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没事按一下!
    司机看到罗非和月亮,顿时停了车。只是司机没下车,副驾驶位上一个看上去威风凛凛的家伙走了下来,快步来到了罗非的面前:“他们人呢?”

    “他们还在追捕那些女孩!”罗非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车子侧方走去。

    因为山路崎岖,加上第一辆卡车挡住了后面的车子,所有的车子很快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这个匪徒中的头领似乎察觉情况不对劲,他似乎没见过罗非。

    可是,还没等他说话,月亮已经快步上前,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脖颈上,随即捂住了他的嘴!

    这个倒霉鬼无声的死了!

    罗非也快步冲进了冲上了卡车,一把按住了司机的头,把他的脖子狠狠一扭,这家伙也没来得及哼一声,也死了!

    随后,罗非和月亮的思路完全一致,他们居然都趴在了第一辆卡车下,一动也不动了。

    后面的匪徒发现前面的车子半天没有动静,终于忍不住下车了。先过来的匪徒看到了已经死去的首领,顿时暴怒,冲着后面的车子用波斯语大声吼叫着,不大一会儿功夫就把所有的匪徒都喊下了车。

    这一刻,目的达到的月亮不由冲着罗非淡淡一笑。

    通过目测,二人很快估算出匪徒的数量还有三十多人。

    这三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匪徒很快要分散开来,展开地毯式搜查。

    可就在这一刻,月亮突然间从车底下蹿了出来扬起了手中的阿卡,朝着人群一边扫荡一边快速前冲,一边冲着,随后还朝着他们扔了一颗闪光弹!

    这群人刚要把枪口瞄准月亮,刺眼的强光很快让他们的眼睛感觉到了痛楚,他们一时间下意识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与此同时,罗非从卡车后方出现了,紧握着手中的阿卡,稳稳的且快速扣动了扳机!

    一连串的子弹从枪口中弹射出来,纷纷命中了前方的敌人,他们要么头部中弹,要么心口中枪,纷纷倒地,根本来不及反应!

    月亮也在这一刻猛然回头,手中的a武器一通看似冲动的狂扫,可是子弹却异常精准的扫中了残余的匪徒,把他们尽数报销!

    在这一点上,罗非和月亮的风格是全然相同的。对付这种本身就灭绝人性的匪徒,他们是不会动一点恻隐之心,他们必须死,而且必须都死光!

    战斗很快结束,两个人压倒性的胜利。地面上又多了三十多具尸体……

    月亮和罗非以最快的速度检查每一辆车子,结果发现每辆车子里都有十多个女孩子,两个人都很谨慎,挨个检查,确认她们的情况之后,这才命令她们都转移到两辆卡车中,一人开着一辆卡车,来到了山岭外,继而把之前藏匿的四名女孩子接走了。

    ……

    半路上,两辆卡车齐头并进,罗非打开了车窗,冲着月亮喊道:“要把他们送到哪里去?”

    月亮大声道:“送到诺亚尔村!”

    罗非有些疑虑,但月亮却说道:“放心吧,那里绝对安全,相信我就是了!”

    大约10多分钟后,他们回到了村庄。在村口,村长迎接了他们,村长似乎是非常熟练,让这些女孩子以最快的速度转移到了村子里。同时吩咐村中的妇女赶紧给她们换上当地的衣服,洗个澡,现在这里住下来。而月亮并没有跟村长交代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么,只是点头表示感谢,随后转身而去,和卡车一起走了。

    半路上,月亮转换了方向,把一辆卡车丢弃在了半路,和罗非开着另一辆卡车,直奔他们的撤离地点而去。

    在车上,月亮叹道:“诺尔村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自从那一年大屠杀发生后,我的性格也不由自主的被扭曲了。

    我从四大团队身上不停的抠出钱来,让他们上供。可是这些钱必须要用来打点诺尔村当地的权贵。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允许诺尔村不停的扩建,还会对对外来人口流入诺尔的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我这才敢把他们送进村子。”

    罗非问道:“有没有想过,把他们转移到比较安全的国度?”

    月亮艰难的摇摇头:“很困难。一来,这里埋葬着很多亲人的尸体,尸骨未寒,大家根本不会走;二来,因为雷。小狼,咱们都是成年人,又是好朋友,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雷……不是男人了。”

    罗非不由一愣:“看来,我猜的是对的。”

    “他早年练功的时候出了一些问题,走火入魔了。我跟了他十年,等于守了十年活寡。”月亮苦笑道,“但雷对我的占有欲非常强。他不准我说出他的事情。而且。他一直都想用诺尔村的人们要挟我。逼我和他一生一世在一起。所以,诺尔村这块地方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是最安全的。”

    “我明白了……”罗非望着月亮,心中掠过了一丝丝的怜悯,“姐,苦了你了。”

    “不说这些了。”月亮凝视着罗非,淡淡一笑道,“你知道吗?现在的诺尔村都快被我改造成一个镇子了,人口在那次惨案后增长了一倍多,这里是安富国为数不多的乐园。人们到了这里,可以安居乐业,可以享受最好的待遇,甚至还有最好的学习、教育、医疗的和社保,不需要每天如牛如马的工作,只需要人尽其才,就可以领到薪水。”

    “这些,都是你做的?”

