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内奸
    罗非这才意识到,因为自己和花田杏昨天的“冲动”,可能刺激到了木子山石,人家已经负气出走了。

    想到这里,罗非立刻给她打了电话。

    然而,该用户已关机……

    罗非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太对劲,赶紧又给木子山石的心腹小平头打了一个电话。

    所幸的是,小平头接了电话:“喂,您好!”

    “木子,我是罗,你家老大回家了吗?”

    小平头点了点头:“罗先生,我家老大昨晚就回来了。不过,今天一早又走了。”

    “走了?说没说去了哪?”

    “这个……”小平头有些为难,但是,罗非毕竟是自己人,他又不能不说:“罗先生,我说了,到时候老大知道了,您能不能帮我求情,不让我老大收拾我?”

    “说吧,我保证救你。”

    “好吧,老大去了华夏蜀都,去拜访名厨,学习厨艺去了。”

    “什么时候走的?”

    “今天早晨6点钟的飞机。”

    “说没说为什么去学习厨艺?”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据我对老大的了解,应该是为了你。”

    “为了我?”

    ……

    挂断了电话之后,罗非一头雾水,但是,旁听的花田杏却听了个清清楚楚:“哥哥,是我对不起阿石姐姐!赶紧把她找回来吧!”

    “杏儿,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关键时刻,花田杏不能再隐瞒了,赶紧把她和木子山石之前的事情交代了清楚。

    听完之后,罗非哭笑不得:“你们这俩人啊!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哥哥,这一次是我任性了,不关阿石姐的事。”

    不得不说,川菜是罗非比较中意的菜色,比如说鱼香肉丝、水煮鱼,这都是他喜欢的菜,所以他就明白了为什么木子山石要去蜀都。

    但是,他又很清楚,以川菜的深厚底蕴,在罗非离开东京之前,木子山石可能连个“瓶子底”的功夫都学不到!

    而木子山石之所以那么执着,是因为她是想长期和罗非交往。

    想到这里,罗非感觉自己的心口隐隐作痛,自己无形中伤害了那么好的女人。

    “杏儿,最近社团里的事情多吗?”罗非问道。

    “不多,因为已经步入正轨了。昨天已经跟阿石姐签署了合作协议,以后的事物都是交给下面的人负责。”

    “那咱们立刻去蜀都!”罗非不假思索道,“把这边的事情交代好之后,咱们立刻动身去蜀都。蜀都那边,咱们的人脉不算紧密,我怕会有些余孽,趁机作祟,那可就不好了!”

    ……

    于是,两个人很快离开了,他们乘坐私人飞机,直飞蜀都。

    下午2点钟抵达蜀都之后,罗非已经和这边的机场人员进行了联系。结果发现,木子山石是在上午11点半抵达了蜀都。

    但是,她的手机还是打不通!

    罗非很清楚,木子山石这一次是只身前来,而目的就是把自己的诚意带给罗非。但是她绝对不会玩神秘,让自己利于危险之地。下了飞机不开机这种事,和她的作风不符。

    罗非过去很少到蜀都来,但是人脉还是有的,他思忖了片刻之后,最终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看来只能给这个老家伙打电话了。”

    花田杏颇为吃惊:“这个老家伙是谁?”

    “呵呵,算不上朋友,不过在这个时候,应该能帮上忙。”

    ……

    电话很快接通了,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略带慵懒的声音:“喂,谁啊?”

    罗非冷笑道:“还在睡午觉?别睡了,老子找你有事!”

    “妈卖批!你他妈谁啊,敢在老子面前自称老子,你对美好生活失去信心了?”

    “蜀蛇,我有生意找你,没时间跟你扯淡!”

    听到“生意”这俩字,对方顿时吃惊不已:“您是哪位?”

    “我是谁不重要,我有钱带给你,你得帮我找个人。就这么简单。”

    “什么时间见面?”

    “给你40分钟,在市中心的川味面馆见面!”

    “新店吗?”

    “不,老店,老一号店!”

    如此一番沟通之后,对方立刻明白了罗非是什么来路,这家伙,是自己的老朋友了!但是到底是谁,他不清楚。

    随后,罗非立刻让人林若心发了一张木子山石的近照给他。

    花田杏颇为不解:“哥哥,为什么找若心要阿石姐的近照,而不是找木子一木要?”

    花田杏所说的木子一木,就是小平头的真名。

    罗非轻笑道:“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不会相信什么木子一木,我只相信自己人。”

    花田杏深深点头:“哥哥,你就是这一点比我缜密多了。”

    罗非却眉头紧皱:“阿石这步棋走的不对。这件事,说起来我的责任很大。”

    花田杏也叹了口气:“不,哥哥,是我的责任,所以,我必须找到阿石姐,不能让她出事!”

