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九章 黑、黑暗料理?
    “死丫头,你到底想干什么?”趁着两个人单独在酒窖的须臾,罗非低声问道。

    “哼!当然是故意调戏你,然后让你吃不到了!”胡美轻哼了一声后,就把罗非推开了,“闪边!我不想理你了!”

    罗非一头雾水的功夫,胡美已经走远了。

    “这丫头今天有点不对劲啊!”罗非无奈的笑道,“得,晚上再跟她聊聊吧!”

    ……

    今天,秦思成也在场,而且是作为最重要的宾客。毕竟,罗非离家半年,如果不是因为秦思成的各方面运作,恐怕罗非这一次任务不会轻易完成。

    而且,也是秦思成成就了非凡集团。毕竟在剿灭雷永生的那场战役中,他故意委派了狼牙兵团为主力。并没有让imu的其他团队插手。这才让罗非等人顺利带走了本来应该“归公”的宝藏。也正是因为这一大笔钱的投入,非凡集团得以继续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

    当然,作为回报,非凡集团也做了更多的善事。

    也是因为秦思成,罗非避免了在之前多个艰难任务中负伤甚至阵亡的危险,也是因为他的存在,帮他推掉了很多困难的任务。

    所以,罗非今天的第一杯酒,就是敬给自己这位忘年交的。

    秦思成满饮杯中酒后,便冲着众人说道:“我和imu已经谈妥。一周之后,我将正式接管imu。到时候咱们的工作性质会发生很大变化。不会像以前那么辛苦和危险了。”

    甘甜抿嘴一笑:“谢谢叔叔的照顾!不,应该是感谢总指挥官的照顾!”

    “滑头!”秦思成捏住了甘甜的脸蛋,道:“我自己的兵,我自己不珍惜怎么行?再说了,你们都是高智商高武力的兵,为什么一定要用来牺牲?明明可以用在更适合的地方。”

    林若心微笑着端起了酒杯:“秦叔叔,就冲您这句话,我们一起敬您一杯!”

    众人都站起身,纷纷举起了酒杯。

    秦思成爽朗笑道:“好!咱们干了!”

    话音刚落,众人一饮而尽。

    罗非也喝光了杯中酒,可是他却微微一皱眉:怎么回事?怎么今天的酒味道有些不同?好像多了一点葡萄的香味?难道说小美又改变酿酒的工艺流程了?

    不过,出于对胡美的信任,罗非还是继续和众人一起喝酒,毕竟胡美是自己人,她是肯定不会害他的。

    ……

    接近午夜,宴会终于散了。此时男人们大多烂醉如泥,是被罗非和不怎么会喝酒的肥狼等人搀扶到了车里送走了。

    而等到罗非回来的时候,发现偌大的客厅里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什么情况?”罗非一时间诧异了,“谁干的?”

    就在这一刻,灯突然间灭了,房间里一片漆黑。

    罗非以为是断电了,连忙走到了电闸的旁边。

    摸了一把,他刚要合闸,一只手已经温柔搂住了他的腰,话语却无比凶狠:“想死是吧?”

    说话的人是崔琳娜,只不过她的声音很小,几乎只有罗非一个人能听到。

    “你,不你们……想做什么?”罗非自问了一句,然后有苦笑着自行解答道,“我知道了,不过,这也太刺激了吧?”

    “呵呵,今天你死定了,干脆别挣扎了。”崔琳娜冷笑道,“知道吗?大家都憋着想弄死你呢!”

    罗非心中了然。今晚是久别重逢的夜晚,是狂欢的夜晚。早已经和罗非缔结了生死之谊和百年之约的女孩子们,又加上这大半年来度日如年的苦等,到了今天,谁能忍得了?

    所以,这种情况是罗非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必须会发生的。

    “我……纵容你们和自己。”思想上甚至都没有任何斗争,罗非就不假思索的说道。

    “小非……”听到罗非这样说,崔琳娜反而有些hold不住局面了,不由愧疚的说道,“对不起。”

    罗非突然间一把抱住了崔琳娜,不由自主的把嘴凑了过去。

    “呜……呜……呜……”崔琳娜呜咽道,“我想你,想你!你个挨千刀的混蛋!”此时,崔琳娜已经疯狂了,她肆无忌惮的回应着罗非的拥抱,甚至主动解开了自己防卫的武装。

    “对不起……”

    “混蛋,对不起有用的话,你就别回来了!”崔琳娜完全承受不住了,她紧紧地拥抱着罗非,继而将他扑倒在地……

    ……

    不知道多了过久,崔琳娜终于起身了,继而狠狠的推了罗非的后背一把:“去吧。”

    罗非的心跳再次加速,不由叹道:“你和小美没安好心,今天肯定在我的酒里加东西了。”

    “呵呵,贱人。有些事何必说出来呢!”崔琳娜露出了神狐特有的狡黠,“我们说过,今天要把你杀了,就必须做到。”

    罗非没有追问一句话,只是深深点头:“我认了。”

    ……

    心中全都是矛盾。

    罗非不想上楼。可是他又很清楚,如果这个时候不上楼的话,会冷掉其他人的心。

    于是,一个深情的拥抱之后,罗非终于慢慢的松开了崔琳娜:“谢谢你,也谢谢小美。”

    崔琳娜微微点头之后,第一次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猫:“以后你都不会离开了,对不对?”