    “是,都是我做的。”月亮调侃道:“想不到吧?一个曾经被你们极大团队骂做婊.子的女人,居然对一个村庄那么有爱?”

    罗非叹了口气道:“月姐,我向你道歉,我曾经对你有些误会。”

    “呵呵,谁误会我都无所谓,我在乎的只是我的家人。”月亮的笑容很甜美,完全不像刚才那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小狼,从这一点上,咱俩是一类人。听说你也为自己的祖国做了很多好事,好像也兴建了不少福利院吧?”

    罗非凝视着自己的双手,道:“双手沾满血污的人,着急为自己的错误赎罪而已。”

    “你也有永远无法释怀的羁绊吧?”

    罗非侧过了脸,没有说话。此时,他已经感受到了一股伤感。

    调侃完罗非之后,月亮自己居然也受不了了,捂着头,闷闷的大哭了一场。

    有一种羁绊,名叫痛苦;

    有一种痛苦,名叫同病相怜;

    有一种同病相怜,名叫世界;

    有一种世界,里面写满了孤独;

    有一种孤独,是郁郁独行的悲者;

    这种悲者,有一种值得尊重的伟大,名为爱。

    显然,罗非和月亮是同一个世界里的悲者。

    ……

    卡车朝着方兰近卫军的大本营的方向行进,这是月亮压根没有想到的事情。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望着周围,只见这里一片明亮,到处都点着煤油灯,根本看不出来已经是傍晚。

    罗非刚走到了方兰近卫军的关卡处,就被两个荷枪实弹的家伙拦截住了。

    罗非冷笑了一声,顺着车窗把一捆安富国的货币抛向了哨兵头领!

    哨兵头领一把接住,顿时喜上眉梢,不由笑道:“这次收获不错吧?”

    罗非深深点头,道:“收获巨大,买家是个华夏国的大富豪,非常好爽!快放我们进去见司令吧!”

    “好的!兄弟们辛苦了!”哨兵头领忙不迭的命令自己的小弟打开了门。

    罗非开着车疾驰而入,直接朝着方兰近卫军司令部的方向疾驰。

    一路上畅行无阻,很多近卫军成员看到了这辆熟悉的卡车,顿时露出了羡慕的目光,不由交头接耳。

    “妈的,这可真是好差事啊!那些妞在路上肯定又被这群牲口玩了一通才卖掉!”

    “是啊,说不定还黑了司令不少钱呢!妈的!想想就生气,什么时候司令能把这肥差交给咱们啊!”

    卡车很快停在了司令部的门口。

    此时,大量的士兵都围了过来。

    罗非和月亮快步下车,很快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司令部,即这里最大的一个帐篷突然间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身上全副武装,披挂着两把枪和若干子弹。

    他,就是造成了诺尔村惨案的罪魁祸首艾哈·方兰。

    “哦?车回来了,人呢?”方兰没好气道,“而且怎么才回来一辆车?”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方兰也没管这么多,他快步走上了车子。这一刻,他整个人都惊呆了:“我的天,这么多钱!”

    的确,卡车里到处都是安富币,足足有十多捆,每一捆都十分厚实,并非一个人能扛得动。

    安富币很不值钱,100万也兑换不了一块华夏币。可是这么大的量,还是能让这群匪徒们逍遥快活的过上很久了。

    匪徒们极为兴奋,一个个手舞足蹈。

    而方兰则趁机说道:“伙计们,帮忙把钱抬下去,人人有份!”

    此时,罗非和月亮已经撤到了距离卡车有300米开外的地方。

    月亮压低了声音问道:“小狼,那家伙是方兰本人吗?”

    “放心,肯定是!”罗非不假思索道,“方兰的替身在五天前的一场战斗中死了,他一时半刻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替身呢!”

    “你怎么调查的这么清楚?”月亮疑惑的问道。

    “月姐,这种事就不用问了。你我都是猎杀者出来的顶尖级雇佣兵,我们做任务的时候当然要事无巨细。”

    月亮含情脉脉的说道:“小狼,我没看错人……不过,他们人太多了。就算是咱们能够杀了方兰,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吧?”

    罗非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我既然选择杀掉他,就要全歼他!全身而退这个词,用不上!”

    “……”月亮额头谁跟你已经渗出了冷汗,“我知道你很强,可是对方是一个完整的团级完整编制!咱们真的……”

    月亮话音未落,罗非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方形道具,冲着月亮笑道:“没事按一下!”

    (本章完)

    还在找”超凡兵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