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别污了我的眼睛!
    于是,就在当天木子山石“死”了,她的尸体在郊外找到,脖颈处有致命伤,一刀毙命,疑似被仇家所杀。

    而木子一木得到了老大的死讯之后,在第二天早晨就来到了蜀都认尸,并抱着尸体哭得一塌糊涂。

    罗非也陪在身边,利用自己的关系,帮助木子一木办好了收尸的手续,并表示会和他同仇敌忾,为木子山石报仇。

    一时间,木子一木感激涕零,不知所以。

    ……

    第二天下午,东京市郊,木子组总部内,葬礼举行中。

    头目去世对木子组的打击是巨大的,特别是木子山石的去世。因为木子山石对木子组的意义太过于重大了,因为她的原因,长期敌对的黑恶势力风魔会被扫平了,和强大的花田社之间缔结了盟友的关系,更是成为了大名鼎鼎的非凡集团的霓虹国地区合作伙伴,事业一直在蒸蒸日上。

    所有,所有元老、非元老都参与了这一次的葬礼,木子组一共3万多帮众几乎全部出席。记者、媒体等被谢绝进入,唯有霓虹国和亚洲各大受邀的组织,才有资格进入其中。

    罗非接连两天一直都守在木子山石的身边,一直沉默不语,今天以木子山石的义弟之名,主持她的葬礼。

    木子一木不敢多说一句废话,因为他知道罗非对他不但构不成什么威胁了,还是他的财神爷和指路明灯。木子山石死后,他一定要搞好和罗非的关系,这样的话,整个亚洲市场就被盘活,自己作为木子组的继任老大可以赚取更多的钱财。

    林若心也出席了这一次葬礼,虽然来得很晚,可是带来了很多人,这些人,尽数是狼牙兵团的核心成员。

    林若心走进来的时候,木子一木行的近乎是孝子的礼数,而林若心看到的时候,双眼中却充满了不屑。反而是第一时间扶起了罗非,冲着他肆无忌惮的说道:“戏演的差不多了。”

    木子一木是懂一些汉语的,这句话听出了个大概意思,一时间一头雾水。

    而这一刻,林若心队伍最后方的妖刀走到了一个木子组元老级的身边,冲着他低声耳语了几句。一时间,这位元老吃惊不已,急忙命令帮众把门堵了个死死的。

    ……

    随后,罗非突然站起身,走到了木子一木的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把他连拖带拽带到了木子山石的棺材前,把他的手按在了尸体的脸上。

    这一刻,众人大骇,更有甚者,一个中年元老猛然间拔剑出鞘,冲着罗非吼道:“罗先生,请你不要亵渎组长的尸体!”

    话音刚落,林若心的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元老和帮众们无比熟悉的声音:“秋田,如果躺在棺材里的是组长,那我又是谁?”

    所有人都瞪直了眼睛。

    这个人西服革履,个头并不算很高,紧身的衣装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段,显得格外诱人,带着黑色礼帽的她,不慌不忙的走到了罗非的面前。

    而此时,罗非也用木子一木的手,亲自揭掉了“尸体”脸上的那层面具,一时间“尸体”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这个人并不是木子山石,而是他的老情人川岛由美!

    而且,川岛并没有死,而是缓缓的从棺材里站起身来。

    这一刻,木子组的成员都被吓到了,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几步。

    罗非笑了笑,一把摘掉了身边美女头上的礼帽,一时间,长发倾泻,木子山石露出了本来面目。

    “啊!”木子一木更是差点被吓破胆!他刚要逃走,却已经来不及了,罗非的手如同老虎钳子一般按着他的肩膀,让他根本无法挣脱!

    罗非冷笑道:“木子一木,你勾结手斧帮川岛由美,妄图杀死阿石夺取木子组组长之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木子一木瞪大了眼睛:“大姐,您真的还活着?我冤枉啊,我没有做过啊!”

    此时,川岛由美却从棺材里跳了出来,冲着众人说道:“罗先生说的都是真的。”

    木子一木怒道:“臭.婊.子!我根本不认识你!不要污蔑我!”

    这一刻,元老们一时间也是议论纷纷。

    秋田问道:“大姐,会不会搞错了?一木对您一直都是忠心耿耿啊!”

    另一个元老一条也说道:“是啊,大姐!”

    但是,绝大多数的元老,却站在了木子山石这一边。

    木子山石却冷冷一笑,猛然间拍了拍手。

    一时间,她的心腹很快把几个帮众押解过来,按在了地上。

    秋田和一条凑过去一看,都吃惊不已,这几个帮众虽然说不是元老,却都是帮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此时,这些人一个个垂头丧气。

    秋田顿时气急了,用剑指着他们骂道:“难道你们这些混蛋真的有背叛大姐之心?”

    一条也怒了:“畜生啊!倒是说话啊!”

    这几人之中,一个名叫山本的冲着木子一木说道:“大哥,你招了吧!我们几个都已经招供了!你对大姐做的那些事,实在是太过分了,赶紧伏法认罪吧!”

