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外来和尚
    ,精彩小说免费!

    陈玉儿暗暗吃惊,之前听师父和鬼奴说话,师父确实有块灵田,而且还在一个什么天书世界之内。

    当时在鬼屋的楼顶,师父发现了一株阴竹笋,特意要鬼奴回去天书世界,种植好那株阴竹笋。

    现在回想起来,那所谓天书世界,定然就是一个很大的异度空间啊!而那空间里面,竟然有一块灵田,效果比自家的那块宝地还好!

    陈玉儿的见识,还不知道灵气意味着什么,所以也就不知道灵田意味着什么。还以为师父的那块灵田,也是宝地的一种,只是师父叫那块宝地做灵田。

    但若是她知道,真气境界之上,是元气境界,修真者吸收的已经不是真气,而是元气。

    再在元气境界之上,才是灵气境界,灵气境界的修真者,吸收的自然也就是灵气了。这样她就能意识到,这灵田,到底是多么高等级的存在。

    光真气境,从下到上,就有这些大境界:练气期、筑基期、凝真期、金丹期、元婴期、婴变期。

    更别说元气境界,还有很多小境界。尤在元气境之上的灵气之高档,不言而喻。

    陈玉儿已经意识到,自己师父仲陵,竟然随身带着一片异空间。而只有极少数道法极深的世外高人,才有可能随身携带异空间,陈玉儿对仲陵是又敬佩三分。

    越发觉得仲陵深不可测起来。

    陈元说道:“玉儿,你师父的那块宝地,比我们家的好的话,那么我们陈家祖传的那些医药知识,给了仲陵,也算是可以重新将我们祖传的那点东西利用起来了,不然摆在家里,也是废纸一堆。”

    “嗯。”陈玉儿点点头,同意这个观点。事实上他们陈家祖上传下来的那些医学书籍,摆放在家里没用已经一百多年了!

    陈玉儿以自己要去整理换洗衣物为由,道别了爷爷,然后就去清理衣物了。

    将所需衣服都整理好后,放入一个大推箱里,陈玉儿便招呼一声,开着摩托车走了。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陈玉儿架势摩托车径直往苏芷沫家而去。

    ……

    老墨卑村的那幢鬼屋,在仲陵两人离去后,还继续燃烧了数个小时,最后彻底被烧毁,化为一栋黑焦楼。

    此时,在这幢被完全烧毁的房屋旁,有一个身穿道袍,头戴斗笠,脸上还遮盖着银质面具的神秘人,眼睛里正露出凌厉的杀气。

    “到底是谁,杀了我多年来苦心养的百鬼!!!一把火烧了我所有的心血!!如果被我查出来那个人是谁,我要将他千刀万剐,魂飞魄散!!”

    “不过能一举将这个鬼窟给彻底毁灭的人,那人的道法也算是有两下子!在目前的京城里,能具备此等本事的人,不超过三十人,那么此事要调查清楚到底是谁所为,也就不难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外来和尚,帝都那么大,人流量那么高,随时可能有外来的修道人士进京,然后途经此地,看到那滔天的阴气,顺手就把我的基业给灭了!”

    “此事,我要从长计议,也必将调查到底!!我近十年来的所有心血啊,付之一炬!!我岂能轻易善罢甘休???”

    ……

    由于李若茜临时有事出去了,仲陵则在沙发上睡的跟个死猪一样,他徒儿陈玉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时,整个偌大一套别墅里,就只剩下苏芷沫一个人了。

    苏芷沫一个人呆在家,感觉非常的无聊,又很担心田雨馨的状况,便忍不住去看她了。

    此时,两姐妹正在田雨馨的闺房里说着私密话。

    经过一番劝说,田雨馨已经想开了,表示对此事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心理压力。

    苏芷沫见田雨馨状况良好,又恢复当初,便问道:“雨馨,你觉得仲陵怎么样啊?”

    田雨馨一想到那个混蛋就来气,生气道:“不怎么样啊!”

    苏芷沫语气淡然补充道:“可是仲陵说他喜欢你。”

    田雨馨顿时心中一惊,吃惊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这个家伙真的有说他喜欢我吗?”

    苏芷沫看到田雨馨这么着紧的样子,大为意外,笑说道:“是啊,他亲口跟我说的,他喜欢你!雨馨,你喜欢仲陵吗?”

    田雨馨顿时俏脸微红,撅嘴极力撇清道:“我怎么会喜欢上那个无赖?我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他!”

    但是心里却怦怦乱跳,怎么回事?难道我一直被他整,还被整得喜欢上他了吗?我田雨馨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田雨馨真的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怎么一个对自己越差劲的人,越跟自己作对的人,自己反而还对他有好感了呢?

    不会的,不会的,我田雨馨绝对不会喜欢上那种小神棍的。田雨馨强行给自己洗脑,告诉自己不喜欢他。

    因为仲陵那家伙,实在是低级,可恶,恶趣味,更是流氓、无赖、神棍一个,喜欢上那样一个男人,田雨馨觉得丢人。

    苏芷沫淡然一笑,知道她是脸皮薄,说气话,便劝说道:“雨馨你别这样,其实仲陵这人挺好的啊,我看你们在一起挺合适的。”

    田雨馨顿时没好气道:“谁和他在一起合适了啊?我说沫沫你怎么老是给我和他凑合干嘛呢?我和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苏芷沫忍不住掩嘴“咯咯”好笑起来。

    田雨馨不禁问道:“沫沫,你笑什么啊?”

    苏芷沫笑说道:“我笑你说和仲陵不是一路人,但实际你们比谁还亲密了,不是吗?今天啊,若不是我们赶的巧,你和仲陵只怕是要大战三百回合了吧?”

    “啊啊啊!”田雨馨快疯了,抱怨道:“沫沫你能别提这事了吗?这事根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再说了,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田雨馨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是那种不洁身自好的女人吗?我能做出主动和仲陵上床的事情?”

    苏芷沫不禁好奇问道:“那你们两个怎么会光着身子滚到一起?我苏芷沫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这剧情怎么发展到那一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