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6章 仲远清重出江湖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场形势骤变,竟变成十几位修道界最强者,虎视眈眈仲陵和女帝二人。

    元婴期老怪们分部在虚空之中,以围合之势,对峙地面仲陵和女帝二人。

    一个老道再次暴喝出声:“小子,你没看到我等阵营吗?你公然站在女帝身边,对抗我们,这是与整个修道界为敌!你可想清楚了!”

    “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拿你手中的那根金箍棒,直接将女帝送入锁妖塔,否则你没有任何活路可言。”

    “阿弥陀佛……”这时玄空大师站了出来,问询道:“仲小道友,你我也算有缘,一直以来老衲也是非常看好你的修道天赋,也看好你的大好前程。今日你做出这等行为,颇有些不分轻重,意气用事了。你让我对你很失望。”

    仲陵内心惭愧,这里所有强者,要说最对不起之人,只怕就是玄空大师了。

    玄空大师很爱惜自己,屡次不计报酬的自发出面帮助自己。自己一个修道小辈,能得到这样佛门泰斗出面帮忙,其实是很涨面子的。外人看到了,无不吃惊和羡慕的。

    仲陵抱歉道:“玄空大师,这一次只能说对不起了。因为我无法看到我的徒儿就这么消失,以后再也见不到她,我会伤心,也会后悔一辈子。我为了让自己此生无悔,这一步我必须踏出去!我要保护我的徒儿,不叫她受到任何伤害!”

    这一番话,仅仅只是感动了女帝体内的林珂而已。

    一个老道直接暴怒出声道:“好一个此生无悔!你为了一己之私,置天下安危于不顾,你这是极端自私!你知道女帝一旦脱困,后果有多严重吗?整个地球都会因为你而沦陷也说不定!你为了救你徒弟,竟然连女帝都救,真是不分轻重!”

    仲陵目光忽然变得极其坚定,“你们给我三天时间行不行!如果三天之内,我没有把女帝从我徒儿的身体里分离出去,那就由我来亲自将她送入锁妖塔!”

    天虚真人直接拒绝道:“仲小道友,三天时间太长,变数太多,女帝诡计多端,阴险狡诈,三天足够她施展无数阴谋了。事情一旦有变,后果太过严重,我们不能再冒这个险了!”

    接着,语重心长道:“仲小道友啊,光光是刚才制伏女帝那一战,我们修道界就已经损失太多力量了,我们不能再损失力量了,否则人类必亡!你忘记老道上次和你说的无量天劫了?此劫近在旦夕,随时有可能发生,到时候还不知道要多少道友们的身体去填呢!”

    又有老道愤怒道:“还跟这不知好歹的小子废话什么,既然他选择了与我们整个修道界为敌,那么就必须要承担这个后果!我们直接先将他灭了再说。”

    有人立即赞同:“对!不先把他灭了,我们难以把女帝送进去!我们不能再拖延时间了,越拖延时间,就越给了女帝机会,就越有可能发生变化。现在直接把女帝送进去就完事了,一了百了!”

    “对!”

    “对!”

    大家都同意尽快了结此时,一了百了,所有人都能放心!绝不希望再等,唯恐发生任何变故!

    仲陵默然,知道求他们给自己时间已经是不可能了,便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其实他走到这一步,每一步都已经提前想好了退路,不至于真正无路可走的。

    仲陵从不把自己陷入无解的绝境。

    就是在目前的环境下,他还有最后一条求生之路,不到最后的关头,他真不会选择走这一条路。但是,目前看来,如今也唯一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

    这时有沉不住气的元婴期老道已经率先出手,招出一把飞剑就远远的往仲陵射来。

    他们当然知道女帝魂力攻击的厉害,所以也没想过要和仲陵打近身战。

    仲陵手持金箍棒,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般严阵以待。

    这飞剑毕竟是元婴期老怪物释放过来了,不容小觑,他不敢怠慢,直接将金箍棒放大,照着那飞来的飞剑就砸过去。

    但听“铮”的一声极重巨响,飞剑直接被砸开了,仲陵自己本人也如被重创,直接暴退出去二三十米!

