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阿石的心里话
    罗凌道:“在十胜川的时候获得的风魔会的剑,我分析了一下材质,发现是一种极为稀罕的铁矿石。这种铁矿的含钛量很高,是一种混合矿石,打造出来的剑又轻便又犀利,而且抗老化能力很强,这种矿石的出处,已经被我查询到了。”

    “在哪?”

    “在南美的智国。智国那边盛产这种矿石,风魔会应该和那边有勾结。只不过,风魔会的铸剑师手艺很一般。不是我夸口,如果是我来制造的话,剑的质量会更高。”

    “我明白了,这种矿石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了,我会想办法。”罗非说道。

    听到这里,其他三个美女都不淡定了:“哥哥!”

    罗非目光凛然:“丽丽,你忘了在车上我跟你说什么了?你的任务是好好工作。还有你,雪雪,你的任务是什么?”

    “是好好画漫画……”佟小雪郁闷的低下了头。

    “甜甜,你这几天好好锻炼,我随时带你去南美走一趟。”

    “我知道了。”甘甜心中一阵暗爽,却不好意思表现出来。

    看着佟小雪撅起了小嘴,罗非摸了摸她的头:“帮助我的方式,有多种多样。并不见得跟着我出生入死,就是帮助我,明白了吗?”

    “哥哥,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外出冒险,我们都特别担心。”佟小雪叹道,“可是我明明知道,我担心也没有用,因为最终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人,不是我。”

    “傻丫头,你想太多了。”罗非笑了笑,“你属于未来。这么说吧,五年之后,甚至十年二十年之后。那个时候,我的年纪大了,做很多事都力不从心了,而你呢?你二十年后才三十八岁啊,正当年的年纪,你年纪轻轻如果把小命丢了,到了那个时候,你怎么接我们的班?

    还有,你一直都很喜欢圆圆。圆圆二十年后,也只有二十多岁,那个时候正好是最需要人扶持的时候,你命都丢了,怎么扶持他们?”

    “哥哥,对不起,我是幼稚了。”佟小雪顿悟,一时间羞红了脸。

    罗非笑了笑道:“谁都是慢慢的从幼稚走向成熟的,没有人会在一夜之内长大。”

    葛丽也低下了头:“哥哥,我刚才也不懂事了,对不起。”

    “没关系。”

    ……

    第二天下午五点多,罗非出门了,刚一出门,他发现自己并没有被跟踪。

    看来,风魔会的人已经放松了对他的警惕。但是罗非自己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一路前行,速度非常之快。

    对于罗非来说,其实防跟踪的最好方式,就是挤地铁。

    霓虹国的领土面积只有华夏领土的四十分之一,而四十分之一的领土上,养活着相当于华夏十分之一的人口。所以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地铁站便成为了最拥挤的地方,同时,这里也很安全。

    罗非买了一份晚报,站在了人群之中,唯有高大的身材让他看上去很显眼。而下了车之后,他便又一次消失在人海。

    接近六点钟的时候,罗非准时的进入了木子山石位于东京市郊的家。

    这几年,木子组的生意越做越大,木子山石的豪宅也越来越多,这一处,是她在市郊买下的,有温泉,有池塘,还有露天烧烤的场所。

    在小平头的引领下,罗非见到了木子山石。木子山石扬起了手表看了一眼,顿时点了点头:“你很准时,罗先生。来,请坐!今天请你来,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今天亲自下海捕了一些秋刀鱼,所以就想起你了。”

    秋刀鱼,霓虹国人餐桌上最常见的一种鱼,在东京的售价也超不过100霓虹元一斤,非常便宜。不过料理得法的话,味道极为鲜美。

    今天,木子山石在家里准备好了炭火,这种用碳烤出来的味道,更加鲜美。

    不过,与其说今天是来吃秋刀鱼,倒不如说是来吃松茸的,因为木子山石同样准备了很多刚刚从华夏藏区运来的松茸。

    霓虹国本地的松茸产量并不算高,而极爱松茸的霓虹国人,大量的松茸依靠进口,华夏是最大他们最大的出口国之一。

    这种在华夏本国的批发市场上只能卖到10块,顶多20块一斤的高档货经过了清洗、速干、封装等过程之后,在短短的24小时之内运往霓虹国的各大高级超级市场,以700块华夏币甚至更高的价格出售,而在饭店里,一份碳烤松茸的价格甚至卖到了1600华夏币以上。

    所以,吃着烤的外焦里嫩的秋刀鱼,烤着松茸,罗非不由调侃道:“木子小姐真有雅兴,用这么贵的松茸为秋刀鱼当宴席的配角。”

    木子山石凝视着罗非,幽幽道:“不要叫我木子小姐,叫我阿石好不好?”

    罗非不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好吧,阿石。”

    老实说,当对方提及今天只是为了来请他吃秋刀鱼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预料了,对方似乎对他萌生了一种好感,特别是在之前那句话说出口之后,这种猜测变可以盖棺论定了。

    老实说,罗非并不觉得对方是什么放荡的女人,试想一下,一个女人死了未婚夫,这么守寡十年,肯定不会好受。

    只是,为什么是他?

