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开膛手杰克
    蒙特赌场的vip区内。

    罗非和秦霏雨观望了许久之后,最终找了一张都是五十多岁中年人坐的桌子。

    罗非之所以坐在这里,是因为他从两个人的举手投足之中,就能看出这俩人是丝毫不差钱的大豪客。

    这俩人看到了罗非和秦霏雨的时候,不由冷笑了一声。

    其中一个秃顶男人不屑的说道:“小朋友,你们来错地方了。这里一把最低100万起。”

    秦霏雨冷冷一笑,很随意的拿出了几十张100万的黑色筹码,道:“够不够,两位大叔?”

    一时间,两个中年人眼中的鄙夷之色倒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阴暗。

    秃顶男人说道:“来,坐吧!不过我有言在先,我可是不屑于赢你这种小女孩的。如果你输光了,你可不要哭啊!”

    秦霏雨轻哼道:“让我哭?呵呵,恐怕你做不到!废话少说,开始吧!”

    ……

    人到齐了,荷官也开始发牌了。

    只是,战局很焦灼。

    一开始,两个中年人的运气非常不错,接连获胜,秦霏雨手中惊人的筹码没多久就输得只剩下了1000多万。

    罗非一直都在看,但一直没有说话。

    秃顶男人不由冷笑道:“呵,不行了吧?小丫头!要不要再续点筹码,再战一场?”

    另一个胖家伙也调侃道:“要不,让你身旁的这位帅哥替你赌?”

    关键时刻,秦霏雨倒是面不改色:“呵,不用!他只是我的参谋而已!”

    秦霏雨的这句话颇有些玄机。

    很快,在罗非的参谋下,秦霏雨使用了罗非曾经和山本直泰战斗的时候用过的诈牌战术。连续逼得对方弃牌四次,把筹码追加到了三千万!

    随后,秦霏雨又是一局三张一对,完成翻盘。紧接着,她欲罢不能,顺子、同色,先后出现。

    搏杀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死胖子输光了,只能郁闷的退出了战斗。

    而秃顶男人则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人死撑着局面,此时,他只剩下了5000万筹码

    现在,秦霏雨的手中,三张a,一根k,对方则是三条q,一条j,都有机会凑足四张。

    “梭了!”秦霏雨不给对方机会,直接梭了这一把。

    秃顶男人怎肯放过这个机会,顿时冷笑道:“小丫头,你要为你的冲动付出代价的!”

    秃顶说完刚要动手。而此时,他的身后却走来一人,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哦,亲爱的乔治,不要这么冲动!”

    来人,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看上去非常帅。他的一双蓝色眼睛上下打量着罗非,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

    名叫约翰秃顶男人看到他之后,不由怒道:“用不着你管,你个混小子给我滚一边去!我跟了!”

    罗非不由摊摊手道:“你只有5000万,跟不起。”

    这人暴怒,立刻让身边的副手拿出了一张银行本票:“这里是一亿五千欧的本票!我有什么跟不起的!”

    金发碧眼的帅哥郁闷不已道:“为什么不听我的呢,约翰?你打不过这家伙的,赶紧投降吧!别把自己的老底儿都输进去!”

    但是,老约翰可不听他的,愣是冲着副手说道:“去,给这位小姐验一下!”

    秦霏雨颇有赌神风范,不由站起身道:“好啊,那就封牌吧!”

    ……

    蒙特赌场里为赌客们配备了这种专业人士,结果轻轻松松就验出了这张本票的真实性。

    于是,双方休息了片刻后,很快又开牌了。

    老约翰握紧了手中的牌,狠狠摔在了桌子上:“下牛,我4张皮蛋!我就不信你是4个a!”

    这一刻,金发帅哥已经捂住了脸:“抱歉哈……”

    老约翰轻哼道:“杰克,不要以为你是什么高手,我就会听你的!在我眼里,你就算个屁,老老实实滚回你的拉斯维加斯吧!”

    金发帅哥无奈的坐在了不远处的椅子上,道:“唉,好伤心啊!”

    罗非帮秦霏雨拿着最后一张牌,也露出了一丝悲怆的神情:“小妞,这个家伙真不是东西,我怎么就那么讨厌他呢!”

    秦霏雨没好气道:“你讨厌人家干嘛,人家一来,你赢了一张本票,还想怎样?”

    说着,秦霏雨一把抢过了罗非手中的牌,平平整整的拍在了桌子上!

    最后一张牌……

    红心a!

    如此一来,秦霏雨凑足了四张a,妥妥赢了4个q

    约翰气得心脏病都要发作了,怒目瞪着那金发帅哥,可是却发现他早就不知所踪了。

    而与此同时,秦霏雨桌面上接过了这张本票,轻吻了一口,道:“多谢了,约翰蜀黍。”

    此时,赌场的时钟上,时针刚好落在12点上。

    ……

    当罗非和秦霏雨走出赌场的时候,等待了许久的张灵舞赶忙走了过来。

    此时,罗非将一张价值五亿的银行本票递给了她:“不好意思,结算的时候耽误了一些时间。这里是5亿。”

    张灵舞的表情近乎呆滞了:“你真的做到了?罗先生,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不用谢我。该拿的分红我一分不少。”罗非悠悠一笑,神情的望了一眼身边的小美女

    张灵舞紧握着本票,居然喜极而泣:“罗先生,这是我的救命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罗非叹道:“怎么最近这么缺钱,前不久还信誓旦旦要给我开一亿年薪了吗?”