    ……

    不到二十分钟,罗非就已经出现在了指定的地方。

    这是一家招牌很老,但是里面已经翻新的川味老面馆,罗非每一次和蜀蛇谈事的时候,都在这里。

    蜀蛇,是蜀都过去的一哥,蜀都的地头蛇,他对蜀都的一早一木都很熟悉。这个人其貌不扬,个头矮小,今年有四十多岁。他十六岁开始在江湖上混,混到二十多岁,因为做事心狠手辣而出名。因为打架把敌对帮会的老大打成了重伤,所以被判入狱十二年,在狱中表现良好,关了七年半就放出来了。出来之后就丢掉了蜀都老大的位置。

    不过,这个老小子头脑却很灵光,反而和各大帮派达成了共识,做起了“寻人接物”的勾当,只不过他收费标准很高,且因人而异。

    这个老家伙,见过大世面,花过大钱,不是等闲之辈。

    罗非刚到不到两分钟,蜀蛇就来了,罗非和他点了点头之后,蜀蛇立刻要了三碗当地有名的担担面。

    坐下来之后,蜀蛇不慌不忙道:“不管你和我过去是怎么认识的,我现在已经认不出你的模样了。”

    罗非冷笑着,很快拿出了一张银行本票,狠狠的拍在了他的面前:“这个你总该认识吧?”

    蜀蛇一看到这东西,一时间深吸了一口气:“哥们,你要找的是大人物?”

    罗非压低了声音,很快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他:“这个女孩子你认识吗?”

    蜀蛇接过照片,只看了一眼,整个人险些不淡定了:“木子组的老大?是霓虹国木子组的老大吗?”

    “没错,她现在人在蜀都,下了飞机就失踪了,我怀疑是蜀都这边哪一路江湖上的兄弟不小心接了什么生意。怎么,能帮我找到这人吗?”

    蜀蛇望着那张本票,顿时眉头一皱:“这是得罪人的事,兄弟。”

    “这张本票是1000万,还附加一本去西欧的护照。你答应了,这些都是你的。”罗非淡然一笑。

    “如果我不能答应呢?”

    罗非凑近了他,一字一顿:“你活不过一个小时。”

    四目相对,罗非眼中闪烁的一丝杀意让蜀蛇顿时心头猛跳,声音不知不觉的颤抖起来:“你到底是谁?”

    “你知道这些,比你不帮我更危险。”

    “……”对方陷入了沉思。

    半根烟的功夫之后,蜀蛇说道:“1000万不够。”

    罗非点了点这张本票:“这是欧元。”

    蜀蛇的额头上都冒汗了:“这样啊。木子山石,现在就在手斧帮的手里,具体的羁押地点,我还要需要时间。”

    “我给不了你很多时间。”

    “半个小时可以吗?”

    “10分钟!”

    “这……好吧!”

    此时,面已经端上了来了,罗非却第一次拒绝了美食的诱惑:“我先走了,我的号码你有,随时打给我。”

    “诶,你的本票……”罗非刚走出去了几步,对方站起身道。

    “错了,是你的本票!”罗非回过头,嘴角微扬。

    ……

    罗非走出去的时候,立刻钻入了胡同,随后从胡同里绕了几圈之后,来到了比刚才的面馆更开阔的地方,随后走进了一家酒店,同样拿出了照片,冲着前台询问。

    木子山石已经被绑架,而且从没出现在这里过,酒店的服务生怎么会知道?

    花田杏看到罗非的举动,也有些不解。

    罗非走出了酒店之后,花田杏问道:“哥哥,你这是干什么?”

    罗非道:“咱们走出机场的时候,已经被跟梢了,但是在半路上,他们跟丢了咱们,刚才和蜀蛇在老地方见面,这些跟梢的苍蝇根本没有跟上。但是我走到这里来的时候,他们就在咱们后面。”

    “原来这样啊。”

    罗非冷笑道:“其实,蜀蛇刚才还没有提及手斧帮的时候,我已经大概知道是他们绑架了阿石。而目的,很简单。”

    “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和木子组的新老大合作。”罗非一针见血,“这也很直接的说明,木子组有内鬼,而这个内鬼,就是木子一木。”

    “小平头?”

    “没错。”罗非拿着手机,很快打开了一条新信息:“这是木子一木的档案,我拜托西条帮我查的。”

    花田杏接过了手机的时候,自己也被罗非领着过了马路,很快来到了另一家酒店的门口。

    她一路走一路看,终于看懂了。

    原来,这个木子一木的真实身份是木子山石的未婚夫的族弟,两个人是一个太爷爷。

    木子家族人丁不算兴旺,且他是旁系,因此没有继承权,因为木子组的组长必须是由直系,也就是木子山石未婚夫的父亲、爷爷这一系来继承。她的未婚夫死了之后,没有留下血脉,那就由木子山石来继承,如果日后再想传下一辈儿的话,木子山石就必须领养或者生下一个儿子,当然,前提是这个儿子必须是私生子,父亲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到木子组中。

    但如果在木子山石没有领养或者生下儿子之前就死掉的话,那么法定意义上的继承人,也就只能变成了木子一木。

    而手斧帮的老大,并不是华夏人,而是一个霓虹国女人,是前任老大的女朋友。前任老大喜欢霓虹妞,前后换了几个女朋友,都是霓虹妞,最后一个霓虹妞坐的最稳,跟着他好几年。

    四年前,老大跟敌对帮会的老大火拼,被一枪打死了,这个女人就成为了手斧帮,也就是蜀都第二大行会的老大,随后,她就一直在朝着霓虹国方面努力,希望自己的帮会与国际接轨。她曾经先后向木子组、风魔会和花田社抛出过橄榄枝,但是最终,谁都不买账。

    所以,罗非就断定,应该是木子一木出卖了自己的大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