    ……

    松茸上点了几滴上等的淡口酱油,在炭火上发出了滋滋啦啦的声音,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且碳烤的味道真的好香,完全把山珍特有的美味烘托出来。

    只是,好像缺了些什么。

    木子山石倒是很懂行,冲着小平头一点头,他很快走进了房间,不大一会儿功夫,就拿出了一瓶让罗非眼前一亮的好酒。

    这酒,正是来自华夏的茅台,而且从有些泛黄的标签上看,这茅台的年头不少了。

    随后,小平头微微一鞠躬后,很知趣的离开了。

    用小酒杯倒上了两杯酒,木子山石端起了酒杯:“美酒佳肴,是个值得干一杯的理由。”

    罗非点了点头:“没错,来,咱们干一杯!”

    两个人很快干了一杯酒。

    茅台很甘醇,以罗非的舌头感知,这至少是40年以上的茅台:“这酒不错,存了很久了吧?”

    木子山石点了点头:“只是亡夫的父亲七十年代去华夏拜访老朋友的时候,老朋友送的。当年那位朋友赠了四瓶,一直被老爷子视为珍宝。老爷子六十大寿的时候,打开了一瓶。亡夫成人礼的时候,打开了一瓶。”

    罗非点了点头:“今天又打开了一瓶,看来,我是很重要的客人了。”

    木子山石点了点头:“不仅仅是客人,还是我最欣赏的男人。”

    罗非亲自倒满了两杯酒,端起了杯子说道:“您的丈夫也是我尊重的男人。”

    木子山石冲着他深深鞠躬:“罗酱,你真会说话。”

    “酱……”罗非心中一阵无语。刚喝一杯就多了?不是吧,阿石?

    但凡是霓虹国人在谁的名字后面加上“酱”,一般情况下都表示这人很亲近。

    所以,听到这个字的时候,罗非很敏感。

    “不必介意。”木子山石看出了罗非的不适感,“罗酱是个很了不起的男人,难道这个词都受不起吗?”

    罗非拿起了酒杯:“来,喝酒吧!”

    “好!”

    ……

    原本罗非的想法是把木子山石灌醉,借此溜之大吉,可是没想到,一瓶茅台两个人分,怎么说也有半斤酒,可是对方愣是巍然不动,除了脸红之外,一点事都没有。

    木子山石拍了拍手,小平头很快走了出来:“老大!”

    “去,把另一瓶茅台也拿来。”

    然而,罗非却摆了摆手道:“不要拿,这酒比较珍贵,还是……”

    “去拿吧!另外,家里的高度好酒,多拿一些来,据说罗先生的酒量很好,还好,吩咐厨房,再切一些新鲜的鱼生来,这点菜也不够吃的。”

    “是!”小平头恭敬地走远了。

    木子山石望着有些发愣的罗非,笑道:“听说罗先生在自己家人面前无拘无束,我希望你在我面前,也能无拘无束。我们,我想我们应该是一家人了吧?”

    罗非看人不用眼睛,而用心。茅台的年代,他喝得出来。刚才的茅台,至少有60年以上了,从华夏带过来的时候,估计就已经尘封了20年了,现在这种年头的酒在市面上非常稀少了。对方动辄拿出两瓶来宴请他,真不是一般的待遇了。

    而随后,木子山石拿出的酒也让人很吃惊,居然是天阳岛的名产,白金龙典藏版,而且也是上了年头的那种。

    酒是陈的香,这句话是一点不假,特别是纯粮酿制的酒,越沉淀,粮食的美味越是让人沉醉。

    茅台喝完一瓶,罗非的手下意识的去摸那瓶白金龙,却被木子山石挡住了,她愣是把最后一瓶茅台打开了。

    “木子小姐……”

    “我都说了,叫我阿石。”木子山石淡然一笑,“好酒,当然是要和知己一起品尝。”

    木子山石的话,让罗非有些面红耳赤。

    ……

    小平头端上了不少新鲜鱼生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而两个人喝着喝着,居然不知不觉的喝掉了六瓶酒,而且是一人三瓶。

    但此时,罗非的感觉是,这也仅仅是酒过三巡而已。

    木子山石很快又打开了她的第四瓶酒,也帮罗非开了一瓶,随后,居然不倒入杯子,直接和他碰了碰瓶子,喝了起来。

    只是,喝着喝着,她居然委屈的哭了起来:“罗酱,为什么你到现在都看不出我的心意?”

    罗非没有装逼,非常坦然:“阿石,对不起!当利益和友情夹杂在一起的时候,我会非常谨慎。我崇尚友谊,却很讨厌把利益和友谊混为一谈,现在咱们之间的这种情况,非常微妙……请你原谅我这么说。”

    对方低着头,哽咽道:“十年前,亡夫在和我结婚的前夜被杀。那一年我才二十岁,是大学三年级的高材生。为了为亡夫报仇雪恨,我毅然离开了学校。我被仇恨煎熬了好几年,直到五年前,我才得以解脱,靠着一个雇佣兵的帮忙,我除掉了所有的仇人。

    也就是五年前,我发现我的心死了,因为仇恨的丢失,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生活……

    随后的五年,我过得浑浑噩噩,整日只知道社团的事情,自己的事情却忘得一干二净。

    亡夫说过,我替他报仇之后,我就可以再嫁人,甚至可以让我肚子中的孩子继承木子组的下一代组长的位子,可是五年了,我没有找过其他男人,我苦苦煎熬了五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