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你们够了……
    林若心和甘甜拼命挣扎着!

    可是最终,她们还是被雷永生活活吞噬了!

    鲜血浸染了整个画面,罗非呆呆的望着全身浸染血腥的雷永生,猛然间拔出了腰间的狼牙。

    可是,就在下一秒,两只巨大的手指居然抓住了狼牙的剑柄,一声冰冷的轻笑之后,这把犀利无比的绝世神兵居然像根脆弱的牙签一般被折断!

    “!?”猛然回头,罗非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居然是巨大的木子山石,她正在冲着自己笑!

    “啊!!!”

    梦醒了,罗非被自己的梦活活的吓醒了。

    起身之后,只感觉头更疼了

    眼前,一片黑暗,伸手无法得见五指。

    可是,一个温热的身体,却以最快的速度抱住了他。

    这股温热,无比的熟悉,这股柔软和弹性,亦让罗非心跳加速。

    是甜甜,真的是甜甜。

    可是,还没等他说话,她那一双温润的双唇已经紧紧的贴在了他的双唇上……

    罗非的心脏剧烈的颤动着,情绪更加凌乱了……

    温暖而饱满的女性娇躯,专属于自己最心爱的甜甜……加上之前那个荒谬无比的梦,如同漆黑的永夜之暗,席卷了他的心……

    不,我不要失去她,我现在就要得到她!

    男人的心中永远住着一个沉睡的恶魔,这个恶魔睡眠的时候,是那么沉静,那么温柔,像极了一个天使。然而,一旦苏醒,它的狰狞可怖,它的简单粗暴,能让人感觉到深入骨髓的恐怖。

    面前的甘甜,和昔日没有两样,她和罗非一样,睡觉的时候喜欢支撑香煎。

    只可惜,今日的甘甜似乎无法抵抗一般……罗非感受不到甘甜的挣扎,只有一种迎合,一种炽热的迎合,她抱着他,声音同样有些哽咽,甚至在抽泣:“哥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就是不想看着你掉眼泪。”

    罗非的心快被甘甜殷切的话语揉碎了,只感觉自己已经无法自拔了,只能用自己最为猛烈的信念,贯彻于身心之中,去好好的拥抱自己的挚爱!

    ……

    有一种温度,叫做挚爱;

    有一种挚情,叫做不息;

    有一种不息,叫做挚真。

    自幼一起玩到大的玩伴,自幼被罗非表白,表示长大后会娶她为妻的女孩子,终于在这个迷醉的夜晚,提前成为了他的新娘。

    ……

    清晨,一米阳光斜射到房间里的时候,罗非醒了,他并不是自然醒,而是听到了花田杏的声音:“甜甜姐,我是杏儿。哥哥昨天在我家睡了,估计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他的手机放在了我的房间。有事找他吗?哦,这样啊。早饭……早饭让他在我家吃吧。好,好,再见。”

    听到这一席话,罗非大梦初醒……昨夜的女孩子,不是甘甜,是花田杏!

    罗非恍如隔世的站起身,不由苦涩的笑了。

    而此时,房门开了,花田杏一脸错愕的望着罗非:“哥哥,你醒了。”

    “对不起,我昨天晚上说了不该说的话……”罗非道,“对不起,杏儿。

    “没关系。”花田杏把洗的干干净净,已经熨平的衣服帮着他由内到外,一件件的穿上了,穿好之后,还踮起了脚尖,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可是,让花田杏万万想不到的是,罗非居然热烈的回应了她,还一把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花田杏也抱紧了罗非:“哥哥,我从没有嫉妒过甜甜姐。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罗非深深点头:“哥哥最喜欢你的就是这一点……其实,很久以前,我对你的事情一直很纠结。不过现在,我放开了。以后你不但是我的妹妹,也是我的女人。”

    花田杏恍如隔世的望着罗非,痴痴道:“哥哥,这是真的吗?”

    罗非点了点头,脸上挂着让她如沐春风的笑容:“杏儿,我什么时候对你撒谎过?”

    花田杏捏了捏自己的脸,羞涩极了:“哥哥,我不是在做梦吧?”

    “杏儿,昨晚的事情我不说抱歉。因为昨晚我很开心,我做了噩梦,我醒来的时候,最需要安慰,而你给了我这种安慰。我也知道,你也喜欢我,不会怪罪我。”罗非抱着她,一步步的走到了庭院里,庭院里正在打扫院子的阿姨见到这场景,都不由自主的抿嘴一笑,随后继续扫地。

    ……

    不得不说,昨晚罗非的鲁莽,还是让花田杏得到了某种后遗症,今天走起路来的时候,双腿软绵绵的,发不上力。

    罗非没有离开,亲自做了可口的早餐,和她一起吃,吃过之后,便关上了房门,开始给她按摩双腿,帮她疏通经脉。

    花田杏抿嘴笑道:“哥哥,我能问你一个有些无耻的问题吗?”

    罗非笑道:“既然是无耻的问题,那我拒绝回答。”

    “不行,你必须回答!”花田杏不依不饶:“哥哥对甜甜姐,还是相敬如宾的,对不对?”

