定
    太平洋,夏日群岛。

    一艘看上去很普通的捕鱼船上,一个身材不算高大,却很健壮的年轻人手里端着一杯加冰的威士忌,正在回头看着自己刚刚捕获的猎物。

    这是一条200多斤重的蓝鳍金枪鱼,年轻人只是用一套粗实的海钓鱼线,和它搏斗了两个多小时就将它捉到了。现在,这条金枪鱼被悬挂在了甲板上,已经失去了气息。

    “少爷真了不起!”

    “是啊,少爷的海钓技术越来越高了!”

    周围,一群水手都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年轻人的眼神中闪烁出了犀利的光芒,他缓缓地走到了甲板的劲头,慢慢地坐在了一张躺椅上。

    此时,一个身穿烟色西服套裙的长发姐姐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冲着他微微点头:“弟弟,天州那边的情况不太好。”

    年轻人微微一笑,冲着长发姐姐说道:“姐,过来说话。”

    “嗯!”长发姐姐有着一张精致而棱角分明的俏脸,辨识度很高,看上去很有些欧范,但却是百分之百的华夏人。她的身材高挑而火辣,挺翘的浑圆曲线让人为之心动。

    她叫柳兰,是江煌的私人助理,也是他唯一的助理。从小柳兰就是江煌的伙伴,这种关系已经保持了二十多年。

    “姐,天州那边是不是沦陷了?”江煌那张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然的微笑,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

    “弟弟,你别难过……”

    “我不难过。”江煌笑道,“我要知道过程。”

    “过程是,非凡集团的罗非在天州时间接近下午五点的时候,连续拿出了四张合同单。据林子雄的可靠消息,他知道其中的三份合同单分别来自天州的华城集团、香江的洪天集团、以及山南省的思恩集团。”

    “呵呵,我果然没看错这小子。他有两下子嘛!看来雷的手下最有出息的果然就是他了。”江煌淡然一笑道。

    “弟弟,我至今有一件事不明白。”柳兰眉头紧皱道,“可我怕说出来之后,你会不高兴。”

    “姐,那我先问你,咱们俩认识多少年了?”江煌笑问。

    “二十一年了,那年你五岁,我八岁。”柳兰说道。

    “你是我最亲近的人,所以以后不用管我高兴不高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江煌很直接的说道。

    “弟弟,我替你不值。”柳兰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道,“死丫头根本不了解你的心意!你对她再好,她也不知道是你一直在暗中保护她!说得更直接一点,是你雇佣了罗非保护她!”

    “然后,你担心的是罗非会在我和将来和若心在一起之前,睡了她。对不对?”江煌笑问。

    “是!”柳兰不假思索道。

    “你放心吧,我有把握。”江煌慢慢的站起身,把柳兰的一丝乱发抚平,反而安慰起了她,“现在是磨剑的时候,不是利剑出鞘的时候。更何况,她是个可造之材,现在还处于成长期,我不能拔苗助长。”

    “你要等到她自然成熟,再为咱们所用?”柳兰问道。

    “对。”江煌点了点头,“这是最重要的目的,甚至没有之一。为了这一天,我可以等十年。”

    “可是,你不担心罗非吗?”柳兰有些着急了。

    “不担心。”江煌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邪性的笑容,“因为他也处于成长期。”

    “弟弟,你的心真大,换了是我,肯定做不到……”柳兰轻叹道。

    “关心则乱……”江煌的目光转向了那条巨大的金枪鱼,道,“姐,一会儿我亲自给你做最爱吃的金枪鱼。”

    ……

    北沧,天州的临市,也是华夏的武术之乡。

    罗非的车子开入了市郊的一片别墅区。

    此时,林若心一阵疑惑,忙问道:“哎?这里是什么地方?”

    “并不是最贵的,但肯定是北沧风景最好的别墅区。这里的房子一平米才7000多,一个别墅200多万就能买下来。你看,这里还有湖呢!”

    林若心听着罗非描述,差点被他糊弄进去,气得捶了他一拳:“大笨蛋,我是问你咱们为什么来这里?”

    “吃饭,睡觉,打豆豆。”罗非不假思索道。

    “豆豆是谁?”林若心撇撇嘴,很不满的说道,“整天就知道故弄玄虚,从来都是卖关子!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开除,然后绝交!”

    罗非已经停下了车,凑到了林若心的身前。

    林若心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捂住了嘴,气呼呼道:“你要是再敢亲我,我就把你扔到湖里去!”

    罗非却伸出手,一把解开了她的安全带,道:“下车了,我的大总裁!咱们到地方了。”

    北沧离天州不远,罗非和凤凰车技娴熟,不到两个小时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此时,天空中甚至还有最后的一丝天蓝色呢!

    众美女也都下车了,看着面前小巧的别墅,她们也是一头雾水。

    “非哥,带我们来这干嘛?”甘甜问道,“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咱们有什么亲戚吗?”

