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险些暴露
    麋鹿应声倒地,甚至连腿都没蹬两下就死!

    凤凰看得目瞪口呆:“这……似乎物理学很难解释你的禽兽行为了!”

    罗非却快步走向了这只鹿,又一次运足了周身之力,紧握住了两只硕大的鹿角,一叫力,把它们齐根掰断了,随后扔向了凤凰:“这就少了好几十斤了!”

    说着,罗非一弯腰,把它的双腿往身上一扛,轻描淡写的把它扛在了肩膀上!

    凤凰大惊失色:“你这是什么怪力?我的天,你这一年到底经受过怎样凶残的锻炼啊!”

    罗非露出了招牌式的坏笑:“暂不剧透!”

    去掉角的鹿,重量都有斤以上,可是罗非把它扛在肩膀上的时候并不怎么费力,这是他过去半年修行的结果,他的力气实际上成长的并不算很多,但是因为学会了聚气,学会了以气发力,所以看上去力量成长了好几倍的样子。

    现在,扛着如此沉重的鹿,虽然不能说如履平地,但最起码也能像正常人的速度行走了。

    之后,罗非带着凤凰走进了野菜茂盛的地方,采集了不少野生韭菜,随后打道回府了。

    来到森林中的时候,罗非更是展现出了惊人的技巧,他单手扛住鹿,另一只手则拖着野猪的前腿往前走,一点都不费劲。

    凤凰在他的身旁,不时的舔舔嘴唇:“嘿嘿嘿。”

    罗非吓出了一身白毛汗:“小妞,你又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强壮的男人。”

    老实说,平时凤凰怎么跟罗非开玩笑都没关系,一是罗非开得起玩笑,二是她也舍得调侃罗非,就算是再损的话也不伤感情。但是今天,她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的脸就红透了。

    而罗非也很清楚,经过了不知多少次生离死别,又加上半年前分离,两个人的感情已经成熟了。

    所以,罗非的回应也很大胆:“光说不练嘴把式,一会儿来我房间杀一盘吧!”

    凤凰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坏蛋!笨蛋!就知道胡说八道!”

    “小凤,你跟我装什么呢?已经瓜熟蒂落了,再不采摘,非让它烂在藤蔓上吗?”

    凤凰脸色羞红:“反正我今晚不去。”

    “好啊,你不来是吧,我去找你!”

    “我不给你开门!”

    “我硬闯!”

    “你试试看,看我不阉了你!”

    一开始两个人还挺和谐,快到家的时候,两个人居然“吵”了起来,结果不偏不倚把正在护栏处散步谈心的两个美女惊动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丁薇,另一个则是张晓青。

    可想而知,张晓青和丁薇看到罗非的时候会有多么吃惊,毕竟罗非拎着扛着那么大的家伙呢!

    可是罗非却不以为然,还冲着两个人打了个招呼呢:“嗨,要不要吃夜宵?”

    丁薇艰难的咽下了口水:“这个,还是算了吧!”

    这个时间是夜里十一点,夜里有人守夜,守夜人赶紧走过来开了门,把罗非和凤凰叫了进来。

    随后,守夜人赶紧叫醒了两个伙计,拿来了专门盛放野物的推车。

    罗非则小心翼翼的把这两个大家伙放在了车上。

    张晓青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快步走过去推了一把,结果愣是没推动车子!

    要知道,车下还有车轮呢,张晓青推不动,由此可见这两家伙到底有多大分量!

    张晓青顿时站起身,一头雾水的望着他发呆:“罗,你到底是谁?”

    罗非不禁莞尔:“我是罗啊!你们怎么还不睡?要不这样,看我怎么处理这俩家伙?”

    罗非今晚的“突兀”,其实是在替自己日后真正意义上的出现打伏笔。而张晓青平日里多么聪明,今天居然一点都看不透罗非的想法。

    所以,就算是罗非不邀请,她们也想看个端倪。

    ……

    很快,罗非带着她们走进了厨房。

    这个厨房,出了奇的大,除了烹调间之外,还有一个专门的屠宰间,罗非让两个伙计赶紧去睡觉,自己把门一关,随后冲着张晓青和丁薇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哈,我有点热,能把上衣脱了吗?”

    两个美女都没有意见。

    罗非一把脱掉了上衣,露出了近乎没有一点伤痕的结实身躯。

    这一刻,张晓青都有有些吃惊。毕竟,她是见过罗非光着膀子的样子的,罗非的身上有多少伤疤,她都清楚,可是这个罗的身上,一点伤疤都没有。

    罗非很快烧起了大锅的开水,又拿出了已经经过了改头换面的天狼,不慌不忙的把野猪切成了两扇。

    因为野猪的内脏提前已经处理干净,所以锅开了之后,他直接把它放在了锅中,随后又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打开来,往开水里倒了几滴液体进去。

    经过了丁薇两个多小时的开解,张晓青对罗非已经放下了原先的成见,不由自主的走过去问道:“这是什么,罗?”

    “哦,一种带有腐蚀性的食物级药剂,可以用来褪掉毛,野猪皮很好吃,我不舍得给它扒皮,这家伙,带皮炖着吃,可带劲了!”

    张晓青抿嘴一笑道:“罗,你和你非哥很像,都很爱吃,会吃。”

    罗非咧嘴一笑:“不过,他绝对没我能吃,我饿极了一顿饭能吃掉半只羊!”

    “对了,看你力气那么大,人却不是那种大力士的体型,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会武功吗?”