    “这个……”罗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花田杏却很得意:“看来我说对了。”

    罗非一把捏住了她的鼻梁,狠狠揪了一下:“小丫头,怎么就那么多话!”

    花田杏道:“人家本来也不大,今年才十九岁好不好!”

    罗非吃惊不已:“十九岁?换句话说,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

    “刚十八岁。”花田杏说道。

    罗非扶额:“对,对!我差点忘了!哎!作孽啊,作孽!”

    花田杏笑得前仰后合:“哥哥,这么说,你是后悔咯?”

    “老实说,我真不后悔。”

    花田杏很明显是外表冷清,内心狂野的女孩子,和罗非没有确定关系之前,她绝对是羞涩的,可是事到如今,她再也没有羞涩的理由了,趁着罗非一个不备,一把将他扑倒在地上。

    榻榻米很舒服,躺在上面的感觉很不错。而花田杏很温柔,身材也精致剔透,特别是火辣饱满的身材有些乱花渐欲迷人眼,罗非这才发现,自己昨晚就是被这样欺骗的。

    此时,花田杏淡淡一笑,很快俯下身子,一件件的解除了他的武装:“哥哥,你还是我的……”

    ……

    美人如药,亦如水果。花田杏,像极了美味的仙桃,远观清澈透亮,近看,殷红之中仍旧清纯无比,而咬下去,甜蜜水灵,永永远远带着清透,给人的感觉,像极了初恋的滋味。

    墙壁上的西洋钟表敲响十一下的时候,千丝万缕已然穿着在身,罗非挽着花田杏的手,和她一起,走进了地道之中。

    罗非问道:“杏儿,为什么中午要回家吃饭?”

    花田杏轻笑道:“哥哥,你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既然是家,当然要回家咯。”

    “哦,这样啊。”

    花田杏说道:“怎么说,我也是霸占了哥哥,所以,没理由不放哥哥回家吃饭。而且,我也要回去,哪怕是嘴里什么都不说,心中也会默默的向几位姐姐认错呢。我的确有错,我夺走了姐姐们的一份爱。”

    罗非深吸了一口气:“杏儿,错的不是你,而是我,也许,我昨天根本就不该去见木子山石,更不该和她说那么多。”

    花田杏问道:“哥哥是不是把自己的真相告诉她了?”

    “是不是很不应该?”

    “不,你应该那么做。”花田杏说道,“天狼有恩于她,有恩于木子组。她知道真相之后,必然不会为难你了,肯定会死心塌地的和你结盟。”

    “可是,我担心你和她之间有什么罅隙。”

    “哥哥。我很不喜欢这个木子山石,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是,我可以给哥哥你一个面子,不和她计较,一切,等到风魔会被灭掉之后再说,好不好?”

    “最懂事的就是杏儿了。”

    花田杏说道:“谁让哥哥是我的男人?霓虹国的女人,出嫁从夫。虽然没有和哥哥结婚,可是我……”

    罗非叹道:“多好的女孩子,又被我耽误了一个。”

    花田杏撅起了小嘴:“你知道就好!所以,以后不管木子狐狸精怎么勾引你,你都不准上钩!”

    听到这里,罗非知道,花田杏的心里也有禁区,看来她对这个木子山石,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回到家中的时候,家里正在包饺子,馅是月亮、慕成枫的杰作,面则是甘甜做的,馅料很不错,而甘甜的“大力金刚指”和出来的面也很不错,罗非和花田杏到来之后,成为了生力军,立刻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中午,多种饺子一起出锅的时候,香气四溢。

    罗非一种吃了一个之后,对美女们的手艺赞不绝口:“皮有嚼劲,馅也好吃,爽极了!”

    林若心笑道:“要不要来点酒?”

    听到这句话,罗非顿时色变:“酒就算了,有没有大蒜?吃饺子哪能没有蒜!”

    林若心抿嘴一笑:“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不喝酒了?”

    罗非撇撇嘴:“昨天和木子姐姐喝得七荤八素。要不是杏儿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呢!还喝啊,再喝真的是作死了!”

    花田杏差点笑喷了。

    林若心无奈的摊摊手:“好吧,不喝就不喝,我喝你可别馋。”

    “我不喝你也不能喝!”

    “哎你个贱人,你怎么那么霸道呢?”

    “你喝了,我不喝,你不是馋我吗?”

    “呸!你个死贱人,你不喝我也不喝,还包饺子干嘛?”林若心说着就撸起了袖子,“甜甜,闪一边去,别溅你一身血!看我今天不打死这个贱人!”

    “杏儿,你也闪一边去!看我不教训教训这个傲娇的死丫头!”

    一时间,林若心和罗非耍起了流氓,居然当着众人的面扭打成一团。

    “你们够了……”甘甜等人的嘴角都抽搐了……

    ……

    这顿饭,吃的仍旧热闹。

    饭后,罗非和甘甜被林若心叫到了房间里。

    林若心问道:“昨天把木子山石搞定了?”

    “嗯,搞定了,她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而我的目的也达到了。”罗非点了点头,“接下来,咱们的总攻要拉开帷幕了。若心,我准备去一趟智国,去找那种钛矿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