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绝对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雅典娜说的不错。在经历了多少次生与死的挑战之后,罗非的成熟速度已经超出了所有业内人士的认知。以至于现在很多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人们,都觉得天狼的年纪至少在35岁以上,是个极为成熟老辣的男人了。其实,洛天比他们猜想中的男人年轻了至少10岁。

    几句体贴入微的话,让罗非逃过了一次情人劫,至少今天,罗非不会被生吞活剥。

    酒足饭饱,罗非把两个美女送回了居所。随后一人来到了夜晚的海边。

    罗非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翻出了渔具……带着调侃说道:“海钓穷三代,单反毁一生啊!”

    此话顺风飘百米。

    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墨镜男正好听到。

    他老式的军呢大衣,脸上写满了沧桑,就连脸上微微的胡须都有些泛白。他侧过脸望着罗非,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那,杀人爱妻,又会怎样?”

    这人的声音对于罗非来说有些陌生,似乎以前没有听过,但是从他的话语里,罗非已经听出了凛然的杀意。

    就在这人话音刚落的时候,罗非的身后已经快步走来了两个年轻男人。

    一个个子很高,一个个子更高。

    一个身强体壮,一个身体更强壮。

    两个人以迅捷的速度朝着罗非的方向疾驰而来,快到让人难以置信。他们的气息扩散开来,甚至把周围的空气都震荡了……一时间,罗非似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

    “罗非,为我的女儿陪葬吧!”身穿军呢大衣的男人恶狠狠地说道。

    此时,罗非没有回头,甚至都没有准备去防备那两个人,只是冲着身穿军呢大衣的男人淡淡一笑:“将军。”

    此将军非彼将军。并不是代表了某种军阶,而是代表了象棋术语。

    “你……”男人露出了一丝匪夷所思的表情。很显然,他已经惊愕于罗非的淡定。

    就在一秒钟后,那两个身怀绝技的男人,一左一右,从罗非的面前一掠而过,却并没有伤害罗非分毫。

    男人大惊:“你们……”

    不但如此,两个男人冲到他的面前的时候,也同样没有伤害他,但是嘴角已经勾起了一丝嘲弄般的笑容。

    海边的一辆商务车的车门瞬间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

    男人是阿兵。而女人,则是一头短发的江俪。此时的江俪,身穿着昔日的工作装。她手中握着自己心爱的配枪,对准了阿兵的太阳穴。

    此时,阿兵的脸色一片苍白,无助的冲着身穿军呢大衣的男人索道:“老板,全完了!”

    罗非一步步的走到了吉信的面前。

    吉信慢慢地摘掉了眼镜,目光呆滞的望着罗非……

    罗非不由冷冷一笑道:“杀人爱妻,当然要偿命。但前提是,这人该杀不该杀。她和你一样,该死。”

    “你……”

    没等对方说完,罗非伸出手,将对方的眼镜慢慢地给他戴好,说道:“保持仪态,准备上路吧。”

    不远处,警笛声呼啸而至,如同吉信的索命符。

    ……

    很快,吉信被带走了。临走的时候,他心如死灰,甚至都没有再看罗非一眼。

    王彪走到了罗非的面前,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塞进了罗非的嘴里,帮他点燃了。

    罗非深吸了一口,吐出了一片烟雾……

    江俪站在罗非的对面,不由撇撇嘴,立刻把香烟从罗非的嘴里夺过来,又塞进了王彪的嘴里:“不准教坏他!”

    王彪悠然一笑道:“我估计体现在很想抽烟,看到你重新穿回这身衣服,估计他的心都快碎了。”

    江俪顿时俏脸一红:“真的假的?”

    罗非的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失落:“终究我留不住你。”

    王彪循循善诱的说道:“江俪,其实你现在退下来挺好的。这么多年来,你为咱们做出了太多牺牲。还有,在非凡集团做事,可以做很多公益,很多善举,也在为人民服务,没什么不好。”

    江俪只是淡淡一笑:“先给吉信录口供吧!小非,跟我一起去吗?”

    罗非摇了摇头,他话都没说,就已经转身而走。

    王彪望着罗非略显落寞的背影,不由叹了口气道:“你终于把他的心伤碎了。”

    ……

    王彪说的不错。这一次,罗非的心真的碎了,稀碎稀碎,根本无法收拾起来。因为之前,江俪都已经答应了他,会在抓到吉信之后彻底释怀。然而,她还是没有释怀。

    罗非没有回家,他慌不择路的来到了连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找了个双人房,缓缓地躺在了床上。

    这一刻,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罗非的手机突然响了。

    罗非拿起了手机,看到上面是江俪的号码。他这才发现,时间刚过了不到一个小时。

    罗非艰难的接起了手机,却半天没说话。

    听筒里,却传来了江俪柔和的声音:“你在哪?”