    木子一木怎么也没有想到,剧本居然会朝这个方向发展,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罗非趁势把他一脚踢在地上,随后让这些罪人把木子一木的罪状一条条的供认出来。

    而与此同时,灵堂已经被撤掉,喽啰搬来了一把大椅,请自己的老大入座,这一刻,他们的脸上都挂着喜悦,很欣慰自己的老大还活着。

    木子山石甚至爱怜的摸了摸一个小成员的头:“我回来了,你很高兴吧?”

    “大姐,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小家伙喜极,掩面而泣。

    “没出息,都快涨薪水了,还哭啊?”

    “大姐,我不求涨薪水,只求您能青春永驻,永远不死,带领我们继续走向光明之路!”小家伙哭的很厉害。

    秋田一直和木子一木的关系不错,可是,涉及到木子山石的安危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站在木子一木这一边:“一木,你听到没有?你这个畜生!大姐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谋害大姐?!”

    一条也是睚眦欲裂:“你对得起山木枫老大的在天之灵吗?他临死的时候是怎么嘱咐你要好好的辅佐大姐?”

    “够了!”木子一木冲着一条嘶吼道:“我他妈听够了!这个婊.子有什么好,值得你们像狗一样为他效力?!还有,你们看不出来她和姓罗的勾搭在一起了吗?”

    听到这里,罗非暴怒,冲过去照着他就是一个大嘴巴,打得他的嘴哗哗流血:“别说你大姐还没和我勾搭在一起,就算是勾搭了,又如何?帮会利益永远高于个人利益,这一点都看不清楚吗?

    你大姐别说还没有委身于我,就算有,又如何?木子组跟我罗非合作,吃过一点亏吗?你要害她,还不是我把她从你的情人手里救出来的?木子组和花田社要火拼,又是谁用手去挡住了那两把惹祸的霓虹国刀?木子组的最大敌人风魔会,又是被谁铲除的?东亚地区的寿司店、餐饮店和娱乐业生意,又是谁帮忙拓展的?

    你嫂子守寡十年,换来的就是你这种狼心狗肺吗?”

    罗非的怒骂,一时间让木子一木哑口无言。

    林若心等美女也都一阵唏嘘。

    罗非冲着木子组的帮众质问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你们的大姐,为了你们这些人,苦苦煎熬了十年,受过多少委屈?直至今时今日,你们之中居然还有人要谋害他,拍拍自己的胸口扪心自问一下,这样做应该吗?”

    这一刻,木子一木的小团伙当中,大多数人都低下了头,闷闷的痛哭。

    山本的哭声最大:“大姐,他只是说要取而代之,没有说要谋害你的性命,我、我是前任老大的家臣,我承认我有私心,希望真正姓木子的能够继承组长的位子,可是我,我真的没有想谋害您的意思啊!大姐!”

    另一个名叫清田的已经把出了武士刀,对准了自己的腹部,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大姐,对不起!我随木子枫老大去了!”

    然而,清田正要对着自己下刀子,木子山石却已以惊人的速度冲过来,一把按住了他手中的刀柄:“无心之错,就不要再提了你们没有害我的意思,我看得出来,我原谅你们这一次,只希望,你们以后可以向辅佐亡夫一样,辅佐我。”

    一时间,这几人都把头磕在了地上:“大姐,我们错了,永远不会再背叛您了!”

    跟木子一木一条心的,也只有他的亲弟弟,木子二郎,他死不认错,而是挪到了自己的大哥身边:“哥,事情已经败露了,我跟你一起死。”

    木子一木一时间面如死灰,不由叹了口气道:“兄弟,是我害了你。”

    罗非冷冷道:“你知道就好。”

    ……

    木子一木的同党,其实就是在这两天中被揪出来的,而提供名单的人,仍旧是川岛由美,由赤龙兵团负责抓捕、审问。

    现场还有一些潜伏在人群中的小喽啰,也被狼牙兵团的成员现场抓住,甚至还缴获了数枚手雷。

    木子山石的目光落在了木子一木的身上,不由叹了口气:“你谋害组长,证据确凿,按照组规,你自裁吧!”

    木子一木冷笑道:“婊.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木子山石望着天:“我是无神论者,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神一说,你这种死不悔改的畜生,死了之后也不会有灵魂存在。赶紧死吧!别污了我的眼睛。”

    说完,木子山石转身而去。

    ……

    木子一木只能拿出武士刀,在众目睽睽之下,切腹自杀了,而他的弟弟也是如此。

    这就是木子组的规矩,背叛组长已经是死路一条了,更何况,他们还差一点害死了组长,更是罪不容赦。

    他们两个人伏法之后,还有几个负隅顽抗之人,也被拖下去,被帮众乱刀砍死,随后,这些人的尸体都被放入了焚化炉中,集体火化。

    木子山石长出了一口气,很快走到了林若心的身边,一躬到底:“林董事长,多谢您的帮助,阿石感激不尽。”

    林若心却意味深长的说道:“阿石姐姐,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这一次多危险啊。”

    “董事长,我知道错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