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三章 病入膏肓
    三天后的一个清晨,罗非启程回到了天州。

    就在罗非刚刚着陆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上面赫然是“萧翊萱”三个字。

    罗非连忙接起了电话:“萱萱,有事找我吗?我刚到天州!”

    “小非,我有事要求你帮忙。”萧翊萱为难的说道。

    “你说吧,是什么事?”

    萧翊萱的声音有些低沉:“洛瑞快不行了。”

    洛瑞,正是此前一直苦追萧翊萱的落魄富二代。一个心眼很不错的男人。八个月前,罗非去澳国的时候,曾经救了他和萧翊萱。而后,罗非给了洛瑞1000万米元,让他回天州安心生活。

    只是,大半年前还好端端的小伙,怎么突然间就不行了?

    “他怎么回事?生重病了?还是遇到什么意外了?”罗非疑惑的问道。

    萧翊萱叹了口气:“我也是刚刚才才知道的,他居然吸毒!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这ie都是刘晨晨告诉我的。”

    刘晨晨是洛瑞的妻子,更确切的说是他的前妻,早在三个月前,他们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

    洛瑞离婚和吸毒这两件事,罗非完全不知情:“我知道了,你等我!我马上就到。”

    ……

    洛瑞目前就在非凡集团赞助的天西医院接受治疗,当罗非赶到医院的时候萧翊萱也在门口等待。两个人一见面,二话不说就走进了医院里面。

    此时,刘晨晨走了过来。

    刘晨晨并不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她看上去非常普通,不过从朴实无华的装扮和气质上看,是个很贤惠的女孩子。

    看到他们,刘晨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心酸。

    萧翊萱赶紧走过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我们来了!你放心,我们会想办法救他的!”

    “姐姐,谢谢你们!谢谢罗董事长!”刘晨晨顿时扑倒在了萧翊萱的怀里哭出了声。

    罗非看得出,两个人是经常联系的。

    在萧翊萱和洛瑞在澳国经商最不如意的那段时间里,刘晨晨曾经追求过洛瑞。因为刘晨晨家里比较有钱,又因为自己苦追不到萧翊萱,所以那时候洛瑞时不时会去找刘晨晨发泄一下。

    而这些事,萧翊萱其实都知道。只不过,萧翊萱从心中一直都在默默祝福他们,希望洛瑞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因为萧翊萱什么都给不了洛瑞。而刘晨晨什么都能给。

    直到罗非和萧翊萱在一起之后,洛瑞终于下了决心,和刘晨晨在一起了,两个人半年登记结婚。当时罗非和萧翊萱还去参加了婚礼。

    当时看到洛瑞含着热泪像刘晨晨下跪求婚的时候,两个人都一度觉得洛瑞会和刘晨晨长相厮守。

    可事实上,那只是一种假象。

    ……

    因为洛瑞正在接受抢救,所以刘晨晨就在手术室外,把洛瑞这半年的情况说了个清楚。

    大半年前,罗非给了洛瑞1000万米元,作为他在澳国期间的损失费。当时罗非觉得这笔钱对于比较会持家的男人来说,估计花几辈子也花不完。

    而一开始,洛瑞也是很好强的。他把这笔钱的一半借给了银行进行风投,自己每年都能拿到惊人的回报。而剩下的一半,他在买房置地之后,就和刘晨晨一起搞起快餐连锁店。

    只可惜洛瑞天生就不是做生意的料,他偏听偏信,固执己见,一上来就把连锁店开了几十家,像一口气吃个胖子,结果赔得很惨,几乎是血本无归。

    刘晨晨不知道劝了他多少次,可是他压根不听,一直独断专行,和以前跟萧翊萱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而在生意失败后,他咽不下这口气,索性把银行里那笔钱也拿了出来,继续投资补仓,结果输得更惨了。刘晨晨一度想让他收手,可是他根本不听。

    一次偶然的机会,刘晨晨发现他吸违禁品。这时候,刘晨晨选择的不是抛弃他,而是抱着他痛哭了一场,希望他戒掉。

    洛瑞本来答应的很好,也去了戒毒所去戒,可是戒毒后不久就复吸了,更是在狂性大发的时候动手打了刘晨晨。

    最终,刘晨晨只能无奈的选择了离婚。

    而离婚之后的他更急肆无忌惮,变卖了自己的房子,更加肆无忌惮的吸,不但如此,他还拼命的糟蹋自己的身体,经常光顾花街柳巷,完全变了一个人。

    最终,他得了重病,他的肝脏、肺脏都出了大问题,住进了医院。

    洛瑞是负担不起医药费的,这些钱都是刘晨晨出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刘晨晨还爱着他。

    听到这里,罗非的神情有些黯淡:“是我害了他,我当初如果不给他那笔钱,什么事都没有了。其实我只是希望他能够过得好一点。”

    老实说,直到今天,萧翊萱才知道罗非给了洛瑞那么大一笔钱,可是萧翊萱更知道,罗非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他不可能为了害死洛瑞才给他钱。

    但是,现在她不能用这种话去劝罗非,因为这种话不能从她嘴里说出来。

    刘晨晨倒是很识大体,他冲着罗非说道:“董事长,其实他的堕落跟钱没有任何关系。老实说,他是走不出那道坎。他结婚前,萱萱姐找他聊过,一直都在跟他沟通,希望他和我能好好过日子。当时他满口答应了。可实际上,自从我们结婚以来,我就知道他爱的并不是我,而是萱萱姐。而我,一直都是一个陪衬品。”

    罗非眉头紧皱:“为什么不早一点来找我?他想开连锁店,我可以帮他的!渠道、客源、还有销售手法,我都可以提供给他!”

