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求求你别说了!
    当天晚上,赵刚家里准备了丰富的晚餐,而且是华夏菜。

    老实说,这群吃惯了西餐的老外,格外喜欢华夏菜。而且,好客的赵刚一周都要邀请他们来家里吃饭一两次。

    厨师们也非常用心,今天烧的菜都是这些老外平日里最喜欢吃的。谁都想象不到的是,门将最喜欢的居然是鱼香肉丝,而卡多索最喜欢的是黄焖牛肉。

    但是,今天和以往以来,酒精类饮品,又一次受到了压制。赵刚只允许众人每个人喝两杯葡萄酒,甚至罗锋只被允许喝低度香槟。

    所以,门将调侃道:“赵,你比咱们教练更像魔鬼教练啊!”

    赵刚没好气的夺走了他的酒:“那你别喝了!”

    门将哈哈一笑:“那不行,我的威士忌都被你戒了,喝点酒还不行吗?”

    门将佩奇亚,人送外号“胖子”,成名于弗兰队。当年他当年很瘦弱,但是进入弗兰队没几年,身体开始发福,特别是在赵刚来之前的两年,差一点因为酗酒和体重升高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赵刚来了之后,三场比赛加上一场赛后的拳脚相加,打服了佩奇亚,让他戒了酒,每天都会约他跑步10公里。久而久之,佩奇亚的体重掉了20公斤,肌肉更发达了,原先引以为豪的反应能力又回来了。

    所以,人们称赞弗兰队的时候,都用“前场美如画,后场佩奇亚”来形容。这样的队伍能出成绩,完全是因为严明的纪律和艰苦的训练,以及空前的团结所致。

    罗非这位大酒豪同样遵守了赵刚的规定,今天只喝了一杯葡萄酒。

    ……

    饭后,和赵刚的养父母聊了一会儿天,罗非就兴致勃勃的和赵刚离开了家,又去了训练场,今天晚上7点到9点,是弗兰队的封闭训练课,他受主教练的邀请加入其中。

    同样受邀的,当然还有甘甜、葛丽和圆圆。

    只是,晚上六点四十五分,赵刚就来到了比赛场,和圆圆、罗非一起,绕着球场快走。

    场下,葛丽和甘甜也在做热身。

    葛丽望着罗非,不由调侃道:“你们,他们俩多恩爱。”

    “是啊,做父母的带着女儿一起跑步……”

    话音刚落,罗非的顺风耳就听到了,冲过去左右开弓,捏住了两个美女的小脸:“居然说我坏话,找打!”

    两个美女动作一致,温柔的拍飞了他的手:“滚!”

    罗非泪流满面:“丽丽,你变粗鲁了!哥哥不喜欢你了啦!”

    葛丽轻哼道:“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阻挡不了我喜欢你!”

    罗非羞涩道:“你这是在表白咩?”

    “哥哥,你可以滚的快一点,要不要我保证打死你!”

    “不是保证不打死我吗?”

    “不,我一定要打死你。”

    “……”

    罗非这一次之所以会带葛丽过来,实际上也是为了帮她解压。

    目前,白衣团的三个叛徒加上阿六阿七姐妹,已经进入试验的最终阶段,毒素排除的情况很理想,已经达到了预期的值。

    但是,作为同样要服用下解药的葛丽,压力却很大,她生怕解药出闪失。她并不怕死,只是怕自己死了之后,就再也见不到罗非。

    所以,罗非才会把葛丽从实验室中解脱出来。

    但是,罗非自己也背负着很大的心理压力,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葛丽的最后一味解药。

    葛丽身段婀娜,长相俊俏,脾气很好,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罗非也很喜欢她,可是,以解药的身份去占有她的身体,还是让罗非心里很不舒服。

    跑着跑着,也许是因为太过于专注这件事,罗非差一点摔倒在地。

    倒是赵刚,他一把扶住了罗非:“哥,你怎么了?”

    圆圆也问道:“罗爸爸,你没事吧?”

    罗非点了点头,摸了摸圆圆的脑瓜:“去找鲁尼叔叔玩吧,我和你赵爸爸聊点事。”

    “好的!”

    ……

    圆圆跑远了,罗非这才说道:“我心里还真的有事,就是关于丽丽的事。”

    赵刚不解:“哥,丽丽的什么事?”

    罗非说道:“丽丽中毒的事情,你知道吧?”

    赵刚点了点头:“我知道,解药不是已经配制好了吗?”

    “是啊,配制好了,而且,那几个试验品用了之后,效果极好。”

    “那你还担心什么?”

    “最后一味解药,你知道是什么吗?”

    “这个,我没听你们说过。”

    “是咱们的……”说到这里,罗非的脸都红透了。

    赵刚一下子就懂了:“哥,这是真的。”

    “已经通过临床测试了,是真的,而且效果非常大。”

    “哥,那你就什么都别多想了。救人要紧。”

    “可是,甜甜也知道的。”

    赵刚吃惊不已。他思忖了许久之后,越想越是不可思议,低声问道:“哥,你和甜甜姐还没有……”

    “小刚,我不是不爱她,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赵刚叹了口气:“哥,我看得出来。你对甜甜姐的关系,一点都不亚于关系若心姐。”

    罗非苦笑道:“我是不是一个很烂的男人?”

