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罗非的身世
    其实,老大当久了,大多会怕死。这一点,在很多动物的群落中就可见一斑。

    比如说黑猩猩的群落中。头领必然是武力最强的,但同样也是危机意识最强的。在灭顶之灾即将降临的时候,它们往往会第一个选择逃走。

    同样,已经日薄西山的主神,也属于这种情况。

    只是,罗非很明白主神见了他之后必然会求饶并交代自己犯下的罪行。可是主神却有一个关于他的秘密,这让他整个人的震惊了。

    “我的秘密?”罗非问道,“我的什么秘密,你说清楚一点!”

    “我说完之后,你真的可以放我一马吗?”主神试探着问道。

    “你如果把自己的罪行交代干净,不用我放你,法律自然会给你一个公道的裁决。”罗非冷冷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关于我的秘密!”

    主神终于松了一口气。此时,他的早饭也吃完了,很是心平气和的说道:“其实,你真的姓罗。”

    罗非顿时心头一沉,他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主神的身上,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知道我的身世?”

    主神微微点头,道:“其实,天神是猎杀者的分支。猎杀者是雷永生的祖父在五十年前建立的。那时候,我的祖父和雷永生的祖父都是创始人。”

    “雷永生?你说的是……”

    “就是你们口中的雷先生。”主神怅然一笑道,“雷永生和我,是童年时代的玩伴,起初是非常好的朋友。甚至在我最初建立天神的时候,雷永生还给过我很大的支持。而我也曾经在天神最繁荣的时候,曾经给过雷一大笔钱。当然,我们后来因为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最终成为了敌人。”

    “你们的事情跟我无关。我想知道我的秘密!”罗非毫不客气的说道。

    主神微微点头道:“那还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雷永生的家族是极为尚武的家族,为了得到最强的功夫,他们会不择手段的进入武术世家和武道高手的家族,想尽一切方式学到最高深的功夫。将近三十年前的时候,他们看中了你家,也就是罗门。”

    “罗门?”罗非不由微微一愣,“那不是江湖传说中,曾经在江南江北一代十分活跃的门派吗?后来据说神秘消失了,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是的。不过那并不是传说,而是真事。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建立天神,正和雷永生一起,接受了猎杀者的任务,潜入罗门学习功夫。当时我们都拜在了你的祖父罗天的门下。

    罗天是武学泰斗,功夫极高,且名满天下。为人严厉,但却是个极好的人。他看到我和雷永生好学,所以教会了我们很多功夫……我们的武功最开始的积累,就是从罗门开始的。

    后来,雷永生一直想要学到‘猫上树’的本领,也就是你家的绝学,所以对你的祖父格外殷勤。不过,你的祖父似乎看出了这一切,所以对他慢慢地冷淡了一些。雷永生怀恨在心,一直想要用最恶毒的方式获得你家的武学。”

    “他用了什么方式?”罗非质问道。

    主神长叹了一声,道:“那也是导致我建立天神的原因。三十年前,在罗门怎么也找不到出路的雷永生,因为祖父病死,父亲身体不好,所以成为了猎杀者的新任老大。因为他一直无法获得罗门的绝学,所以就和我商量,要把罗门一家上下全部毒死。

    当时,我不论如何都不想这么做……因为,我还有一丝的良心。所以,我以要自立门户为借口,离开了罗门,建立了天神组织。而雷,也因我的离开,而把那件事搁置了很多年。

    罗门到了你父亲那一代发扬光大,门徒几乎遍布整个江南江北,甚至连广平等地也有人慕名前来拜师。你父亲的人品也是极好,武功也十分高强。在那时候和已经暂时离开了罗门去管理猎杀者事物的雷永生情同手足。

    但是,雷永生却包藏祸心。终于在你刚出生,你父亲给你办百岁酒的时候,所有罗门的门徒都来到了你家。就在这时候,雷永生在你家酒菜里下了毒。那一夜,罗门上上下下几乎都死绝了。因为你还是个吃奶娃娃的原因,所以幸免于难。

    雷永生因为负罪感太深,没有对你下手,所以就把你带到了异地他乡的天州扔掉了,让你听天由命。想不到你的命特别大,居然被一家孤儿院的院长捡到了……”

    “那后来呢?我为什么会来到猎杀者?”罗非追问道。

    主神苦笑道:“那我就不清楚了。因为那时候,我和雷永生已经决裂了。雷永生的想法我完全不明白了。不过我只想告诉你,相比较我,雷永生更没人性。”

    罗非的目光犀利如刀,狠狠地瞪着主神,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主神苦笑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可以以我的性命担保,我说的都是真的。其实自从你十多岁之后,我就没见过你了。不过,我为什么会在多少年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感觉你很眼熟,这个原因,你想过没有?