    “我……”罗非带着愧疚说道,“我可能还会离开,但是我一定会让你们都知道我去了哪,去做了什么,再也不会再瞒着你们了!”

    崔琳娜终于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这就对了!上楼去吧,接受大家的惩罚去吧!”

    罗非一步步的走上了楼。

    此时他很清楚,前方没有荆棘坎坷,只有温暖甜蜜。虽然走廊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却充斥着各种激动的情绪和两百多个日日夜夜的等待。

    呵呵,突然间,我不期待光明了,只希望这是永远的永夜。罗非如同诗人一般在心中说道。

    这里,并不是锦绣庄园,而是林若心早在半年前罗非刚离开的时候,购入的新房。

    这套坐落在山清水秀的郊区的新房最大的优点,就是大,非常大!光是第二层就有20多个房间。

    此时,一缕月光照应到走廊里,让罗非看到好几个房门都是虚掩着的。

    “多情自古伤离别,妞多消得人憔悴啊!”诗兴大发的罗非当即作了一首打油诗。

    “哈哈哈!”

    “嘿嘿嘿!”

    “嘻嘻嘻!”

    房间里顿时传来了各种美妙的笑声,堪称“琳琅满目!”

    罗非的耳朵顿时分辨出了笑声的主人都是谁。

    呵呵,今天肯定是惨烈一战啊!罗非苦涩的心道,不过,这是我欠你们的。

    罗非说完,便走入了那永夜之中的战场。

    ……

    只是,这一夜不管不管对于他还是他的可爱女人来说,都不是永夜。时光,太过于残忍。

    当清晨来临的时候,罗非已经睡死了,喊声如雷。

    丁薇微微起身,望着身旁的罗非,不由愧疚的说道:“好好休息吧!这一次是我们太任性了。”

    ……

    罗非这一觉大梦不醒,一直睡到了日照三竿,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窗外,阳光迷人,美人们甜笑嫣然的声音让他心醉。

    “这群磨人的小妖精啊!”罗非一边调侃着,一边起身走进了卫生间洗漱。

    而来到了楼下的时候,罗非客厅里却只剩下了林若心和甘甜两个人。而罗非很清楚,昨天夜里她们并没有出现。

    “早!”罗非说道。

    “都不早了!”林若心指着饭桌上的面汤对罗非说道:“尝尝味道怎么样!”

    “谁做的?”罗非喝了一小口。

    “甜甜做的。”

    “啊?!”罗非差点喷出来,“黑、黑暗料理?!”

    甘甜冲着罗非挥舞粉拳,怒道:“欠揍是吧?给我咽下去!”

    “哎?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喝啊?”罗非说道,“不!很好喝!汤很浓啊,这不是你的水准!薇姐的杰作吧?”

    “呜呜呜,就知道你会猜出来。是我下的面好不好!”甘甜郁闷的猫叫道。

    “甜甜你真好,居然下面给我吃。”罗非道。

    “你是不是想死啊?”甘甜一边夹住了罗非的脖子,“你再给我一语双关个试试!”

    “呃,好痛苦,我错了还不行,还能不能愉快的喝汤吃面了?”罗非求饶道。

    林若心抿嘴一笑:“甜甜,好了好了。饶了这家伙吧!这家伙可是很辛苦的!”

    林若心刻意强调了“辛苦”二字。

    林若心何其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昨夜的别墅里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事情。虽然林若心海乃百川,但她毕竟是女人,该吃醋的时候还是会吃醋。

    罗非低下了头,顿时不好意思说话了。

    林若心和甘甜对视了一眼,突然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或者说,她们不好意思开口了。

    ……

    罗非喝了整整一锅面汤,终于吃饱了。这时,他的话匣子打开了:“心妞,甜甜,你们俩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好吧……”林若心和甘甜对视了一眼,似乎都希望对方能先开口。

    但许久之后,两个人发现自己都很难开口。

    罗非却看透了一切,不由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们都不好意思说,那我替你们说吧。你们肯定是做了一件特殊的事情,怕说出来之后我会生气。”

    “哥,不是一件,是很多件。”甘甜艰难的说道,“不过你说得对,我们真的很怕说出来你会生气。”

    “可是,就算你生气了,你也不能改变现状了。因为木已成舟了。”林若心道,“我是自作主张这样做的。”

    罗非淡淡一笑道:“其实,这些事情都属于同一件事。你们,应该是把樱井中学我那个班的老师同学都接到咱们国内了吧?”

    “非哥,对不起哦。”林若心俏脸一红,“我明明知道你不容易面对他们,我还这样做了,我有点过分了。”

    罗非却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其实,你做的挺对的。因为那件事都已经发生了。再让他们回到过去的环境中去面对未来的生活,的确太残酷了。与其那样,还不如给他们一个新的环境,让他们重新生活呢!”

    罗非刚说完,就把甘甜和林若心都搂在了怀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