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剪短我的发
    说到这里的时候,葛丽哑然无语了,可是,她也只是沉默了片刻,突然爆发了:“哥哥,那就用我的命换他们的命吧,死我一个不要紧!”

    “你在跟我开玩笑!”罗非怒道。

    崔琳娜眉头紧皱:“你们俩到底再说什么?”

    其他女生也是一团雾水。

    月亮让大家都坐下,泡了一壶奶茶,给众人倒了一杯,随后说道:“有件事,小五从没对罗非提起过,可是我那天忍不住,还是告诉了罗非。所以,罗非才会生气,小五,你别怪我。”

    葛丽很是淡定:“姐,我不会怪你的,我只是怪自己命苦。但说真的,如果现在就想除去分部的话,绝对没问题,我举双手赞同。”

    “到底什么事?”崔琳娜问道。

    月亮不卖关子了,直截了当道:“琳娜,除了你之外,分部的其他成员,都中了一种慢性.毒药。这种毒药无色无味,自从他们小的时候就一直浸淫在饮食里,如今至少过了十几年了。这种毒药,每年春天的时候会发作,发作起来,全身酸软无力,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不能吃到解药的话,人会因脏器内出血而死。”

    崔琳娜吃惊不已:“这种毒药,我怎么不知道?而且,我以前也在分部呆过很长一阵子啊,怎么会……”

    月亮道:“琳娜,那是因为你的功夫很强,当时不适合用药锤炼自己。所以你才幸免于难。更何况,后来老狗想对你用药的时候,你的年级也大了。这种毒药对未成年人,特别是不满十周岁的人药效极强,年纪太大了再服用的话,只要身上有功夫,可以通过锻炼自行化解的。”

    胡美眉头紧皱:“世界上还真的有这么邪门的东西?”

    罗非点了点头:“这种毒药,不光是武侠小说上有,现实中也有。现在我之所以捉襟见肘,不敢把分部一锅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丽丽。万一分部该死的人死的差不多了,老狗一时发疯,可能会狗急跳墙。”

    “没错,到时候他的研究所里的那些科学家,肯定会被他杀掉!到了那个时候,小五不能按时服药,会非常危险。”月亮说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葛丽绷不住情绪了,不由自主的侧过了脸,而罗非却站起身,走过去抱住了她:“想哭就哭出来吧。想骂就骂我吧。这是我逼月说出来的,我就知道,你可能会有一些把柄或者弱点抓在老狗的手里。”

    “哥哥,对不起,我让你难做了,我拖慢你们的进度了,我……”葛丽的声音已经哽咽

    “别轻言死亡。”罗非说道,“死多容易啊,活着才难呢!好不容易有现在这么多好朋友,这么多好伙伴,为什么要死?好好活着,办法,总是有的!”

    月亮说道:“这一次去南珠国,毒狼将正式浮出水面,作为老狗安插在咱们身边的一枚棋子。但是,毒狼是自己人,他也是个化学家,也对生物很有研究,他研究出过很多种药品,我想,他会想办法分析出丽丽中毒的情况,并配制出药剂的,只不过,这样一来,小五你要苦一点了……”

    葛丽摆手道:“这有什么,再苦再难都走过来了!没关系的,就让毒哥拿我当试验品吧!”

    “这不行!”罗非没好气道:“月,你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啊,为什么一定要拿丽丽当试验品呢?咱们不会抓个活的,慢慢研究?”

    这一刻,众女齐声道:“对啊!”

    月亮也抚掌道:“靠,我怎么没想到,你这家伙,你的坏水最多了!”

    罗非嘴角快抽搐了:“月,你这是在夸我吗?”

    妖刀拍案而起:“说干就干,哥哥,什么时候出发,要不然,这活直接交给我好了,我保证……”

    “别!”罗非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妖刀的话:“记住,现在咱们要摆出稳坐钓鱼台的姿态。丽丽的毒中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十几年了,我想,她也不会在乎多受几天苦了,咱们现在要做的,是等待敌人犯错!老狗目前正在观望咱们的动静,只要咱们兵发霓虹国,他们必然跟进,目前猎杀者的实力有所下降,分部强势上升,不论是处于练兵还是实战,老狗必然会祭出分部的重要牌力,到时候,咱们可以趁乱浑水摸鱼,抓住一个王八蛋,慢慢的研究他!”

    “甚至可以多抓几个!”崔琳娜道,“分部的王八蛋多!好人除了小五、陆同和几个姐妹,就没了!”

    葛丽也不哭了,擦干了眼泪,破涕为笑:“不好意思,我拖累大家了!既然拖累大家了,我也决定拖累到底,我要一辈子缠着你们,一辈子帮你们!”

    崔琳娜狠狠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妞,这就对了,得,今晚跟姐睡!姐爱死你了!”

    妖刀小心提示道:“琳娜姐姐的龙爪手的功力很高,你如果不想惨遭毒手,还是算了吧!”

    妖刀不但解释的好,而且还配合动作,图文并茂,把葛丽吓得花容失色:“那还是算了吧!我,我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

    罗非一把捏住了崔琳娜和妖刀的脸:“你们拿我这个禽兽当空气了吗?再聊这种不和谐的话题,你们俩今晚死定了!”

