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战友之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非洲大草原上的太阳终于缓缓的沉入了地平线之下,天色黯淡了。

    此时,静谧的沼泽地中,耳朵可以听到的,是鳄鱼们吞咽食物的声音。咔咔作响,令人毛骨悚然。

    两道黑影以惊人的速度穿越了沼泽地,来到了罗纳尔人最大的一个茅草屋下。

    茅草屋的前方,罗纳尔人点燃了篝火,载歌载舞。而茅草屋后,两个人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喘。

    罗非无法从正门而去,他手持着崔琳娜的军刀,精巧的、缓缓的,利用篝火发出的声音和对方跳舞欢呼的声音为掩护,慢慢的割开了稻草屋的后门。

    随后,罗非先一步进入了稻草屋。

    屋中同样灯火通明,精明且狡诈的罗纳尔人,也有大意的一面。他们依仗着毒蛇、巨蟒、猛兽和鳄鱼四道屏障,自以为天下无敌,于是很不以为然的把太阳酒的配方放在了这巨大茅草屋的中心位置,和他们供奉的神灵放在了一起,而配方就斜插在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木桩的中心。

    顶尖级猎食者的第六感告诉罗非,这里没有危险。现在,只需要拔出这把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了全身而退。

    于是,罗非出手了。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捏住了配方的羊皮卷。

    古朴,质地甚至有些粗糙,边角都已经泛黄。看得出,这东西已经被摆在这里很久很久了。

    罗非只是用力拔了一下,却并没有把羊皮卷拔出来。然而,就是因为他狠狠拔了这一下,却意外陡生。羊皮卷斜插的木桩上发出了一种诡异的声音,一时间惊动了稻草屋外的人!

    罗非刚要闪躲,却已经来不及了,数个皮肤黝黑的罗纳尔人以惊人的速度冲进了稻草屋。

    而后,只听见屋外传来了几个罗纳尔人的暴怒的叫声,崔琳娜也被他们从后门切开的缝隙中赶了进来,驱赶到了罗非的身边。

    此时,罗非发现崔琳娜的后背上已经中了一支箭。她脸色蜡黄,气息都不是很顺畅了!

    罗非暴怒,正要动手,前方却走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罗纳尔老者。他上下打量着这俩人,嘴巴里不知道说了什么,随后用自己的手杖指了指他,又指了指羊皮卷。

    罗非望着周围一个个凶相毕露的罗纳尔,知道自己想要动手,未必能全身而退,倒不是自己打不过他们,而是因为对方手中都紧握着短弓,一旦交手,人家乱箭齐发,不被射死也会被毒死!

    崔琳娜气息很微弱,喃喃道:“罗非,帮我照顾好……我姐姐……”

    罗非咬牙切齿:“别废话!你不能死!咱们都不能死!”

    此时的罗非,也许是因为太过于担心崔琳娜了,头脑反而更灵光了。从罗纳尔老者那不置可否的目光和暗示中,他似乎看出了什么——拔出羊皮卷,他们能活!不拔出羊皮卷,他们会死。

    罗非的目光很快转向了羊皮卷,这才发现,羊皮卷是包裹在一把短剑的外面!而这把剑深深嵌入了木桩,形成了一定的角度。

    罗非刚才的力道已经很大了,之所以没有拔出来,其实并不是因为这把剑插得太深,而是因为斜插的角度有学问。所以以罗非随便一个角度去拔,自然拔不出来。

    看着崔琳娜那越发惨白的脸色,罗非知道自己耽误不起时间了,他以最快的速度仔仔细细看了一眼这把剑斜插的位置,最终伸出了手,紧握住了这把短剑

    此时,崔琳娜已经体力不支,缓缓的瘫软在了地上。

    罗非凝视着木桩,却冲着她说道:“琳娜,等咱们脱险之后,你想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

    崔琳娜露出了自认为是生平中最后的一抹微笑,道:“我想吃麻婆豆腐,想喝老白干,想……找个好男人……”

    听到这里,罗非的眼眶一阵发热……他本和崔琳娜没有太深的交情,但是崔琳娜却为了他身中剧毒……但即便是崔琳娜已经毒发的时候,她仍旧那么乐观,甚至,有些小小的邪恶。

    “别他妈胡说!你死不了!”

    说话间,罗非抓住了剑柄,他朝着偏左35度左右,慢慢的、慢慢的……一点点的拔出了这把剑。

    一时间,在场之人全都惊呆了……无一例外。

    罗纳尔人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罗非,随后居然扔掉了武器,冲着他大声叫了起来。但是,他们说的是什么,罗非并不清楚。罗非紧握着手中剑,凶狠的指向了白发老者:“解药!快拿解药!”

    罗非怕老者听不懂,立刻一把扶起了崔琳娜,指着她肩膀上的箭,随后又比划着喝药的样子。

    老者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居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布包,递给了罗非,语出惊人:“一半喂给她吃,一半外敷。快一点,再晚就来不及了!”

    罗非震惊了,老者说的并不是罗纳尔人的语言,而是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华夏语。这个老者,到底是什么人?

