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美人如酒又如茶
    “哥哥,你明知故问,你明明知道我把你当做我的命,你还要拿着命来冒险!”秦霏雨也生气了,“哥哥,每当你这样冒傻气的时候,我就恨死你了!”

    罗非笑道:“其实并不是冒傻气,因为我知道木子山石不敢为难我。她请我过来喝茶、打球,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向咱们示好,同时也是为了向杏儿发出和解的橄榄枝。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她的内部出现了奸细,我们聊天的时候,我故意云山雾罩,并找了个机会把奸细安置的窃听器摘下来了。”

    秦霏雨吃惊不已:“怎么会这样?”

    “所以说,我这一次来木子家里没有危险,只有隐忧。木子山石的木子组接下来还有一番整顿了,等到她整顿的差不多的时候,再联系她不迟。”

    秦霏雨这才松了口气:“如果如你所说,那我真的可以放心了,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罗非的手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来回滑动:“这么关心我,我得慰劳你一下。”

    秦霏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恶:“可是哥哥,我很讨厌隔膜,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罗非一时间脸红了:“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坏?”

    “没办法,本来就不是好孩子!”秦霏雨轻哼道,“哥哥你自己看着办吧……”

    罗非顿时情绪激动了:“你说真的。”

    “完蛋了吧,又暴露出流氓本色了吧?”

    “咳咳,是男人本色。”

    “哼,你们男人都是流氓!”

    “好吧。”

    ……

    秦霏雨并没有带着罗非回家,不过,罗非还是拿起电话拨给了甘甜报了平安。毕竟罗非现在并不想打扰林若心。林若心,正在破茧……

    甘甜接到了电话之后,听到罗非把事情都讲清楚了,也很高兴:“这样就好了,那你们也赶紧回来吧?”

    罗非看了下时间:“我想在银座里转转,我晚上回家吃饭,对了,晚饭咱们吃什么?”

    “杏儿请咱们吃寿喜锅。”

    “哈哈,这个可是我的最爱!”

    “馋鬼,还有你更爱的呢?”

    “别告诉我是碳烤松茸!”

    “好吧,你这家伙猜得真够准的!晚上早点回来吧!”

    ……

    挂断了电话的时候,秦霏雨的眼神中充满了暧昧:“看来,哥哥还是非常青睐甜甜姐的。”

    罗非一时间低下了头,不敢否认,也没敢承认。

    秦霏雨说道:“哥哥,其实我不嫉妒甜甜姐,甜甜姐的付出比我们任何人都多,你却欺负她欺负的最狠,你理所应当要补偿她的,要不这样,我不欺负你了,咱们早点回家吧,你晚上好好的陪陪甜甜姐?”

    罗非却摆手道:“我和甜甜还没有到达那个程度……”

    秦霏雨都吃惊不已:“怎么会……”

    罗非一摆手:“别问这些了,好不好?咱们俩独处的时候,我希望只聊咱们俩之间的事情,别人的事情,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

    这,就是罗非独有的霸气,也是让秦霏雨这个傲娇大小姐最折服的地方,罗非固然多情,固然花心,操守和对女人的尊重,他绝对比任何人看得都重。他非常在乎女人的感受。

    秦霏雨不再多说甘甜的事情了,只是媚眼迷离的望着他:“哥哥,你要带我去哪?”

    罗非望了一眼反光镜:“首先,得甩掉身后的几个小尾巴,来,换一下位置,我开车。”

    不得不所,即便是**的时候,罗非的观察力也是相当敏锐的,他的身后,的确跟着两辆车,这一次,他很清楚,这两辆车是谁派来的。车里的人,也必然是安装窃听器的人的同伙。

    只不过,在东京地段上飙车,当然没有在秋名山上刺激,而且,因为人多,所以所谓的飙车,也就变成了对技巧的一种考验。

    罗非驾驶的毒药本来就是世界名车,性能无比的出众,瞬间爆发力和转弯能力非常好,所以,虽然身后跟着的两辆车是法拉利,却很快被甩开了两条街的距离,而开出了十分钟之后,这两辆车已经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迷失了,而此时,罗非已经开着车离开了银座,并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东京郊外的,进入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树林之中。

    此时,罗非的车子熄了火。他拿出了口香糖,和秦霏雨一人一块。

    秦霏雨仍旧一脸惊愕:“哥哥,你的车开的还不是风驰电掣能形容,简直开的太熟练了,就好像你就是车,车就是你!”

    罗非微微一笑:“没办法,早些年在训练营的时候,每天都要开车,进行这种防追踪的训练,已经活活操作坏了七八辆车,技术当然也练出来了。”

    “七八辆车?”

    “是啊,都是二手法拉利,性能不错,但也说不上特别好,只能算是跑车入门级。刚才那两辆小尾巴也是那种车型。”罗非不屑道,“既然舍得花20多万欧买那种高级窃听器,为什么不舍得花上200多万欧买辆性能牛叉点的好车呢,真是想不开!”

