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罗非会米东
    佟灵让自己慢慢淡定下来,道:“今晚十一点,我在飞马路陆一大排档请你吃宵夜,希望你能来捧场。”

    现在的佟灵,再和对方的说话的时候,口气都完全不一样了,说是宴请,但是口气更像是:你必须得来,你不来,我不敢保证你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米东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他一直都觉得佟灵是个软弱可欺的小女孩,根本没把人家当回事。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小女孩多多少少还有点威慑力。

    米东心中琢磨,很有可能是现在正和她在一起的这个男人给了她某种胆量。

    这种绿帽感让米东非常不爽,他顿时冷笑道:“好啊,晚上11点,陆一大排档,不见不散。”

    挂断了电话,佟灵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非哥,这样真的好吗?”

    罗非淡然一笑:“知道我为什么把老实巴交的伟良灌醉送走了吗?我就说过,今晚会有大场面。”

    天阳岛飞马路陆一大排档,不但是吃宵夜的地方,更是一种江湖上的讯号。

    混迹江湖的人,一般约架谈事,都在陆一大排档,因为这里的店老板也有很深的江湖背景,属于中间人,不参合任何帮派的事,只负责清扫战场。久而久之,陆一大排档出了名,平民百姓不敢去,倒是成为了混混们的天堂。

    和佟灵情趣盎然的欢乐一场之后,罗非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被激活了,肚子里也有点饿了。

    于是,不等米东如何,他和佟灵先一步,在晚上10点半的时候就到了这里。

    这家大排档是华夏北方人开的,老板是个爽性的东北大汉。罗非来到这里,先点了20个烤串,一个砂锅豆腐和一个砂锅牛肉给自己压压惊,又点了两个生平最爱,大腰子。

    东北大汉见多识广,一听罗非的口音,顿时笑问:“兄弟,北方人吧?”

    “是啊,天州,大哥你东北海川的?”

    “你的耳朵也很毒的!”东北大汉说着,甩给了他一根香烟。罗非接起来之后,嗅了嗅味道,一时间有些感慨:“烟是好烟!不过我不抽烟,来,大哥,尝尝我这个!”

    说着,罗非扔给了他一块口香糖。

    东北大汉也一把接住了,随手把口香糖包开放进了嘴里:“不抽烟好啊!烟这玩意抽多了很难戒的。”

    东北大汉的大排档虽然招待的大多是江湖上混的人,不过味道没的说。串很大,而且是好羊肉,吃起来有肥有瘦,还挺弹牙。砂锅豆腐的豆腐很嫩,汤头是用羊汤做成,很是浓醇。砂锅牛肉里的牛肉也是肥而不腻,瘦而不柴。

    当然,罗非最爱的大腰子也烤的恰到火候,吃起来吱吱冒油。

    11点钟,米东准时来了。

    这是一个留着大光头,光头上都刺着纹身的家伙。这个季节,天阳岛仍旧很暖和,他穿的不多,上半身穿了个半袖马甲,还敞着怀,胸口文着一个二龙戏珠。

    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今天带了二十多个小弟,一个个犹如凶神恶煞一般。

    只是,这帮小弟见到佟灵的时候,一个个的眼神先沦陷了,不由自主的在佟灵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尤物啊,真是人间尤物啊!在社会上混了那么久,就没见过长得那么标准的马子!个头是不高,可是这身材也忒他娘的好了吧,这小白裙包着身体,那胸怎么就那么圆,那小腰怎么就那么细,那屁股怎么就那么翘,那双腿怎么就那么白!别说是玩一玩,光是看着就能让人喷血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妞身边这货是谁?凯子吗?妈的,长得还挺帅的!

    ……

    佟灵可谓处乱不惊了,看到米东不等自己招呼就坐了过来,很快吩咐东北大哥再上点烤串什么的,并招呼那些兄弟做下。

    可是,米东却不买账:“佟总,今天叫我来,不光是吃烤串的吧?”

    佟灵不慌不忙的翘起了腿:“当然不是,请坐吧,一边吃,咱们一边想想,你什么时候把钱还给我们公司。一共949万。”

    米东看到了佟灵身边的罗非,只见罗非正在用一种凌厉的目光扫着他。这让他非常不爽。再加上之前佟灵和他讲电话的时候,那**的声音和听筒里那清清楚楚的奇怪的声音,一时间更是让他愤怒不已,直接爆发了:“老子要是不还呢?”

    说话间,他周围的一群兄弟都剑拔弩张了。

    罗非一语不发,把话语权完全交给了佟灵。

    这场面,如果换在平时,佟灵也有些含糊,可是,她是个人来疯,只要罗非在自己身边,她什么都不怕。

    佟灵一看这些混混的架势,不由自主的轻蔑一笑:“不还,你不还,你觉得你和你的人,今天能全身而退吗?”

    米东冷笑道:“丫头!我的语文老师早他妈死了,你别跟我文绉绉的!你告诉我什么叫不能全身而退?”

