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我家,大事我做主
    贾晓丽笑道:“呵呵,真相见识一下萧翊萱的男朋友到底什么样啊!我们姐俩可是好几年没见面了,搞不好,比我家这位有出息。”

    贾晓丽的男朋友是个三十九岁的男人,之前离过一次婚,还有一个十三岁的男孩。不过因为他是项目经理,收入不菲,所以贾晓丽一家都能接受他。相比较贾晓丽一家人,这个男人倒是比较谦虚:“萱萱的眼光不错,应该找的不差。”

    刘芳菲的男朋友也很低调:“萱萱姐人挺好的,我感觉应该找到不错的男朋友。”

    刘芳菲和贾晓丽都狠狠的瞪了自己的男朋友一眼。

    ……

    此时此刻,罗非已经把老萧接走了将近半个钟头,老萧此时就在他的车上。而且,老爷子亲自开车,他做副驾驶,萧翊萱则坐在后座上。

    老萧早已认出了罗非,上车之前给足了罗非面子,在女儿的怂恿下开着跑车的他,可没有再给罗非面子:“小罗,我不管你多高的地位,你在社会上多么显赫的名声,我只知道,我作为一个父亲,对你是有些成见的。”

    罗非也很坦诚:“您的意思我明白。我身边的女人比较多。你担心我跟萱萱在一起,就是图一个新鲜,跟她玩玩,玩一段日子,玩腻了,就把她甩了。这是您最担心的事情,对不对?”

    老萧都没有想到,罗非说话这么大开大合,一点不给自己留面子。这个脾气耿直的男人也不含糊:“没错,我就怕这一点。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德行。”

    “爸!别这么说他,他……”萧翊萱连忙为罗非辩护。

    罗非听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开始解自己的衣扣了。

    老萧顿时误解了:“怎么,小子,还想跟我比划比划?”

    说着,老萧把车停在了路边。

    “爸……”

    “萱萱,你别说话!”老萧冷冷道。老实说,老萧对自己的女儿近乎溺爱,从小到大没有亏待过女儿,也非常尊重自己的女儿,女儿之前找任何一个男朋友,他都没有过意见。按道理说,以罗非的实力,和萧翊萱在一起是无可厚非的事情,甚至一般的老爸,也许会很赞同,毕竟罗非家资颇厚,在社会上也有很高的地位。

    但是,老萧看到的,却是罗非的负面。毕竟,现在社会上也有一小撮人在盛传罗非的各种绯闻,唯恐他不臭。

    罗非处乱不惊,解开了自己的外套和内衣,最后露出了满是伤痕的上半身。一时间让老萧也吓了一跳。

    老萧的心一下子软了,不由自主的问道:“小罗,你这是怎么弄得?怎么这么多伤口?”

    罗非说道:“老爷子,我跟你表个态吧!我以前的确不是什么好鸟,我的身份,曾经是一名雇佣兵……也许换做一般的小年轻这么跟您说,您以为他在跟您讲笑话,我跟您这么说的话,以我的社会地位,您应该相信吧?”

    老萧当过五年兵,看得出罗非身上的端倪,这些伤口,要么是枪伤,要么是刀子的砍伤,甚至还有些是特殊的武器。

    老萧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后,这才启动了车子:“孩子,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听萱萱说,在您家里,大事您做主。所以我才让萱萱打了电话,把您叫了出来。我也知道,您眼里不揉沙子,跟一般当爹的不同。一般的爹,只要自己女儿嫁得好,男人心疼她就行,不管男人什么样的身份地位。

    可是您不同。我的社会地位明明那么高,您却看不上我。

    这一点,我是预料到的。可是既然我预料到了,我为什么不跟您的女儿玩地下情,偷偷摸摸的,还偏偏要去她家见父母呢?”

    “这就是我想知道的。”老萧说道,“你必须给我一个答案!”

    罗非淡淡一笑:“我只想告诉您,我和萱萱九年前就认识了。萱萱那个时候肯定也在您面前提过我。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是某个黑色组织派入华夏的卧底了,我在学校里卧底半年,只为了刺杀一个江湖上的老大。机会达到了,我干掉了他,我就人间蒸发,在萱萱的视线中消失了好几年。”

    听到这里,老萧不由自主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结果发现女儿仍旧淡定从容,于是,他也平静了下来:“我听说四年前你又回来了。”

    “四年前,我去澳洲做一个重要的任务,所以见到了萱萱。”

    “当时为什么不和萱萱在一起?”

    罗非缓缓的系上了自己的衣扣:“叔,以我当时的情况,我怎么和她在一起?带着她亡命天涯吗?和她分开的两年内,我一直都在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好不容易退伍了,又被逼还要继续从事那种勾当……那个时候,我拿什么保证萱萱和她家人的安全?”

    听到这里,老萧也难免有些触景生情:“你的遭遇不一般啊,可是我不能只从你的遭遇中就准许你和萱萱在一起。”

    萧翊萱有些着急了:“爸,我爱他!我想和他在一起!”

