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我不准你掉眼泪!
    罗非顿悟,一时间笑得肚子疼:“哈哈哈!我知道是谁了!这家伙平时不声不响的,腹黑起来要人命啊!”

    毒狼道:“是啊,我都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狠。”

    “来,说说看吧,到底有多狠?”

    毒狼收敛了笑容,认真的说道:“事情闹得非常大,已经到了不可开交的程度!上个月,在琳娜的挑唆下,龙团叛乱了……除了龙王、白龙和少数几人外,其他人全部叛逃了……”

    听到这,罗非不由深深点头。

    龙团对他的态度一直不明不暗,龙王的态度也极为暧昧,一直都没有表现出真正意义上的诚意来。所以,罗非早就看出,龙王是在坐山观虎斗。正因如此,罗非也不准备给龙团任何机会了。

    只是,罗非都想不到,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崔琳娜却先出手了。而且,这一次用的居然是她平常不经常用的头脑……

    “老狗因为这件事动了真气,派出了新任的老二和老三。杀死了龙团的其他成员。但龙王不买账了,所以双方在克国的萨格市内爆发了一场战斗,白龙和火龙被杀,分部的成员之中,十一、十四方片也被龙王杀了。现在,老狗正在全面通缉龙王。估计龙王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毒狼说道。

    “他走到这一步都是咎由自取。”罗非没好气道,“我过去就不喜欢墙头草,现在更不喜欢!”

    “还有,分部自身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还是因为琳娜的煽风点火,风魔会的人已经把仇恨转移到了分部身上。现在闹得愈演愈烈,现在已经发展成了见面就火拼的情况。分部的阿大和琳娜多次建议老狗和风魔太郎讲和,但老狗死活不同意!

    而且老狗下了死命令,要分部和总部联手灭掉风魔会。可是,风魔会毕竟是霓虹国最大的帮派,风魔太郎也是老奸巨猾。他让社团的主力成员不得离开霓虹国。所以,分部的爪子也伸不到霓虹国去,现在进退维谷。很难受。”

    罗非轻笑道:“这也是自找的。这就叫狗咬狗,一嘴毛了。”

    “还有,就是星皇集团那边……”毒狼说道,“江煌和老狗已经彻底闹翻了。江煌现在正在加强对南美和亚洲的投资,特别是对亚洲的投资特别巨大。现在江煌的副董事长柳兰一年到头四处跑,都快忙坏了。柳兰也遭到过分部的偷袭,不过这丫头的实力好强啊……”

    “嗯,她的功夫很高。”罗非说道,“江煌本人的实力,也是深不可测。虽然我没有和江煌见过面,但是我很清楚这一点。”

    “而且,江煌对若心有一种企图……到底图什么,我还在猜测。”毒狼道。

    “图她的才华。”罗非不假思索道,“我查到了很多关于若心的蛛丝马迹。据说若心在宾州大学上学期间,曾经发表过冻结发生了癌变的人体,多年后进行苏醒解冻,并成功灭掉癌细胞的研究论文。此外还发表过其他的生物医学论文,我正在从这方面入手。”

    “如果是这样,恐怕会很危险。”毒狼道,“如果是想像老狗那样利用若心,那若心太危险了。”

    罗非扫了毒狼一眼,不由轻哼道:“老家伙,你少跟我装模作样。若心的实力,已经提升了。这里面,有你和葛丽他们不可推卸的功劳。”

    “这……”毒狼无奈的笑道,“都被你看透了。”

    罗非叹了口气道:“苦了若心了……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承受太多的。我已经想好了,我最近准备用自己的方式,一步步的回归。我要让她真正知道,罗非从不曾离开。”

    ……

    很晚才散。走出万丽酒店的时候,罗非已经有些站不稳了。今天他喝的酒并不多,也许是因为酒入愁肠的原因,所以有些醉意。走下楼梯的时候,他差点跌倒。

    随行而来的阿巴拉一把搀住了罗非,道:“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拉哥!咱们回家吧。”

    说话间,阿巴拉带着罗非,走向了地下停车场。

    阿巴拉也爱喝酒,但是他做事有度。罗非身边不喜欢带太多人,这一次出门,只带上了他,所以,他既是罗非的助手,又是罗非的司机,当然滴酒不沾。

    当阿巴拉来到车前,刚把罗非放到后座上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脖颈一阵酸痛,一摸才发现,脖颈处出现了一只毒针,他一时间瞠目结舌的站在了原地,刚要拿起钥匙锁死车子,身后就袭来一人,一掌拍晕了他。

    而后,这人以惊人的速度把他放在了副驾驶位上,继而拿起钥匙,坐在了驾驶位上,启动了车子。

    而这一刻,罗非看到了这一幕,却并没有丝毫的紧张,只是嘴角微扬,继续躺在车上装死。

    车子开出了停车场,不到30分钟的功夫,车子进入了高速,直奔天青区,很快开入了天青区一个比较偏僻的别墅地段中,在一幢独立别墅中停了下来。

    随后,房门紧闭上了。

    此时,司机终于摘下了用来伪装的帽子,继而摘下了假头套,打开了车门,狠狠的踢了罗非一脚:“再装死我弄死你个王八蛋!”

