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让您见笑了
    吃过饭,罗非也得到了来自暗狼的消息,他已经查清楚了当年梅晓楠家命案的真相。

    梅晓楠没有说谎,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安文和的确是一个罪无可恕的男人。

    于是,罗非坐不住了,他带上了林雨晨和梅晓楠一起出发了。

    这一次出行,他们乘坐了罗非的私人直升机。飞机从广平起飞,直奔江北省。

    这也是梅晓楠有生以来第一次做直升飞机。不过,她并不紧张满门心思都在思考着罗非接下来的动作。但是,她怎么都猜不透。

    ……

    江北省苏林市苏杨县,一个远近闻名的贫困县,山沟沟里的县城。

    整个县城人数不过30多万。

    梅晓楠的家就住在县城里,十分破败,完全找不到当年的痕迹。

    而相比之下的安家则极为富有,住在了县城最大的一个庄园里。占地面积甚至比罗非在意国西岛的家还要大。

    罗非也不客气,直接选择了在安文和家的楼顶上降落!

    此时,正值下午三点多。

    二月底的苏杨县气候并不好。春雨下了两场之后,反而越发阴冷,今天更是乌云密布,似乎不是什么好预兆。

    走出直升飞机的时候,梅晓楠半天才注意到,这里居然是安家正房的楼顶。此时,安家的几个护院保镖顿时杀了过来,一个个拎着家伙,气势汹汹。

    为首的是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他恶狠狠地指着罗非骂道:“妈的!开个直升机了不起了是吧?哪来的野小子?谁让你来安家捣乱的?”

    罗非冷冷道:“传个话给安文和。我限他半个小时之内立刻去警局自首,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妈的,你疯了吧?兄弟们,给我上,打醒这个王八蛋!”汉子顿时大骂道。

    这时候,林雨晨的眼神中顿时闪烁出了一丝杀意。

    罗非顿时看出来了,一时间低声说道:“不要打死,小惩大诫。”

    林雨晨这才收起了眼中的杀意,道:“哥哥,这群人真不是好东西,居然欺负晓楠姐姐,不可饶恕!”

    林雨晨说完就冲了上去,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了梅晓楠的认知能力。

    壮汉还没来得及扬起了手中的家伙,就已经被打倒在地了,紧接着,他周围的几个小弟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林雨晨打的倒在地上看星星了!

    而此时,安文和已经闻讯而来,身后还跟着十多个壮汉。

    安文和见到这场景,又看到了那架直升机,再看了一眼梅晓楠,顿时愣住了:“晓楠,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晓楠很清楚,自己已经箭在弦上,这时候绝对不是给罗非丢人的时候。

    于是,她鼓足了勇气对安文和说道:“安文和,我是来收拾你的!”

    安文和听到这,目光顿时转向了罗非。

    安文和这个井底之蛙并不认识罗非,因为在县城甚至是市里都横行霸道惯了,所以他根本没把罗非放在眼里,而是指着罗非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毛长全了吗就敢跟我抢女人,活腻味了?给我打!”

    安文和刚说完,手下人都冲了过去,这群人虽然没有手持棍棒,但是功夫都很高,是安文和的贴身保镖。

    安文和本身不会什么功夫,加上这些年横行霸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少件坏事。所以身边自然带了很多人,以防被报复!

    看着这群凶神恶煞,罗非仍旧没有出手的想法,只是淡淡一笑道:“雨晨,还是老规矩!”

    林雨晨笑了,开心的杀了进去,说道:“是,哥哥!”

    这群高手一个个都出离于愤怒了:妈的,一个小姑娘也这么狂妄!找死!

    这群牲口并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一个个下手特别重,照着林雨晨身上的要害就动手了,唯恐打不死她!

    “小心啊!”

    梅晓楠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不行,甚至还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家伙,冲过去就要帮忙!

    然而,她却被罗非一把拉住了手腕:“不用,交给雨晨好了,这是小场面!”

    ……

    安文和本以为这一群人很快就能把林雨晨和罗非制服,可是没想到,就在他的保镖们冲过去不到半分钟的功夫,他们都倒在了地上,一个个疼得惨叫,却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

    安文和吓得连连倒退,转身就要跑。结果一个不小心,直接栽倒下去。

    楼下是结结实实的水泥地,这里距离地面得有六七米,如果这家伙摔下去,估计想不死都难!

    而就在这一刻,林雨晨伸出一只手,一把拽住了这家伙的脚脖子!

    不过,林雨晨并没有打算轻易救他,就让他保持着这个造型。

    安文和很快就脑充血了,一时间脸都涨红了,不由用力的扑腾起来。

    罗非走过去,扫了安文和一眼。

    不得不说,年轻时候的安文和的确很帅,但是这人越活越凶,也不由自主相由心生,越是年纪大了越是显得凶恶。现在的他还不到四十岁,但是头发都快掉光了,看上去又滑稽又可恶。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后生,你惹不起我!你最好趁我发火之前赶紧放了我!”安文和也有点虚了,说话的声音显然不如刚才那么洪亮了。

    “废话别说了。”罗非冷冷道,“别等我找到证据,赶紧把你如何买凶杀害梅阿姨的事情说出来!”

