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七章 犀利的短刀
    此时,还是那双温柔而结实的手臂,慢慢的搂紧了梅晓楠。

    梅晓楠拼命地挣扎,甚至在嘶吼:“你放开我!你别这样!非哥,你没有留着我!你把最好的角色给最适合的人吧!”

    梅晓楠说着说着,已经泪流不止。

    “我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梅晓楠能够做好你自己,那别人说什么都是废话,不会产生一点效果!”罗非低吼道,“如果你梅晓楠有本事,你应该把这部戏拍好,彻底拍好!”

    “可是,我拍不好了……我……我……非哥,我爱你……”梅晓楠哽咽的说道。

    “我知道,可是……”罗非轻叹道,“我也爱你。”

    “非哥,你别这样抹黑自己了……非哥,我求求你,你跟我解约吧!”

    罗非却一把抱起了梅晓楠。

    梅晓楠一时间失手,手中的鱼食顿时洒落在了地上。

    罗非道:“多亏没掉进浴缸里,要不然撑死了。”

    梅晓楠笑都笑不出来了,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非哥,你别这样。”

    罗非却把梅晓楠抱到了房间里。

    ……

    房间里,并不漆黑,而是一片光明。

    静若处子的梅晓楠凝视着罗非,微微发呆,一脸呆萌的样子更加惹人怜爱。

    “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有人心疼你,你就得更加心疼自己。因为如果你都不心疼自己,会让心疼你的寒心。”罗非说着,就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广平四季如夏,这个月份,天气好得像极了初夏,十分暖和。

    罗非的外套脱掉,也只剩下了一件衬衣。

    梅晓楠的双眼里噙着泪,不由深深低下了头:“非哥,我配不上你。”

    “只有傻瓜才会那么想。”罗非没好气道,“实际上,是我配不上你。我觉得喷子和黑子都是脑残。明明我才是话题人物,为什么要把话题转移到你身上。这些人真的有病。”

    “非哥……”梅晓楠无语凝噎。

    罗非凑过去,双手紧紧搂着梅晓楠的纤柔的柳腰,道:“知道吗?我也是孤儿。我们作为孤儿,如果都不能互相取暖,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温情吗?”

    梅晓楠微微低下了头:“我不是个好女人。其实,我一直都喜欢非哥。我,一直都很憧憬非哥……”

    “那没什么不好的。”

    梅晓楠伸出手,把罗非解开了一个个的衣扣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这一刻,梅晓楠沉醉了。她依偎在了罗非的怀里,歇斯底里的烙印着,似乎要把二十五年内的所有不满都宣泄出来。

    罗非的心中在苦笑:这真的不知道是堆积了多少年的苦闷了。安文和,你知道吗?你的罪过太大了,除了买凶杀人,还有暴殄天物……

    ……

    阳台上花香扑鼻,房间里温香暖玉。

    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温柔,梅晓楠双手搂紧了罗非的脖子,媚眼迷离:“非哥,我是在做梦吗?”

    “如梦初醒。”罗非微然一笑。

    ……

    清晨的朝露一滴滴从窗外的荷叶上流下。

    而在房间里,梅晓楠正望着窗外,亲手做早餐。

    联想到昨夜和罗非的热情,梅晓楠顿时俏脸一红:“臭坏蛋!”

    此时,臭坏蛋无声而至,在她雪白的脖颈上轻轻肆虐:“说谁呢?是不是想让我惩罚你?”

    梅晓楠羞涩的推了罗非一把:“讨厌!去客厅等我,我一会儿就好!”

    ……

    没多久,梅晓楠做好了早餐。

    今天的早餐很简单,都是用广平特产的海鲜做的,而且味道都很好。

    罗非望着对面的梅晓楠,不由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嘿嘿,我赚到咯!又会演戏,又会烧菜,而且,啧啧啧,还很美味!”

    “讨厌!”梅晓楠羞涩的说道,“得到了之后就开始胡说八道了。”

    “是啊,以前不是跟你不熟吗?”罗非笑道。

    “哼,坏蛋!”梅晓楠站起身,坐在了罗非的腿上:“我会赖上你的。”

    “加个期限,行不?梅老板?”

    “一万年。”

    ……

    广平,一个从不缺少头条的新闻。今天的娱乐媒体上,最大的爆料出现了……

    就在此时,闫小波和王建刚刚回到天麟集团总部,就被吕天麟召到了办公室里。

    两个人刚一进门,刚喊了一声老板,吕天麟就站起身,朝着两个人左右开弓,一人赏了一个大嘴巴:“丢人!丢人都丢到家了!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怎么做事这么不小心?”

    吕天麟的办公室里,还有沈北元。

    沈北元目光冰冷的望着两个人,不由冷冷道:“你们俩可真不会做人事。说吧,这怎么回事?”

    沈北元说完,就把一份报纸扔在了两个人的脸上。

    闫小波的脾气不好,昨天又被罗非一通怒斥,心情已经跌落到了谷底,现在几乎怒不可遏:“你打我?吕天麟,你算什么东西?我给你面子叫你一声老板。我不给你面子,你就是个垃圾!你敢动手打我!”