    罗非想继续装下去都做不到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肯定被某个家伙透露给这个假装司机的不速之客了。无奈,他只能站起身来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看到的人居然是胡美。

    罗非也是一阵唏嘘,要知道他仍旧还活着这件事之所以会瞒着胡美,就是怕她会冲动,坏了他的事倒是无所谓,就怕他她坏了她自己的性命。可是今天呢,胡美必然是提前就获知了他的秘密,却能够淡定从容的隐忍了一个晚上,也是不容易!

    不对,不仅仅是一个晚上,说不定,是好几个月!以胡美的脾气,能隐忍好几个月而不发,真是难为她了。

    罗非走到了副驾驶位上,打开了车门,把可怜的阿巴拉背了出来:“你给这老小子打了什么**啊?”

    胡美怒气难消:“打的是毒药!必死的毒药!死了之后身体还会腐烂的那种!看我一会儿给你打一针!”

    “小美,消消气好不好?”罗非无奈的说道,“都是成年人了,要冷静!”

    “冷静你妹!”胡美撅着嘴,快步走到门前打开房门,“滚进来!”

    罗非赶紧从命,但是真心不能用滚的,只能走进来。

    ……

    将阿巴拉送到了客房里休息后,罗非很快来到了大厅里此时,胡美已经脱掉了外套,露出了妖冶紫色纱裙。

    纱裙之内,隐隐约约可见那诱惑至极的白皙肌肤,丰腴魅惑的身段也依旧如昔,不,甚至比昔日更加健美,带着几分野性的味道。

    也许是自己的身心长时间得到大自然洗涤的原因,罗非很快就感悟到了从胡美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潜能,顿时问道:“小美,你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胡美冷笑道:“你对自己做了什么,我就对自己做了什么!”

    这个回答并不是废话,而是绝对意义上的真理,很显然,在罗非拼命提升自己的时候,胡美也没有闲着。

    而且,话音刚落,一楼大厅里已经弥散出了胡美身上的气息,这股气息,甚至要比香味浓烈的香杏儿五号更强百倍千倍,是一种人的鼻子可以嗅到,而且根本无法拒绝的气息!

    罗非这才发现,一楼的窗户有好几个没有关上,但是气息的力量却并没有被窗外的冷风吹散,反而更加凝聚!甚至,它在肆无忌惮的攻击自己的身体,攻击着体内每一个躁动不安的细胞!

    换在平时,罗非早就向自己心爱的小狐狸顶礼膜拜,成为裙下之臣了。可是今天不行,既然胡美提升了,他也必须要展示出了足以让对方折服的实力,从而解释自己最近这一年的时间并没有荒废!

    为了不泄露天机,罗非把一个个的窗户全都关上,紧接着,以惊人的气势凝聚自己的力量,更确切的说,是聚气。

    但凡是武功卓绝之人,年轻的时候大多是从打基本功开始的,比如扎马步、练习本门的入门武功,这些招数,不但是为了强身健体,更是为了锻炼习武者的气。

    而当此人的基本功极为扎实的时候,便进入了更高的境界,开始练气,所以,聚气是更高深的武功,而在非洲的丛林之中锻炼了半年时间,又加上有《罗门要术》做导引,罗非的提升是平常的习武者十年甚至二十年才能达到的境界,聚气的功夫当然也是一流。而这种气,也以几何式的增长提升了罗非的气息之力,他的气息,浓郁而浩瀚,极具威慑力!

    然而,罗非却发现了一个非常让他难以置信的情况,那就是纵然如此,他也只能和胡美打个平手,或者是稍稍占据了一星半点的上风!

    两股气息,在百余平米别墅一层中来回缭绕,汹涌澎湃,似乎都要亲手扼死对方一般,一时间让两个人的全身都开始冒汗,呼吸也慢慢变得急促。

    但是在关键时刻,罗非还是慢慢的把自己的气息收敛起来,因为他怕自己的气息会伤害到胡美

    可是,胡美却不依不饶,甚至把自己的力量以惊人的速度扩张了数倍,因为她也很清楚,自己的气息不会伤害到罗非,顶多只能诱导他,让他步入自己的深渊而已。

    罗非却一步步的走向胡美,他缓缓的卸去了自己的外套,一件件的将它们剥落在地上。

    因为毒狼的药的效果,现在的罗非身上已经找不到一点的旧伤痕痕了,全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但是结实的肌肉却不会欺骗胡美的眼睛,那种强度、那种光泽,仍旧像极了过去的罗非。

    胡美的气息,也被自己的感官刺激到了,慢慢变得柔和,变得不再具有任何攻击性。

    甚至,她的双眼中布满了泪水。

    罗非却快步走到她面前,按住了她坚强的香肩:“小美,不准你掉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