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又一个甘甜
    小刘忍不住了,他在周末开车带着老婆兜风。在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他终于和老婆促膝长谈。

    老婆最终说出了原因:“你不觉得你们华夏男人太自私了吗?你在公司里那么优秀,那么有成就。在家里面还做饭烧菜,无理的抢走了我的工作。当我的家人朋友来拜访的时候,你亲自端茶倒水,这样显得我很不贤惠,很无能啊!我也需要这种成就感好不好,以后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事来伤害我了!”

    ……

    这,就是不同国度,思维逻辑的不同。

    所以,当罗非长期为两个霓虹美女赴汤蹈火的时候,虽然没有夫妻之名,可是在她们眼中,罗非实际上已经是自己的男人了。

    所以,这一次她们才会主动请缨,才会在这个时候发那么大的火。

    白狐是女人,也在霓虹呆过一段时间,很了解霓虹女性,婚前和婚后的霓虹女人,完全是两个概念。婚前的生活可能会比较凌乱,可是婚后,她们绝对是很合适做老婆的人选。

    所以,她推了推罗非。

    罗非望着两个可爱的霓虹美女,一时间也有些难为情,很奇怪,居然会因为这种原因惹怒她们。

    老实说,这俩人也不想欺负罗非。看到他一脸局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窘态,两个美女也不淡定了。

    两个人快步走过来,很快拉住了他的两只手臂。

    随后,一句话都没说,三人却已经和好如初了。

    ……

    霓虹街就在佩市的市郊,一个看上去平静,却暗藏杀机的地方。

    这条街,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霓虹街,只是因为很多霓虹极道分子在这里逞凶,所以被他们冠名为霓虹街,实际上,街道上有卖各国美食的店铺。

    老实说,两个霓虹女孩子最喜欢的还是华夏菜,最终她们还是把罗非带到了整个霓虹街中唯一的一家华夏餐厅内。

    这家店铺的装修很一般,店招已经陈旧,进入其中,桌椅板凳也不是很新。但是能看出,主人家很热爱自己的工作,桌椅板凳擦拭的都很干净。

    进来之后,一个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小伙快步走过来招呼罗非。

    这个小伙的年纪看上去和罗非相仿,他皮肤黝黑,很瘦削,看上去也很干练。

    罗非和对方一个眼神交汇,顿时吃惊不小:“怎么是你?”

    小伙也认出了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目光对视许久之后,小伙叹了口气:“坐吧,想吃点什么?我吩咐后厨给你们准备。”

    罗非说道:“老样子,爆三样、孜然羊肉、鱼香肉丝、红烧狮子头。另外还要一碗酸辣汤。”

    “好的,请稍等一会儿,马上就来。”小伙本来端着菜单已经走远了,可是猛然间回过头,扫了一眼他的身边,随后揶揄了罗非一句:“看来你已经是人生赢家了。”

    “你也没输啊。”罗非回了他一句。

    “我?没输?呵呵呵。”小伙叹道,“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我已经快输的快家破人亡了。”

    ……

    小伙默默的走进了厨房,很久没有出来。

    现在时间比较早,店铺里只有他们一桌客人。

    木子山石四周望了一眼,不由问道:“这个男孩子跟你认识?”

    罗非点了点头:“五年前,我为了执行任务,化名为罗忘昔,来佩市,充当一名穷游的观光客,并创造了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和萧翊萱见了面。”

    “萧翊萱?就是你说的那个女孩子吧?”花田杏问道。

    “嗯,就是那个女强人。”罗非点了点头,“刚才那个小子名叫洛瑞,是萧翊萱的高中同学,当年是个富二代。他玩腻了各种类型的女孩子,突然喜欢上了女强人,所以一路追随萧翊萱来到了佩市,还帮着她出资搞起了餐饮。

    可是他胸无大志,做事情又比较慵懒,萧翊萱一直想扶他却扶不起来,最后也伤了心了,只能把他踢出局了。”

    “那现在什么情况?”

    “不知道,我已经有五年没和这俩人联系过了。”

    “哥哥,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花田杏又问道。

    “怎么说呢,五年前,我陷入了和那个女孩子的感情纠葛……算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想说了。”

    木子山石笑问:“是不是怕她变成第二个潘蜜拉吧?”

    罗非摇了摇头:“是我辜负了潘蜜拉,我必须给她一个美好未来。至于萧翊萱……我只能说我们俩的个性都太强了,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充其量我们只能是朋友。”

    说话间,厨房的门开了,洛瑞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放在了他们的桌上:“来,也尝尝我的手艺吧。这道拌土豆丝是我免费送你们的。”

    罗非点了点头,问道:“洛瑞,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

    洛瑞苦笑道:“无所谓好与坏,还算说得过去吧,但是她,就有点惨了。”

    “她?”

    “对,就是萧翊萱。”洛瑞叹了口气:“算了,她一会儿就来店里,你见了她之后,有什么话跟她说吧!”

