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暴怒如野兽的江晨曦
    云姨所说的忘年交,就是林若曦。x23us.更新最快

    林若曦在江家做过一年工,因为个性善良,人品又好,所以江家上上下下都喜欢她。

    但是后来,因为江煌爱上了林若曦,因此惨遭江煌的父亲杀害。

    因为这件事,江煌家里的仆人几乎全部被江煌的父亲换掉了。唯有云姨因为当时休假一个月,再加上的确非常忠诚,因而被江煌的父亲留下了。

    ……

    “大小姐,你长得和若曦小姐几乎一模一样,所以我看到你的时候,就想到了若曦小姐。还以为是若曦小姐回来了。”云姨凝视着江晨曦,不由感慨万千,“不过,如果若曦小姐还在人世的话,应该已经三十多岁了。不可能像大小姐这样年轻了。”

    江晨曦顿时眉头紧皱:“若曦小姐?若曦小姐……是不是姓林?”

    云姨吃惊不已:“你怎么知道?”

    江晨曦郁闷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明明知道。”

    看到江晨曦的声音有些颤抖,情绪也不是很好,云姨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时间没有继续追问。

    ……

    晚上,江煌回家了,江晨曦对下午发生的事情讳莫如深,江煌也没有察觉到的意思,两个人一起吃饭,随后一起聊天,直到各自睡去。

    第二天清晨,江煌和昨天一样,去了一趟公司。而出乎好奇心,江晨曦去了种植园,找云姨继续聊昨天的事情。

    可是,江晨曦刚来到种植园,就发现云姨并不在这里。

    江晨曦四下找寻了许久也没有看到云姨,这才把目光转向了种植园的另一位负责人,周大叔这边:“大叔,您知道云姨去哪了吗?”

    周大叔也是诧异的说道:“不知道啊!”

    这时候,种植园不远处,两个身穿工作服的男人推着一个垃圾桶正走出了种植园。他们距离江晨曦比较远,走的时候并没有跟江晨曦打招呼。

    然而,江晨曦却是鼻尖耸动,突然间嗅到了一股特别熟悉的味道。

    ……

    两个工作人员很快把垃圾桶带出了庄园,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一台商务车中,随后,车子绝尘而去。

    江晨曦追到了门口,却不敢动了,她想起了江煌对她的告诫:不论什么情况下,只要没有征得他的同意,都不能离开庄园!

    可是,一想到那股熟悉的味道,江晨曦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她思忖了许久之后,终于有了主意。

    此时,江晨曦朝着自己居所的楼里跑去。这一刻,她行走如风,速度之快连她自己都震惊了:我怎么跑的这么快?正常人类的速度不会有我这么快!

    然而,感性很快就战胜了江晨曦的理智。她推开了窗户,从这个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猛然间纵身跳下!

    这里是四楼,距离地面少说有七八米,但江晨曦落下来的时候一点事都没有,反而如同一只猫咪一样灵动!

    此时,她望着前方距离自己很远的那台商务车,突然间迈开了双腿,以惊人的速度追了上去!

    这里是纽约市郊,加上清晨人本来就少,而且车走的是小路,这一上并没有什么行人。而且,江晨曦虽然违背了江煌的命令,但却仍旧遵守着自己不能让庄园外的人发现的原则。一路在路旁的田野里猛追,并没有走上大路。

    商务车中的两个男人显然也没有看到她,而是一路前行。

    车子大约开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功夫,终于来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

    这时候,两个男人打开了后座,继而把垃圾桶抬了出来。

    “兄弟,可以了!”戴着眼镜的男人冲着另一个男人点了点头。

    这个男人这才打开了垃圾桶,和眼镜男一起,把一个尸体抬了出来。

    这个尸体不是别人,正是云姨。

    云姨死的无声无息,身上没有任何勒痕、伤痕,而是被江煌下药毒死的。

    眼镜男望着云姨,不由冷冷道:“云姨,你别怪我们,你会死,是因为你嘴巴不好使,谁让你把不该说的话乱说!”

    另一个男人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瓶特殊的液体,小心翼翼的泼洒在了云姨的身上。

    这时候,云姨的尸体发出了滋滋啦啦的声音,已经慢慢地消融了。

    “云姨!”就在此时,两个人的身后突然间传来了一个女声。

    就在两个人刚刚回头的时候,这人已经如箭一般冲到了云姨的面前。

    然而,还没等她来得及抱起云姨,云姨的尸体已经消融的一干二净!

    这,是江煌制造出来的超级溶解剂,专门用来毁尸灭迹的。

    江煌当然不想弄脏自己的家,所以就让两个心腹把云姨的尸体抬出来处理。

    此时,江晨曦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已经出离于愤怒了,她猛然间回过头,冲着眼镜男和另一人发出了嘶吼声:“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大、大小姐?”两个人完全惊呆了。

    这么远的距离,一路无人,两个人的车速都快飙起来了,至少开了将近七十公里,而大小姐的前前后后找不到一辆车,她到底是怎么追过来的?

