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修道残酷
    ,精彩小说免费!

    在修道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那些极品功力炉鼎,在未成熟之前,还不能收割之前,将这炉鼎占为已有的人,一般都是以收对方为徒的名义将炉鼎控制在自己身边。

    这样一来,炉鼎不会轻易被别人夺去,以后成熟了,也方便收割。

    所以仲陵只是干了修道者们都这么干的事情而已。不要觉得修道者们自私,因为修道本来就是残酷与自私的。每个强大修道者的崛起,脚下都踩着成千上万人的深深白骨。

    他师父没杀过人吗?不,杀过很多!!

    修道不牺牲别人,成就不了自己!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些都是对修道者们的真实写照。

    一般来说,吸收炉鼎增强功力的勾当,都是邪修才干的勾当,名门正派人士,是绝对不允许公开这么干的。

    但实际情况是,不少名门正派人士都这么干了,毕竟白给的功力,谁不想要啊?只是正派人士做的很隐蔽,不敢公开出来罢了。很多炉鼎看起来是某某道长的徒弟,其实只是他用来吸收功力的炉鼎……

    当然,良心好的师父,还是会悉心教炉鼎一些道法的,让她以后有自保的能力。遇到没有良心的师父,是直接吸干了就丢,从师父身上得不到任何好处,完全的吸血鬼。更恶毒一点的,吸干之后直接杀人灭口,免得自己的行为被炉鼎以后给暴露了出去。

    而仲陵虽然此番行为也很可恶,但他可是抱着对陈玉儿终身负责任的态度去的。而且他会努力博得陈玉儿的好感,让她在内心里接受自己,他才会真正对她下手!

    所以,真到了下手那一天,也是两人你情我愿的事情!以后就算得到了陈玉儿,也绝不会用完了就丢掉的。这样一来,仲陵已经比很多修道者更厚道了。

    再加上陈玉儿是八极鼎体质的秘密是没被其他修道者发现,若是一旦被任何一个修道者发现,她的清白都保不住!

    因为谁都抵抗不了巨大功力提升的诱惑,会想方设法得到这样一个极品炉鼎,在极短的时间内,疯狂的增长自己的功力。再加上陈玉儿还这么漂亮,身材火辣,令任何见到她的男人都垂涎三尺,就更加不可能保住自己!

    所以,仲陵不吸她,定然还有其他修道者会吸她!这是迟早的事情!那么这么极品的炉鼎,与其给别人吸了,还不如自己吸呢!这是仲陵的真实想法。而且她留在自己身边,自己还能顺便保护她不被其他修道者给玷污。

    炉鼎不仅女人有可能成为炉鼎,男人也有可能成为炉鼎。所以男吸女那还好一点,对炉鼎身体不会造成任何破坏。女吸男就恐怖了,直接能让男人精v尽v人v亡。

    还有一些邪修,会后天特意栽培出一个炉鼎,到成熟了,就进行收割。这种后天栽培出来的炉鼎,一般都是牺牲品,在她体内功力被吸干之时,也是炉鼎身体机能被榨干死亡之时。

    所以后天栽培炉鼎的做法,是极为邪恶的,被正道人士所不耻,大多是邪修才干这种事。因为只有邪修才会不顾别人死活。

    虽然自私是所有修道者们普遍的共识,但出身名门正派的那些牛鼻子道士,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公开情况下,不会做出太恶毒的事。

    两人在商量好将陈玉儿认仲陵做师父后,陈元是迫不及待就去厨房叫陈玉儿。

    来到厨房,陈元对正在炒菜的陈玉儿说道:“玉儿,快点出来,爷爷给你谋定一门天大的好事!”

    陈玉儿见爷爷喜形于色,极为兴奋的样子,便不由好奇问道:“爷爷,你给玉儿谋定了一门什么天大的好事啊?”

    陈元并没有直说,而是卖关子道:“玉儿,你快点放下手中的事情,随爷爷来!”

    陈玉儿见爷爷那激动样,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事情?瞧把爷爷给欢喜的。不好违背爷爷的意思,便只好将炒菜的火熄灭,跟随爷爷出了厨房,来到屋外院里。

    见拥有着挺拔的身高,绝色的容颜,高贵的气质,完美的惹v火v身v材的陈玉儿从屋内走出来,仲陵再一次怦然心动,露出迷之微笑看着她。

    陈玉儿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看到仲陵这个猪哥,就本能的觉得讨厌。特别是此时他还迷之从容的看着自己笑?笑什么笑啊你!心里更加讨厌了。

    陈元将陈玉儿带到仲陵的身边后,喜悦说道:“玉儿,你不是一直想修行道法,成为一个超脱凡人的化外高人吗?现在机会来了!这位法力无边的仲大师,答应收你为徒!”

    爷爷说的煞有介事,陈玉儿却是听得额头黑线直冒,法力无边?这位仲大师?要收我为徒?

    陈玉儿睁着她那一双如最香醇美酒的迷蒙眼眸,微微的凝了仲陵一眼,黛眉微皱,带着强烈质疑的语气问道:“爷爷,你不是在跟玉儿开玩笑吧?这个小……”

    她本来想说小瘪三,但想到爷爷对他这么尊敬,还是不要惹怒爷爷的威严了,改口道:“这位小哥儿,年纪看起来和玉儿差不多大,会有什么高深的法力呢?爷爷叫他做玉儿的师父,不合适吧?”

    陈元急忙解释道:“诶,玉儿啊,人不可貌相,你别看仲大师年纪还很小,但法力那是真的高深啊!这爷爷还能骗你不成?所以,玉儿你不要再迟疑,快点拜仲大师为师,这是你人生的一大机遇!”

    陈玉儿脸现迟疑之色,还是不愿意自己人生之师,毁在了这么一个小子身上。主要是他看起来真的太不靠谱了,什么道家道具都没有就罢了,还吊儿郎当,年纪又这么小,哪里像是什么得道大师嘛?

    便接着提出自己见解道:“爷爷,你也知道,这修道不是短时间之功,但凡一个法力高深的得道高人,无不是用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苦修积累出来的。可这个仲大师,才二十岁不到,怎么可能会有高深的道行呢?爷爷你不是被他给骗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