    刘晨晨叹道:“你觉得他还会接受你的帮助吗?他当初口口声声的说,他要把你借给他的1000万变成10亿,100亿,之后连本带利的砸在你脸上!

    他这个人心气太高,我根本拦不住。我想告诉你,可是他就用离婚来威胁我,我怎么跟你说啊!”

    罗非的全身都感觉到了冰冷,老实说,他没想到这个貌似软弱的男人居然也有如此绝狠的一面,更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恨他入骨了……他完全是在恩将仇报!

    可是,罗非却恨不起来他,只是觉得他很可怜。

    “非哥,你是个好人。你这人的心思正。可是他和你不同,他是一个骨子里狠毒的男人,没有得道的话,他会一直隐藏下去,一旦得道,他根本隐藏不住。可是他又没有你这样的实力,所以最终只能落得这样的下场。”刘晨晨对洛瑞的评价十分到位。

    ……

    没多久,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位医生姓王,是医院的权威,也是罗非的好友。他看到罗非,也微微一惊:“罗董事长,你怎么来了?”

    罗非严肃的说道:“病人是我的兄弟。老王,想办法救救他吧!”

    王医生艰难的摇了摇头:“恐怕是救不活。董事长,病人已经病入膏肓了,癌细胞已经彻底扩散了……”

    听到这里,刘晨晨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这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她已经不是第一天听到这个消息了。

    罗非思忖了片刻后,说道:“用锎来治疗,有希望吗?”

    锎,极为贵重的放射性金属元素,对治疗癌症有很大的帮助。目前一克的国际价是10亿米元左右。而且,锎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到。因为全世界目前才只有100克左右。目前,imu的总部拥有4克。泽中宝贝,只需要几微克就能对病人起到作用。

    然而,王医生的答复仍旧是否定的:“人已经进入弥留状态了,董事长,真的很难了。”

    罗非却仍旧不死心:“如果我能提供,咱们医院能给他治疗吗?”

    “没有问题!咱们有全套设备,都是非凡集团提供的,是最高级的设备!”王医生说道。

    听到这里,罗非立刻拨通了毒狼的电话:“老毒,我是罗非,把咱们总部库存的锎拿出零点零一克,以最快最快的速度带到天西医院来!”

    毒狼立刻回应道:“知道了,6个小时内赶到!”

    “时间能更短一段吗?”罗非问道,“我要救人用。”

    “那只能先把所有的都带过来,然后到了天州,再进行分解。咱们这边有我和葛丽在,会节省一个小时左右。”

    “那太好了,尽快吧!”

    “嗯!”

    王医生也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只是脸上一直很为难,因为他很清楚,现在即便是天上的仙药也救不了洛瑞了。

    王医生望着已经被推倒了加护病房里的洛瑞,道:“病人还很清醒,你们可以去看望他,他刚才说要见董事长你。”

    罗非心头一沉,他没有想到,洛瑞居然想见他!

    萧翊萱思忖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留在了原地。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和罗非一起出现在洛瑞面前,那就是一剂毒药了,可以立刻让他致死。

    于是,罗非换好了消过毒的医疗服,一人进入了病房。

    当他看到病床上那个病入膏肓的男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舒服了。就在半年前这家伙的身体还非常强壮,手臂上上的肌肉都是一绺一绺的。可是现在,他形如枯槁,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不过,洛瑞看到罗非的时候,却很高兴,还颤巍巍的伸出了手,道:“非哥!你来了!”

    罗非一把抓住了洛瑞的手:“兄弟,对不起。”

    洛瑞却叹了口气:“哥,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

    罗非摇了摇头,道:“不说这些了!兄弟,你给我挺住!我带来了最好的药!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洛瑞的气息很微弱,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哥啊!我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其实,我真的只是想见见你而已……”

    “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

    “哥,别这么说!错的是我,不是你。我要感谢你,因为是你杀死了我体内的懒癌细胞,至少让我学会了如何去奋斗,让我不想庸庸碌碌的活着了。”

    罗非的情绪完全绷不住了,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把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男人逼到没有理想和抱负,是一种犯罪。而把一个习惯了平凡和中庸的男人逼得奋发图强,却最终伤了自己,这难道不是犯罪吗?

    对于罗非来说,这也是一种犯罪。

    罗非觉得自己好心办坏事了,而且是极坏极恶的事情。而最可怕的是,他办完了之后,居然还把它当做了一件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