    “我在丽思卡尔顿。”

    “告诉我房间号,我去找你。”

    “哦……”罗非都没有力气去追问原因了。

    十多分钟后,门铃响了。罗非走过去打开门,发现门口站着已经换上了一身便装的江俪。

    挺拔的身材,标志的长相,剑眉搭配一双明眸,仍旧把自己装扮的如此好看的,除了甘甜,也唯有江俪。

    此时,罗非刚要说话,却看到了江俪胸前挂着非凡集团的胸牌。

    “天州非凡集团副董事长助理江俪”

    这一刻,罗非的鼻梁一阵发酸……他惊喜不已的问道:“你、你逗我呢?”

    江俪伸出手,狠狠地捏住了罗非的耳朵:“咱们扯平了,谁让你在飞机上欺负我的!”

    “你……你个坏姐姐!”罗非愤怒的左右开弓,捏住了江俪的整张小脸。

    两个人不依不饶,谁都不肯放过谁,就这样互相捏着。以至于走在走廊里服务生小哥都看呆了,差点撞在墙上!

    “扑哧!”江俪笑了,笑过之后,便羞涩的关上了门。她望着罗非许久,才尴尬的说道,“我刚刚递交了辞呈,然后去了咱们公司,领了我的工作证和胸牌。我真的没想到,你早已经为我准备好了。”

    “姐,我恨吉信。”

    “你在我身边永远是个长不大的男孩子!”江俪嗔道,“对了,你告诉我,那两个家伙是谁?”

    “南美分部的阿三大金刚,阿四陆同。”罗非如是说,“这一次,吉信算是玩大了。”

    “吉信真是玩火了!”

    “是啊,把自己的老命都玩进去了。”罗非说完,突然间恍然大悟道,“姐,你跟我绕那么多弯子干嘛?我觉得,咱们俩今天,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江俪笑道:“那就为我补过一个生日吧!”

    因为是孤儿的原因,江俪是灭有确切的生日的。不过当初孤儿院的老院长推测,江俪生在十月。所以,江俪一般都是在十月一日过生日。但是今年,因为罗非那几天正在法国执行任务,所以错过了。

    ……

    罗非很快去楼下找酒店方要了一个小小的蛋糕,又准备了数字蜡烛。随后就在两个人的房间里,罗非点燃了蜡烛和红酒,为江俪庆生。

    江俪今年刚好二十六岁……

    唱完了生日歌,吹灭了蜡烛,江俪不由冲着罗非莞尔一笑:“小非……我刚才许了三个愿望。”

    “呃,姐,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罗非说道。

    “嗯,前两个就不说了。最后一个,我非要说出来不可。”江俪也傲娇了一次,“我的愿望是,今天我生日,所以我最大。我不论有什么问题要问你,你必须如实回答我。”

    罗非摆出了脚底抹油的姿态:“我怎么感觉好像没好事啊!那个,不好意思哈,我干妈要生孩子,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罗非刚要脚底抹油,就被江俪一把抓住了:“嘿嘿,今天你如果不老实交代,我饶不了你!”

    “江小白,你少来这套,你肯定没安好心!”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问,你不说,我今天就折磨死你!”

    江俪鬼畜的一面爆发后,罗非也的确受不了,只能举起了手投降了:“好吧,你问吧!不过,最多三个问题!”

    江俪阴谋得逞,顿时笑意更浓:“哈哈,我本来只想问一个的。这可是你说的,三个!”

    “啊!那就一个吧!”

    “不行!必须三个!”江俪毫不客气的说道,“第一个问题,你……晕,我怎么有点难为情呢?”

    “姐,你如果难为情就别问了!”

    “不行!必须问!”

    “姐,那你快点好不好,我想吃蛋糕了。”罗非说着就伸出手去碰蛋糕。然而,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就被江俪一把拍飞了。

    “都回答好了再吃!”江俪认真的说道,“第一个问题。咱们姐妹里,我说的只是孤儿院的姐妹里。你……没有亲过谁……”

    罗非的脸都白了:“姐,这不是真心话和大冒险啊!你干嘛出这么无耻的问题?”

    江俪猛然间把切蛋糕的铲子横在了罗非的脖颈上:“说不说?不说宰了你!”

    罗非哭丧着脸道:“好吧,算你狠!我……好像……都亲过!除了雪雪!”

    江俪顿时捂住了脸:“禽兽!第二个问题,你……接受了谁?”

    罗非撇撇嘴道:“那个……都还没有……姐妹们不给机会好不好?”

    “不如禽兽……”江俪一脸鄙夷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吃掉了谁?”

    “……”罗非大怒,气哼哼的说道,“我不吃了!”

    “靠!”江俪毫不客气的扑过去,一把夹住了罗非的脖子,“臭小子,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你,我就不叫江小白!”

    “姐……饶命啊,好难受……要死了!你不带这么问的!你这样不是让我卖队友吗?”

    “诶,也对!好吧,那我换个方式!”江俪和颜悦色的问道,“那你告诉姐姐,你吃掉了几个?”

    罗非翻了个白眼:“姐,你今天怎么这么无耻啊?”

    “滚!我今天高兴!趁着我高兴赶紧老实交代!要不等我发了火,绝对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