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不要在g6丢人现眼了
    第二天清晨,在得到了足够的线报之后,罗非带着陈薇琳一起赶往了自己最喜欢的江南城市——台江。

    这个季节的台江已经不太冷了,只是偶尔会刮大风,毕竟这里是非常典型的海滨城市。

    今天是个好天气,万里无云,也没有风。

    下了飞机,罗非看了一下时间,不由淡淡一笑:“快中午了,想吃点什么?”

    “吃的东西就随意吧。”陈薇琳道,“有点没心思吃了。”

    “饭还是要吃的,走吧,带你尝尝家常口味。”

    ……

    在台江的一条小胡同里,罗非找了一家地道的家常菜馆,和陈薇琳吃了一顿很美味的家常菜,其中就包括了了江南最好吃的竹筒饭、红烧排骨。

    刚吃过饭,两个人正在喝茶的时候,门口突然间传来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就在这吃饭吧,这家我常来,味道很正宗的!”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三四十岁,沉甸甸的,听起来就知道阅历无数。

    罗非想到了会在这附近遇到他,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会这么快。

    此时,不等罗非说话,聪明的陈薇琳已经用自己的帽子遮住了脸,继而,站起身,和罗非换了座位。

    很快,男人走了进来,但不是一个人。

    男人身材健硕,浓眉大眼,看上去很有气魄,他身穿着春秋两用西服,人也很精神。

    只不过,男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似乎是在提防着谁。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女生。

    女生的年纪在二十岁左右,长相不错,身高有一米七十多,身材也是玲珑有致,看上去像是个模特。一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本地口音,冲着男人娇滴滴的说道:“老公你真会挑地方,这种小巷子里的小菜馆最有味道了。”

    这个昔日里非常正经的男人现如今也变得不正经了,捏了捏她的下巴当场秀恩爱:“我发现你最大的优点就是不挑食,什么地方都行!”

    “谁说的,我最挑食了!要不然我怎么会挑中你!”女人的嘴巴如同抹了蜜,说出来的话……让陈薇琳感觉十分恶心。

    这个笑话不见得好笑,却让男人很受用,他哈哈一笑,很快冲着不远处服务生说道:“伙计,点菜!”

    此时,还没等罗非做些什么,陈薇琳已经眼疾手快的拿出了手机,录下了男人和女生亲亲我我的视频。

    ……

    几分钟,罗非结账走出了饭馆。而陈薇琳还刻意在饭馆门口逗留了一会儿,继而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走出去的时候,陈薇琳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世界上渣男真多!特别是这个混蛋!简直太可恨了!”

    罗非悠悠一笑:“所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像这样的,他在江南省找了三个。”

    陈薇琳眉头紧皱:“非哥,我想更确认一下。”

    “没有问题。咱们今天就当一天狗仔吧!”

    “好!”

    ……

    这个男人,毫无疑问就是彗星传媒的总经理冯宝祥,而女人,是冯宝祥在外面包的女人。说她是小三,其实有点过,因为冯宝祥已经离婚好几年了。

    罗非和陈薇琳在陈宝祥吃过饭之后,就一直跟着两个人,一直到两个人走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而后,他们两个从酒店出来,继而回到了一个偌大的别墅区的门口。

    罗非在这个别墅区中有些投资,所以轻而易举的把车子开入了别墅区。

    结果,更是看了个真真切切。

    “宝贝,这是我给你买的房子,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好了!”在别墅门口,冯宝祥对女孩亲切无比的说道。

    女孩特别开心,还在冯宝祥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亲爱的,你对我真好!”

    “瞧你说的,不对你好对谁好!”

    ……

    车内,看到两个人的样子,陈薇琳不由放下了手机。

    “怎么不拍了?”

    陈薇琳气呼呼的说道:“没电了!我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这种人!”

    罗非笑道:“好了,别生气了。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就行了。从人渣的角度来说,他算是不会做事的。如果会做事,就不应该给这女的买房子。”

    “是啊,你让我想起了一个包小三的故事。”陈薇琳道,“说有个男人花了300万买了一套房,给小三住。每个月给小三一万块钱的生活费。就这样和小三过了五年。

    五年后,他和小三和平分手,然后把房子卖了。结果卖了1000万。呵呵,白玩了小三五年,还赚了好几百万。

    就来他老婆知道了这件事,就给了他两个大嘴巴:‘你怎么不多包几个’?”

    罗非摊手道:“我没那么多钱买房啊!”

    陈薇琳也笑了,可是笑过之后却快哭了:“非哥你看到没有?这都是大家的血汗钱!大家拼死拼活的给他们干,最后落得了什么好处?”

    罗非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只手突然间敲了敲车窗。

    陈薇琳顿时如临大敌。

    而罗非却打开了车门。

    一个人上车了,就坐在了陈薇琳的身旁。

    陈薇琳看到她的时候,顿时吃惊不已:“晓琳?”