    眼镜男只知道江晨曦也是江煌的心腹,所以还是坦言道:“大小姐,昨天云姨跟你说了不该说的事情,所以,她必须死!”

    江晨曦顿时愣住了:“不该说的事情?可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没有告诉你们啊!”

    “大小姐,其实,整个庄园内到处都是监听器和摄像头,咱们怎么会不知道。”另一个男人说道。

    “我不管,是你们,是你们杀了云姨……”江晨曦愤怒的质问道,此时此刻,她像极了一只发了怒的野兽。

    两个男人都感觉到了后背一阵发凉。

    不得不说,能做江煌的心腹,这俩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功夫都和绿箭不相上下。这也是江煌之所以不在乎绿箭死活的原因。论胆色,论功夫,两个人都很强。

    可是这一刻,两个人却感觉到了一阵阵惶恐。

    “大、大小姐!是我们杀的。”眼镜男虽然有些害怕,却还是替江煌认了罪。理由很简单,这个时候不能出卖自己的主人。

    另一个男人也点了点头:“大小姐,请你惩罚我们吧!”

    江晨曦的目光,近乎呆滞:“书上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们去死吧!”

    江晨曦的话语很平淡,但是暗含杀意。两个男人听得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就在这一刻,江晨曦却突然间暴起,朝着两个人飞扑了过去!

    这时候,她的动作已经完全不像是个人类,而是一只真正的野兽!

    眼镜男的兄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江晨曦就突然间朝着他的脸上狠狠凿了两拳!

    第一拳,这人的脸歪了,第二拳,这人的脑袋发出了崩碎的声音!

    男人横飞出去,倒在地上就没了动静……

    此时,眼镜男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他哪里顾得上自己还有高超的功夫在身上,连滚带爬就跑进了车子,用颤抖的腿轰开了油门!

    车子瞬间启动了,而此时,江晨曦狠狠地趴着车窗,又一次伸出了拳头,一拳就把车窗凿碎了!

    “啊!不!”眼镜男吓得惊叫了一声,连忙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一边手枪,不管不顾的朝着江晨曦扣动了扳机!

    只听见“砰”的一声,江晨曦头部中枪,整个人飞了出去!

    眼镜男也顾不得许多,开着车就跑。此时,他怕极了,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跑吧!离开江家,离开米国!再也不会来了!眼镜男陷入了痛苦的思索之中。

    而就在这一刻,商务车的挡风玻璃上突然间出现了一张冰冷的俏脸。

    这张脸的眉心处流着血,但是双眼却狰狞的望着他,暴怒无比的样子。

    这时候,眼镜男清清楚楚的看到,这张脸眉心处慢慢地掉出了一颗子弹壳,随后伤口居然快速愈合了!

    “啊!啊!啊!”眼镜男吓得魂飞魄散……

    而就在此时,这张脸的主人一拳砸碎了车窗……

    ……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正在开会的江煌突然间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了电话中的消息之后,他顿时心头一颤,连忙中止了会议,急匆匆的离开了集团大厦,来到了楼下,和纽市警局局长米歇尔见了面。

    米歇尔和江煌也是老交情了,他还是高级探员的时候,就和江煌的父亲打过交道。

    江煌看到他的时候,心中也是微微一慌,唯恐是因为什么罪案需要他协助调查。

    而米歇尔看到他的时候,则是面色凝重,更是让江煌心中不安。

    “江董事长,非常不好意思打扰你。”米歇尔叹道,“我们在西格林小道上发现了牌照为*****的米伦牌轿车,我们查到,这是你家的车牌号。”

    江煌心中一惊:这不是我给王城和王毅的车子吗?怎么会出事?难道他们没有处理掉云姨的尸体?

    江煌强作镇静的问道:“车是我的,是我送给我的保镖的车子,不过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米歇尔叹道:“非常抱歉,车子在半路上撞在了路边的岩石上,已经翻车了,车上的男人死了,另外,车外我们发现了王毅的尸体。”

    江煌顿时一愣:“您的意思是,发现的是王毅和王城的尸体?他们是怎么死的?”

    “疑似是死于重物击打,他们的头部都有重度骨裂的迹象。王城在死前曾经用自己的枪进行了自卫反击,枪膛里少了一颗子弹。我们在现场找到了一枚带血的子弹,证明是这把枪发射的。”

    江煌听到这里,顿时用大脑推测出了不少事,他很清楚,云姨的尸体已经被两个人处理的干干净净了。那么,肯定是在他们处理完了云姨的尸体之后,被人杀了。但是这个杀手手法一般,现场中枪了……

    可是,如果手法一般,这人又怎么会杀掉了王城、王毅这两大高手呢?

    江煌想到这,便故意装出了咬牙切齿的样子:“米歇尔叔叔,看在您和我父亲交情很深的面子上,能不能给我一丁点弹头上的血液?我想帮您核实一下这人的dn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