    罗非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立刻打开药包,拿出水壶,把一半药粉喝着水含在了自己的嘴里,随后掰开了崔琳娜的嘴,嘴对嘴喂给了她。

    这种常识,罗非还是有的。这个时候,崔琳娜已经近乎濒死,嘴巴是死死的不容易撬开,只能用这种方式喂药。

    果不其然,崔琳娜还是艰难的喝了下去。

    罗非紧接着拔出了毒箭,随后给崔琳娜的伤口敷上了药。

    这时,几个罗纳尔女人走了过来。

    白发老者虔诚地说道:“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她的!让她在我们的房子里好好睡一觉吧!救世主。”

    老者的话让罗非很不解:“救世主?”

    几个女人走到罗非面前的时候,双膝下跪,顶礼膜拜。而他的面前,包括老者在内,所有人都跪倒在地,嘴巴里又不知道念着什么,非常虔诚的样子!

    罗非这才放心的松开了崔琳娜,让几个女人把她带走了。

    但是,罗非也感觉身体状况不太好,刚走到老者的身边,踉踉跄跄,很快就跌倒在地……

    ……

    整夜,罗非都在噩梦中徘徊。对面,无数的家人,含着眼泪凝视着他。他们不停的哭,他们的双脚上,黑色的魔爪紧紧禁锢着他们,让他们无法挪动身躯。

    而罗非则深陷泥沼。他的身前、身后,无数个恶鬼缠绕着他、撕咬着他,一幅幅面孔狰狞可怖,长相酷似雷先生!

    罗非在梦中不停的挣扎,可是这种挣扎无济于事,自己越陷越深,听到的亲人们的哭声越来越大……他明知道是梦,却一直不醒。

    罗非不知道被折磨了多久,当他恍如隔世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米阳光已经斜射在了他的脸上。

    罗非再定睛一看,几个罗纳尔女人都跪倒在地,冲着他顶礼膜拜。

    罗非这才发现这个民族的特点,这些女人一个个都身穿着用藤条编织的盔甲,包裹住了紧要部位,她们全身的肤色偏黑,却又不是纯种的黑色,一个个肌肉线条清晰,很显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锻炼。

    罗非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发现自己的肩膀上的伤口已经结出了厚实的血痂,伤口处还有一股浓重的药草味道。看来,罗纳尔人在他昏迷的时候又为他的伤口加了些料。

    罗非站起身的时候,感觉全身酸痛,之前和巨蟒战斗后留下的痛感,并没有完全消失。他知道这些女人并不会说华夏语,所以没有多问她们,很快走出了草屋。

    草屋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精壮的罗纳尔男人,他们同样身披藤甲,十分精壮。但当他们看到罗非之后,却是一脸敬畏,如同见到了神明一般,急忙下跪。

    之后,其中一个男人冲着罗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引领着他走向了前方。

    罗非迫不及待的很快跟着男人走进了这间茅草屋。

    进入房间一看,他顿时惊呆了。

    只见崔琳娜就坐在屋子里,正在大口大口的吃肉喝汤呢!

    看到罗非的时候,崔琳娜手中的大块动物的棒骨居然无声的掉落在了地上。

    罗非快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崔琳娜。

    战友的情感,自战斗中生成,必然自硝烟弥散后加深,这不是铁律,这是人性。

    罗纳尔人虽然听不懂罗非的语言,见到这场面,却也懂事,立刻撤了出去。

    ……

    许久之后,崔琳娜羞涩的推开了罗非。她望着罗非的脸,忍不住笑道:“大男人真没出息,怎么还哭了?”

    罗非连忙擦掉了自己的眼泪,没好气道:“我怕你嗝屁了,你姐姐会打死我,尽管我不知道你姐姐是谁。”

    崔琳娜顿时一阵面红耳赤:“我会告诉你的,不过,你还没请我吃麻婆豆腐,喝老白干呢!”

    罗非坏笑道:“某人不是还说过,还要找个好男人吗?要不这样,我会去给你做麻婆豆腐,咱们一起喝老白干,然后,我做你男人,”

    崔琳娜大怒:“滚!你个臭不要脸的!”

    可是,崔琳娜刚说完,她的眼眶里又一次溢出了泪水:“你个牲口!你知道你睡了多久了吗?两天两夜!比我时间还长,我他妈中了蛇毒都没死,你他妈就受了点皮外伤,吓唬了我两个晚上,你说你是人吗?”

    罗非叹了口气道:“这一次是我的错。是冲动的惩罚。我差一点就失去了我的团副。”

    崔琳娜苦笑道:“你知道就好!你如果真的死了,谁来保护你的家人?我吗?我都只是雷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这一刻的崔琳娜是理智的,三言两语便让罗非面露羞涩。可是,罗非的执念之深,还是让他不由自主的开口道:“我必须得到太阳酒的配方!这个原因,你应该理解。”

    崔琳娜说道:“配方被酋长收走了。他说了,让你醒来之后去见他。”

    罗非回头,望着一桌子的美食:“那也得吃饱了再说吧!老子都饿了两天了!”

    “就知道吃,你个吃货!”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

    还在找”超凡兵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