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狼蛛不由一愣。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罗非冷冷的抛出了一句话。

    “你又是谁?”狼蛛不由挠了挠头,很不解的样子。

    此时,罗非的心里已经飞速的做出了判断:这货不是冲我来的。肯定是冲着沈倾城来的!

    狼蛛是毒物的重要成员,论实力和职务都要比蝎尾蛇高。罗非杀死了蝎尾蛇后,又见到了狼蛛,当然会觉得他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他压根没想到,这家伙是冲着沈倾城来的。

    不用说,肯定是某些大人物又看沈倾城不顺眼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想告诉你,你活不了了。”罗非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杀意。

    “呵呵,小子挺会吹牛的。”狼蛛不怒反笑道,“先把我的蛛网胶破了再说大话也不迟!”

    罗非的嘴唇微微抽动了一下。

    “怎么样?破不掉吧?我告诉你,别说是你,就算是猎杀者的天狼、龙王也别想那么容易的破掉我的蛛网胶!”狼蛛狞笑道,他显然对自己的独门武器十分得意。

    罗非也很清楚蛛网胶的厉害之处,这种胶水在遇到空气之后会迅速的变成类似蛛丝的线状物体,一旦缠绕住什么东西,想要解脱十分困难。据传蛛网胶曾经困住过一头狮子!

    然而,罗非却非常兴奋的说道:“呵呵,老毒一定很喜欢这东西。对了,你身上还有吗?”

    狼蛛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妈的,我看你现在就想死是吧?居然还敢这么狂?”

    狼蛛说完就立刻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犀利的尖刀,双眼中更是迸射出了一抹寒光:“小子,看来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让我要了你的命吧!”

    “就凭你?”罗非不屑道,“来吧!”

    狼蛛也不再说话,他迅捷的朝着罗非跑来,手中的冷锋狠狠地朝着罗非的脖颈戳来!

    眼瞅着刀子即将落在罗非的致命部位的时候,他的左腿突然间发力,瞬间挣脱开了蛛网胶的束缚,惯性的作用更是让左腿狠狠地踢在了狼蛛的手臂上!

    “啊!”狼蛛惨叫了一声,手中的刀子已经飞到了半空中!

    而此时,罗非却向后退了几步。

    “你找死!”吃痛不已的狼蛛咬着牙冲过去,一记飞腿踢向了罗非的脑袋。他本身就是个一个精通上下三路的高手,若是这一脚命中罗非的脑袋,罗非必然九死一生!

    然而,罗非一个劲的后退,居然避开了这致命的一脚!

    “操!”狼蛛气笑了,“妈的,有本事别跑啊!”

    狼蛛说完,又是一通连环腿!

    然而,罗非一个劲的后退,似乎无心恋战的样子。

    终于,罗非推到了一棵大树旁。此时,他已经是退无可退!

    “小子,你的死期到了!”狼蛛冲上前去,又是一记凌厉的飞腿!

    罗非再度命悬一线的时候,双眼中已经看到了狼蛛那狰狞的笑容!而就在这一刻,罗非也笑了,笑容比狼蛛更好看,却也更危险!

    一种不祥的预感席卷了狼蛛的周身,只是他再想把腿收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突然间,罗非纵身而起,借助一股惊人的惯性冲向了狼蛛,自己的右腿狠狠的和对方的右腿撞击在了一起!

    只听见“咔嚓”一声,狼蛛的右腿以反方向扭断了,整个人失足跌落在了地上,疼得嗷嗷叫:“啊!这怎么可能?!”

    此时,罗非已经落地。他右腿上的蛛丝也已经崩断,整个人神清气爽,就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人、这人太可怕了!挣脱了我的蛛网胶是小,他怎么会在这么危机的关头借助我蛛网胶的力量,用惯性和弹性发动反击呢?狼蛛细思极恐,一双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得溜圆,声嘶力竭的质问道:“你他妈是谁?为什么坏我好事?”

    “谁派你来的?”让狼蛛很失望的是,罗非不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反过来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狼蛛同样是雇佣兵,雇佣兵有雇佣兵的法则。那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出卖雇主的讯息。

    狼蛛深吸了一口气,道:“杀了我吧,你什么都不会知……啊!”

    狼蛛话都没说完,罗非又是一记重击踢在了他的左腿迎面骨上,他顿时疼得要抽搐过去。

    “谁派你来的?”罗非的声音像极了地狱里传来的死神脚步一般可怕,“你再不说,你的右手也得断。”

    狼蛛疼得汗流浃背,却仍旧死鸭子嘴硬:“我他妈不……啊!”

    没等狼蛛说完,罗非已经兑现了他的承诺,又踩断了他的左手。

    “啊……啊……啊……”狼蛛的喘息声都已经不再匀称,两行污浊的眼泪顺着他的眼眶不停地溢出,心中那硕果仅存的最后一次原则已然放下,“蓝、蓝帮的雷鹏下的命令。”

    “哦,知道了。”让狼蛛再次感觉到恐怖的是,他本以为自己说完这句话,罗非的语气中至少会活泼一点。然而,并没有。罗非仍旧冰冷如斯!