    吕天麟二话不说,又甩给了闫小波一巴掌:“是吗?我是个垃圾?呵呵,你信不信我这个垃圾能让你死的不明不白!”

    “你他妈跟我吹牛逼!”闫小波暴怒,“有本事你就试试!”

    闫小波说完就摔门走了。

    王建老于世故,虽然心中有火,却还是压抑住了。他从地上捡起了那份报纸,仔仔细细扫了一眼。

    这份报纸,是国内娱乐圈内最火的纸媒——《星报记录》,这份报纸每天都在更新最火辣的消息。基本上每天上热搜的新闻,都是很多娱记从报纸上摘抄的。同时,《星报记录》所在的公司也拥有华夏最权威的狗仔队。

    今天的头版头条非常可怕。

    第一条就是闫小波。曝光了闫小波勾引天麟集团两位女演员,并强迫她们堕胎的新闻。

    而第二条,则是王建在广平piaochang的照片,对方居然是个黑人女子。

    两则报道无一例外,都是实锤。

    王建终于明白了吕天麟为什么会如此震怒。

    他不敢得罪吕天麟,顿时吓得跪在了地上:“麟哥!求求你,给我一条活路!求求你!求求你念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绕我一次吧!”

    “这他妈还算个态度!”沈北元道,“王导。你最近就不要露面了。这件事,你要积极配合警方。等到你出了监狱之后,就去米国避一段时间吧!”

    “谢谢!谢谢元哥!谢谢麟哥!”

    吕天麟一摆手:“滚吧!”

    “好,好!”王建千恩万谢的滚出了办公室。

    ……

    “闫小波是活腻了。”吕天麟道,“北元,找人收拾他吧。”

    沈北元淡淡一笑:“放心,好说。”

    “看来,这件事是罗非做的。”吕天麟冷冷道,“这个人真是睚眦必报啊,而且居然把《星报记录》的老板给收买了!”

    “是啊!要不然,前几天刚报了梅晓楠离婚的时候,今天就开始整闫小波和王建了!还有,现在又开始给梅晓楠洗白了。关键是,真有人买账!”沈北元苦笑道。

    “《星报记录》的老板是得罪不起了。因为不知道这家伙的背后到底有谁撑腰。不过,这个罗非很作死。”吕天麟道,“越是给他脸,越不要脸了!”

    “天麟,咱们这边的人准备的差不多了,随时可以动手收拾罗非了!”沈北元面露凶光。

    “不能太着急。咱们的货还没准备好!”吕天麟道,“等到货都准备好了,咱们立刻动手。到时候,只要能把罗非和他的狼牙兵团灭掉。咱们就能进入一个新的纪元,一个新的世界。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高枕无忧!”

    沈北元微微点头:“你说得对。”

    ……

    二十分钟之后,闫小波的车子已经行驶在了开往机场的路上。此时,他的车速超过了180迈。

    此时,闫小波一脸愁容,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妈的,我得罪吕天麟干嘛啊!是脑抽了吗?这下完蛋了,国内都混不下去了!”

    闫小波的心中一片空白,现在根本不知道要去哪。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必须要出国去了,国内,他待不住了。

    距离机场只剩下了最后两个路口的时候,闫小波终于松了口气,他拿出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舒服多了……”

    而就在此时,一辆轿车突然间疾驰到了闫小波的车旁。

    闫小波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蹭”的一声!

    “什么玩意……”闫小波一侧目,发现左侧车窗的玻璃齐刷刷的被切开了。

    这时候,闫小波的嘴里突然间涌出了一股血腥滋味。他目瞪口呆的等着窗户,突然间伸出手,指了指对面的车窗:“我……”

    话音未落,闫小波的脖颈处已经惊现出了一条血线,他的头慢慢地顺着血线处滑落。

    而此时,轿车已经疾驰了数百米出去。副驾驶位上,一个蒙着面的人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自己手中那把犀利无比的匕首,不由悠然一笑:“垃圾。”

    司机夸赞道:“刀是好刀,人也是高手。”

    这人将滴血不沾的刀收入了刀鞘中,不由轻哼道,“只可惜,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好刀。狼牙,是我这把血煞的最大竞争对手!”

    “不用担心,早晚有一天狼牙和天狼都会折断在您的手中。”

    “嗯,希望如此。”

    ……

    一个小时之后,这段并无监控的路段上才驶入了一辆车,车中的男女正在嬉戏的时候,看到了旁边车中的无头男尸。这一刻,女人吓得尖叫起来,连忙报警。

    而警察赶来的时候,却根本无法收集到任何证据,因为车子里的行车记录仪都被取走了……

    ……

    几分钟后,这个消息立刻传入了狼牙兵团东北分部。也传入了在这里执行任务的东方大队副队长火拳,以及来这里探亲的花田杏的耳中。

    看过了现场发来的图像之后,花田杏秀眉紧蹙:“好熟悉的手法。”

    “是啊,很熟悉!”花田杏身边的一个女孩同样点了点头。

    这个女孩身材高挑,留着一头齐眉的黑色长发,身材瘦瘦的,但是玲珑有致,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