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你个不要脸的!
    没多久,一场迟来的海边盛宴开席了。

    饭菜都是叶晓雯亲自料理的,有水煮海螺,有麻辣鲍鱼,还有罗非最喜欢的跳跳鱼汤。

    “哇,好丰盛啊!”罗非笑道,“看着就好吃!”

    “来,别客气!咱们吃饭!”叶晓雯说着就给罗非倒满了酒,“小非,我敬你一杯,谢谢你替琴琴报仇,也给了我重出江湖的理由。”

    “雯姐你太客气了。从今天开始,大家就是自己人了。来,喝酒!今天不醉不归!”

    冯琴也端起了酒杯:“来,咱们干杯!”

    三人毫不犹豫的端起了酒杯,一起喝掉了杯中酒。

    这时候,冯琴又给罗非倒满了酒:“小非,我想单独敬你一杯。”

    罗非却摇了摇头,道:“这杯酒还是留给若心吧。你知道吗?她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帮咱们找到了叶晓雯导演。”

    叶晓雯也深深点头:“而且是五顾茅庐。她找了我四次,我都不在家……第五次,她说有能力让你复出,重新回到舞台上,我终于忍不住答应了她。”

    罗非的目光再次转向了冯琴:“所以,这一次你愿意回天州了吗?”

    冯琴激动的点了点头:“那你也回去吗?”

    洛天迟疑了片刻:“我……可能要迟一段日子。天海的事情还没完。还有,西南、西北……”

    冯琴心中掠过了一丝微微的伤感,但一想到罗非和林若心等人对自己的苦心,又有自己的良师益友叶晓雯在天州相陪,心里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于是点了点头:“小非,早点回来。”

    ……

    罗非吃饭的时候也没有耽误正事,很快就把冯琴在天州的任务分配了一下。

    “你的任务很简单,只要把演技发挥到位就行了。”罗非说道,“雯姐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把导演的职责发挥好就行了。”

    冯琴今天太高兴,已经有点喝多了,不由笑眯眯的问道:“那你的职责呢?”

    “我?我负责让你一炮而红。”罗非不假思索道。

    “一炮……而红啊?”冯琴调侃道,“要是一炮不红呢?”

    罗非没好气道,“雯姐,这丫头喝多了!”

    叶晓雯却认真的说道:“其实没关系,因为我从没见过琴琴在任何一个其他男人面前如此没节操。从没见过。”

    罗非很清楚,这不但是事实,也是叶晓雯故意在推波助澜,因为叶晓雯早就看出冯琴对他有意思了。

    而罗非的话也不是虚情假意,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捧红冯琴,就如同当初捧红慕成枫和米菲那样。

    ……

    夜深了,罗非把叶晓雯和冯琴都送到了酒店里。

    罗非不放心,还是主动去了冯琴的房间里。

    此时,冯琴和叶晓雯正在一起。叶晓雯正在给冯琴做足底按摩。

    看到罗非来了,叶晓雯不由笑问:“要不要来两下?”

    罗非撇撇嘴:“姐,你的手法不专业啊!我来!”

    叶晓雯大笑道:“嗯嗯,我一点都不专业。我先走了啊,来,罗师傅,你来!”

    “姐,我送送你!”

    叶晓雯走到门口的时候,还照着罗非的屁股拍了一下,冲着他挤眉弄眼:“嘿嘿,制片人,一会儿琴琴躺哪?”

    罗非很不客气的说道:“还能躺哪啊?躺我怀里,我给你讲故事!”

    “哈哈哈!”

    “你个女流氓,这个答案你满意吧?”

    “哈哈哈,相当满意!十分满意!”叶晓雯说完就关上了门,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此时,冯琴的酒劲醒了一些,顿时冲着罗非摆了摆手道:“小非,你不用管了,我的脚有味……唉,你……”

    此时,罗非已经凑过来,深深的嗅了冯琴的小脚丫,还亲了一口:“没什么味,就是有点酒味。酒香小猪蹄!”

    冯琴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动情,声音都有些哽咽:“二十多年的感情……没有白费……小非,你让我怎么报答你?”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愿意帮你,就这么简单。”罗非说道,“闭上眼睛歇一会儿吧,我给你好好按按。”

    “小非,我……”

    “听话。”

    “嗯。”

    ……

    不得不说,罗非的按摩手法非常不错,穴位找得很准。他给冯琴揉了十分钟的功夫,冯琴已经安逸的快要睡着了。

    这时,罗非一把将冯琴抱到了床上,道:“睡吧,你睡着了我再走。

    冯琴却一把抓住了罗非的手,鼓足了勇气问道:“小非,不要走!”

    罗非一把捏住了她的俏脸:“不走干嘛,真想一炮而红啊?!”

