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小红,辛苦了!
    “呃,是啊!”

    老实说,雷永生是很理解,只不过,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每每想起,他的心里也非常难过,这也是他为什么花那么多钱也要进行科学研究的原因了。

    最终,罗非把两个人送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冲着龙云点了点头:“老龙,多尽心吧,谢谢了!”

    龙云很受用的点了点头:“罗先生,别客气。”

    送走了他们,罗非也伸了个懒腰,今天的这一出戏表演的很到位,也是本色演出了。对于雷永生和龙云,罗非明显对后者更有好感,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一种不安,总感觉这个龙云并不是那么简单。

    关上了门的时候,甘甜已经脱掉了外套,毕竟房间里很暖和,之前罗非的人已经来过房间,做了充分的检查不说,还开了暖风空调。

    甘甜今天穿的的确有点少,只穿了长袖t恤一件,那衣服虽然并不紧致,却因为甘甜的身材太好,还是让完美的火辣彰显无遗。

    罗非一进房间,一双眼睛就再也离不开了,一直凝视着甘甜,贪婪的欣赏着美景。

    甘甜走过去给了罗非一拳,怒道:“贱人!无耻!还说什么我也喜欢桃子!”

    罗非伸出了无耻的咸猪手,笑道:“我说的是真的啊!”

    甘甜吓得赶紧捂住了胸口,节节败退:“滚!”

    可是,罗非却如同大野狼一般追赶她:“小妞,哪里跑,这里就是你的牢笼,你跑不掉的!”

    甘甜的性情真心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时候,甘甜肯定会一脚把他踹飞,像极了女汉子一般的怒道:“滚出去!地球有多圆,你就滚多远!”

    可是现在呢,甘甜不会了,她居然学会了娇羞的逃避。

    可是,逃,能逃得过罗非的手掌心吗?

    最终,她还是被罗非从背后一把抱住了!

    只不过,罗非的抚慰,很是柔情,一点都不凶狠,倒是让甘甜的抵抗变得微乎其微:“非哥,你别这样。”

    罗非却不管这一套,在她的脖颈上狠狠亲了一口。

    甘甜羞涩难耐:“哥,你比以前更流氓了!”

    老实说,罗非的心里是对甘甜和花田杏都有愧。那个夜,如果不是自己喝的太多,如果不是过于迷醉,就算花田杏身材太像甘甜,罗非也根本不会和她发生什么……可是,这一切也只是建立在“如果”的基础之上的。

    所以,尽管事后罗非不后悔,却存有愧疚,觉得自己对不起花田杏,也对不起自己心爱的甘甜。

    但是这种事,罗非不会跟甘甜提一个字的,女人,就算是再胸怀宽广的女人,在这种事情上,也是小心眼。

    甘甜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非哥,不是第一次和你单独执行任务了,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有些紧张。”

    罗非一阵见血:“龙云这人你不喜欢,对吗?”

    “与其说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戒备,我非常警惕这个人。”甘甜说道,“我感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非常令人厌恶的气息。强大而且妖异。”

    “像极了生化怪物,对不对?”

    “是!他身上有一股难以抹去的营养液的味道。”甘甜说道,“哥,我非常讨厌这种味道。”

    “那你对丽丽……”

    “哥,你别误会,我不讨厌丽丽,也不讨厌丽丽的姐妹!”

    “甜甜,丽丽这件事上,我做的是不是欠妥。”

    甘甜却摇了摇头:“大贱人已经不是以前的大贱人了。如果换做以前,说不定会把白衣团所有的妹子照单全收。可是现在的你,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罗非叹了口气:“可是,最初的梦想,已经支离破碎了。”

    甘甜嘿嘿一笑,不由自主转过身,捏住了他的下巴:“小时候娶我做老婆的那个梦想?”

    罗非哈哈一笑:“是啊,记得我在课堂上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还被院长叫出去罚站呢!”

    “哈哈哈,然后,若心说要做你大老婆,结果跟你一起被轰出去罚站了。”

    一想到这件事,两个人都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之中。

    不大一会儿功夫,也不知什么原因,罗非已经轻描淡写的把甘甜骗到了席梦思上。

    十字紧扣,仰望星空。

    邃空中,繁星点点,十分迷人,月色也是那么的皎洁。

    “后来,若心和你真成了我的老婆……”

    “后来,小狼崽子开了一个偌大的后宫。”

    “爱妃,你够了,你在损我。”

    “谁是你爱妃?”

    “哦,不好意思,莞贵人,你还没被朕晋升呢!”

    “欠揍是吧,贱人?”

    甘甜刚伸出粉红色的小拳头,就被罗非一把按住了。

    一时间,甘甜的眼神有些迷离了:“禽兽,你终于按捺不住了?”

    罗非俯下身子,在她的嘴唇上轻吻了一口。

    一时间,甘甜的心跳加速了:“贱人,讨厌。”

    “甜甜,我爱你。”罗非动情的说道。

    “收到了。”甘甜轻哼了一声。

    “靠,没回应吗?”

    “笨蛋,收到了就是回应啊!”

