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是来拿回狼牙剑的
    “巴蒂斯塔,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吧?”罗非出来之后,第一句话就如是问道。

    巴蒂斯塔淡淡一笑:“没有证据,他们还能说什么?另外,我本人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吧!”

    巴蒂斯塔显然太过于自谦了,他的能力,罗非太了解了,别说是在阿根廷,就算是在整个南美洲,很多人都要卖他面子。现在罗非更担心的反而是崔琳娜等三人。

    但是,她们目前暂时不能回来,回来的话,就显得很突兀了。

    巴蒂斯塔没有多问,因为他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不过他建议众人最好换个地方住。

    罗非思忖了许久之后,还是决定等崔琳娜她们回来再说。

    于是,罗非回到了厨房,继续做饭。

    ……

    两个多小时后,崔琳娜她们回来了,打开房门的时候,罗非迫不及待的走到了门口,看到崔琳娜等三人,他迟疑了片刻,还是先一步走到了月亮的面前:“你们受伤了没有?”

    月亮摸了摸自己的皮衣,无奈道:“看来要换一件了……我心爱的貂皮大衣啊!”

    罗非这才发现,月亮的左臂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弹痕,皮衣被擦破了。所幸,人没受伤。

    “你们这边的情况,巴蒂斯塔已经跟我说了。小非你真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啊,一共十三个人,都干掉了?”

    “嗯,一个不留,你们那边呢?”

    月亮抿嘴一笑道:“我们干掉了八个,有一个比较难缠的对手,被琳娜宰了。现场很干净没有留下我们的指纹。不过,风魔会,呵呵呵,可能会有些小麻烦。”

    罗非问道:“我直接问你吧,你对事情比较了解。猎杀者跟风魔会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的人要攻击咱们?”

    月亮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都是老狗惹的祸。具体的情况,问琳娜吧,她是当事人之一。”

    崔琳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老狗现在越来越富裕了。所以拿着大笔的资金用于团队建设,给南美分部和总部都添置了很多武器,发放了奖金。,乍一看上去,猎杀者这边羽翼丰满了。所以,他的野心也就变得更大了,想要左右黑色雇佣兵的市场。而且直接把手伸向了霓虹国和棒国市场。

    棒国相对比较软,没有太像样的帮派和大型团队。所以很快被咱们占领了。可是霓虹国不行,霓虹国拥有了三大帮派,其中实力最强的,就是风魔会。两个月前,老狗开始抢他们的生意。其中两桩生意最大。而这两桩生意都是我直接参与的,所以,我被跟梢了……我想,风魔会的那些人已经盯上咱们这里了。对不起,今天的麻烦,是我给大家惹来的。”

    妖刀冷冷道:“琳娜姐,这不能怪你!怪就要怪那个老不死!他这是存心给咱们找麻烦呢!”

    月亮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现在留在这里绝对不是办法,一来,我迫不得已,已经给老狗打了电话了,这么大的事,不能不跟他说,否则他会起疑心;二来,风魔太郎的弟弟被咱们杀了,他本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要借机报复,所以,布斯待不下去了。”

    老实说,月亮说到这里的时候,也就意味着罗非要和她们分开了,而原因,就是因为风魔会乱入了。

    罗非当然是舍不得的,毕竟,几个美女和他关系非同一般,在一起的时候,能解掉他对某些人的相思之苦。

    可是,罗非也没有办法,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月亮平日里是个非常冷静,甚至经常很冷漠的女人,但这一刻,她有些绷不住了,她扑到了罗非的怀里,忍不住嘤嘤而泣:“我不想再过以前的那种日子了,真的不想了!”

    罗非只能好言安慰:“月,你别回到老狗身边了!你带着琳娜他们,先去南美总部那边避避风头吧。她们几个都是女孩子,本来在那边应该不方便,可是有你这层关系在,谅那帮人也不敢把她们怎么样,另外呢,你们也能探探分部现在的情况。”

    月亮艰难的抹掉了眼泪:“对不起,是我没出息了!没错,我的确应该这样做!分部那边也伤了些人,需要安抚,我去了,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而且,我想利用我的人气,在分部里面折腾一下,给你将来攻关降低些难度。”

    崔琳娜笑道:“我发现姐姐偶尔也像个小女人。”

    凤凰赞同的说道:“是啊!”

    月亮很直白:“姐妹们,不管你们信不信,他是我第一个男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男人!”

    周围几个女孩子也都是成年人了,当然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们琢磨过来的时候,都大惊失色。

    凤凰的下巴都要砸到脚面了:“月姐,你……”

    妖刀更直白:“你和雷是纯友谊吗?”

    月亮冷笑道:“老家伙早年练功走火入魔了,早已经是个公公了……”

    众女都笑抽了。

    ……

    当天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很长的晚饭,饭后,不管能不能喝酒的,都痛痛快快陪着罗非喝了一通。

    罗非使坏了,他在酒里下了计量很轻,不容易被人察觉的**,让几个美女都睡得很死。他这么做倒不是想半夜搞个夜袭什么的,而是希望她们都能好好睡一晚,不要再留下什么过多的羁绊了,特别是凤凰、妖刀姐妹,。罗非很清楚,白天的时候如果没有风魔会的家伙们捣乱,还不知道他们三个会发生什么事呢!