    “没亲戚,我把你骗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换个地方调戏你。”罗非今天的心情很舒畅,加上这里没有外人,也无耻的说了一句流氓话。

    “哼,你来试试看!不等我动手,姐妹们先打死你了!”甘甜摩拳擦掌道。

    “啊?我事先声明哈,我和非哥是一伙的。非哥如果欺负你,我肯定也跟着欺负你!”凤凰露出了邪恶的小嘴脸。

    “呜呜呜,就知道你们两兄妹不是好人!薇姐!你帮谁?”

    丁薇转过身,望着那片美丽的湖泊说道:“哇!这里面会不会有鱼?”

    “不靠谱的姐姐!晶晶,你……”甘甜又把期待的目光落在了李晶的身上。

    怎料,李晶已经趴在了罗非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非哥哥,人家要吃鱼嘛!只要你让人家吃鱼,大不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甘甜捂住了脸,痛心疾首的说道:“不靠谱的妹妹也不能要!”

    林若心果断的站在了甘甜的身旁,道:“我最靠谱!”

    “呃,不会功夫的也不靠谱……”甘甜一阵唏嘘。

    众女都大笑起来。

    “嘿嘿,你们笑的这么开心,到底有什么好事啊?”这时,别墅的门开了,林若雪居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而林若雪也不是一人,身边居然还跟着一个长相很精致的美女,年纪比介乎于林若心和林若雪之间。

    “月影?”林若心、甘甜和李晶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这个女孩子正是罗非等人在云城的山林里探险的时候一起结伴同行的伙伴江月影!在秦霏雨生病的时候,她还帮忙护理过,手法很娴熟呢!

    林若心这才恍然大悟:“这里是月影的家!你把雪儿藏在这了!”

    罗非点了点头,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这句话在林子雄的思路中肯定是不存在的。所以,我要把小丫头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却让他意想不到。”

    “可是,不会给月影惹麻烦吧?”林若心问道。

    “不会的,你放心吧!我安排的非常周密。”罗非淡淡一笑,“小丫头也就是少上几天课,以她的智商应该不要紧的。”

    “就是就是!我这么聪明,当然不要紧!”林若雪笑着走到了林若心的身边,“姐姐,事情都解决了吗?”

    “雪儿。”林若心望着林若雪,不由叹了口气道,“我把老爸彻底得罪了。”

    林若雪歪着小脑瓜,很是不解的问道:“怎么得罪了?”

    “在罗非的帮助下,我赢了赌注。”林若心没有隐瞒林若雪,言简意赅的交代了结果。

    “赢了就赢了呗!”林若雪轻笑道,“咱们的老爸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吗?姐,你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小阴谋?”

    林若心都不敢开口了,只能向罗非求助了:“罗非……”

    罗非微微点头,道:“若心,这件事不能瞒着雪儿。雪儿,我跟你直说了。若心和林董事长定了一个新的协议。在未来的四年内,你的监护权归若心所有。当然,你已经成年了,你有自己独立的权利,你可以说不。”

    此时,众女的目光齐齐落在了林若雪的身上。她们都很担心林若雪会说出对林若心不利的结果。

    “姐,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念妈妈。”林若雪开口道。

    “我知道,妈妈去世了,你和爸爸如果在一起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林若心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一阵微微作痛。

    “有的时候,人不能太讲理。拿着协议就去做协议的事情不就得了吗?为什么还要这么讲原则?”罗非在一旁旁敲侧击。

    “罗非,咱不说了,让雪儿自己做主吧!”林若心摇了摇头。

    林若雪的笑容仍旧挂在脸上,但话语里却少了昔日的不正经和调皮:“姐,有一个话题我和非哥曾经讨论过,那就是关于你和爸爸之间,我会怎样取舍。你也许觉得咱们俩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应该跟爸爸走的更近一点。但你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也有良心。还得妈妈活着的时候,咱们是多么开心吗?妈妈走了,你和我很长时间走不出阴影,甚至我还因为妈妈的事情经常和你找茬。可是现在,我不会了。我长大了,我也懂事了。”

    听到这,林若心顿时感觉豁然开朗,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

    “笨姐姐,我如果想要和你分开的话。我怎么会答应非哥住在月影姐姐家里呢?”林若雪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东西,已经动了情。

    林若心再也不用多问一句话了,一把将林若雪抱在了怀里。

    ……

    这一夜对于林若心姐妹来说,是温馨的夜晚。对于罗非来说,也是一个安心的夜。但在天州,一切却并不平静。

    晚上十点,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了天州影视学院女生宿舍的门口。林若雪的大学好友陈川把自己的女朋友送下了车。

    女朋友孙雅是天州影视学院的系花,身材一流,脸蛋漂亮,性格也很开朗,陈川对她情有独钟。

    “小雅,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带你出去玩。”平日里很酷的陈川也有铁汉柔情的时候,对自己的女朋友说话很温柔。

    “嗯,川哥,你也早点休息吧!我走了!”

    陈川目送着孙雅走进去,自己转过身刚要离开,一只手突然间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小子,你活腻了?敢跟我抢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