    心中无比震惊,自己手持金箍棒全力进攻,都被砸飞出去数十米之远,元婴期强者的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更震惊的则是现场元婴期老道们,他们没有想到刚才老道飞剑一击,竟然还不能拿下仲陵,直接被仲陵把剑都给撞飞了。

    要知道,仲陵可还是只有十九岁不到啊!

    关于仲陵的身份,谁都知道了,九阳之体,那也就意味着他是1999年出生。那也意味着,他还没有满,快满19岁!

    一个不到十九岁的小伙子,竟然一个元婴期强者一击无法拿下,这是什么概念?

    说其为天纵奇才,也绝不为过。

    另一个老道紧跟着出手,只见他飞身而起,竟是往女帝的方向飞去。

    在距离女帝还有一百米左右时,停了下来,然后手中一抽,竟是抽出一根绳子,悉悉索索的往下面延伸了过去。

    绳子彷如能无限延长,直取女帝的位置。

    仲陵一看就立即明白,这个老道的目的不是自己,而是女帝!

    他想将女帝直接捆了,然后送入锁妖塔。当机立断,金箍棒延伸而出,往那绳子打去。

    仲陵的金箍棒至刚至猛,一棒子打在绳子上,那绳子当然扛不住了,偏离开来。

    “孽障,留你一条生路,你竟然不领情,那看来是存心领死了!”

    这下仲陵可是犯了众怒,更多的法器同时往他飞来。

    仲陵心神大紧,知道这样下去,自己最后的后路也要没有了,急忙打开天书世界的大门!

    一道光门,正在迅速打开。

    与此同时,三把飞剑已经飞了过来,仲陵全力以赴,双手持住金箍棒一顿猛打,同时护身法盾撑起,保护全身。

    “铮!”一把飞剑被他强行挑开,当时也把他的身体又打退几十米。

    另一把飞剑打在他的护身法盾上,直接将他全力凝聚的护身法盾给击碎。

    最后一把飞剑,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又很快抽了出来,飞回老道的手中。

    顿时,大量的鲜血洒了出来,淋湿他的胸襟。

    三位元婴期老道的全力进攻,他当然抵挡不住!

    强忍住身体剧烈的痛苦,他飞速往女帝的方向狂奔而去。

    仲陵的这个举动,众老道都看出来了,集体大喝道:“不好!这小子竟然还有一个私人空间,他是想将女帝藏入私人空间里!”

    “绝对不能让他把女帝弄走,否则这世界就糟了!”

    “女帝一旦进入这小子的私人空间,绝对脱困而出!因为这小子绝对是控制不住女帝的,他这是要闯大祸,这是要送死!”

    更多的法器,齐齐祭出,四面八方的往仲陵攻击而来。

    仲陵绝望,没有想到这些老道会下手这么坚决,这么多人同时对自己出手?那自己必死无疑啊!

    “果然还是高估了自己啊!”仲陵最后想道。

    仲陵手中的金箍棒直接被一根狼牙棒给打掉,飞了出去,紧接着一块巨大的金砖,差不多有五米长宽,照着他脑袋就砸了下来。

    仲陵彻底无能为力了,因为已经再没有力量能够阻挡这块巨大金砖了,这块金砖如果直接砸在他脑袋上,他直接头部要爆炸!

    这块金砖没有任何停顿的,竟真的照着仲陵脑袋砸下去!

    “阿弥陀佛。”玄空大师心内默念佛号,叹息一代天骄,就这么陨落。

    就在这生死一线之间,金砖确确实实已经是砸在了仲陵的头部。

    按照正常道理,仲陵肯定是全身爆裂而亡。

    但是,却只见一道无比璀璨的金光炸裂而出,直接力大无比的,竟然将那块巨大金砖给弹了出去!