    对于她们俩,罗非有一种怜爱,这种怜爱,也是一种深深的羁绊,现在在一切都悬而未决的时候,不要轻易的给人家什么负担,这样对她们有好处。

    ……

    第二天一早,罗非没有出现,甚至没有相送,结果凤凰和崔琳娜是爆着粗口,把罗非骂成狗之后离开的。但是,这是最好的结果。

    ……

    她们走后,据罗非暗中观察,风魔会的人在一周之内来过附近几趟,但没有找寻到任何蛛丝马迹之后,悻悻的离开了。而一个礼拜之后,罗非感觉风头已经过去了,便也离开了。

    回到麦德市,罗非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老罗德里格斯请了长假。到目前为止,他已经给老罗德里格斯配备了一个6人的翻译组,这些人忠心耿耿,且都很知足,办事能力也很强,他可以全身而退了。

    只是,罗非并没有离开麦德市,而是孤身一人去了罗德里格斯家族狩猎的森林中。这里空气清新,人迹罕至,只有狼虫虎豹、野鹿野羊与自己为伍,正好适合他锻炼自己。同时也是最适合把“天狼”的痕迹彻底消掉的地方。

    同时,他也是为了躲避南希。并非他不喜欢南希,而是因为他非常清楚,他和南希不会有结果。既然不会有结果,那么,就不要去干扰人家的生活。

    关于这一点,罗非也和自己的忘年交老罗德里格斯交代的很清楚。老罗德里格斯表示很遗憾,因为他打心眼里喜欢罗非,希望罗非能做他的女婿,辅佐南希继承家业。

    至此,罗罗德里格斯彻底消失在了罗德里格斯庄园,就好像人间蒸发一般。

    ……

    一个月后,罗非从猎场毕业,继而辗转到圣歌市机场的时候,带着大沿帽、黑超的罗非,和同样包裹的很“严实”的罗德里格斯父女俩在机场告别了。

    “确定要走?”老老罗德里格斯问道。他知道,不但自己不舍得让罗非离开,女儿南希更是对他万般不舍。

    罗非微微点头,道:“今天的离开,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归来。”

    这一刻,一旁的南希、阿巴拉本来都很难过,却被这一句话重燃希望。

    阿巴拉问道:“老大,你会回来的,对吗?”

    “是啊。拉哥,帮我照顾好老爷子、杰梅斯和大小姐。”罗非一字一顿道。

    “是!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罗非送给了阿巴拉一个拥抱,继而低声说道:“1000万已经打入了你的账户。还有,最近要好好练功,我在你的枕头底下放了一本图谱。”

    “老大,这个……图谱我收下了,钱……”

    “都收下吧!”没等阿巴拉说完,罗非就松开了他,“拉哥,保重!”

    老罗德里格斯望着南希,道:“你们俩待一会儿吧!”

    说完老人家和阿巴拉都走开了,把时间交给了南希。

    南希二话不说,一把抱住了罗非,旋即轻轻的踮起了脚尖,用火辣的双唇送出了一个吻……

    当烈焰红唇贴在罗非双唇上的时候,罗非的心中有些难过。

    其实,“花心”的罗非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南希了。可是,现在的他,没有资格对任何人说爱,所以,不论情感多么厚重,他现在的角色,暂时是罗罗德里格斯,直至一切都完结的那一天才会更改。

    “嗯,走了。”罗非轻推开了南希走向检票口的时候,没有回头,没有给南希留一点念想。而南希则已然眼泪成诗。

    ……

    一天一夜之后,罗非已经进入了非洲的肯国,孤身一人来到了罗纳尔深谷。

    现在的罗纳尔深谷,仍旧是生人莫入的态势,但是里面的警戒已经放松了很多,而且在深谷外,出现了很多小型的木屋。

    老酋长阿布罗还是听从了罗非的建议,用罗非的资助和肯国以及坦国的官方达成了很多协议。罗纳尔部落仍旧保持高度的军事化管理,但是和附近部落的关系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甚至骁勇的罗纳尔人还为附近的部落提供了大量的动物食物来源。

    罗非是在深夜进入深谷的。这一次,罗非轻车熟路,是沿着老酋长以前告诉他的路线前进的,一路上没有遭遇任何危险。

    而来到老酋长的居所外,罗非看到房间里仍旧亮着灯,他不慌不忙的从茅草屋的外围捅了个窟窿,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茅草屋中点着烛火,老酋长正在顶礼膜拜着一尊圣像,这圣像并不算大,只有半人多高,不过样子却像极了罗非,他手持着狼牙短剑,样子很威武。

    现在,罗非是罗纳尔的守护神,老酋长每天睡觉之前,都会膜拜他。

    只不过,毕竟老酋长这边的消息很闭塞,且雷永生对他们漠不关心,所以老酋长至今还没有得到任何关于罗非的消息。

    ……

    看到老酋长在膜拜自己,罗非很快走进了茅草屋,不动声色的来到了他的身边。

    老酋长猛然回过头,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

    面前这个男人,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和他们的守护神、救世主罗非很像啊!

    但是,这个人看上去和罗非的样子还是不一样的,棱角,更显分明。

    阿布罗看他全身无伤,而且一脸轻松,显然是对部落内部的结构轻车熟路。想到这里,他立刻用熟练的华夏语问道:“请问先生您是谁?”

    罗非淡淡一笑:“阿布罗,我是来拿回狼牙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