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被爆头的指挥家
    这一声“老大”,也代表了狼王对罗非的认可。从此之后,狼团大一统,天狼为尊。

    酒足饭饱,狼王和罗非来到了一棵棕榈树下。

    这棵棕榈树又高又粗壮,足足有十多米。

    狼王笑问:“说吧,比什么,是把这棵树打断啊,还是怎的?”

    “打断就没啥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咱俩比比看谁爬得快,怎样?”

    “那就是说,比脚力了?”狼王哈哈一笑,“你应该知道,狼团可都是攀爬高手,老大你功夫比我好,我承认。可是脚力上,你肯定不如我啊!”

    “再赌点什么?”罗非悠悠一笑,“你小子上次欠我的一台车还没还呢,今天赢了我,就算是抵债了,怎么样?”

    狼王笑道:“成,不过如果我输了,我只能接着欠你的了,最近……嘿嘿嘿,老哥手头紧了点。”

    罗非很清楚,狼王团队已经有一个月没接到像样的任务了,像这种团队,一个月不接任务,相当于被执行了死缓一样,毕竟,雇佣兵是一群狼,狼行千里吃肉,执行完任务之后,疯狂的花差,是雇佣兵的天性。

    现在,这种天性都要被抹杀掉了。

    罗非悠然一笑:“这样吧,你比我慢三秒,就算你赢,怎么样?”

    “靠,老大瞧不起我啊!”

    “不是瞧不起你,是老子现在太牛逼了。”

    “老大,你这是吹牛逼啊!?”

    两个人对损了两句之后,都不说话了,随后,目光对视了一秒钟,紧接着,突然间迅猛的冲上了这棵树!

    不爬不知道,一爬吓一跳,罗非的速度这叫一个快,简直比猴子还要快

    狼王毕竟是一只狼,爬树的速度真心赶不上这只罗非这只野猴子,他刚爬了一半,野猴子就快爬到树顶了。

    结果,罗非愣是没有继续往上爬,而是等到狼王爬到了顶之后,才爬了两步:“我输了。”

    两人下了树之后,狼王心服口服了:“兄弟,你比以前更全面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出来的。”

    罗非笑了笑:“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整天和狮子狼崽子抢肉,爬树能不快吗?”

    狼王顿悟:“我去!这也可以啊!”

    “必须可以。”罗非悠然一笑,“得,吃也吃了,练也练完了,你也该走了。”

    狼王点了点头:“好,不过,虎哥那件事……”

    “你不要插手,更不要介入,交给我,懂了吗?”

    “好吧。”

    ……

    夜深了,罗非一直把狼王送出去很远。一路上,罗非问了一下虎团的现状。

    罗非离开了半年,虎团面目全非,都是拜雷永生所赐。这是罗非意想不到的事情。

    现在,虎团只剩下了老虎、蓝虎、跳涧虎、斑斓虎等几名成员,老虎成为了新虎王,只不过他的阅历尚浅,很多事情处理起来不是那么得心应手。所以鹰王和狼王都一直在帮他,这小子也特别懂事。

    现在,三个团的情况之中最差的就是虎团。

    临别的时候,罗非二话不说,掏出了一张黑.卡递给了他:“哥,一亿米刀,你收好。”

    狼王吃惊不已:“兄弟,你干嘛给我这么多钱?”

    “拿着吧!”说着,罗非又说道,“过几天再见个面,我再给你一张,那一张是给老虎的,你转告他,虎哥我要走了,不能还给他了。”

    狼王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把虎哥转化为跟你一样的存在?”

    “虎哥还有别的选择吗?”

    “这个……的确没有了。”狼王叹了口气,“其实跟你混,比跟老狗混强一百倍,兄弟们都是这么想的。”

    “就这样决定吧。另外,鹰王也知道我还活着的事情了。”

    “我懂了。兄弟,什么时候收网?”狼王问道。

    “不能太着急,得等到东京的战事结束。”

    “我明白了。”

    “走吧,几天后再见。”

    “好。”

    ……

    送走了狼王,罗非忍不住一阵唏嘘。

    而此时,慕成枫走到了他的身后:“心情不好?”

    “我的心情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心疼那几个牺牲的虎团弟兄。老大哥没事,阿布罗早已经派人疏通了关节,现在只要弄出他已经死亡的假象,就够了。”罗非说道,“你们暂时留在这里,我明天要去一趟乌国。”

    “会不会很危险?”

    “放心吧,没有任何危险,*都办妥了。”

    “讨厌,一嘴流氓词汇,什么*啊!”

    罗非一把将她拥在怀里:“你才是流氓!你不是流氓,怎么知道我说的是流氓词汇呢?”

    慕成枫一时间面红耳赤:“别这样,丽丽她。”

    罗非也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慕成枫轻笑道:“这就是女人多的好处。”

    “小姐姐,你在讽刺我。”

    慕成枫凑近了他:“今晚我去你房间找你,好不好?”

    罗非喜极:“太好了!”