    紧接着,在巨大无比,刺眼之极的光芒之中,一道人形影像出现了。

    仲陵的身体里,竟然蹦出来一个高达百米的巨大光影影像,笔直矗立,巍峨如远古巨人,极具威慑力。

    “啊……”

    所有人看到这个影像,都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倒退一步。

    “仲远清!!!”有人发出惊恐的声音。

    只见这个高达百米的光影巨人,身子有些清瘦,但分明就是一个老道模样。

    让人感觉最为夸张的是,这个老道的背后,竟然背负了足足七把剑之多,一把一把插在后背,像一把扇子一样展开。

    这样百米巨大身影,背后却背负了这么多把大剑,给人很强烈的装廾逼感觉。

    有老道不禁吃惊道:“我草,背上背这么多把剑,仲远清,你是装廾逼的吧?”

    仲远清却是嘿嘿一笑,语气轻松之极道:“没有装逼,把把有用。”

    “噗……”

    全场所有老道喷血,没有想到这个仲远清几十年不见他了,还是这么猥琐,还是这么让人**。

    仲陵在看清楚这个光影之时,顿时喜极而泣,大声呼叫道:“师父!!”

    仲远清嘿嘿一笑,高达百米的巨大身影高高在上,指着那几个正在围攻仲陵的老道点名道:“崆峒派掌门人雾凇老道、昆仑山掌门人风歧老道,青城派掌门人千绝老道,你们三大掌门人竟然联手对付我徒儿一个晚辈,你们还要脸不?等下老子要一个个打你们的屁股!”

    “峒松老道,你竟然用金砖砸我徒儿脑壳?你这是要他小命啊,等下老子不给你一个惊喜,我就不叫仲远清!”

    “仲远清!”那三个被点名的掌门人竟然是集体被吓得哑口无言,定立在当场,没有再继续发动攻击。

    仲陵时隔多久,再次看到师父,无比激动,急忙询问道:“师父,你的虚空幻影,怎么忽然到这里的?”

    仲远清低头看着自己的徒儿,奸笑解释道:“臭小子,为师既然送你下山,又岂能没有任何保障手段就这么送你下去?那万一你小命丢了,为师找谁说理去?你真当为师就这么放心你这兔崽子啊?当然是为师偷偷在你体内下了禁制,一旦你遇到危及生命的巨大攻击时,就会自行启动,救你小命!”

    接着话锋一转,骂道:“臭小子,看这阵仗,你小子这一次惹得祸不小啊?刚才被打了个半死,就差一点点就被打死了是吧?”

    “……”

    仲陵无言以对,快一年没见面,怎么师父还是这么油腔滑调,玩世不恭啊。

    没好气道:“师父,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请您严肃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仲远清直接哈哈大笑起来:“严肃吗?你师父我横行修道界大半生,什么时候严肃过?臭小子,我刚才看了一下,竟然大半个修道界强者都要联手对付你,你这闯祸的本事,有老子当年的风范啊!”

    这时有仲远清的故交看到仲远清虚空幻影到来,急忙上前打招呼道:“仲老道,没想到二十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的仙风道骨,猥琐不凡啊!”

    仲远清干笑道:“田七老道,失敬失敬。”

    “哪里哪里,仲老道虽然退隐江湖已久,但江湖上却依然流传着你的传说啊。你的大名,依然不减当年啊!”

    仲远清哈哈一笑,极为受用道:“那还不是因为我本事大,应该的,应该的。”

    “#@¥%¥@#……”这话一出,全场元婴期老怪物无不脸色僵硬,全被噎住,噎得不行!

    我草,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啊。

    一般人听到恭维,不应该说哪里哪里,不敢当不敢当之类的谦虚语言吗?怎么这个家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过却也不得不对仲远清的威风所折服。只是一个虚空幻影到场了而已,却直接已经是压得在场大半强者已经没了声音,心中惊疑不定,忌惮三分。

    这份威慑力,世间罕见,只怕唯有他仲远清做得到!

    这时在地面的仲陵已经服下止血药,以及各种疗伤药,伤情好了一点,忙问师父道:“师父,你突破婴变期成功了吗?在这关键时刻把你召唤过来,不会影响到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