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大家同坐一条船
    因为已经获取了阿曼拉图,现在自己也已经安然无恙,所以当天,罗非就和众人一起离开了沙漠小镇,回到了中非首都班吉。

    抵达中非首都之后,在可以联网的酒店里,罗非和东京方面通了话,和众人接了视频。

    看到罗非安然无恙,又看了毒狼、慕成枫等人都在他身边,众人这才放下了心,而且,众人也见到了传说中的阿曼拉图。

    只不过,罗非对和慕成枫已经成就了“秦晋之好”的那件事讳莫如深。这一点,也很符合慕成枫低调的想法。

    ……

    团队的大脑甘甜、林若心和月亮一致表示,让罗非短时间内不要回来,最好留在非洲,因为目前东京这边的局势有些小小的复杂,罗非一回来,又洗不脱的嫌疑,而且,现在风魔会已经把矛头转向了雷永生的扑克团队,活动非常猖狂,正在做垂死的挣扎,这个时候罗非如果回来的话,毫无疑问会让风魔会暴走,从而引发更大的麻烦。

    倒是罗非不在东京,风魔太郎无的放矢,也自然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这,就是博弈,危局中的博弈,明明知道很险,但如果不介入,危险便荡然无存。

    而且,就在今天,就在这个时间,米菲的演唱会已经在东京国立竞技场开始了。

    虽然不能现场亲睹米菲的天籁之音,但是米菲吟唱出的咏叹调,已经不只是天籁之音了,而是一层保护光环,笼罩在了众人的周围。东京方面已经给风魔会下了最后通牒——他们其他帮派的内部斗争,千万不要波及到米菲和米菲所在的非凡团队,否则,他们的行动将引起华夏方面的高度重视,从而引发不良效应。

    说起来也很有趣,米菲这一次推出的最新专辑中的两首歌的歌名很有趣,一首名叫《救赎》,另一首歌名叫《淡定》

    恐怕,此刻唯一能救赎风魔太郎的,也只有一种心态,那就是淡定。不淡定,就会导致全军覆灭,一个不留!

    ……

    “呵呵,能人背后有能人弄。”中断了视频之后,罗非悠悠一笑。

    毒狼也说道:“是啊,帮派这种东西在那些人眼中就是一个夜壶,有用的时候拿来用用,没用的时候挥之即去,根本算不了什么。”

    罗非点了点头:“过去我不以为然,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但是,制胜一招,还是得咱们主动出击,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罗非点了点头:“我外出旅游的消息,什么时候散播出去的?”

    “你刚走的第一天晚上,就散播出去了,只是,金衣和青衣的人后知后觉而已。”

    “做得好。”

    毒狼看了下时间:“多余的不说了,我们也该走了,我呢,回去有新的课题了,我得好好研究一下这三条毒蛇。”

    “小心一点,这三个家伙毒性凶猛。”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

    当天,毒狼等人秘密的乘车离开了中非,从边境线上,用特殊手段进入了邻国喀国,最终从喀国折返,一步步回到了东京。

    而这一边,罗非带着慕成枫和葛丽,也没有在这里逗留,而是从机场起飞,直飞西撒国首都。

    当天下午四点半,三个人抵达了目的地。

    下机的时候,三人已经换上了当地的民族服饰。

    罗非身穿着一袭白袍,身后的两位美女也是如此,结果这一路上,三个人被不少当地人围观了。

    这一路上,葛丽都很好奇,不由问道:“哥哥,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当地人大部分都穿着全身蓝色的衣服啊?”

    “是啊,还有跟咱们的打扮一样的,感觉好像有点特别。”

    罗非解释道:“穿蓝色衣装的是,是一般的平民,穿白色衣装的,是一般是官员、贵族和学者。”

    “哦,那咱们是哪一种?”

    “当然是贵族了,我是有钱的大财主,你们是我的大小老婆。”

    “呸!”两个美女异口同声,“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财主!”

    罗非则无耻的把手揽在了两个美女的腰肢上,桀桀笑道:“害羞了?哈哈哈,就知道你们害羞了!”

    西撒国的首都同时也是文化中心和旅游胜地,这也是一座冰.火两重天的城市,有阳光雨露沙滩,亦有小片的荒漠,

    整个城市的建筑,以四层半小楼居多,所谓四层半的半层,指的是一层,这里的房子,一层楼没入了底下半层,所以感觉像像极了四层半。

    因为以前是西国的殖民地,所以当地人的官方语是西语和阿拉伯语,人种也以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为主。

    罗非是语言天才,西班牙语对他来说如同母语一般流利,而阿拉伯语他也说的不错,所以,这一路上,他和出租车司机一直用阿拉伯语沟通。

    司机也很有趣,是个四十多岁的阿拉伯大叔,回头望了一眼,不由夸赞道:“这位先生,您的两位妻子都很漂亮。”

    罗非叹了口气:“大叔,你再说一句这样的话,恐怕会被两位美女活活打死。”

    大叔大惊失色:“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没有结婚,这两位也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的朋友。”

    “朋友?”

    “是的,我们不是本国人,只是来这里旅游观光的人。没有信仰,也不属于异教徒。”

    大叔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是远道而来的外国客人啊!不过您的阿拉伯语说得真好,像极了从迪拜来的大富商呢!”

