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她只有你
    门……开了!

    两名手持重机枪的歹徒,冲了出来,朝着两侧来不及隐蔽的甘甜的剩下的战友就是疯狂的两梭子,又是两个战友几乎被打成了筛子!

    这一次属于特殊行动,加上甘甜在内,一共才出动了6个佣兵。可是,这六个人虽然身怀绝技,却也没有意料到匪徒居然这么凶狠彪悍,只是一照面,四个人都被报销了!

    正要掩护甘甜的战友还没来得及跑到甘甜身边,房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匪徒,扬起了手中的冲锋枪,朝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梭子,把这名战友也被爆了头!

    一时间,甘甜居然成了光杆司令!

    然而,甘甜何等彪悍,她忍着左肩的剧痛,猛然起身,紧握住手枪,照着房顶上歹徒就是一枪!

    “呃!”这家伙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眉心上出现了一个硕大的弹孔!

    却也在这一刻,从后门杀出的两个歹徒看到了甘甜,一时间暴怒,又是一梭子子弹朝着甘甜扫了过来!

    甘甜一个就地十八滚,却还是慢了几步!她的速度虽然快如疾风,可是还是跟不上子弹的速度!只听见“噗噗噗”三声,甘甜左腿的大腿、小腿上连连中了三枪!

    “……”甘甜疼得差点昏迷过去,然而,就在她倒地的瞬间,她还是扬起了手臂,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一个重机枪手瞬间被她爆头!

    然而,甘甜也完全动不了了,左腿的疼痛感让她近乎窒息了,眼前也是一片模糊。

    “妈的,臭娘们找死!”另外一个机枪手狞笑着,一步步的迫近了,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重机枪,瞄准了甘甜的脑袋,这一刻,甘甜正要举起了手枪,却感觉有心无力了……

    这一刻,甘甜反而笑出了声:“非哥,我终于可以和你见面了。”

    ……

    下一秒,枪响了……刺骨的疼痛,让甘甜几乎要死过去了。

    可是,这种疼痛,只是来自于已经中枪的伤口,她本人并没有再中枪!

    前方的机枪手慢慢的倒下了,眉心处出现了一个炽热的弹孔。

    甘甜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一个身子矫健的中年人端着枪冲了就房屋中……她突然间眼前一会,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个人就是罗非,他冲进去之后,一个精准的点射干掉了一个从窗户里探出头的家伙,紧接着,又是一通猛烈的扫射,把躲在柱子后面的一个匪徒连柱子一起打成了筛子。

    而此时,听到了房顶上的移动,罗非向后一个连续跳跃,随后又是一个纵身鱼跃,避开了一颗手雷的同时,扬起了枪朝着房顶上又是一梭子,只听见一个歹徒发出了一声惨叫,顺着房顶滚了下来!

    硕果仅存的最后一名歹徒,听见枪声和轰鸣声戛然而止,小心翼翼的从耳房中弹出了头,然而,就在下一秒,还带着灼热气息的枪口已经瞄准了他的脑袋!

    “你、你什么人……”

    罗非冷笑道:“别问了,上路吧!”

    话音刚落,罗非凶狠的扣动了扳机,把这家伙也送上了西天!

    但是,也在这一秒,罗非那极强的耳力已经听到了耳房中传来的声音!那声音,滴滴答答,速度越来越快,毫无疑问,是定时炸弹的声音!

    这一刻,罗非凭借经验感觉到,拆,已经来不及了!

    卢飞疾驰而去,以惊人的速度冲出了房间,火速来到了甘甜的身边,一把将她抱起,朝着前方奔逃!

    而就在下一秒,罗非的身后已经传来了剧烈的轰鸣声,定时炸弹爆炸,整个院子被炸飞了!

    爆炸产生的巨大洪流激荡在了罗非的身上,灼烧般的痛,但他仍旧以极快的速度,把她带离了现场。

    ……

    五分钟后,警车后知后觉的赶来,却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堆残垣断壁,地面上,随处可见残肢断臂……景况无比的凄惨。

    而此时,罗非已经带着甘甜悄无声息的渡了河,远远的离开了。

    一个小时后,在市内一个并不算太整洁的出租房中,罗非开始为神志不清的甘甜进行手术了。这一次,罗非是有备而来,行李箱里装了**和各种手术用品,毫无疑问,他做好了甘甜会受伤的准备。

    现在,罗非没有理由责怪任何人,因为任何人,甚至包括他自己,都已经尽力了。怪,只能怪命运多舛,总是为难他们。

    罗非也关闭了手机,因为他不知道该和月亮说些什么,而且,现在他和月亮通话,也只会让自己更紧张,甚至没办法做好手术。

    麻醉师是他,护士也是他,甚至医生,还是他。

    罗非给甘甜打好了针,随后很快把她的衣服撕开,特别是鲜血浸染的部位,是用剪刀快速而小心的剪开的。

    此时的甘甜,几乎是完全暴露在了罗非的视线中。

    罗非难过的都快掉下眼泪了,最致命的一枪是左胸上,距离心脏真的很近。

    “死丫头,为了我,好好活下去吧。”罗非说道,“在这一战后,你才会真正的脱胎换骨。”

    罗非很庆幸,甘甜这一处伤口是贯穿伤,这种伤对于现在的甘甜来说并不是致命伤,而且以她的身体条件,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康复。

    同时,罗非也感受到了甘甜身上传来的那种强大而不竭的生命力……

    “呵呵,课本上的知识学得不错,不过,要融会贯通啊!”