    “我不管,你也得说你爱我。”罗非不依不饶。

    “我恨你。”

    “丫头,这是你自己作死。”罗非伸出了邪恶的手……

    “哈哈哈,讨厌,不准咯吱我!哈哈,好痒,好痒啊!”

    ……

    第二天一大早,罗非起床后没有做早餐,而是叫醒了甘甜,带着她一起出去晨练,顺便在雷永生所说的奥希金斯大街吃了一顿地道的南美早餐,香浓的牛奶刚刚从奶牛的身上挤出来后加热了喝,那味道纯美的让人拍案叫绝,再加上两份地道玉米卷包鸡肉碎,吃起来很舒服,就连腮帮子也得到了充分的锻炼。

    一边吃着,罗非一边伸手给甘甜的脸上抹去了番茄酱,随后放进嘴里舔了个干净。

    甘甜一脸嫌弃:“哎……脏不脏啊!”

    “你的脸又不脏,不但不脏,还很像桃子呢,红扑扑的真耐人,来!快过来,投入哥的怀抱,让哥好好的咬一口!”

    “不要,贱人滚粗!”

    罗非一把将甘甜搂在了怀里:“小样,到了智国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敢跟我作对?”

    ……

    就在罗非和甘甜互相调戏的时候,两副高倍望远镜正在百米开外的某个角落里观望着他们呢。

    “谢特,这个姓罗的真会享受啊,早晨起来,吃着美食调戏着美女,这日子真他妈赛神仙啊!”一个人不屑道。

    另一个则无奈的摊摊手:“说真的,要是身上没有老不死的毒,我也想过这样的日子,抱着美妞,整天嘿咻,没事的时候带着美妞出来晒太阳、逛美景,多美妙的日子啊!”

    “老弟,你想太多了,先把早晨起来的三百块砖搬好了再说吧!”

    “靠,老哥,你怎么说话的口气这么像华夏人?”

    “别说这么多了,大哥让我们监视他们,咱们就好好做事吧!”

    “对了,老哥,昨天晚上大哥召集兄弟们开会的时候,说拿到了多少订金分成?”

    “万欧。”

    “谢特!这么多?”

    “我当时也听错了,我还以为是万智国比索呢!不过,确确实实,是万欧!而且只是订金。不得不说,这个姓罗的真慷慨,任何一个大金主都舍得下这么大的本。”

    “也得说咱们的老大够厚道,从不亏待弟兄们,在钱上真的是和老家伙争的很厉害。”

    “没办法,毕竟是从小跟着咱们一起长大的老大啊,这么多年兄弟情……”对方一边说着,一边观望道,“妈的,这妞真漂亮!华夏的女孩子都这么漂亮吗?天使的长相,拉丁美女的胸围和翘.臀……哇塞,这要是和她滚床单,真是爽死了啊!”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怎么,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又躁动了?”

    两个人顿时站起身,纷纷冲着来人打招呼:“老大!”

    “十四,十三。你们辛苦了,去歇一会儿吧,我负责盯梢。”

    十四有些不好意思了:“老大……你好好休息吧,你也半宿没睡了!”

    龙云,也只有直面自己这些兄弟的时候,才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我没事,去吧。对了,十三,你不是难受了吗,来拿着,去找老九聊聊吧,老九肯定会带你去个好地方玩玩的,据说那地方来了几个亚洲小妞,应该和你的口味。”

    龙云递给他的是一张卡,虽然不是价值不菲的瑞士黑金卡,却也是一张很有价值的信用卡。

    十三一时间激动不已:“老大,这已经是一个月的第四次了,老大,我……”

    “不是给你一个人的!你们最近很辛苦,里面的钱拿去花吧。一口气拿了万,我不知道该怎么用了。”龙云是个对金钱没有什么感觉和兴趣的人,对于他来说,有地方住,有东西吃就足够了。

    十三拿着卡,临走前还是转过身,把自己从不离手的一个美国产的金酒壶塞进了龙云的手中,随后转身而去。

    两个人走远之后,龙云拧开了酒壶塞子,喝了几口:“要不说,还是十三的酒最好,这小子,真他妈会享受。”

    ……

    你在偷偷看风景,风景也必然在偷偷看你。龙云的人在盯梢罗非的时候,罗非的人,何尝不在盯梢他?

    就在距离此处500米开外,一个长相颇为惊艳的女人露出了一丝笑容:“很标准的西国语啊,诶,这个十四长得还挺帅,好像是姐的菜。”

    ……

    两个小时后,罗非早已回到了家中,正在和甘甜在家里练气呢

    正在此时,门铃响了。

    罗非走到了门口,看了一眼监视器,发现时一个带着毡帽的服务生,他不慌不忙的问道:“是谁啊?”

    “先生,您点的餐,我给您送来了!”

    “请进。”

    “好的。”

    很快,这个服务生走进了他家。

    罗非关上门的时候,一把将服务生的毡帽从脑袋上摘掉了,一时间,服务生长发如瀑,披散下来,遮盖了了绝美的面孔。

    甘甜从她身后捡起了发带,帮她束了起来:“小红,辛苦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