    冯琴没有回应这个老梗,只是用一双明亮的眸子一直凝视着罗非,许久之后,她的眼眶里突然溢出了眼泪:“从没有过一个男人这样真心待我……小非,我知道我不应该。可是我、我真的喜欢上你了。你不要走好不好?哪怕今天只是和你躺在一起,什么都不做,都行。”

    罗非的心脏一直在加速跳动。他不想拒绝冯琴。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童年小伙伴的羁绊之中无法自拔。至少是现在,他不能确认自己到底对谁动了真感情,只是知道,自己不能害了冯琴。

    “琴琴,我如果真的留下了,肯定会吃了你的。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罗非和颜悦色的问道。

    “这……我……”冯琴愣住了,她没想到罗非会这么直接。

    虽然没有真正谈过恋爱,可是冯琴毕竟工作多年,对感情也有一定的认知。她知道,罗非已经给她发了一张好人卡。只是,罗非的方式很巧妙,冯琴完全可以接受。

    但是,可以接受和一定接受之间,存在着一道鸿沟。

    冯琴坏笑着,露出了雪白的小尖牙:“好啊,我做好准备了。反正床头柜上什么都有,很安全的。”

    罗非终于忍不住了,左右开弓,狠狠捏住了她的两边脸颊:“你个死丫头!再不睡觉我打死你!”

    “嘿嘿,好吧,好吧!”冯琴咯咯笑着,终于抵挡不住罗非的攻势,老老实实的躺在了枕头上,让罗非给自己暖床的念头也在心中作罢。

    毕竟,以后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不急于一时。

    不过,罗非还是躺在了她的身边。

    冯琴趁机依偎在了他的怀里,还故意用自己傲慢的娇躯蹭了蹭罗非,挑衅道:“我和甜甜谁的身材好?”

    “咳咳,晶晶身材好。”

    “滚!你个坏蛋!”

    “睡吧,再不睡我使坏了……”

    没多久,冯琴已经睡熟了,罗非这才起身,走出了她的房间。

    可是,就在罗非刚出门的时候。林若心就站在了他的对面,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他:“大贱人,去琴琴的房间里做了什么坏事?”

    罗非轻哼道:“啪啪啪了,你能奈我何?”

    “哎哟,小子你活腻了!”林若心伸出手捏住了罗非的的耳朵,“这一次我非打死你不可!连我的姐妹都敢动?”

    “哟,敢跟哥哥我动手,你也活腻了!”罗非一把捏住了林若心的手腕,狠狠发力!

    “贱人,你来真的啊!好啊!来吧!”林若心大怒,照着罗非的小腹就是一记铁膝。

    罗非的反应极快,他向后一退,就轻松避开了林若心的攻击,继而一个近身,一把将她的双手抓住!

    而此时,林若心趁着酒店走廊空无一人,顿时纵身跃起,一双娇羞的小脚丫在墙壁上来回腾挪后,终于甩开了罗非的攻击。

    然而,罗非却轻描淡写的把嘴凑了过来,顿时命中了自己心爱的猎物!

    “你讨厌!让人看见怎么办!”林若心伸出小粉拳打他。

    “那前天晚上是几个意思?折磨了我足足三个小时啊,我的董事长大人!”

    “呸,你还好意思说呢!你个无耻之徒!”

    一番嘴架之后,罗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

    “非哥,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琴琴生病了?”

    “跟我回房间吧。”罗非说道。

    ……

    几分钟后,林若心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一时间,林若心尴尬不已:“对不起啊,刚才我误会你了。我真的没想到琴琴的失眠症这么严重。”

    罗非道:“这两天我给她调了调,还算不错。对了,我周末就要回天海了,这一次不能带她们回去了。到时候,你把穴位图拿给姐妹们,让会功夫的姐妹帮琴琴每天晚上按摩一会儿。估计不出半个月,就能治好。”

    林若心的笑容很荡漾:“行啊。不过,你得亲自指导。”

    罗非小心翼翼的问道道:“心妞,你没有脚气吧?”

    “呸!你才有脚气呢!姐姐我的脚香的很!让你按是便宜你这大贱人了!”林若心给了他一拳,“既然拜托我,就得拿出诚意来,快点按啦!”

    “要不,你还是去泡个脚去去味?”

    “信不信我踢死你?”

    “……”

    林若心和罗非很不客气。她还真的脱掉了袜子,把脚丫放在了罗非的大腿上。还别说,她的脚丫不但一点臭味没有,还真的有一股特殊的香味。这味道是是茉莉香水香水和少女体香混杂的味道,罗非很喜欢。

    罗非很快伸出了手,很不客气的帮她按摩起来。

    可是,这一按摩,他才发现,林若心白净的脚丫其实并不娇气,她的脚底板特别是大脚趾下方的位置居然有老茧。

    罗非感觉有些心疼了,一边给她按摩,一边问道:“这些都是练飞仙七十二式练出来的吧?”

    “你们都在那里,我不努力怎么行?”

    林若心言简意赅的一句话,让罗非紧紧地捧住了她的脚。

    ……

    罗非给林若心按了许久之后,她舒服了,人也躺在了罗非的床上,赖着不走了。

    罗非索性也躺在了床上:“不走就不走吧,半夜别一时兴起把我非礼了。”

    林若心抿嘴一笑道:“我真的不走了,不过今晚你想得美!我想跟你说说知心话了,非哥。”

    罗非顿时激动了:“要不,还是非礼我吧,一边非礼一边说知心话?”

    “滚!你个不要脸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