    ……

    晚上,将近十点钟的时候,整个非洲草原上已经是一片寂静了,就连野兽的叫声都变得十分微弱了。

    罗非的卫生间里充斥着热浪,哈气布满了毛玻璃,却仍旧能模模糊糊的看到里面躁动的人影。

    浴室中,水流淅沥,冲刷着两具唯美的身躯。

    男人的结实、女人的柔美;男人的刚强,女人的妩媚;男人的暴涨,女人的**……都在这个热情的空间内肆意的展示。

    一头云鬓被水打湿,慕成枫怔怔的凝视着面前的罗非发呆。

    罗非凑近了她,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口,笑问:“想什么呢?”

    “呵呵,真没想到,小时候一直被当做弟弟的小狼崽,长大之后,居然成了姐的男人。”

    罗非的回应却很霸气:“你早就该是我的女人了。”

    罗非说完,就用水洒洗涤掉了慕成枫长发上最后一块香波的泡沫,继而把她一把抱起。

    慕成枫发现,自己还是不了解罗非,她本以为罗非会猴急的立刻享受了她,可是没想到,罗非居然先帮她吹干了一头长发。

    慕成枫笑靥如花:“总是这么细心吗?”

    “当然要细心。”

    说着,罗非打开了床头柜,从里面精挑细选,最终找出了一条水晶色的长袜。

    慕成枫一时间心跳加速了:“坏蛋,你要干什么?”

    罗非用半命令的口气温柔的说道:“抬起脚来……”

    慕成枫羞涩道:“小坏蛋。”

    “枫,你要学会的,已经不是怎么去恋爱了,而是怎么享受生活。”罗非一边给她慢慢的套在修长而丰腴的双腿上,一边说道。

    慕成枫撇撇嘴,嘟囔道:“我怎么感觉,你这家伙似乎在享受我?”

    罗非却桀然笑道:“姐,你好意思这么说吗?你应该知道物理学里能量守恒定律吧?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讨厌,不准说了!”慕成枫拍飞了他的手,自己把水晶长袜穿好了……

    ……

    长夜漫漫,有你,却不寂寞;

    草原孤寂,有我,却不恐惧;

    人生短暂,你我在一起,却不孤冷。

    人生,本该如此。

    ……

    第二天一早,慕成枫睁开眼睛的时候,罗非已经不在了,却留下了一封短信,短信上,写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枫,两天之内回来,再次和你约会。”

    老实说,这一次的乌国之行,罗非还是谎报了军情,实际上,危险系数还是有的,而且不低。

    虎王被关押在了一座军方监狱,阿布罗派出暗线,以500万米元的代价卖下了虎王。这件事的确不假,可是,进入那座监狱周边,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是监狱的必经之路,有持枪抢劫的劫匪,这群人无恶不作,丧尽天良,一旦遭遇,必然要有一场恶斗。

    二,还是劫匪问题。罗非对付劫匪的手段,也必须干净利落,这一次,他不能使用功夫,更不能使用狼牙,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要用枪解决问题。

    三,据说监狱的典狱长是个难缠的家伙,即便是同意放人,也要和他有一番纠结。

    ……

    这一次,罗非化装成了钢琴演奏家,后背上背着装着武器的吉他盒子,混入了军方的卡车里,成为了军方乐团的成员,专门为囚犯们提供音乐服务。

    这座监狱中,羁押的都是死刑犯,而且其中一大部分来自国外,迫于社会舆论,乌国方面不敢做出太过激的事情,对待他们的福利还算很不错。这种服务,一般来说一个月有一两次。

    不过,车上的演奏家们,除了罗非,其他人这一路上全身都在发抖。

    这也完全可以理解,他们是武锅方面花了重金雇来的,但是重金和性命相比,孰轻孰重?这一点,高下立判。这一路上劫匪丛生的时候,他们是很清楚的,而且就在三个月前,就闹出了过一次劫匪打劫军车,杀死士兵和演奏家的事情。

    所以,即便是事先得到了全部的佣金,他们仍旧非常紧张。

    混在其中的罗非,是小提琴手、此时的他,化装成了四十多岁,头发却早已花白的中年人,眉宇之间包裹着一种沧桑,看上去令人唏嘘。

    车上的人紧张的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交谈,一时间寂寂无声,至于他,则一直警惕的望着窗外。

    车子开入了通往监狱的必经之路,一条名为毒蛇峡谷的地方的时候,罗非的警惕心更是上扬了一个高度。

    这条路,距离监狱并不算漫长,只有两公里的距离。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两公里的距离,如同要穿越东非大裂谷一样,充斥着危机、恐惧、死亡的威胁。

    车上,略有些神经质的指挥家不停的询问士兵,还有多少时间才能抵达监狱,士兵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做出回答。而卡车也在一问一答中,开出了大约1500米左右。

    可是,突然之间,一声枪响之后,指挥家终于闭上了喋喋不休的嘴,因为,一颗子弹已经从卡车外斜入车中,穿透了他的脑袋!

    从枪声中,罗非一下就听出了,这是俄式狙击枪发出的声音,这把枪填慢弹夹后才有3.89公斤重,特别善于在山地之间执行狙击任务,而且穿透力很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