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永远的甜甜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帐篷外,霪雨霏霏,雨滴沙沙的打在帐篷上,激荡起了令人兴奋的音符,只是有些冷,让很多欣赏沙滩夜景的人们都有些受不了。而在罗非的帐篷内,别有洞天,两个火热的身躯紧紧依偎在一起……

    张晓青的生涩让罗非对她呵护备至,柔情的话语不时的传递在她的耳中,让她慢慢的放下了紧张,往往的忘记了半年以来的心伤,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致的、如蹬天界的感觉。

    而罗非,亦感受到了她无比的温热,这种感觉很不同,很让人沉迷。

    热情洋溢的气氛,持续到了雨水的终结,当两个人走出帐篷的时候,却仍旧浓情蜜意。

    最终,两个人搭了一趟计程车,回到了阿苏娜的庄园。

    只是,在庄园门口依依惜别的时候,张晓青面露不舍。

    罗非却冲着她挥了挥手:“永远不会分开,永远!”

    一句话,道出了罗非的心声,亦让美人笑靥如花。

    ……

    两天后,最后一个会议开启。今天会议的主角是罗非。会议在阿苏娜家里举行。发言人只有罗非一个,而参与者,几乎是非凡集团的全部成员以及狼牙兵团的成员。

    罗非望着众人,自信满满的说道:“我只有一件事。我以个人名义出资300亿,赞助非凡集团和狼牙兵团。”

    在场很多人都惊异不已……还有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耳朵似乎出问题了。唯有少数知道罗非是谁的人,才没有露出惊异的神色。

    秦思成当然是知情人,不过,他很配合罗非:“300亿华夏币的确不是小数。”

    罗非却摇了摇头:“不,是300亿米元。”

    “……”众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林若心倒是坦然一笑,这件事她也是现在才得到消息。但是已经不再吃惊了……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林若心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一切了。

    而甘甜的惊愕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她望着罗非,心中慢慢地抽丝剥茧:是你吗?坏蛋,是你吗?

    此时,秦思成也冲着罗非说道:“从今天开始,罗先生正式成为狼牙兵团的团长,总教官。”

    此时,很多人带头鼓起了掌,一时间,会场内被掌声淹没。

    甘甜和林若心等人的目光都慢慢地转向了罗非。此时她们都惊异地发现,罗非和半个月前刚来天州的样子似乎发生了一点点微妙的变化……

    罗非站起身,冲着众人说道:“狼牙兵团的第一期投资款为50亿米元,将在即日划拨。狼牙兵团将成立五个中队。一号中队为天狼中队,成员以猎杀者狼团成员为主。队长为毒狼,副队长为风狼、暗狼。荣誉队长为罗非……”

    听到这,众人都微微点头。

    “二号中队为神风中队。以凤团、狐狸会和葛丽团队为主。凤凰担任队长,崔琳娜、葛丽、妖刀为副会长!

    三号中队为猎手中队。以鹰团、虎团为主,队长为虎王,副队长为鹰王!”

    罗非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由自主望了一眼那个空空如也的座位,心中更是一阵伤感:虎哥……你放心,我会让你回来的。

    略微整理了一下情绪会后,罗非说道:“四号中队为天神中队。以天神成员为主,队长为阿波罗,副队长雅典娜、哈迪斯!

    五号中队为东方中队,以非凡集团的民间力量为主。甘甜为队长,副队长为火拳、刘南南。

    以后,希望大家精诚合作!”

    现场,几乎无人提出异议,而此时,甘甜凝视着罗非,在会心的笑着,只是眼眶中,泪光闪烁。

    哥,你回来了,我再也不会鲁莽了,因为我有主心骨了。

    ……

    以罗非雷厉风行的作风,会议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

    窗外的天空,半边大雨,半边彩虹,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风景。

    换上了沙滩裤,罗非一个人漫步在了远端,偏偏在那暴雨中矗立,而只需要朝着右边走一步,便是一片擎天。

    甘甜一步步的走到了罗非的身后。

    现在,她的伤势已经近乎痊愈。这得益于罗非的调养和她自身的力量。

    “非哥……你回来了,对吗?”甘甜的声音早已哽咽。

    背对着甘甜,罗非微微点头。

    “哥,是我不成熟,害得你不愿意跟我相认,对吗?”甘甜又问道。

    罗非微微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哥,现在的我是不是成熟了,所以你才和我相认。”

    这一次,罗非回过了头。

    当罗非走到甘甜身旁的时候,罗非的脸上,泪水和雨水已经分不出来了,他一把抱住了甘甜,嘴巴都颤抖的快要张不开了。

    为了这一天,甘甜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突然惊醒,更不知道把一个局布的多么严密,也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个小时没有入睡。为了这一天,他彻夜悬心,夜夜挂念。

    但是现在,能以这样的姿态看到她,足够了,就算是再死一次,也值得了。

    可是,罗非却不想死了,他比任何人都想更好的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拥抱面前自己长久以来的羁绊。

    甘甜凝视着他,忍不住伸出了双手,此时,眼泪和雨水一般,决堤了:“罗就是罗非,对不对?”

