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乔装易容
    凌晨时分,潘蜜拉终于心满意足的躺在了罗非的怀里:“罗非,我更迷恋你了。”

    “+1。”罗非露出了一丝痞笑。

    “讨厌,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简练?”

    “好,+10086。”

    “不准打广告!”

    “好吧,那就……睡觉吧。”

    “你真扫兴。”

    “明天一起做早操。”

    “嘿嘿,坏死了你!”

    ……

    第二天起床,罗非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而潘蜜拉也彻彻底底展现了自己的美妙,两个人都如鱼得水一般。

    只是,吃着早餐的时候,潘蜜拉突然说道:“罗非,从今天开始,你开始忙碌吧!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不能总是沉迷在温柔乡里。”

    这句话,其实是罗非想说却不好意思说的,他回到了天州之后,下一步任务,必然是帮助秦思成在天州郊县附近展开一轮打击违禁品的活动。这件事,同样刻不容缓。

    可是老实说,男人都是感性动物,和潘蜜拉一夜缠情,加上那么多年的感情羁绊,他真的有点舍不得她。

    潘蜜拉看出了罗非的想法,心中很是高兴:“你心里有我就行了。我想好了,我留在华夏发展,一时半刻,不想回意大利了,意大利那边的生意,可以交给我的助理管理。”

    “这个……太好了。”

    “另外呢,我希望你能在天西区帮我找个房子住,我想和非凡团队的姐妹们住在一起。”

    罗非思忖了片刻,道:“那就这样吧,你和月、琳娜、小美她们住在一起吧,她们和你应该更亲切。”

    的确,这几个美女都有外籍血统,和她应该更聊得来。

    “ok,就这么决定了!”潘蜜拉也很爽快,“不过,你得允许我多串门,我觉得甜甜非常好。”

    这一句话,就说到了罗非的心坎里,一时间他都有些脸红了。

    潘蜜拉说道:“其实,甜甜昨天根本没有事,她只是在成全咱们,可是,我看得出,她离开的时候,你的眼神中有一种落寞。你深爱她,对不对?”

    “潘潘,这种事情,点破了没意思的。”罗非道。

    “没关系。”潘蜜拉说道,“我不是很在乎了,我只希望你的心以后不再漂泊,这样就好了。”

    ……

    当天下午,罗非把潘蜜拉送到了外籍美女们所在的别墅里。随后,葛丽跟着他出来了,直奔毒狼的实验室而去。

    半路上,葛丽说道:“哥哥,这一次不会让你再有什么痛苦的感觉了,这是经过两次加工的产品,不属于深加工,没有上一次的药那么大力道。”

    罗非按住了的她的手:“丽丽,辛苦了。”

    “哥哥,咱们自己人之间,用不着那么多客套的。”

    “好啊,那就亲个嘴吧!”

    “讨厌,不亲!”

    ……

    来到毒狼的实验室,罗非正好看到毒狼的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女孩子身材娇小可人,和佟小雪相仿,身形也比较漂亮,只是长相……非常一般。

    毒狼冲着他说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新助理,罗小然同学。”

    “罗小然?”

    美女悠悠一笑:“嘿嘿,认不出我了吧?”

    罗非一听声音,顿时大惊失色:“靠,心然?老毒,你搞什么鬼,怎么把心然弄成这样子了?”

    毒狼悠然一笑,很快拿出了一种膏药,均匀的涂抹在了罗心然的脸上……结果,不到两分钟时间,罗心然的脸上凝聚了一层面膜。

    这一次,毒狼很自然的把它揭开,让罗心然露出的清秀的本来面目!

    罗非吃惊不已:“我去,这什么东东?”

    “高效易容药和高效恢复剂,无公害,纯绿色,无副作用,非常好,非常棒!”毒狼毫不客气的炫耀着,“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搞出来的,亚历桑德拉和阮文秀帮了很大忙。不过,蕾儿的贡献最大,蕾儿破解了药物的方程式,把毒副作用抵消掉了。”

    罗非一时间唏嘘不已:“多谢你们了,这样的话,可比化妆省事多了!”

    “而且,使用方便,涂抹在脸上就行,实际上,也不是易容,而是让脸上生成一种透气保护膜,只是比平常的面具更牢靠,很难撕掉,只能用解药祛除。”毒狼道,“你身份特殊,又要亲自出马,所以,必须用这一招了。”

    “多谢了,老哥,这个东西太方便了!”罗非笑道。

    ……

    虽然有了效果如此出众的灵药,罗非还是把行动的日期足足推迟了4天。

    这4天时间里,吃喝玩乐占用的时间已经大幅度缩水了,大部分时间,他是闷在家里,仔仔细细的温习“功课”。

    4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改头换面,且更名为“洛辰”的他,出现在了南郊。

    此时,洛辰的身边仍旧跟着两个妞,一个妞个头不高,身段玲珑,皮肤很白皙,看上去年纪也很小,只有十六七岁。而另一个妞则拥有古铜色的健康皮肤,身材火辣,个头也很高。

    两个人都跟在他的身后,他自己则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眼神中带着一种不可一世。

    现在是晚上10点多,大部分人的休息时间,却也是某些人这一天的开始。白天睡觉,晚上癫狂的他们,此时正在觅食。

    罗非也是如此,第一次穿上紧身的黑色皮裤,上半身穿着皮马甲的他,正在努力适应这身装扮。

    身边的两个女孩子,穿的同样不算清纯,也颠覆了自己昔日的造型。

    他们来到了一家烤串摊前,罗非冲着一个手背上刺着花的中年大叔说道:“40个肉头、40个串,10个甜排,10个甜鸡皮,10个板筋,再来3个大腰子,来两瓶白牛。”

