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哥哥, 来世再见吧!
    “完了完了!不默契了啊!”周地道顿时尴尬的笑了。

    “阿道啊,以后咱们哥俩的默契得好好培养。要不然,你以后怎么做老大呢?”吕天麟内涵的说道。

    “麟哥你说得对。”周地道阴险一笑,“咱们以后会非常默契的。”

    吕天麟道:“兄弟,你想要什么,我都很清楚。我想要什么,你也应该很清楚。总有一天,咱们会各取所需的。”

    “麟哥,我就等着这一天呢!”

    ……

    挂断了吕天麟的电话,周地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他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低声说道:“王姐,晚上在两个丫头的饭里加点东西。小丫头十一点下直播,我要她们十二点之前都睡死过去。”

    “知道了,少爷,你放心吧!”听筒里传来了一个老女人的声音。

    这个老女人正是周地道安排给毛小小和田蓉的厨娘。

    ……

    晚上,两个小美女在八点半一起上了直播,吃起了厨娘为她们准备的饭菜。

    毛小小今天食欲不错,吃了很多东西,而没吃晚饭的田蓉也跟着吃了一些。

    今天的粉丝也很热情,不少人打赏她们。

    十一点二十,两个人才下播。

    这时候,田蓉非常的困倦,眼皮都快抬不起来了,而毛小小则索性躺在了床上睡着了。

    田蓉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刚才我们吃的东西里有问题!肯定有问题!我刚才就应该察觉的,我怎么没有察觉到?

    田蓉想到这,便连忙朝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她的包包里有毒狼秘制的药,专门解迷药的!

    然而,田蓉刚走到了楼梯间的时候,整个人就不行了,居然栽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不远处的黑暗角落之后走来了厨娘。厨娘阴险的扫了田蓉一眼,不由冷笑了一声,随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少爷,您可以过来了,两个丫头都睡死过去了!”

    “知道了,王姐,做得好。”

    “如果我什么事,我先去休息了。”

    “好的。”

    ……

    十多分钟后,周地道开着车,嗨皮的哼着小曲,来到了别墅门前。停下车的时候,他不由自言自语道:“一会儿到底要怎么玩呢?一个个玩,还是……嘿嘿,不管了,先进去再说吧!”

    周地道说完,就打开了房门,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此时,别墅里一片黑暗,周地道刚要打开灯,却突然间停了手:“嘿嘿,还是不开灯了,这样更有神秘感!”

    周地道想到这,就飞也似的走上了楼,摸着黑看了看一个个的房间。

    别墅不大,二楼只有四个房间,房门都是开着的,而窗帘都是关上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如果不是因为床单够白,恐怕连床单的颜色都看不清楚了

    周地道摸了两个房间,都没有摸到女人的身体,终于走进了第三个房间里。

    此时,他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自己即将得手了。

    周地道伸出手,不停地抚摸着,突然间摸到了床上……柔软到了极致,甚至有点粘手的感觉。

    周地道不由轻笑道:“得,肯定是王姐把药下得太猛了!不管了,一会儿开了灯直接弄醒她!嘿嘿嘿,小美人我来了!”

    ……

    风霜高洁,水落石出。

    大半个小时后,周地道终于走过去打开了灯,背对着床上的女人,他没好气道:“怎么没啥感觉呢?不应该啊!”

    周地道回过头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傻了眼,只见床上躺着的并不是毛小小,也不是田蓉!而是王姐!

    王姐今年都已经四十多岁级了,长得其貌不扬,比他周地道还要难看。若不是因为身材比较苗条,周地道也还不会认错!

    一时间,周地道受不了了,连忙跑到了卫生间里,一阵呕吐:“卧槽!恶心死我了!妈的!怎么回事?”

    此时,王姐也醒了过来,她目瞪口呆的望着卫生间里的周地道,顿时羞红了脸:“少爷,你这是干什么啊!”

    周地道意识到了事情不妙,他裤子都来不及提起来,就慌慌张张的走到了几个房间里一通检查!

    没人,一个都没有!

    此时,周地道发现毛小小的直播室上多了一张纸条,上面有两行清晰的小字——

    “哼,就凭你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我看还是那个歹毒的老巫婆和你最合适!略略略!”

    周地道顿时暴跳如雷:“卧槽!卧槽!死丫头!你找死!”