    “对。”一年以来,罗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哭出了声:“罗就是罗非,小狼,却不再是罗非了。”

    甘甜的双手,狠狠的捏住了他的脸,想要撕碎那掩盖了真实面目的伪装,只可惜,撕不掉。

    但是,罗非是很高兴的,甘甜的举动,也意味着她的回归。

    罗非狠狠的抱住了甘甜,而她却狠狠的捶打着他的后背:“王八蛋!你个王八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我打死你!我一定要打死你!”

    罗非却不顾一切的吻住了她的嘴,而她报以拼命的撕咬。

    但是,这种撕咬,却因为鲜血的味道戛然而止。

    甘甜的心都快碎了。

    半年多的时间了,如同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甘甜感觉自己苍老了一百岁。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用什么样的方式生活,只知道自己的世界里写满了对他的羁绊。当这种羁绊无从发泄的时候,她想到了死,而且是悲壮的死。

    然而,罗非却化身为罗,以最内涵却也是最炽烈的方式,点燃了她心中的荒原。

    当嘴唇的撕咬,最终变成热烈的回应的时候,甘甜的哭声也已经被轰鸣到了雷声湮没。

    罗非知道她的委屈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因为她已经煎熬了太久的时间,现在,就让她哭吧,让她痛痛快快的宣泄吧。

    也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远处,林若心站在彩虹之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面露微笑,欣然不已。

    我知道你回来了,回来就好。我也知道,你觉得我不够强大,不用担心,我会证明我的强大。甜甜,暂时帮我照顾他,等我去跟你抢……

    ……

    不知多久,雨停了。罗非抱着疲累的甘甜,来到了他的居所中。

    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他和甘甜。

    甘甜疲累的原因,只有罗非知道,那是积累了半年的心火造成的,本来是应该去医院看看的,可是罗非知道,现在的甘甜离不开她。

    所幸的是,这种心火得到了一味最好的心药,那病也自然不算病了。

    罗非把甘甜抱进了房间,罗非直截了当的撕碎了她的外衣。随后直接扔进了垃圾箱。因为都已经湿透了……

    只是,脱掉了她的外衣后,罗非居然感觉到了鼻梁一阵发热:“这也太好看了吧!”

    甘甜已经开始发烧了,全身都是酸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怔怔的望着罗非,有气无力的骂道:“混蛋,坏蛋,大贱人!你看够了没有?”

    罗非啧啧道:“好像型号变小了一点,现在只有36d了吧?不过,好像比以前更挺拔了诶!哈哈哈,我喜欢!”

    甘甜气得差点动手揍他,可惜就是没有力气:“三岁看八十,姓罗的,你等着我!”

    罗非却一把压在了她的身上,毫不犹豫的解掉了她剩余的武装:“别废话了,都湿透了,这么捂在身上非收病不可!”

    甘甜照着他就是一个铁膝:“不用你管!”

    罗非却嬉皮笑脸的闪开了,然而,手却没闲着,也正因为如此,那乍泄的美好让罗非喷血而亡了五分钟。

    “臭不要脸的,我现在没力气揍你……你……等死吧!”甘甜郁闷的直翻白眼,再也不想搭理他了。

    而罗非却很邪恶的宽衣解带,很快脱光了自己的所有衣服。

    甘甜撇撇嘴:“终于回来了,怎么突然间我不高兴了呢?”

    罗非却笑不出来了,侧过了脸,很快,拿出了一床被子,继而披在了她的身上,自己也钻了进去,紧紧的抱住了她。

    这一刻,甘甜才发现,罗非的身体很凉快,舒服极了。

    也许是刚才没有哭够,现在的罗非,仍旧在哭泣,像个小孩子一样。

    他的心中,那个永远的甜甜终于回来了……

    “非哥,我再也不会幼稚了,再也不会不懂事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甘甜呢喃的说道。

    ……

    许久之后

    罗非用身体给甘甜降温的方式,最终被甘甜当做了骚扰。所以,腹黑的甜妞把他劝好之后,一脚把他踢出了被窝:“滚粗!给老娘炖一碗热汤去!阿嚏!你这坏蛋,都因为你,感冒加发烧!”

    罗非麻溜儿的滚了,毕竟甘甜身上还带着枪呢,自己没死在哥国的监狱里,却被甘甜一枪毙了,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家里的冰箱里有的是吃的,罗非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只冻在冰柜里的乌骨鸡,取出来煮了。

    而煮着乌骨鸡的功夫,罗非也没有闲着,回到了房间,给她把湿漉漉的头发用水过了一遍,随后以最快的速度吹干净。

    毕竟,甘甜的头发是沾染了雨水的,他怕不干净,容易加重病情。随后,又是一条冰凉的毛巾,直接放在了甘甜的脑门上,进行物理降温。

    甘甜一直在用幸福的目光望着他,虽然身体很疲劳,可是心情很好,面前这个甘甜虽然模样改变了,声音改变了,甚至连姓名都被改写了,可是本质的东西一成不变,还是这么会关心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