    妖刀荡漾了:“哥哥,你准备让我怎么死,被你活活的……死吗?”

    罗非吐血了:“你这么彪悍,小凤知道吗?”

    凤凰面无表情:“知道不是一两天了。”

    ……

    喝完茶,众人都各归各位,回房睡觉去了,而折腾了一天的罗非,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疲倦,回到了房间之后,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

    可是,就在罗非泡澡的功夫,他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了,窗户上,嗒嗒作响……被耳力极强的他听了个正着。

    声音很有节奏,罗非以自己的专业,很快听出这是摩尔电码,意思很明确:“我能进来吗?”

    罗非真心无奈了:放着好好的门不来,为什么一定要爬窗呢?

    罗非只能披着睡衣走出去,来到了窗前。

    果不其然,窗户上贴着一张俊俏的瓜子脸,只是正在冲着他呲牙咧嘴:“混蛋,还不快把窗户打开!”

    “……”罗非的嘴角抽搐了,“琳娜,你为何这么荡漾?”

    一开窗,崔琳娜赶紧溜了进来。

    看到罗非的身上只围着毛巾,正无奈的看着他,头发还湿漉漉的,她不由笑出了声。

    “还笑!居倒霉丫头,为什么总在哥洗澡和睡觉的时候搞偷袭?”

    崔琳娜肚子都笑疼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温柔而花心的混蛋啊!你先去洗澡吧!”

    罗非笑道:“要不要一起?”

    崔琳娜没好气道:“不要!这么多妹子在别墅里,总有一种偷情的感觉,很不爽,你洗吧,我过来只是想陪你聊聊。”

    “好吧。”罗非用她的口气说道:“贱人罗的人生里不能只是做坏事,对吧?”

    “哼哼,你知道就好!”

    ……

    因为崔琳娜在,罗非泡澡的速度也加快了,洗完之后,换好了衣服走出来,发现崔琳娜的手中正握着世界蛇。

    罗非调侃道:“怎么,想跟我切磋一下?”

    崔琳娜冷笑:“不,想杀了你!”

    罗非找了个椅子一坐,脖子一伸:“来吧!我死之后,请照顾好我那一百多个基友。”

    “切,别贫了,赶紧坐下吧,你没看到自己头发太长了吗?”

    罗非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的确,他的头发是长了点,最近一年时间,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修行,胡子还记得修理,头发却忽略了。而且以前的时候,他的头发通常都是交给甘甜来打理的。

    甘甜别的发型不会减,板寸最拿手。

    但是,甘甜从来没有试过崔琳娜的手艺。

    ……

    崔琳娜粗中有细,她很快在地上铺了一块布,把凳子放在了上面,让罗非坐下,这样的话,剪掉的碎头发就不会落在地上了。只是,她不喜欢用剪子,用的是手里的世界蛇。

    下刀之前,崔琳娜也不问罗非喜欢什么头型,自顾自的就动手了。

    现在的罗非头发有些长,前面的头发已经快要耷拉在嘴角上了,所以,她一开始就大刀阔斧,把前面的头发去了很多,随后一点点的用世界蛇削边角。

    被崔琳娜剪发的时候,罗非感觉有些对不起她,因为她让他想起了自己以前和甘甜在一起的时候,甘甜给他剪发的情景。

    罗非不护头,不过天生爱干净的他却并不怎么喜欢打理头发,也许是他觉得理发这东西太麻烦,太耽误时间了。倒是甘甜,快人快语的她是个快刀手,所以,罗非其他什么的理发师都撇到了一边,只要甘甜帮忙。

    而崔琳娜的风格和甘甜很像,也是大刀阔斧。

    ……

    对面是镜子,崔琳娜对着镜子给他剪发,看到他微微变化的表情,顿时调侃道:“要是把我当做甜甜了,别怪我一刀砍下去。”

    罗非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

    “你这次回来变化很大,酒喝得不勤了,话也少了,可唯独没有改变的,还是对甜甜、若心的态度。”

    “琳娜,别说她们了好不好?”

    “非哥,我从没有责怪过你。因为我知道,自己毕竟是后来的。我也从没想过,以后可以成为你的老婆……因为我知道,小狼的老婆,肯定会在云天孤儿院的女孩子里选一个。”

    罗非没好气道:“我不结婚了。”

    “所以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老是惹你生气。”

    罗非搂住了崔琳娜的腰:“琳娜,为什么今天一直在提甜甜,吃饭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崔琳娜说道:“我们也经常在甜甜面前提起你,我想,甜甜应该知道包括我在内,不止一个人的底牌了。我们的初衷,都是希望甜甜能够从雇佣兵团里退下来,因为我们觉得自己的力量足够强,不用甜甜再大费周章的战斗了,可是,这也成为了甜甜这一次负伤的重要因素。

    说起来,我感觉不是我们不够爱你,而是甜甜太过于爱你了。她表面上什么都不计较,可实际上,她爱你的心,已经深入骨髓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