    ……

    周地道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也不能责怪王姐,顿时好言安抚了几句,不过,他也郁闷的发现,王姐似乎并不在意,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这让他欲哭无泪。

    走出了别墅,周地道也顾不上脸面,立刻给吕天麟先打了一个电话,把自己看到的真相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吕天麟。

    其实,周地道和吕天麟在三年前就勾结在了一起。吕天麟久居东北,但近几年却四处流窜,地盘说多不多,而且并不稳定,只是因为家底厚实,有的是钱,加上人脉比较广泛,所以到哪都能混得不错。

    吕天麟对富庶的华南地区一直都很觊觎,怎奈程宝山在广平根深蒂固,自己并不容易染指这里。所以,他勾结了周地道,准备让周地道在适度的时候反水,拉程宝山下马。而周地道也是反复的考量再三之后,才同意了帮忙。不过,两个人一直没什么机会。

    ……

    今天,吕天麟听到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顿时陷入了思忖之中:“搞不好,非凡集团已经介入了。那个姓田的丫头应该是非凡集团的人。”

    “如果会这样,对咱们是不是很不利?”周地道问道。

    “也未必。”吕天麟道,“要看咱们懂不懂取舍和站队。”

    “哥,我愿意听你的指示。”周地道恭敬的说道。

    “地道,你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识时务。”吕天麟笑道。

    “哥,我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从来不喜欢踩自己的兄弟。”周地道说道,“我怎么做人,你应该很清楚。几年前,程宝山把对我特别好的陈岗哥踩在脚底下上位,让那个陈岗哥死在了乱刀之下,还抢走了陈岗哥的女人……这笔账,其实我咽不下去。”

    “这些我都知道。所以你这几年一直都和邹彪、沈北元走得很近。”吕天麟道,“你和邹彪感情更深一点,我和沈北元走得更近。我现在就在沈北元的家。咱们近期酝酿一次大动作,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程宝山踢出局。”

    “嗯,我会好好配合你的。”

    “事成之后,我答应你的条件,帮你坐稳华南地区江湖的第一把交椅。”

    “我也会让老哥你的公司在华南开枝散叶!”

    “哈哈,跟你这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吕天麟道,“这件事,你跟程宝山直说吧,你放心,他不会怪罪你的。然后他肯定会跟我通电话,我这边怎么说,你瞧我的好了!”

    “好的,谢谢麟哥!”

    “客气啥!都自家兄弟了!”

    ……

    挂断了电话,吕天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容:“毛小小……呵呵,找死!”

    这时候,吕天麟旁边的男人突然间起身,说道:“天麟,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吕天麟顿时望着这个男人,陷入了苦苦的思忖之中。

    这个男人个子不高,不过很壮实,一张大脸上看上去并没有多少邪意,倒是显得很有几分江湖气。

    他叫沈北元,河洛省大富豪,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家有多少钱,他自己都不清楚。

    沈北元人脉关系极为广泛,本身是个功夫高手,在江湖上很有地位,同时也因为够义气,所以集结了一大群的死士为他效命。

    吕天麟是个狡诈的男人,不过在沈北元面前却显得异常直爽,甚至他曾经为了沈北元挨过两刀,差点死了。

    所以沈北元视他为亲兄弟。

    “哥,这件事你不能出手。”吕天麟说道。

    “怎么,不给兄弟面子?”沈北元没好气道。

    “不是不给你面子,而是我预判罗非已经出手了。”吕天麟道,“如果不出我的预料,罗非已经把毛小小的父母都接走了,这是他的常用伎俩。”

    沈北元一阵疑惑:“你这么肯定?”

    吕天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罗非的这里和他的第三条腿一样发达。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有那么多的女人,林若心那小妮子都不吃醋的原因了。从某种程度上说,程宝山相当于一个缩水版的罗非。只不过,他没有罗非那么强的实力。”

    “你这么瞧得起罗非?”沈北元笑道,“但凡是你瞧得起的人,通常都很牛逼。咱们共事这么多年,我非常了解这一点了。”

    “所以元哥,这一次千万不要动手,甚至不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吕天麟道,“那个罗非毕竟是imu的二把手。如果imu插手咱们的事情,咱们会非常被动。”

    “那你的意思是?”

    “咱们最好和罗非和气生财。因为我感觉罗非是一个比较好面子的人。如果咱们对罗非恭恭敬敬,他肯定不会动咱们。”吕天麟笑道。

    “那以后呢?天麟你就甘心窝在东北、华南这两地?”沈北元问道。

    “不甘心。不过,实力不够,又能奈何?”吕天麟道,“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实力积累起来,争取能够对抗非凡集团。如果能有一举歼灭对方的可能,就要赶紧动手,先下手为强!”

    ……

    第二天清晨,在一栋陌生的豪宅里。

    睁开了迷离的双眼,田蓉望着近乎一丝不挂的自己,嘴角都已经抽搐了:“完了……我是不是已经被他给……哥哥,我对不起你,我想给你帮忙,可是我……”

    这一刻,田蓉感觉自己的心都快死了,她知道,自己已经不清白了,肯定在昨夜被周地道那个畜生给糟蹋了。想到这,田蓉也想到了死。田蓉的目光猛然间转向了梳妆台,一眼就看到了梳妆台上的一把发钗,顿时起身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发钗。

    “哥哥,来世再见吧!”田蓉突然间哭出了声,一把将发钗戳向了自己的脖子!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