    “能、不能绕我一命?我求求你了。”狼蛛苦苦哀求道,“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我求求你……”

    “毒物最近有活动吗?”罗非突然间开口问道。

    “有!有大活动!下个月十五号左右,毒、毒物在地中海集合,要进行一次大任务,任务是关于……”狼蛛涕泪双流,忙不迭的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罗非。

    罗非听完,不由微微点头,道:“谢谢你。”

    罗非说完就走到了他的身侧,猛然间踢出了一脚:“上路吧!”

    “咔!”

    又是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狼蛛的脑袋歪扭到了一边,脖颈已经断裂,死了!

    罗非漠然一笑,低下头从狼蛛的怀里掏出了蛛网胶,慢慢地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老毒,来趟锦绣庄园,我要给你一点惊喜。”

    ……

    没多久,之前的越野车兜了一个圈子又开了回来,在罗非的面前停下了。从车上走下了一脸兴奋的毒狼。

    罗非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随手将蛛网胶甩给了他。

    “老大,你小心点!这东西很宝贵的!”毒狼连忙接住,小心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罗非悠然一笑道:“老小子,就这种事积极。去,收尸去!把活干利索了!”

    “好嘞!”毒狼说着,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车里,低声说道,“被我打晕了。她一直在哭闹,还让我开回来,我怎么解释都没用。”

    “哦,知道了。”罗非走到越野车前,打开后门,看了一眼后座上已经昏死过去的沈倾城,不由摊手道,“也是个苦命人啊!”

    “也是不了解你的人。”毒狼道,“如果有若心的觉悟,肯定知道你早就设好了套让狼蛛往里面钻呢!”

    罗非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双腿上仍旧残留的蛛网胶,不由苦笑:“老实说,如果这一年我闲着什么都不干,今天还真的让狼蛛弄死我了。这家伙的毒有点厉害。”

    “老大,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毒狼问道。

    “近期要回一趟家。毒物正准备在咱家的海上瞎胡闹呢!”罗非笑道。

    “明白了。”

    ……

    几分钟后,沈倾城已经睁开了双眼。她定睛一看,只感觉自己仿佛是置身在民家,周围的墙壁一片温馨的粉色。罗非也坐在了她的面前,脸上堆满了笑容:“没事了吧?”

    沈倾城没有说话,眼眶里却全都是泪水了。她痴痴地望着罗非,嘴唇都在微微颤动。

    “放心吧,那人被我处理掉了。”

    沈倾城显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一下子扑倒了罗非的怀里。

    罗非无奈地笑了。

    以往的雇佣兵经历告诉罗非,女人很善变,女人也很多情。有的时候,时间并不是女人恋爱的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因素,其实仍旧是事件。时间不够,相处在一起经历的大事却很多很重要,女人还是会责无旁贷的爱上你。

    这一次,事件很重要,罗非救了沈倾城一条命。

    沈倾城慢慢的松开了罗非的时候,却仍旧不依不饶,她那娇羞而性感的双唇不停地在罗非的脸上摩挲,似乎要立刻去寻找到和自己吻合的角度,并立刻进行亲密接触。

    而就在沈倾城即将得逞的时候,罗非去突然后退了。

    沈倾城哪肯罢休,她立刻伸出双手抓住了罗非的手,朝着自己那傲慢却没有人敢轻易触碰的完美云峦上死贴。

    罗非很有些无奈,却也只能再次拒绝:“倾城,你别这样,这样没劲了!”

    “罗非。”沈倾城的眼眶已经潮湿了,哽咽的说道,“我不怕死,可是我死了就没法帮爸爸报仇,更没有办法帮爸爸实现他没有完成的理想。罗非,谢谢你救了我一条命,谢谢你!”

    “你严重了,那是举手之劳!”

    “对你来说也许是!对我来说……”沈倾城激动地说道,“这就是救命之恩!”

    “但是救命之恩的报答方式错了。”罗非站起身,不由摇了摇,“倾城。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有句话不用瞒着你。我有喜欢的女人了,一直都有。”

    “可我……”

    “别说你不在乎。你是一帮之主。你是集团公司的董事长。那么高高在上的女人,得给自己留一些尊严。”罗非不假思索道。

    沈倾城一时间面红耳赤,气得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我从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混蛋!你……你对你的女人肯定不这样?你对我干嘛这么装?”

    “你自己已经被答案说出来了。”罗非悠悠一笑,“你不是我的女人。”

    “混蛋!我恨你!”沈倾城将枕头狠狠地砸在了罗非的脸上。

    罗非毫无反应,只是站起身来,道:“闹够了,就跟我出来吧。那几个丫头刚去外面吃过饭,也该回来了。”

    “怎么,她们刚才都不在家吗?”

    “呵呵,如果她们在家,你觉得我会让她们看到刚才那一幕吗?所以说,你也不用过分感谢我了。那个杀手的狗命其实早就在我手心里紧握着呢!”罗非淡然的说道

    “罗非,你……你知不知道,你这种性格容易让你身陷花丛。”沈倾城不由叹了口气。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即可。”罗非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