    赵刚笑了:“来,哥!来这边歇一会儿。”

    坐在了椅子上,赵刚拿出了毛巾,亲自给罗非擦掉了脸上的汗水:“哥,今年年初的时候,若心姐是带着圆圆来看我的比赛。在星巴克喝咖啡,圆圆在一边玩的时候,若心姐问过我关于你的事情。当时,她应该已经知道你还活着吧?”

    “我只能说,她太聪明了,因为那时候我并没有透露给她什么。”

    “她当时就问我。她说,小刚啊,我最恨的就是男人花心,脚踏多只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恨不起来非哥。这个男人,把人的心都吃透了,这个男人,太懂得女人心了。我当时也很认同这一点。于是我就多问了她一句,我说姐,如果他的心中有排名的话,谁的排名比较靠前?你猜她怎么说?”

    “她,肯定不会说。”

    “你错了,她真的说了。她告诉我,排名第一第二位的,其实就是她们俩,你在她们俩之间,很难做出抉择。”

    罗非的水壶差点滑落在地上,被赵刚一把抓住了:“哥,你怎么了?”

    “也许,她都答对了。”罗非说道,“我是真的不想欺负甜甜,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

    “哥,既然不想欺负她,为什么不和她……好吧,我说不出去了。”赵刚的脸也红透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对她一直都是欲念焚身,可是我对她,真心不愿意过早的踏过那层界限。”

    “没办法,你们俩相爱可不是一两年了,当年在孤儿院里,你们俩关系最好。”

    ……

    两个人聊着天的功夫,甘甜却走了过来,坐在了罗非的旁边之后,一屁股挤开了赵刚:“小子,一边呆着去我跟这家伙聊两句!”

    赵刚悠悠一笑道:“我就说吧,顺风耳不止你一个!”

    赵刚走远了,去找葛丽聊天去了,而且聊得很不错。

    但是罗非坐在这里,却有点如坐针毡的感觉,坐着坐着,他突然站起身:“甜甜,要不咱们去踢一会儿球?”

    甘甜却一把将罗非按在了椅子上,半调侃的说道:“心理负担那么大,怎么能踢好球呢?”

    罗非从来都没有这么尴尬过,坐下来的时候,脸都红透了:“甜甜,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

    “哥哥,我想问一句有些矫情的话,我在你心中,排名第几?当然,若心不算。”

    甘甜的问法很刁钻,把罗非的去路全都封死了。

    罗非知道,在这一刻的他,做不到不坦诚了:“甜甜,你赢了。”

    “丽丽的事情,一开始你做的就是对的。哥哥,丽丽是好姑娘,手下的那些姐妹,也都是好人,她们受过那么多的磨难,理应得到幸福。”

    “甜甜,可是我的心里不舒服,你明白了?”

    “非哥,这件事你没有错,错的是雷永生!是他发明了这种恶毒的毒药,坑害了这么多好姑娘。”甘甜说道,“哥,你没有必要背负那么沉重的负担。”

    “可是甜甜,我爱你。”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甘甜的心跳猛然间加速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爱你,在臭男人的嘴巴里多不值钱的三个字,在罗非的嘴里说出来之后,却弥足珍贵,字字千金。因为这个外表上放荡不羁的男人,实际上是很被动的。

    终于,甘甜笑了,道:“非哥,你没有追求过别的女孩子,对不对?”

    罗非摇了摇头:“不,我有过。”

    “为了任务,对不对?”

    “……”罗非又一次无言以对了。甘甜再次命中靶心!

    细细一想,罗非真的感觉自己很失败,实际上直至今日,罗非真的没有主动追求过任何一个女生,都是自己用真心,换来了人家的真心,之后被人家追到了手,不管是哪一个,都是如此!

    直至今时今日,如果真的说,他比较主动的对象,其实没几个。

    “非哥,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这么一种蔬菜,外表花里胡哨,包裹着里三层外三层,可是心里,却是纯洁透明的。

    但我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种男人,他外表上看,风流不羁,四处留情。可是男人,永远都会为自己做过的风流事心怀愧疚。

    这个男人,永远不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好女人,却在一个不该浪费时间和精力的女人身上,肆意的浪费了自己的激.情,可知道现在,他仍旧没有得到这个女人的身体。”

    甘甜今天明显是想用话语打哭罗非的节奏,而且,她也几乎做到了,罗非已经侧过了脸。

    “非哥,其实在你第一次给我鲜血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是在主动向我示爱,我从那一刻起也已经知道,其实你就是小狼。

    我承认,我恨过你的放荡不羁,我恨过你身边那么多的女人。可是我最终发现,她们没有错。你那么优秀,她们没有选错人。”

    罗非的嗓子哽咽了:“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