    罗非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了秘药……这种药,已经不是毒狼自己的杰作了,而是加入了罗非的一些手法,药力快,副作用小。他立刻把药填充了进去,覆盖了伤口,随后以最快的速度包扎。

    之后,是甘甜左腿上的三处伤口。

    两处伤口在小腿上,子弹硬生生的嵌在了骨头上,小腿已经骨裂,这两处伤,倒是不重,关键是大腿上的那一处,这个位置,和甘甜上一次受伤的位置很接近。

    罗非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狼牙剑,在酒精灯上烤了一会儿,随后深吸了一口气,朝着甘甜的腿上的伤口快速的切了下去!

    “呃……”这一刻,甘甜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却又很快无力的低垂了。

    罗非艰难的呼吸着浸染着血腥味道的空气,随后快速拔出了狼牙,又把钳子伸进了伤口,把里面的子弹取了出来。

    只是,缝合伤口的时候,罗非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人的情绪也崩溃了……

    老实说,罗非恨的是自己,怪的也是自己,为什么自己那么多羁绊解不开,为什么“罗非”已经死了,还要和雷永生为敌?安安生生的过日子不行吗?这样的话,甘甜还至于性情大变,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吗?

    可是,罗非也深深的知道,这种想法是错误的。雷永生是个禽兽,是个为达到最大利益不择手段的家伙,他的心中根本没有爱。罗非做完一个任务之后,他根本不会放过罗非,会让罗非一直为他服务,直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

    所以,罗非的闪念只是在脑海中存在了半秒钟,就稍纵即逝。

    ……

    成长如撕皮,涅槃如割肉,剧痛无比。这就是人生,很残酷的人生、血淋淋的人生!

    眼泪流过,甘甜的伤口也缝合完毕了,而此时,600毫升的鲜血,也已经注入了甘甜的血管中,即时补充了她亏损的血气。

    罗非终于打开了手机,拨通了月亮的号码。

    很快,月亮接通了电话号码。

    此时,她的声音已经不连贯了:“甜……甜……”

    只说了两个字,月亮泣不成声。

    罗非赶紧说道:“放心,死丫头命大,她只是受了伤,我已经帮她做过手术了,她活着,好好的活着!”

    月亮控制了半天情绪,才让自己恢复了说话的能力:“琳娜三个小时前出发了,直飞你那边。她到了之后会第一时间和你联系!小非,姐求你一件事……”

    罗非毅然决然的说道:“姐,我不能答应……甜甜不能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她需要一次成长,最后的一次。”

    这一刻,月亮又哭出了声。

    罗非没有办法劝她,因为他的决定是明智的,且不容更改。

    ……

    “知道了,罗非,我支持你的决定。”又是许久之后,月亮冷静了下来,“我会劝说甜甜晚一些回佣兵团报道的。”

    “为什么不是劝说她离开佣兵团?”

    “因为她和你这个王八蛋的一样倔,都他妈属驴的!”月亮怒气冲天的挂断了电话。这也是月亮第一次对罗非爆粗。

    罗非知道,他惹月亮生气了,但这并不是坏事,甘甜只要不死,今天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好的教训。

    罗非很快把电话回拨了过去,劝慰了月亮一番之后,说道:“姐,不要用老毒的特效药,甚至不要联系他。现在,就让甜甜慢慢养伤。”

    月亮顿悟:“明白了……小非,刚才对不起,我不该骂你。可是,你应该知道我的感受。”

    罗非思忖了片刻,道:“月,我想有跟她独处的时间,能不能帮帮我?”

    月亮点了点头:“这个简单,她就住在你家,你经常过去就行了……另外,我帮你安排一个差事吧!雪雪最近一直都想学西语,你给她当老师吧!授课地点还在你家,你顺便帮忙照顾甘甜,这样不就行了?”

    “姐,谢谢你。”

    “别说这些了,小非,你知道吗?甜甜是最苦的,她什么都没有,她只有你!”

    “月,你别说了,煽情过度了。”

    ……

    半个小时后,崔琳娜终于到了,进入房间看到甘甜,询问了半天,总算放心了。

    而崔琳娜来了,罗非却要走了:“琳娜,我不能让她见到我,我得走。”

    崔琳娜叹道:“走吧!走了,就别着急回来了,你现在云城呆几天,权当旅游了。记住,甜甜这件事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好。”罗非深深点头。

    崔琳娜伸出手,一把捏住了罗非的而过:“你这混蛋贱人王八蛋!什么事情都瞒着我,和甜甜一样,都欠揍!”

    罗非却苦笑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