    张灵舞哽咽道:“没办法,此一时彼一时。不过。如果我赢了和姐妹们的这场人生赌局,我可以给你开更高的年薪!”

    “呵呵呵,可惜我不会跟你的。”罗非笑着抛出了一张好人卡。

    ……

    张灵舞并不会立刻离开蒙特,开心的她很快便拉着秦霏雨一起去赌场附近的一家华夏餐馆找夜宵去了。

    而罗非则一人驻留在了赌场后门。许久之后,他终于清了清嗓子,道:“杰克,滚出来!别等老子发飙!”

    “嗨,亲爱的,有何贵干?”金发帅哥突然出现在了罗非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

    罗非顿时感觉全身鸡皮疙瘩,真想转过身来给这家伙一个飞踹。

    金发帅哥坏笑道:“别打我,我知道你舍不得。”

    “法克,有本事你把老子松开,我保证打死你!”

    “诶,你们华夏不是流行说打不死吗?”

    “不,对付你这种混球只能打死。”罗非笑骂道。

    对方很伤心的松开了他,擦了擦强挤出来的眼泪:“亲爱的,你不爱我了吗?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吗?哦,亲爱的!”

    罗非已经拔出了狼牙,冷冷道:“再说一句试试?”

    “好吧,好吧!步入正题吧!好兄弟,我想你了!”说着,对方又把他紧紧抱住了。

    这个人来头很大,是十大杀器之一的开膛手杰克。之所以称他为开膛手,形容的就是他那高超的赌术。在赌桌上,他手段残忍段,狡猾多端,令人无法防备。

    开膛手杰克是米国人,米国多家大赌场的老板,同时也是拉斯维加斯的赌神。他精通各种牌术,甚至会华夏的麻将牌和扑克玩法,他特别精通于计算,而且善于表演,打到关键时刻的时候,出手极狠,曾经创下过一晚上赚到二十九亿米刀的世界赌博记录,至今无人能破。

    罗非和杰克是在牌桌上认识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就非常有默契,他们俩做对手,居然默契的赢了一个家伙五千多万米刀。之后,杰克非要分给他一部分钱,却被罗非婉拒,从那之后,两个人就交了朋友。

    此后,罗非帮过他很多次。于是,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

    ……

    一番拥抱后,开膛手杰克拿出了酒,喝了几口后递给了罗非,罗非喝了几口,淡淡一笑道:“怎么来蒙特了?”

    “明天晚上我要和东南亚赌王赌一场,双方的赌注不少三十亿美金,我赚钱的机会又来了!”杰克笑道,“你呢?呵呵呵,看样子,你跟这位张灵舞小姐是怎么回事?臭小子,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

    罗非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杰克的眼睛。他也不想这位聪明人:“不是偶遇,我的情报员告诉我,她今天会在这里赌钱,我料定她必输,所以就来了。说起来,今天能赚到两个亿,也真多亏了你。”

    说着,罗非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顺手一甩,银行卡以惊人的速度和力量飞驰到对方面前!

    此时,对方只是伸出两根手指,就轻描淡写的抓住了它。

    “钱不多,2000万欧,算是零花钱吧!”

    杰克毫不客气的笑纳了,这个家伙喜欢钱,更喜欢不贪钱的罗非,而且,这也是他应得的。要知道,罗非的牌技之所以这么出众,之所以能掌握这么强大的赌场概率学原理,也是拜他所赐。而这些本事,杰克是不是轻易教给任何一人的。

    杰克得意洋洋:“我不客气了!罗非啊,你知道吗?哥们我马上就要完成自己的理想了,只要明天的牌局能够获胜!”

    罗非笑了:“你还惦记那个事?”

    “呵呵,我已经付诸实施了。”

    杰克这厮的理想,说起来已经不是高大上了,而是近乎于最终幻想了。这货目前正在用米刀制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型豪宅,他目前的进展顺利,这个豪宅已经初具规模了,现在只差最后一个起居室就能完成了。

    罗非一直觉得杰克是疯子,而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喝光了杰克的酒,罗非把纯金打造的酒壶还给了他:“明天的牌局大概几点结束?”

    杰克眨了眨眼睛,道:“不好说。而且地点不是这里,是法国的某个城市。”

    罗非顿时心头一沉:“明白了。去之前给我打电话。结束之后,不管结果如何,也给我打电话。”

    “怎么,你要干嘛?分赃吗?”杰克笑意更浓了。

    “也许是要分赃。”罗非笑得很内涵,“刚才我们分了那么一点钱,都不够我买一艘豪华邮轮的,我当然要来找你分赃咯!“

    杰克思忖了片刻后,道:“不对,你话里有话。”

    罗非拍了拍他的肩膀:“总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就是了!”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

    还在找”超凡兵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