    现在是十一月,天气有些微凉,加上刮着大风的原因,烤串摊前也支起了棚子,很多食客都坐在了棚子里,靠着帆布避开了大风。

    但是,当两个打扮入时的美女出现的时候,还是吸引了这些雄性牲口的眼球。

    这个说:“卧槽,一小妞一大妞,这小子是谁啊,艳福不浅啊!”

    那个挠头道:“看着有点眼生啊!是不是刚出道的?”

    “刚出道这么嚣张,作死呢?”

    “怎么着,哥们,有心办他一票?”

    “办他干嘛?办他菊花吗?当然是办他的妞咯!”

    “那就别急了,等一会儿天太晚点吧!”

    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男孩有点担心:“会不会出什么事?”

    “操,就你胆小!怕你妹啊!出事老子扛着,不就是切钱吗?老子有的是钱!大不了给那俩贱货一人五千,也就够了!妈的,那俩娘们还真是让人上火啊!”

    这群人,都是当地的混混。不是因为有了钱才当了混混,而是有钱之前就已经是混混了。

    最近几年,因为附近的房地产商买下了他们的地。这些家伙都发了,家里拿了至少都得有几百万,更有甚者拿到了上千万,这么多钱迷乱了这些人的心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花了。于是,打架斗殴更成了家常便饭,为非作歹成了他们的标签,出了事,拿钱了事,看上去倒是比以前更“洒脱”了。

    罗非虽然不是千里耳,却用余光看到了这群宵小的嘴脸,一时间露出了别人不易察觉的笑容:对,就是这样。

    进了棚子里,罗非和两个美女坐在了角落了,稍等了一会儿功夫,老板把之前就已经烤的七八成熟的羊肉用炭火加热后,撒上了孜然和辣子面端了上来,此外还拿了两瓶白牛。

    白牛,北方人,特别是龙都附近省市的老百姓比较爱喝的一种酒,10块钱一瓶,42度,喝完不上头,可谓物美价廉。

    罗非也不是第一次喝这种酒了,偶尔和崔琳娜这种大酒鬼坐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就是一人一瓶白酒,几个小菜,就能对吹一通。

    这家烤串摊的老板是比较实诚的,一个肉串比别人家的贵5毛钱,但是保证真材实料,不会用鸭子肉浸泡羊油来冒充羊肉,那羊肉的味道相当地道,那种野性的膻味特别撩人。

    罗非一边吃着,一边打开了白牛。小美女立刻会意,赶紧接过来,给罗非满上,随后给栗色美女和自己满上。

    罗非端起了酒杯,冲着两个美女道:“来,见半!”

    两个美女没敢应声,只是和他碰了杯,随后都拿起了酒杯,喝掉了半杯。

    这种酒杯又叫口杯,标准的三两杯,一口闷半就是一两半,喝下去之后,两个美女的俏脸都有些泛红了,甚至,小美女还咳嗽了两声。

    罗非乐坏了,递给了她两个肉串之后,那只手可就不老实了,直接伸入了小美女的皮裙里一通肆虐,把周围的一群流氓羡慕嫉妒的差点拿刀子捅死他。

    但是,罗非似乎是看出了这些人的想法,故意使坏,继而把自己的右手伸到了栗色美女的裙子里,又是一通……

    两个美女虽然羞涩,但却十分迎合,风情万种的样子更是激活了周围很多雄性牲口的荷尔蒙。

    ……

    今天,三个人吃东西的速度不算快,似乎是有意拖延时间,烤串吃不完的,让老板热了一次,最后还点了两个砂锅。

    老板倒是适应了,毕竟每天他都是凌晨两点钟才收摊,除非天气特别恶劣。

    他们吃到了凌晨一点,罗非才不慌不忙的起身,直接放了400块钱在桌上,转身就走:“老板,钱放桌上了。”

    老板走过去拿起钱,一时间着急了:“兄弟,得找你钱啊!”

    “找毛啊!剩下的是赏给你的!你家的串不错,老子爱吃!”

    罗非带着两个小妞走出去之后,饭桌上几乎没剩吃的,两瓶白牛也喝了个精光。

    那群等候已久的流氓也结了账,赶紧跟了出去,生怕他们走远了。

    这个时间,在现今的南郊是比较危险的。特别是烤串摊附近没有大学,所以没有校园巡逻的警车,加上开出租的大多不喜欢在这个时间来这里找事,所以罗非和两个妹子在边道上等了许久,都等不到车。

    这时候,栗色美女提了个建议:“辰哥,咱们要不……找地方住一宿吧,看这意思是打不上车了!”

    罗非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了笑容:“小蹄子,有什么想法直说吧!是不是想早点陪我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