    罗非故作神秘:“月姐说了,等咱们去南珠国开会的时候,她会正式把我介绍给大家。所以现在……”

    张晓青点了点头:“我懂的。”

    不过,罗非也没有让张晓青太失望:“青青,我的确会武功,这是我给你的剧透。”

    ……

    在这种食物级药水的帮助下,野猪的毛很快被退了个一干二净,随后罗非仔仔细细把它洗了三遍,放入了冷藏柜中低温保存。

    至于那头巨大的鹿,罗非也当着三女的面切割开了,不过鹿皮却被他很完整的切割了下来,整整一张。这种皮让罗德里格斯家的皮匠把皮子熟了,给几个美女做包包,绝对高端大气上档次。

    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宰杀的过程是很简单粗暴的,可是丁薇也好,张晓青也好,却并不害怕,她们,似乎都在从两个人的身上找寻什么。

    等到罗非把两头大牲口处理好之后,已经将近午夜了。

    丁薇先走了一步,而凤凰也为了逃避罗非的“夜袭”而借口溜走了,之剩下张晓青陪着罗非往回走。

    张晓青一直没敢说话,因为她的心里,仍旧对面前这个“罗”存在着一种异物感,因为他像罗非,所以跟他生疏,也因为他的性格中比罗非更为粗犷,所以,她愿意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和他接触。这种关系,微妙而复杂。

    罗非的心中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姓罗的,你何德何能,居然能让青青为你如此牵肠挂肚?看来,真该让罗把她勾搭走啊!

    ……

    这个庄园中的别墅并不大,不过都是纯木工打造,一个别墅能容纳六七人,而且男女眷分开,男人晚上想要逆袭女孩子,或者女孩子想要耍流氓,难度不小。

    罗非走到张晓青所住的别墅前的时候就驻足了,继而冲着她说道:“青青,早点睡吧,我也回去了。”

    让罗非感觉欣慰却也有些难受的是,张晓青没有一点拦住了他的意思。

    欣慰,是因为张晓青的守情专一,她的心,只为罗非绽放;而难受的是,这样一来,也苦了张晓青了。

    不过,他不想再这个节骨眼上煽情,所以他转身就走,没有任何停留。

    只是,当他路过本不是自己所住的一个别墅前的时候,别墅门突然打开了,一只娇嫩的小手突然把罗非拽了进来!

    天不怕地不怕的罗非的脑门上终于冒出了没出息的冷汗,双腿都在发抖。

    面前,站着一群彪悍的姑娘,以凤凰、崔琳娜为首,还有胡美、葛丽、月亮和凤凰,尽数都是武功高强的牛人。

    崔琳娜一脸慵懒的问道:“小子,往哪去啊?”

    罗非的额头上已经冒汗了:“各、各位大姐,各位女侠,各位好汉,各位女魔头……”

    “怎么说话呢?想死了是吧,哥们?”崔琳娜一把夹住了罗非的脖子。

    “我是路过的!我、我要回自己房间睡觉还不行吗?”罗非欲哭无泪,“求各位女侠高抬贵手,饶了我的狗命吧!”

    月亮一脸妩媚:“矮油,瞧罗大爷您说的,饶了您的狗命?您哪里是狗命啊,您是富贵命……来,快过来坐下,让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

    罗非一个劲的捏自己的脸:“不对!我在做梦,我在做梦!靠,怎么我的脸这么疼?”

    看到罗非一脸怂样,美女们也不好意思调侃他了。

    崔琳娜清了清嗓子,把真相说出来了:“罗小子,你以为我们喜欢调戏你啊,是今晚有点事,必须把你叫过来。”

    罗非何等聪明,立刻问道:“是不是我穿帮了?”

    崔琳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把罗非急坏了:“到底怎么回事?”

    胡美道:“算了,还是我说吧。非哥,事情是这样的。晚上咱们坐在一起喝酒的时候,火拳一不留神,跟黑哥说话的时候,把你喊成非哥了。然后呢,黑哥喝多了,在别墅里跟火拳撒酒疯呢!火拳抽了个空给琳娜发了个信息。月姐和琳娜商量之后,感觉你回不去了,你今晚暂时住在这,等明天黑哥酒醒了再说吧!”

    罗非顿时焦急的问道:“黑哥现在怎么样?”

    “现在还在闹,小暗和小风正在劝呢,估计问题不大。”

    听到这里,罗非不由眉头紧皱:“唉,可能是不该搞这么大的聚会。”

    月亮却摆手道:“不,应该。聚会虽然大,人虽然多,但都是自己人。再说了,这一次聚会只是二十天左右,以后还会分散行事的,到时候,你被暴露的可能就会缩小了。”

    罗非走过去按住了月亮的肩膀:“还是你缜密。”

    月亮俏脸微红:“姐妹们也出了不少主意呢。今天失误了,以后就不会了。以后尽量都是知道你身份的人住在一起,不知道你身份的人住在一起,分开来。但是小非非,你自己心里也得有数,现在,你要对付的已经不单单是外敌了,还有自己人。想想如何慢慢渗透吧,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

    葛丽一阵见血:“其实哥哥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南美分部,对不对?”

    罗非说道:“分部中的危险分子不除掉,我心难安。但是现在,我也只有忍耐,虽然我已经和秦叔通了气,可是目前秦叔那边也在涡旋,勾连网络。一时半刻,灭不了分部。”

    葛丽说道:“哥哥,其实,我们可以用强的……”

    罗非摆手道:“绝对不行,如果用强的,你怎么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