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小赌注
    赵刚为人很直,说话从不拐弯抹角,这字字铿锵,没有任何修饰的话语,还是让罗非忍不住鼻梁发酸了:“兄弟,难为你了。”

    赵刚的声音哽咽了:“哥,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我想求证……哥,你到底是不是小狼?”

    事已至此,罗非再不承认就真的没劲了:“是,那一年,我是被一个老畜生用迷药拐走的。后来,我当了雇佣兵,再后来……我实在想你们,就回来找你们了。”

    直面这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浓重于水的亲情,罗非也不知道该怎么修饰自己的过往了。

    赵刚泪崩了:“哥!”

    眼瞅着泪水就要模糊自己的视线,罗非赶紧狠擦了一把脸:“兔崽子,别他妈给老子嚎丧,老子还没死呢!”

    赵刚最听罗非的话,艰难的收敛着情绪。可是,沉闷了整整十五年的情绪,怎么能说沉淀就沉淀下来呢?于是,他很久才止住了哭声。

    而此时,车子距离家里,也只剩下了5公里的距离。

    “哥,我要帮你,你说,我该怎么帮,我就怎么帮!”

    这一刻,罗非也想起了月亮曾经和他谈心的时候说过的话。

    的确,现在的罗非,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他需要借助身边人的力量,原先,他如同一颗太阳一般,照亮了他们前进的道路,而现在,他们一个个都飞升起来,有些弱一点的,也足以保护自己了,强大一点,诸如赵刚,已经变成了一颗恒星,一颗甚至比他还要光亮的存在,现在,是时候正式吹响反攻号角了!

    罗非望着赵刚,颇为欣慰:“臭小子,真的长大了,比以前牛逼多了!以后好了,你罩着哥吧!”

    赵刚却说道:“哥,永远是你罩着我,没有你,没有我。”

    ……

    因为赵刚归来,大家的心情都不错,晚上聚在一起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顿,还聊了许久。

    第二天一早,大家各自忙碌,大部分人都去上班了,就连赵刚都跟着林若心去了非凡集团大厦。

    罗非当然有事可做,他留在家里,要给佟小雪辅导西语。这也是佟小雪自己要求的,因为她特别喜欢西国,一直都想去西国旅游,只可

    一大早,罗非一边熬着汤,一边给佟小雪讲课,所用的方式比较特殊,全都是讲故事。而且,今天是专门讲赵汉伟的故事。

    罗非用的是一种很诙谐的方式。在他的描述中,赵汉伟被黑了。被罗非黑得一塌糊涂,完全“堕落”成了悲催的江湖大佬。

    讲完这段的时候,甘甜笑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佟小雪也笑得直抹眼泪:“罗大哥,黑哥也太悲剧了吧!”

    “呵呵,是啊,是很悲剧。怎么样,大概意思听懂了吗?”

    “听懂了。”

    “好,接下来,你用西语给我往后面继续编,实在不会的词语,问我,我会告诉你,然后把不会的词语写上五遍加强记忆。”

    佟小雪吃惊不已:“哥哥,你刚才是编的啊?”

    “是啊,要不怎样?”

    “我还以为是真事呢!”

    甘甜没好气的瞪了罗非一眼:“罗大哥你真讨厌!以后不准讲这个故事了,都快笑死我了!要是让黑哥听见,非气死不可。”

    “好吧,我错了,下一次我讲若心小姐姐好了,讲她小时候在学校里当大姐头,抢低年级小同学棒棒糖的故事。”

    佟小雪又一次懵懂的瞪大了眼睛:“大哥,这是真事吗?”

    甘甜赶紧说道:“别听他胡说。罗大哥,你这家伙跟那个姓罗的贱人真没区别,就是比他脸皮薄一点!”

    罗非却变得严肃了:“甜甜,咱不说非哥好不好?一说他,你们的心情又会变得非常不好了。”

    这时,两个美女都是一愣……随后都是尴尬一笑。

    很显然,谁都没走出来,谁都走不出来了。

    甘甜点了点头,道:“罗大哥,你是个特别好的人。”

    罗非故意调侃道:“甜甜,我还没向你表白呢,你就给我发好人卡啊!”

    甘甜冲着佟小雪努努嘴:“雪雪,去,把我那把枪拿来,今晚加个菜!”

    “红烧罗大哥?”

    “不,这家伙得清蒸,皮太厚了!”

    “好诶!”

    “女侠,饶命啊,小人无意冒犯啊!”

    话音刚落,甘甜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诶,怎么回事,什么东西糊了吧?”

    罗非大惊失色:“靠!汤!”

    话音刚落,罗非赶紧跑进了厨房,又是一通手忙脚乱。

    不过,忙,却也是心甘如怡,因为是为了自己心爱的甘甜。

    ……

    午饭,仍旧是罗非给她们做的,而下午的时候,佟小雪突然接到了林若心的电话,林若心让她以最快的速度来学校一趟,说是有急事找她。

    此时,佟小雪有些为难了,因为她一走,家里就只剩下罗非和甘甜两个人了!