    这句话,让罗非颇为受用:“那就请大叔带着我们这些大富商去城里最好的酒店吧!”

    “没问题,这个包在我的身上!”

    ……

    阿拉伯大叔诚惶诚恐的把三人送到了当地规格最高的五星级饭店,西国人饭店。

    这家饭店,是专门为外国人开放的,里面不受宗教信仰的左右,做事情比较随便自由。

    一下车,葛丽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一百元的欧元大钞,递给了阿拉伯大叔,让大叔受宠若惊,一时间高呼:“愿真主保佑您。”

    葛丽则摆手道:“对不起,我不信真主,我只信哥哥,信哥哥,满血原地复活。”

    可怜的大叔一句也没听懂。

    ……

    别看西撒国首都比中非首都人口少了好几倍,可是富庶程度远超前者,走进五星级酒店,就能感觉到这一点,里面装修的富丽堂皇,非常讲究。

    罗非来到前台后,美丽的服务生先问了罗非一句:“先生,您是哪国人,我看看我是否通晓您的语言。”

    罗非很邪恶的用汉语说道:“华夏人,你没问题吧?”

    服务生立刻用熟练的汉语说道:“很高兴为您服务。”

    罗非笑道:“你很厉害。”

    “多谢您的夸奖。其实全世界都在说华夏语。请问您要在这里住店还是用餐?”

    “嗯,我要在这里住上三天,我要最好的客房,钱不是问题。”罗非拿出了一张黑金卡递给了她。

    “总统套房,可以吗?”

    “没问题。”

    “请问,你要订几间?”

    对方问到这里,罗非顿时邪恶的回过了头。

    结果,面色羞红的大小美女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坏蛋,你想太多了!”

    最终,罗非说道:“订……一间吧,要最大的一间。”

    两个美女有狠狠的从后面拍他的屁股,被他无耻的无视了。

    服务生当然能看出端倪,一时间笑得很写意。

    ……

    来到了客房里,坐在了舒服的床上,两个美女收拾着行李的时候,罗非给雷永生打了电话,很快,雷永生就接通了电话。

    确认了身份之后,罗非第一句话就说道:“对不起,我这几天人在西撒国,和外界中断了通讯,现在刚回到首都。东京出事了,对吗?”

    听到这里,雷永生也难免一阵唏嘘,因为从时间的逻辑上看,罗非的确是在出事前离开的,而且种种的迹象表明,他根本不可能参与到这件事之中。

    只是,金衣护法和青衣护法两个都是精细之人,这一次做事情这么盲动,也有些出人意料。

    看来,这就是缺乏实战经验的表现。

    “唉,天意啊!这一次的损失不小。”雷永生苦笑道。

    “别难受,失去的东西都记在账上,以后找风魔太郎十倍讨还。”罗非说道,“对方的这一次行动已经触动了大环节,现在的情况是,大环节上,已经对他们坐视不理了。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我大概懂了。”

    聊了几句之后,雷永生转移了话题:“你那边怎么样,一切顺利吗?”

    罗非叹了口气:“有些艰难,还没有找到阿曼拉图。当地人无法提供可靠的消息。我想,我会留在这里继续找。”

    “为什么不去中非碰碰运气?”

    “中非?还是算了,那里的情况一直不太稳定,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不想在阴沟里翻船。”

    听到这里,雷永生更加断定罗非跟那件事没关系了,他这么谨慎,又加上本心就有想要收拢南美分部人心的想法,怎么会让那些冒失鬼出事?这不可能,也不科学。

    而且,他的心中也在阴暗的笑,说真的,他希望对方找不到阿曼拉图,这样的话,解药就无法配制,无法配置解药的情况下,白衣团和罗非早晚会分崩离析。

    而且,罗非这样的本事,过了一周时间都没有在小小的西撒国境内找到阿曼拉图,也就意味着这种蛇已经近乎绝迹了。因为他也知道当地人和中非关于美女蛇的传说。

    只不过,罗非仍旧不肯放弃希望:“再找半个月,如果再找不到,我必须回去了,时间耽误不起了。”

    “你放心吧,即便是找不到阿曼拉图,我也会帮助你先搞到血腥之兰的。”

    “谢谢你,雷永生。”

    “别客气,大家同坐一条船。”

    ……

    中断了通话后,慕成枫差点笑破肚皮:“你这家伙就坏吧,明明找到了三条,却告诉人家找不到!”

    罗非悠悠一笑:“如果告诉他找到了,那么血腥之兰也许就保不住了。这个人多么的老奸巨猾,我是很清楚的,毕竟和他打过十几年的交道了。如果找不到,他必然会竭尽全力帮咱们获得血腥之兰。”

    葛丽也点了点头:“这种人的确如此,因为他很清楚,光有血腥之兰是不够的,三种药必须全部到位。”

    一提及三种药,慕成枫也是一愣:“诶,怎么是三种药?不是就两种找不到吗?”

    这一刻,罗非和葛丽都尴尬的说不出话来了。

    慕成枫看到这情形,大概猜出了一个轮廓:“好了,我不问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下楼吃点东西了?”

    “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