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我至少还是你的好朋友
    二叔说完,便冲着罗非深深鞠躬。

    姑妈也下了马,也是如此。

    随后,众人都深深鞠躬。

    老罗德里格斯深情地望着罗非,却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出来了。面前这个名叫罗的年轻人来了没多久,就给他家帮了那么多的忙,甚至还用一己之力拯救了整个家族被狼群吞噬的厄运。他真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感谢罗非了。

    老罗德里格斯的目光旋即落在了自己的女儿身上。女儿虽然只有二十一岁,可是在哥国已经不算小了,同龄人之中已经有不少人已为人妻了。

    然而,当老罗德里格斯的目光再次落在罗非身上的时候,罗非却冲着他善意的摇了摇头。

    这一刻,老人家感觉到了微微的失落:罗,是不是觉得罗德里格斯家族的水太浅了?

    二叔是个很有见识的男人,他来到了老罗德里格斯的面前,在他耳边低声道:“罗不是等闲之辈啊!将来如果留不住他,就和他成为最好的朋友吧!”

    老罗德里格斯非常受用:“多谢你的提醒,兄弟!”

    二叔哈哈一笑,随后便走到了罗非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还欠我一头鹿,你刚才说过的。”

    罗非摊手一笑:“能不能借给我一把弓,我的弓断了。”

    “这个是小意思。”

    ……

    狩猎活动,是庆典的一部分,却不是全部。下午两点半,众人收工了。

    罗非的马背上,多了一只鹿,而这只鹿,也是他下午的唯一斩获,倒不是他的狩猎技术不行,而是因为他不想占尽所有的风头。但尽管如此,在猎物称重的时候,他仍旧以惊人的成绩完爆二叔和杰梅斯,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第一。

    下午三点,所有人都聚集在了庄园中,老罗德里格斯当着众人的面,给这一次狩猎活动的前三名颁发了奖金。

    罗非拿到了20万米元的冠军奖金,同时,老罗德里格斯还当场赠给他了50万米元,作为之前他承诺过的奖励。而杰梅斯也拿到了江俪。

    只不过当杰梅斯接受奖金的时候,表现的非常淡定,甚至在罗非领到奖金之后,还和他握了握手。

    可是,这一握,罗非就没有松手。

    杰梅斯尴尬至极,低着头说动:“罗大哥,以前我对不住你的地方太多了,明明知道你很厉害,却偏偏惹你。你明明那么厉害,却偏偏没有对我痛下杀手。”

    罗非悠悠一笑:“你管我叫什么?”

    “罗……大哥。”

    “你叫我大哥,你就是我兄弟,兄弟之间难免有点磕磕绊绊,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说着,罗非把装有七十万米元的皮箱直接塞进了他的手里。

    杰梅斯虽然狂傲不羁,却也有自尊,一时间推辞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罗非笑道:“两天前你刚过十九岁的生日,我还没来得及送给你礼物。我这个人啊,不会给别人挑礼物,所以就送给你实惠的吧,这也算是借花献佛了。”

    “大哥,这么多钱,我不能要啊,这礼物……”

    “你看,你这样多没劲,你再说一遍,你叫我什么?”

    罗非再这么一问的时候,杰梅斯的眼眶潮湿了:“我、我叫你大哥……”

    话音刚落,杰梅斯捂着脸哭了起来:“大哥,对不起,过去都是我错了……”

    罗非很清楚,杰梅斯的本性其实并不坏,也有很柔和的一面,只不过童年时代自己因为是老罗德里格斯和女佣做了错事所生,一直饱受欺负和歧视,所以性格有些扭曲。

    后来尽管老罗德里格斯认了他,又十分溺爱他,却永远无法弥合他童年时代的烙印,所以他的性情十分乖戾。而且,阿巴拉也说过,其实杰梅斯当初花钱雇佣他们的时候,并不是让他们杀掉罗非,只是想让他们给他点教训。所以,罗非这才肯主动和他言和。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今天在峡谷中和狼群的遭遇,也让他萌生了很浓烈的家庭观念,一家人,终归是要在一起的,不要拆散人家的家人。

    南希也走了过来,摸了摸杰梅斯的脸,杰梅斯泣不成声:“姐、姐姐,对、对不起!”

    老罗德里格斯和二叔看在眼里,都不由一阵唏嘘,姑妈也说道:“这孩子终于要长大了。”

    ……

    晚上,篝火、舞蹈、美酒、香喷喷的烤肉、一个大家族的百余口人,构成了最醉人的画面。

    罗非作为贵宾,被老罗德里格斯按在了主桌,一群人席地而坐,一边喝酒,一边吃肉。

    罗非仍旧是大胃王,他一手拿着一大块烤鹿肉,大快朵颐,另一只手则紧握着红酒**子,和豪迈的二叔、杰梅斯对**吹。

    杰梅斯释怀了,冲着罗非说道:“大哥,我以后会节制自己,不会浪费太多的钱在女人和没必要的地方上了!”