    话音刚落,罗非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汽车熄火的声音,只是这辆汽车里还夹杂着一点杂音。

    洛瑞似乎对这种声音很熟悉,顿时说道:“她来了,如果放得下的话,和她好好聊聊吧!”

    洛瑞又一次回到了厨房中。

    ……

    饭馆的门开了,从外面走进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美女。

    她的身高,顶多比白狐高了一点点,但却非常匀称,完全可以用凹凸有致来形容。至于长相……可以说是像极了甘甜,几乎是甘甜的缩水版。而且,和她和甘甜一样,都很有气质。

    罗非和她可以说是在第一时间就见了面,两个人四目相对的时候,萧翊萱的眼中闪烁着一种很无奈的味道。

    罗非身边的三个美女都有些吃惊,因为她们从没有发现和甘甜长得这么相像的女孩子,甚至,两个人的眼睛都是一模一样的,黑眼球并不是纯黑的,而是一种深黄色。

    华夏北方人说,黄眼珠的女孩子不一般……

    看到罗非,又看到他身旁的女孩子们,萧翊萱一时间有些不淡定了。她极力的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偏偏做不到。最终,她还是咬牙切齿,装作不认识他,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木子山石伸出了手,想要拦住萧翊萱,却被罗非一把抓住了手腕,冲着她摇了摇头。

    一时间,木子山石都有些不解。

    萧翊萱什么都没说,一言不发的走进入了厨房。

    ……

    木子山石的目光落在了罗非的身上:“小非,第一次看到你这么残酷的一面。”

    罗非却很平静:“看这意思,她应该已经和洛瑞在一起了,希望他们好好的过日子吧。至于我……呵呵,我已经有甘甜了,我还有你们,我比洛瑞更幸福。”

    “哥哥……”花田杏不由叹了口气。

    罗非却夹起了一块豆腐丝放进嘴里:“靠,这货做的菜真够难吃的。”

    ……

    洛瑞再次出来的时候,端上了其他几道菜。

    而此时,饭店的门突然间被几个人粗暴的推开了,之后,这几个人用霓虹语吆喝起来:“吃饭!我们要吃饭!”

    罗非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那几个人身上。

    这几个人,都是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身高却只有一米七左右,甚至还不到一米七,一个个如同凶神恶煞一般,又好似催债的地痞流氓。

    这一刻,罗非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压低了声音:“呵,来者不善啊!”

    木子山石道:“小非,不用顾及我们,该出手就出手,如果你不出手,我们到时候会相机行事。”

    “没错,我们会替你出手。”花田杏也说道。

    罗非一阵心暖:“阿石,杏儿,谢谢你们。”

    “哥哥,能不能听我一句话。”

    “什么……”

    “如果这个洛瑞没有和萱萱姐在一起的话,你就找个机会,带着萱萱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罗非知道,花田杏这句话是真心的。

    这片霓虹街,的确是是非之地。

    五年前的时候,一大群霓虹混混跑路来到了这里,依靠武力和人多势众,在这里征收保护费,不给的话,就用各种方式让商家干不下去。手段可谓非常毒辣。所以,不少商户先后撤资离开,久而久之,这里就变得非常荒凉了。

    罗非在过去的五年中虽然没有和萧翊萱有任何联系,可是罗非看今天的意思就能看出来,她这五年来过得很辛苦,如果不出他意料的话,她的其他几家连锁店应该都黄了,仅仅靠着现在的这一家来维持了。

    ……

    四年前罗非和萧翊萱的事情,罗非面前的三个女孩子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哪怕是白狐也是如此。但是四年后的今天,她们的心中都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有了底。

    这几个混混叫嚣着的时候,萧翊萱突然打开了厨房的门,冷冷的走了出来,那股气场,和当年别无二致,居然把几个混混都弄到有些吃惊。

    其中一个耳钉男走过来,冲着萧翊萱暧昧的笑了笑:“华夏小妞,我们又要吃免费餐了。”

    听到这里,萧翊萱不由轻哼道:“对不起,今天我们已经打烊了。”

    “那你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这人瞬间变脸,眼瞅着就要掀桌子。

    就在此时,洛瑞快步走了出来,赶紧劝道:“本田先生,有话好说!”

    罗非的心中感觉到了一股苍凉,萧翊萱也好,洛瑞也罢,过去都是不会说霓虹语的,现在倒好,居然为了适应环境,也学会了。

    看到洛瑞,这人更加肆无忌惮:“你算哪根葱?打杂的就不要说话了,我现在要跟你们老板娘说话!那边的几个人,你们看什么看?老实吃你们的饭!”

    看着洛瑞手中还端着给罗非的菜,这男人居然伸出手,抓了一把塞进了嘴里:“手艺还不错!走吧,给那几个家伙端过去吧!”

    洛瑞一时间也在咬牙切齿,但仍旧陪着笑脸:“怎么端啊,你都吃过了,怎么给客人吃啊!”

    本田听到这句话,顿时大怒,一伸手掀翻了碟子:“端不了就他妈去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