    “萱萱,你闭嘴!”

    “爸……”萧翊萱很着急,可是她知道自己老爸的脾气,所以不敢说话。

    “萱萱,你别说话,我跟叔说吧。”罗非说着,拿出了自己目前的证件,放在了他的面前。

    老萧又一次在路边停下了车,仔细看了看。一份证件,是非凡集团副董事长的证件,一份则是他在imu担任重要职务的证件。

    老萧看完之后,顿时问道:“imu是个什么组织?”

    “国际佣兵联盟,我们执行的是反恐、反暴等大案子。我现在的身份跟以前截然相反。”

    老萧顿悟,一时间点了点头。

    “我给您看这些,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因为我不能对外透露我的身份。可是我既然给您看了这些,我不妨说点延伸的话题吧。叔,您知不知道,我亲历最多的事情,是什么?”

    “是……死亡,对吗?”

    “没错,是死亡。撇去那些敌人不说,只说我自己吧,我亲历过最亲密的战友的死亡,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十次二十次,而是上百次。我十一岁被猎杀者抓入训练营的时候,刚和那些伙伴熟识,就被迫接受斯巴达式的训练。一开始的那段日子,几乎每年都会有同伴死在我身边。

    我的眼泪,却不知怎么的,从没有流干过。

    我是杀过很多人,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可是,我比任何人都更懂得感情,因为我一直都在失去……

    是的,我身边是有很多女人、可是我不是一个饥不择食的男人,只有优秀的女人,我才会把她们留在我身边。

    我也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男人,只要跟我在一起的女人,我罗非从没有抛弃过,我一直把她们留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给了她们我能给的一切。

    伯父,我现在是因为我已经安全,我身边的环境相对是安全的,所以我才会继续追求萱萱。要不然,您觉得我还有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吗?”

    老萧陷入了沉思。

    萧翊萱刚要说话,还是被老爸摆摆手制止了。

    老萧思考了很久之后,才问了女儿一句:“萱萱,你爱他吗?”

    萧翊萱被这句话问的一愣,一时间眼眶潮湿了:“爸,女儿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我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以前,我一直都是以他为目标,一直都想超越他的。可是,当我在佩市被那群霓虹人欺负,当我为了更好的生存,被迫要学会霓虹语的时候,我却发现,我根本无法超越他。

    特别是当他来到霓虹街,帮我出头,帮我灭掉了那伙混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想依偎着他。”

    罗非微微闭上了眼睛:“萱萱,不准再说了。”

    萧翊萱掉下了眼泪:“爸,我现在,已经跟他同化了,我也杀了人,尽管那些都是坏人。可是我按动了本该是他按动的按钮,炸毁了一群霓虹匪徒的老巢。爸,我以为自己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可是我最终发现,不是这样的。所以,与其无法超越他,不如跟着他一起堕入黑暗……更何况,那未必是黑暗。”

    萧翊萱话音刚落,罗非已经侧过了脸。

    罗非根本不愿意听萧翊萱说这些话,因为他……的确爱她,深深的爱着她。聊发少年狂,未成年的时代,罗非一直把萧翊萱当做心目中的女神,觉得她高高在上。

    可是,当女神说出这种话之后,他却受不了了。

    这就是一种强烈的讽刺了。

    明明那么心狠手辣的雇佣兵,明明是杀人都不眨眼的天狼,明明是哥杀伐决断的男人,居然会在情感位面上如此脆弱不堪,这一点,超出了老萧和萧翊萱的认知。

    但是,老萧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同样当过兵,阅历很深的男人,却看出了罗非的心伤。他知道,这个男人深深爱着他的女儿。

    老萧把罗非的证件放入了他的口袋,同时也按住了他的肩膀:“萱萱她妈那边,我替你说好话。我家,大事我做主。”

    罗非恳切的说道:“伯符,把萱萱交给我,我会对她好的。”

    老萧的眼眶也潮湿了,不由自主侧过了脸:“罗非,我不指望你以后的生意有多大,我也不指望自己能沾上你的光。我只希望,你能兑现你之前的话,既然选择了萱萱,就要对她好,一直对她好。”

    罗非深深点头。

    萧翊萱也凑了过来,紧紧握住了罗非的手:“傻瓜,至于这样吗?情绪居然这么激动。”

    罗非却咬牙道:“不答应,我就抢走你。我这人就这脾气。”

    萧翊萱没好气道:“好好好,抢吧!你这个臭强盗!”

    老萧也叹了口气,道:“萱萱,刚才爸爸对不起你了,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激动过。”

    萧翊萱看到老爸的脸上有泪痕,赶紧擦了一把:“爸,多余的话咱不说了,我带您出来是为了让你开心的。另外,这家伙有的是钱,他要给您和妈妈买礼物,一会儿不管他买什么,您都不要干预。”

    老萧听出了端倪,顿时点头:“我明白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