    罗非说道:“杰梅斯,跟大哥一起干点小生意吧,多的不敢说,一年让你赚一皮箱的钱还是没问题的。”

    杰梅斯听到这里,顿时瞪大了眼睛:“大哥,你想做点什么?”

    罗非说道:“我想在圣歌市开连锁酒吧。但是我那边人头不齐,今天认识了二叔,二叔肯定会帮咱们的。”

    听到这里,二叔立刻点头道:“没问题,这个包在我身上,用人用钱,你说句话。”

    杰梅斯的心思不在林场上,怎么做也做不到,但是,这家伙玩夜店、酒吧是个高手,一直都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酒吧,也相信自己能玩得转,所以,他一时间来了兴致:“大哥,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罗非说道:“我出钱,你出力,利润嘛,我七,你三。至于钱方面,你不用担心。”

    可是,老罗德里格斯却有点迟疑:“罗,不要这么宠着他好不好,万一这小子……”

    “老爷,您放心吧,他不会再走老路了,他已经决定洗心革面了!”罗非自信的说道,“我相信他!”

    南希也说道:“既然罗相信杰梅斯,我也相信我自己的弟弟!”

    杰梅斯非常兴奋:“你们都支持我,我会把酒吧做好的!”

    罗非却摇了摇头,道:“不光是做好,我希望你能在短时期内,把它做到极致。”

    ……

    庆典上,因为罗非和杰梅斯的冰释,而变得真正意义上的欢乐起来。

    三天后,庆典结束,罗非在南希、阿巴拉的陪同下,亲赴圣歌市,展开了实地考察。

    圣歌市是一座四季如春的城市,名胜古迹很多,被称之为“南美的雅典”。

    这个季节非常舒服,街上的行人,老人孩子穿着很薄的长袖,而火力比较壮的小伙和爱美的姑娘都穿着短打扮的衣衫。街上随处可见手持相机的观光客。

    这不是罗非第一次来圣歌市,几年前他就来过这里,当时当然是来做任务的,而且是一个刺杀任务。那一年,手法略显青涩的他差一点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最后多亏了凤凰帮他断后。

    不过,凤凰也因此受了重伤,休养了大半年才好。

    这一刻,罗非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想念凤凰了。

    南希就在罗非的身边,望着他略显凝重的眼神,不由叹道:“罗,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我发觉自己和你的世界相距很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总是想靠近你的世界。”

    罗非淡然一笑:“南希,咱俩实际上的距离是拉近了。你救了我一命,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个恩情,我一直都想回报,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几天前,在峡谷里,我救了你一命,咱们俩扯平了。所以,我现在不再叫你大小姐,而是直呼你的名字了。我们,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了。”

    南希伸出了手,摸了摸他的脸:“罗,你这么说我很高兴,可是,我不想让你继续说了。”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你再继续说下去的话,我的梦就碎了。”

    听到这里,罗非已经猜透了南希的心思。

    毫无疑问,南希喜欢上他了。这种喜欢,并不是脑残一般的光环环绕在自己的身上,让人家无脑的爱上自己的。而是自己的爱心一次次的泛滥,帮了南希太多了。最后,又是一次救命之恩,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再次拉近了。

    而且,南希不够勇敢,却足够聪明,因为她知道,罗非不会轻易接受她的爱。

    也许是不小心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阿巴拉赶紧加快了脚步,走到了杰梅斯的面前:“少爷,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有啊,有的是好玩的!”杰梅斯眉飞色舞的说道,“你们来哥国的日子不多,我带你们好好转转!中午我请你们吃大餐……算了,不吃大餐了,带你们去吃小吃!大哥说过的,虽然现在咱们有钱,却不能乱花,对不对,大哥?”

    罗非哈哈一笑:“小子长进了,说得好!不过中午可以吃顿大餐,我请客,下午找个小吃街好好溜达溜达,你请客!”

    现在的杰梅斯很听罗非的话了,因为他也看重有本事的人:“好,一切都听大哥的!”

    杰梅斯兴高采烈的拽着阿巴拉往前走,而南希则放慢了脚步:“罗,我觉得你有的时候很可怕。”

    “我很可怕?”罗非故作一愣。

    “是啊,你很可怕,你发现没有,你可以改变一个人的。”

    “我吗?”罗非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怎么没发现?”

    “杰梅斯生性顽劣,几次要加害于你,最后还是被你改变了。”

    “那是因为他本性不坏。”罗非一针见血道。

    “那你也很可怕,说明你看透了他的本性。”

    “……”罗非郁闷的说道,“我说不过你。”

    “而且,你也看透了我的本性。当然,我也看透了你。罗,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听到这里,罗非仍旧想要装傻充愣:“我就是罗啊!”

    “罗,别再装了,你的真名根本不叫罗。”南希一阵见血,“罗,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了解你,哪怕将来有一天,我真的不能跟你在一起,我至少还是你的好朋友,你如果没有人跟你说说心里话,你还可以找我,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