    “我……”安文和思忖了片刻之后,顿时有恃无恐的说道,“呵呵,是我买凶又怎么样?你个外乡人能奈何我吗?我告诉你,在苏林市,我就是爷,谁也不敢得罪我!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是吗?那咱们拭目以待吧!”罗非道,“雨晨,放他上来。”

    林雨晨就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把安文和拽了上去,随后一把扔了出去!

    安文和躺在了地上,像个癞皮狗一样不敢动了。

    而此时,安文和的老父亲突然来了,正一头雾水的望着罗非:“小伙子,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罗非看得出,这位老人慈眉善目,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老人家的儿子居然这么混账。

    此时,梅晓楠不由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晓楠,你告诉爸爸!到底是不是真的?”安父急切的问道。

    梅晓楠秀眉紧蹙:“爸,您身体不好,您不要问了!”

    “不,你说!老头我身子骨硬着呢!我没事!”安父咬牙切齿道,“如果是这个畜生做的好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爸爸!你怎么向着外人说话啊!我才是你儿子啊!”安文和急得大吼道。

    “闭嘴!”安父目光如炬的望着梅晓楠,道:“小楠,你跟我实话!我要听到真相!”

    梅晓楠一时间面如死灰:“爸爸,那天我们俩婚礼之后,他喝多了,进了洞房跟我说了实话。那个人,就是他买凶杀的。那个司机是故意喝了酒,撞死了我妈妈。本来,他不想撞死的……”

    梅晓楠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了,逻辑都有些问题了。

    然而,这位老军人却听懂了:“我明白了!畜生!你连畜生都不如啊!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畜生啊!”

    老军人说着,捡起了一根棍子朝着安文和打去。

    安文和不敢还手,只能朝着远处躲闪。

    而此时,罗非快步走来,一把握住了老人家的手:“老爷子,这件事证据不确凿,你先等一等。”

    老军人怒气难消:“小伙子,你不用管我!我自己的儿子,我知道什么德性!晓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孩子从小就厚道,从不肯伤害任何人!她结婚第二天就离家出走了,连个信儿都没留。我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可是我没想到,这个畜生居然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看着老爷子情绪过于激动,罗非索性拿出了自己的证件给老爷子看了一眼……

    老爷子看完之后,情绪果然稳定了很多。

    这时候,罗非冲着老爷子说道:“imu副总指挥罗非向您问好,敬礼!”

    罗非行了一个笔直的军礼。

    此时,老爷子也朝着罗非行礼,道:“华夏华东方面军145师459旅第三团团长安洛成!”

    “老首长好!”

    “不,你才是首长!”老爷子一脸悲戚,“不好意思,首长,让您见笑了。”

    “老爷子,这件事不怪您……”

    此时,安文和已经完全听傻了。虽然这家伙并不知道罗非是什么人。可是安文和很清楚,罗非不是他能够对抗的。

    ……

    半个小时之后,几个狱警和刑警押解着一个犯人来到了楼顶。

    为首的那人朝着罗非和安父行了礼,恭敬地说道:“安老爷子,罗指挥官,下午好!我是苏林第三监狱的监狱长张炳东!”

    “不用客气了,直入主题吧!”罗非认真的说道,“这个犯人就是当年开车撞死梅阿姨的肇事者吧?”

    “对,他就是。他刚才已经说明白了一切情况,他当年是被安文和收买的。我们从他妻子的银行账户中查到了有300万的不明来源的财产。这些钱财都是从一个名叫付佳的人手中转账的。付佳已经交代了自己是安文和属下的事情。这些钱都是安文和通过他进行转账的。”

    听到这里,安父完全不能淡定了,抡圆了拳头照着安文和一通暴打:“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这个畜生!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此时,梅晓楠已经不知所措了,她完全瘫痪在了罗非的怀里。

    “晓楠姐……”林雨晨一时间都有些难过了……

    ……

    一个多小时后,配合警方录完了口供,罗非带着林雨晨和梅晓楠回到了苏林市内。

    在一个豪华酒店里,罗非亲自把饭菜端进了两个女孩子的房间里。

    这时候,梅晓楠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

    只是,刚看到罗非,她就走过去,“噗通”一下子跪在了罗非的面前,不由分说的磕头!

    罗非连忙搀扶起了梅晓楠,劝慰道:“不需要这样,都是自己人!”

    “非哥,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以后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梅晓楠激动地说道,“谢谢你帮我报了仇。我妈妈终于可以安息了!”

    罗非也松了一口气,道:“晓楠,跟安文和离婚吧!”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