    真没想到,世事都有因果,雷永生当年没有杀死的罗门的独子,居然成为了大名鼎鼎,名满天下的天狼!”

    罗非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之中。

    主神望着罗非,眼神之中也折射出了一丝的同情:“天狼,我知道你一直仇恨雷。就如同我的部下仇恨我一样。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以你现在的能力,恐怕对付雷还有一定的困难。不是你的个人能力不足,而是因为雷的实力……的确超出了我的想象。”

    罗非微微的攥紧了拳头,道:“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是绝对不会放过雷永生的!我用自己的生命发誓!”

    主神感慨道:“你的确很强……强大到了让我看到了当年我师父和师弟的影子。天狼,请你务必好好活下去,我也希望迟早有一天,我会和雷在这里见面。”

    ……

    离开了监狱,罗非的整个思路仍旧是无比清晰的,他的心智没有因为罗门的事情而混乱,头脑反而更加缜密。

    理由很简单,因为仇恨的积累已经很深,今天的积累,只不过是在已经仇恨似海的海洋之中,再灌入了一个偌大的大海!

    罗非思忖了许久之后,终于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江俪的电话号码。

    “小非,你找我有事吧?”听筒里,江俪和罗非一样,一如既往地单刀直入。

    “姐……我……我知道我的身世了。”罗非对江俪坦白了。

    “啊?你的身世?”

    “是的。”罗非叹道,“姐,你在江南江北根基很深,请你帮我调查一下罗门的事情。”

    “罗门?你知道罗门?”江俪大惊。

    “姐,你也知道?”罗非吃惊不已。

    “没错,因为我的养父就是罗门的徒弟。二十四年前的罗门惨案,他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因为那一次他没去!”江俪道,“这件事涉及太深,所以我以前没有跟你说过。但如果你跟罗门有关,那我必须要跟你讲了!”

    “姐,我……我是罗震的儿子。”罗非心平气和的说道。

    “……”听筒里,半天没有声音……

    许久之后,听筒里传来了江俪哽咽的声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知道吗?养父多年来的愿望一直都是能找到你!你个臭小子,你怎么不早说啊!”

    “我也是今天才刚刚从主神的嘴里知道的。”罗非不由深深叹了口气。

    江俪虽然心中激动,但仍旧十分冷静:“小非,你把事情的大概经过再说一遍,我得确认一下。这件事牵连很大,我必须彻底了解真相。”

    “好的。”于是,罗非把之前自己和主神见面后聊过的内容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江俪。

    江俪听完之后,情绪更加的激动了:“小非,你给我一起去一趟夏日群岛,我带你去见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人可能会对你非常有帮助!”

    “好的。”

    ……

    其实,罗非并不是凭空把自己的身世第一个告诉江俪的。而是有原因的。

    因为江俪本身就是在十多岁的时候被江南省的江滔警官收养的。而江家是武术世家,功夫极为高深。

    而罗非和江俪切磋的时候,已经从她的功夫里看出了猎杀者功夫的影子。而猎杀者的功夫,其中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是出自雷永生之手。

    而这件事,罗非一直讳莫如深,暗藏心中,恐怕如果不是江俪自己主动说出来,或者是今天见过主神,罗非根本不会提及。因为,他爱江俪。

    事到如今,罗非刚一提及,江俪的反应就这么大,立刻让整个事情水落石出。

    于是,罗非给林若心打了一个电话,表示要请几天长假之后,便立刻随着江俪一起,去了夏日群岛。

    ……

    在飞机上,罗非问道:“姐,我的事先放一放,毕竟没多久就要见到你说的两个人了。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江俪微微点头:“还算顺利。不过,有一个情况我必须跟你汇报一下。”

    “你说。”

    “刘天雄从江南省了。”

    “哦?就是那个前些年一直在米国发展的影视娱乐和金融界的大佬啊!”罗非说道,“我知道他回来了。应该是三天前回来的。”

    “呵,你的消息还是那么灵通。”江俪说道,“刘天雄是个危险人物,钱多、人多、实力雄厚。而且下手特别凶狠,还不留痕迹。他所处的行业和咱们存在竞争关系,我怕这人恐怕会对咱们不利。”

    “老规矩,我给他拔剑一次的机会。”罗非说道,“然而,也只是拔剑而已。如果拔了剑敢刺向我,那我一定把他铲平!”

    “臭小子还挺横……”江俪不由伸出手,捧住了罗非的脸,还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小非,家里的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不要太难过了。”

    “姐,谢谢你。其实,我现在所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赶紧提升自己。”罗非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和雷永生的决战,很快就要展开了!”

    江俪深深点头:“我会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支持你!”

    罗非微微低下头,又送上了一个热情洋溢的回礼。

    这一刻,江俪紧紧地抱住了罗非……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