    平心而论,佟小雪也是喜欢罗非,按道理说应该和甘甜存在某种淡薄的敌意。可实际上,佟小雪却处处护着甘甜,生怕她吃亏,已经具有了强烈的团队意识。

    面前这个罗大哥人是不错,可是毕竟不是自己的罗非哥哥,自己贸然一走,加上甘甜现在有伤在身,会不会不太妥呢?

    可是,甘甜不以为然:“雪雪,你赶紧走吧,我没事,有什么事罗大哥也可以照顾我的!“

    甘甜一发话,佟小雪才知道自己想太多了。是啊,罗大哥的确是个好人,怎么会做出那种幼稚的事情呢?

    于是,佟小雪很快开着车离开了。

    ……

    罗非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了窗外,看着佟小雪的跑车平稳的开出了别墅,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甘甜从不远处凝视着罗非,不由抿嘴笑:“太像了,真是太像了。”

    罗非的心中咯噔一下,他当然知道甘甜是在说什么,但是他也只能故意装傻:“甜甜,什么太像了?”

    “大哥,你太像某人了。”

    罗非连忙转移了话题:“我只是有点担心,雪雪她成年了吗?开车不要紧吧?”

    甘甜道:“她都快二十岁了。”

    “这样啊。”

    “放心吧,她开车很溜的,比我都强。”

    “看来,咱们都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是啊。”

    相视一笑之后,罗非和甘甜都感觉有些尴尬。

    甘甜感觉到尴尬,是因为现在的罗非在言谈举止间,还是带着一点点以前的痕迹,细心的她是可以解读出来的,因为对罗非的思念,让她不愿意,也不能和面前的罗非太过亲密。

    而罗非尴尬,是因为他还不知道到底要怎样把自己是罗非这件事说出来。他的想法很简单,等到甘甜伤好利索了,自己亲自跟她说。

    ……

    为了不让甘甜太闷,罗非很快从抽屉里拿出了纸牌:“咱们打牌?”

    甘甜笑问:“你会打吗?打天州的砸六家?”

    “好啊,月姐教过我。”

    “那就来吧!对了,要不要挂点什么赌注?”甘甜问道。和罗非接触久了,难免沾染上了罗非的习性,玩牌的时候喜欢挂赌注,但是赌注又绝对不是钱。

    罗非爽快的点了点头:“好啊,挂什么赌注?”

    “这样吧,咱们打10把牌,赢的人可以问输的人一个问题。”

    “这个不错,那就这么玩吧,不过说好,我的脸皮厚,如果真的输了,会赖皮的。”罗非道。

    甘甜轻笑道:“没关系,你如果敢赖皮,等若心回来我就告状,然后呢……大哥,你知不知道有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罗非撇撇嘴:“咱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

    甘甜无奈了:“大哥,你这家伙不好玩,怎么一点都经不起调戏呢?”

    罗非心说:小样,别调戏我,等哪天知道了我的真实面目,看我怎么调戏你!

    砸六家是天州的一种传统玩法,一副纸牌员工54张,分成六堆,六个人也可以打,两个人的话,一人控制三堆牌,按照顺时针的方式轮流出牌。

    按道理说,罗非的牌技是不错的,可是砸六家这种玩法,牌技占三成,牌运占七成,空有牌技没有牌运也是白搭。今天,有牌技的罗非就赶上了没有牌运,一开始赢了两把之后,紧接着连着输,玩到了第九把牌的时候,他就无力回天了,三胜五负一平,提前缴械了。

    看着甘甜阴险的笑脸,罗非想要脚底抹油,可是没想到,甘甜居然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但是,这一抓不要紧,甘甜用力过猛,自己的左肩顿时感觉到了一阵疼痛。

    这一刻,罗非不由自主的回到了以前的模式:“你看你,又这么冒失,这么大人没个轻重的,来,让我看看伤口!”

    罗非这么一说,甘甜也愣住了。

    两个人一时间闹了个大红脸。

    ……

    不大会儿功夫,还是罗非先淡定了下来,走过去把甘甜肩膀上的药线缓缓的拆开了,结果发现,她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尽管伤口的位置有些敏感,罗非还是淡定从容的冲着甘甜深深点了点头:“我帮你包扎一下!”

    “好。”甘甜小声道。

    罗非心中一阵无奈:甜甜其实不傻,她现在可能已经猜出我谁了……算了, 保持现状吧!

    罗非接了一盆清水,帮甘甜清洗了一下伤口,道:“以后不要乱动了,你这伤口是贯穿伤,虽然好的比较快,可是动一下的话,伤口里面都不容易长好,以后也容易落下病根。”

    “你也很精通医道啊!”

    “我只是略懂。我在罗德里格斯庄园的时候,跟伐木工们打过猎,有一次一个哥们被猎枪误伤,肩膀就被打穿了,我帮忙料理过,所以就慢慢的有心得了。”

    “打猎?”

    “对,很有意思。”

    “我也想去。”

    “这样,等什么时候你的伤好利索了,咱们就去哥国玩一趟,我带你们去猎场打猎!”

    “伤好利索了,我就要归队了。”甘甜不无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可能不能跟你去了。”

    罗非帮她包扎好了伤口,淡淡一笑道:“没关系,那就等你伤快好的时候去吧,估计肩膀先好,然后是腿,腿上的伤,需要适当的锻炼,舒筋活血的。”

    甘甜却冲着罗非诡异的笑而不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