    此时,关晓琳恍恍惚惚的望着陈薇琳,哽咽道:“我什么都看到了!”

    紧接着,两个美女抱头痛哭。

    罗非无奈的叹了口气,很快就把车开走了。

    ……

    罗非是自驾而来,也是自驾而去。

    半路上,两个美女的心情总算好了很多。

    这时候,罗非也回过了头,说道:“实锤了。你们回去之后,直接把这件事跟老王说吧,她最相信的就是你们俩。”

    关晓琳叹道:“小非你知道吗?这家伙足足追了飞姐五年!五年!飞姐一直没有同意。还有,飞姐还替他背了黑锅。因为就在三年前,他跟老婆离婚了!当时他老婆来公司打闹,就说飞姐是小三!当时差点打死飞姐!闹得整个大厦的人都知道了。飞姐当时是多么艰难的挺过来的?

    这些年如果不是飞姐,彗星根本走不到今天!这家伙怎么这么不长进啊!”

    罗非叹道:“什么都别说了,回去之后,把视频拿给老王看。”

    ……

    晚上,罗非终于把车开回了天州市中心。

    在市中心的一家私家菜馆,他定了一桌,专门请了彗星的双琳以及王璐飞。

    看到罗非的时候,王璐飞也是一阵疑惑:“云飞,你怎么也在这里?”

    罗非望着王璐飞许久之后,终于伸出手,开始慢慢的撕自己的脸。

    “你、你这是干什么?傻小子,脸哪能这么祸祸?别动啊!”王璐飞有点着急,连忙阻拦。

    “姐,没事,你让他弄!”关晓琳说道,“他得让你见见他的庐山真面目了!”

    王璐飞望着罗非,半天无语。

    罗非很快就把自己的假脸撕扯下来,露出了本来面目。

    这一刻,王璐飞惊呆了:“罗董事长!怎么是你?”

    “飞姐,非常不好意思,以这种方式进入你的公司。”罗非带着歉意说道,“不过我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了,请你谅解。”

    “我肯定会谅解你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王璐飞问道。

    “没办法,我必须充分的研究透彻,我要知道彗星传媒为什么会走到那么大的困难。”罗非不假思索的说道。

    王璐飞顿时一怔……片刻后,她的眼眶潮湿了:“是我无能,我可以辞职,可是彗星集团在g6的资格,我求求你,你帮彗星一把。彗星的员工都是好员工。”

    罗非却点了点头:“你辞职吧!”

    “非哥,你说什么呢?”陈薇琳顿时一愣。

    “是啊,小非!你怎么了?”关晓琳也很不解。

    王璐飞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缓缓而下:“我明白了。”

    王璐飞对自己的公司存在着极大的不舍,毕竟那是她五年来的全部心血,就这样突然舍弃,她心不甘。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事情也只能如此。

    “恐怕,我的意思你没明白。”罗非道,“不,是你们都没明白。我的意思是,你们都辞职,全部都辞职,然后过来跟我。”

    听到这,三女都惊呆了。

    王璐飞望着罗非,似乎有所感悟:“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罗非深深点头:“那你为什么还在一直坚持?”

    王璐飞顿时无语。

    罗非的目光转向了陈薇琳和关晓琳:“看来什么都不用给他看了。但是咱们这一趟没有白跑。”

    ……

    今天,王璐飞喝酒了,而且喝了不少。但说起来很奇怪,王璐飞越喝酒,似乎就越清醒。

    酒至半酣,王璐飞开口说道:“其实,我是猜出来的。因为我不想猜得那么透彻,我总在想五年来我们一起创业多么不容易。可是现在看来,我错了。这件事居然都把你和江凡董事长惊动了。”

    “飞姐,我们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罗非道,“我现在找你要你一句话。你和你们,跟我走吗?”

    王璐飞深深点头:“跟。我们都跟你走。没有你,恐怕这些员工早晚都要完蛋。可是没有我,他们不会跟你走。”

    “临走前,咱们找个机会和老冯好好谈谈吧!”罗非说道。

    “行,我跟他单独谈。”王璐飞道。

    ……

    周一上午,冯宝祥终于回到了公司。第一时间和罗云飞、江起凡见了面。

    此时,这俩人对他的态度还算不错。

    几分钟后,王璐飞走进了冯宝祥的办公室里。

    刚一照面,王璐飞就开门见山了,她直截了当的递交了辞呈:“老冯,咱们好聚好散吧!”

    冯宝祥看到了辞呈的一刹那,整个人是一头雾水的,他一时间望着辞呈发呆:“为什么?”

    王璐飞深吸了一口气,道:“老冯,你做过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也不用解释了。我今天是来辞职的。你的财政情况,我也不想多了解了。这里是我的银行卡,卡号是我的生日。里面有六百万。这是我留给你最后的念想。从今开始,我离开,我的团队,全部离开。彗星传媒以后不要在g6丢人现眼了。”

    冯宝祥顿时冷笑一声:“你什么意思?拆我台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