    佟灵道:“你不还,你今天走不了,就这么简单。”

    “丫头,你个混商道的,还想弄我这混江湖的?是不是有人给你撑腰了?就你旁边这个小白脸?”米东不屑的扫了罗非一眼。

    说话间,他的一个属下也走到了罗非的面前,伸手推了罗非一下:“妈的!哪来的小白脸,迷哥看上的马子也敢抢?”

    罗非一直在笑,可是这个小子,却嚣张不起来了,反而是他的脸显得有些扭曲,抽搐,不明原因。

    米东见多识广,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看了一眼自己

    属下的下半身,结果发现,他的左脚居然被一根筷子从脚面贯穿了!只是,他根本连罗非什么时候出的手都没看到。

    一时间,不祥的阴云席卷了他的周身。

    但是,这个人在江湖上混久了,多多少少也有些狗血,觉得自己人多,干掉区区一个罗非,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米东说话间就要掀翻桌子,跟罗非正式干一场。

    可是让米东非常郁闷的是,他居然掀不翻着桌子。

    罗非只是一只手轻描淡写的按在了桌子上,却如同桌子上放着千斤铜鼎的分量!

    米东一时间咬牙切齿:“你,你他妈到底是谁?”

    此时此刻,罗非才慢悠悠的说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我到底是谁?”

    对方听到这里,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罗非一番,突然间感觉有些眼熟,但是,他还是觉得罗非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充其量只是大众脸而已:“我他妈管你是谁,你惹了我,你觉得你今天还能活吗?”

    “二货,你说反了!是你惹了我的妞,你活不了是真的。”

    罗非不慌不忙的用另一只手把佟灵搂在了怀里:“小迷,觊觎我的女人,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罗非的周身,散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一时间震荡的这些人连连倒退,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瞪直了,这个人,到底何方神圣,是不是会什么妖法,怎么我们身上这么难受,一步也不能靠近?

    东北大汉就站在远处看着,继续嚼着已经嚼了半个多小时的口香糖。

    但是,东北大汉手下的小兄弟有些沉不住气了,不由低声问道:“彪哥,会不会出事?”

    东北大汉道:“今晚会出大事,不过,跟咱们没关系。咱们只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去其他桌忙吧,对了,顺便给人家这一桌的烤串烤出来。”

    “好的彪哥!”

    彪哥凝视着罗非,不由自主的叹道:“真不是一般人啊!”

    ……

    罗非的震慑性气息,戛然而止。包括米东在内,一群人大口的喘着粗气。

    而此时,罗非目光凌厉的望着米东的时候,米东已经不敢靠近了。

    佟灵很懂事,很轻巧的解开了罗非衬衣的纽扣:“哥,你热了吧?”

    罗非的手搂着她的腰:“是啊,有点热。”

    纽扣解开了,微风吹过,让罗非胸前的伤疤一道道的惊现。

    纹身,对于米东这种大混混来说,只不过是装逼的工具而已。

    而罗非身上的“纹身”,则是一次次战斗后留下的勋章,两者对比的话,当然是后者更具杀伤力。

    米东知道,自己今天可能有点悬了,却仍旧坚硬:“别吓唬人,有本事今天你弄死我,你弄不死我,今天弄死你!兄弟们,上!”

    罗非仍旧一步不动,只是把一股强大的气息在周围释放,一时间让这些小混混根本不敢靠近:“说真的,你们级别不够,不值得我动手。”

    说话间,陆一大排档的周围,突然间冲出了数不清的黑衣人。这些黑衣人,一个个西装革履,每个人腰间鼓囊囊的,都配备了标准的家伙。

    来到这群人面前的时候,一把把拔出抢来,对准了他们的脑门!

    与此同时,一个为首的人不慌不忙的坐在了罗非的面前,接过了罗非手中的烤大腰子,咬了一大口。

    罗非又给了他一瓶啤酒,他一仰脖,一饮而尽。

    这个男人,比罗非略微矮了一点,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看上去十分俊朗。

    喝完啤酒,吃了大腰子,他这才说道:“哥,战斗结束了。”

    “做得好,阿南,兄弟们也饿了吧?让兄弟们坐下点东西吃吧!”

    “行,不过,还是得把正式做了,兄弟们,把这些小虾米的武器缴了!”

    说话间,一个个黑衣人很快把这些小混混控制住,随后把他们腰间的、腿上的武器搜了出来。

    这些人,大部分都拿着西瓜刀,少数几个头目还带着自制的手枪。

    米东,在天阳岛上多么牛叉的人物,也遭了秧,被两个黑衣人按住,很快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两把黄金蟒蛇。

    当这两把枪送到罗非面前的时候,罗非一把拿了起来,很潇洒的在手中转了一圈,随后双手扒开两边的保险栓,瞄准了米东。

    这一刻,米东算是见到了真神,一下子就回忆起来罗非是谁了!

    没错,就是这个男人,四年前,他出狱的第一年,为了搏出位在天阳岛打黑市拳,十二连胜之后,被一个男人一拳ko,在医院躺了两天两夜才苏醒,而那个男人,正是面前的罗非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