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比身价
    ,精彩小说免费!

    鲁三发见这小子身价和本事都不如自己,却还处处压自己一头,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想着一定要扳回来一程,便直接明目张胆的强调问道:“这位仲道长,敢问你的身价,到底多少,能不能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呢?”

    仲陵见他一定要和自己比身价,便牛逼哄哄的说道:“反正我身价比你高就是了!”

    因为他已经用道法侦察了这个鲁三发的实力,才练气九层而已。这种实力在他仲陵面前,那压根就晚辈和前辈的水平,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所以仲陵认为,自己的身价一定比这个胖子高。

    “你身价有我高?”鲁三发嚣张的反问。

    “你知道我一天赚多少?”仲陵底气十足回答。

    “你什么身价?”鲁三发接着问。

    “你什么身价?”仲陵针锋相对反问。

    两人谁也不服谁,就这么气势汹汹比起身价来。鲁三发将拇指和食指打开,牛逼哄哄的比出一个八字。

    仲陵看他那手势,顿时就露出鄙视之极的表情:“才八十的身价你也敢出来嚣张?老子的身价可是……”

    他还没说完,鲁三发已经直接发火了,打断他的话道:“八十?我八十你妹!”

    仲陵一惊,不是八十?那身价有点高了啊!接着猜测道:“别告诉我你身价有八百!我是不会相信你身价有这么高的!!”

    “八百!?”鲁三发大吃一惊,这家伙到底懂不懂行情?现在出来做事的法师,最低级的也是八百一次,难道我像那种最低级的法师吗?

    “你问问你徒儿,本大师身价是多少!!上次他爷爷请本大师,是花了多少!!”

    仲陵见陈玉儿可以作证的话,那她说的话肯定是真的,便急忙问道:“玉儿,我刚才好像听你说,他去你家帮你爷爷做过净土法事?那你爷爷上次请他,花了多少?”

    陈玉儿心叫遭了,师父非得和他比什么身价,这下要受打击了!

    当着鲁三发的面,也不好撒谎,只能弱弱的小声道:“师父,我爷爷上次请他花了十三万,他的基础出场费是八万,也就是说,请他动身就是八万元起步,只包含一些基础服务,其他多余服务另外计费。”

    “我——我——草——!!!!!”仲陵顿时震惊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草,这小子道行不高,身价这么高?尼玛做一个小小的净土法事,就敢要十三万?这还真是敢开口啊!!他出去一趟,能抵自己出去几百趟了!

    鲁三发见仲陵如此震惊的模样,顿时底气就足了,趾高气扬问道:“这位小道友,敢问东家请你出来一次,基础价位是多少啊?”

    仲陵脸顿时红了,低着头极为的不好意思,妈的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啊!用手不断挠着自己的头发,吞吞吐吐道:“那个……那个……两百五十多……和大师您完全没得比。”

    态度立马就老实了。

    鲁三发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在开玩笑,追问道:“到底多少,别和本大师卖关子!”语气非常的强硬啊。

    仲陵顿时底气不足了,实话实说道:“好吧,瞒不过大师你啊,其实小弟我一般情况下,基础出场费是两百,只有少数情况下,收了别人两百五十。”

    鲁三发一惊,“你不是在开玩笑?”

    仲陵急忙认真保证道:“真没开玩笑。虽然小弟我身价低,但两百块钱一次的基础出场费,还是有的。有时候赚的多,也能赚七八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鲁三发忍不住狂笑起来,“我草,出场一次两百块钱的起步价?你回老家种田也比这赚的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本大师了。”

    笑完之后,对漂亮之极的陈玉儿说道:“玉儿妹妹,你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没档次的师父啊?你眼光不是很高的么?你不是很心高气傲的么?这种货色你是怎么选的?当初我这个身价八万的大师主动想收你做徒弟,想要悉心教导你,你还不答应,结果你却找了个身价两百的!!哈哈哈哈哈……笑死我鲁三发了。”

    陈玉儿见鲁三发得意的已经没边,没好气打击他道:“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认你做师父吗?因为我陈玉儿看不起你啊!就你那点三脚猫道行,也配做我陈玉儿的师父?”

    鲁三发笑脸直接僵了,质问道:“我鲁三发不配做你陈玉儿师父?”接着气势滔天的指着仲陵道:“那这个小瘪三就配了?”

    陈玉儿斩钉截铁道:“我师父何止配做我陈玉儿的师父?我陈玉儿还心甘情愿的想当他徒儿呢!”

    仲陵感动至极,感动道:“徒儿,你真是太会给师父长脸了,师父没白疼你。”毕竟对面可是一个身价八万的大师啊,那可是比自己的师父身价还高出无数倍的存在,自己徒儿还能这么挺自己,仲陵哪能不感动啊。

    陈玉儿白了他一眼,娇嗔道:“本来就是!这个家伙那点破道术,哪能和师父你比啊!”

    鲁三发气极了,指着仲陵鼻子骂道:“我道术不能和这个小瘪三比?陈玉儿你也太看得起这个小瘪三了,太小瞧我鲁三发了吧?我道术若是没他高的话,为什么我身价比他高那么多?”

    陈玉儿悠然自得道:“也许某些人只是欺世盗名呢?身价与本事完全不符呢?而我师父低调朴实,虽然身价不高,但道法可是一流!而且之前我也说了,他现在虽然身价不高,那只是因为他才刚出道,身价还没打出来!不代表未来他还是这种身价!你等着瞧!”

    陈玉儿接着霸气无边说道:“在未来,我师父仲陵,定然会在京城宗师中,获得一席地位!”

    鲁三发大吃一惊,想要获得宗师地位?你可知道一个宗师是什么概念?无知少女!!无知!!当即不遗余力的嘲讽道:“就凭他?这个小瘪三?想获得宗师地位?一丝丝的可能性都没有!”

    接着苦口婆心劝说道:“我说玉儿妹妹诶,你不要被这小子给骗得稀里糊涂了好不好?这小子年纪这么小,就算他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练道法,又能有多高的道行?你一定是被他给骗了!”

    陈玉儿没好气道:“我师父的道法,我又不是没见过,比你起鲁三发的道法来,那可是强了起码百倍了!”

    鲁三发鄙视道:“比我强百倍?吹牛也不用这么不打草稿啊!你看到的这小子的道法展示,不会是魔术吧?哈哈哈哈哈!”鲁三发肆意的笑了起来,“陈玉儿你不会是魔术和道术,傻傻分不清楚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