    “嘿嘿,哥哥,你以为风魔会的家伙像你那么有钱啊!据我所知,风魔会没什么产业,专靠各种龌龊的生意度日,一百块霓虹元的硬币都要用武士刀砍成两半来花。”

    罗非笑得直拍方向盘:“哈哈哈,你这个形容太贴切了!不过话说回来,霏儿,你那么确定是风魔会的人追踪咱们?”

    秦霏雨点了点头:“不是他们还会是谁呢?咱们在霓虹国也没有其他对手了吧?”

    罗非摆手道:“这也说不定,霓虹国这块练级地图难度非常大,鱼龙混杂。明面的敌人是风魔会,背后的敌人,可就不好说了。”

    “你的意思是,也许木子组的人跟踪咱们?”

    “有这个可能。”罗非说道,“那个女人,我不敢完全相信。”

    “哥哥也有不信任的女人吗?”

    “何止有。”罗非说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当初也曾经被女人坑过。只是这两年时来运转,遇到了很多好女人。”

    秦霏雨抿嘴一笑:“那我是好女人,还是坑货女人?”

    “好女人,不折不扣的好女人。”罗非轻抚着她的长发说道。

    秦霏雨羞涩道:“哥哥,你该不会是想在这里做坏事吧?”

    罗非笑道:“当然不是,我早年在霓虹国执行任务的时候,以一个名叫‘王天宇’的男人的身份,买下了附近的一套房子,这一次我把房子的钥匙也带来了,那套房子,平时一直都有可靠的人打理的,任何人都不知情。”

    秦霏雨坏笑道:“果然狡兔三窟啊!”

    罗非下了车:“房子就在对面,走吧,跟我进去喝几杯。”

    ……

    这里,是东京市郊最荒凉的地方,房价也非常便宜,低矮的平房里倒是并不热,反而很凉快、通风。

    这个房子也不算大,五十多平米,看上去比当初罗非在香江住的那个房子也大不了多少。

    不过,秦霏雨感觉很温暖:“哥哥,看到这里,仿佛看到了你当初去香城创业的场景。”

    罗非也有些感慨:“是啊,当初的确是创业之初。那个时候虽然也很有钱,可是钱是有数的,又没有那么多的渠道,那么多的朋友,自己都人脉都是散开的,不连贯,做好多事都捉襟见肘,甚至在香江丢失了香儿,还害得你要陪着我一起打小混混练级……”

    “哥哥,别说这些难过的事情好不好?”

    罗非脱掉了外套,摇了摇头:“怎么能不说了,这些事我的烙印,这辈子想起来,都会自责的东西。”

    秦霏雨的双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哥哥,我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叹自哀的男人,可是说真的,我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心疼。你把所有的罪都自己扛了,你不觉得压力太大了吗?”

    罗非摇了摇头:“不觉得,我只觉得必须对你们每一个人都负责。”

    话音刚落,秦霏雨一把将他扑倒在了地上……

    “霏儿,你……”罗非望着她,不由失笑了:“其实带你过来,并没有想要吃掉你的意思,哥哥的人生里不是只有这点事,我叫你过来,只是因为在木子家里喝的茶没喝出味道来,我想在这里陪自己最心爱的人喝喝茶。”

    秦霏雨美丽的双眼中闪烁着晶莹的东西:“哥哥,我就是你的茶,你也是我的茶,咱们互相品尝吧,我很好喝,真的很好喝。”

    “小雨……”罗非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涌动。

    秦霏雨的嘴唇轻轻地贴在了他的耳边:“你真的觉得,你在享受我的时候,我就没有在享受你吗?哥哥,你把我当做充气的吗?”

    罗非大笑起来:“小雨啊小雨,想不到你也有如此幽默的时候!

    秦霏雨今天也是带着阴谋来的,这个美丽却腹黑的小美女今天没安好心,她故意穿着像极了霓虹式的校服,又穿上了白色的绒布长袜,故意在勾搭着罗非体内每一根恣情颤动的神经。

    老实说,罗非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勾引……也许,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承受得住!

    既然承受不了,罗非选择了一种最任性的方式,那就是……爆发。

    虽然没有动手撕碎,他却也以自己独有的方式,用牙齿一个个的解开了她的衬衣纽扣,这种近乎野兽般的行径,强烈的刺激着秦霏雨的每一个细胞。

    秦霏雨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兴奋,脸上一片片的桃红:“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坏!”

    罗非桀桀笑着:“小姑娘,既然你说过今天是来品茶的,好啊,那哥哥把你喝个够!”

    美人如酒,令人沉醉。如果说张晓青是外表冰冷内心火热的竹酒,那秦霏雨就是从开始品尝就一直香甜可口桃花酒。

    的确,罗非今天喝了个够,美妙的琼浆,无比的甜美,甚至比龙井都要甘醇,是秦霏雨身上独有的“茶香”。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