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井水不犯河水
    ,精彩小说免费!

    “唔!我的初吻!!”陈玉儿震惊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直接就把眼睛给睁开了,睁大眼睛极近距离的看着仲陵。

    只见这小子正在贪婪的磨吮自己的唇,根本没有亲一下就放手的意思,而是想亲个够!

    她自己则嘴巴闭得很紧,根本不对仲陵有任何回应。

    仲陵霸道的用双手抱住陈玉儿的头,令她无法闪躲,然后贪婪的亲吻着陈玉儿的唇。

    见陈玉儿没有任何反应,直接食指和拇指用力掐住陈玉儿的下巴,想将她的牙关给撬开。

    “唔,不行……”陈玉儿牙关紧闭,和仲陵对抗着。

    仲陵继续用力,陈玉儿这小丫头哪能是他的对手,将她的牙关给生生强行打开了。

    撬开陈玉儿的牙关后,舌头就伸了进去……

    “唔,不要得寸进尺!”陈玉儿惊慌不已,内心里心乱如麻,开始胡思乱想,不知道该不该给师父这样亲自己。

    依然没有任何配合,仲陵不禁停止了亲吻,近距离看着这位姿色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温柔说道:“玉儿,乖一点,好吗?”

    说完,这个长相俊美的浪人,再一次亲吻了上去。

    这一次,听到仲陵温柔劝说的陈玉儿彻底的呆了,心脏竟猛烈的怦怦跳动起来……她能感觉到自己心脏巨大的脉搏跳动,宛如抽搐……

    师父刚才的温柔攻势太温柔了,直击陈玉儿的心房,令陈玉儿听到那声音时顿时浑身一震,心理防线有点崩溃。

    因为从师父舍身救她那一刻开始,她就对师父好感大增了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此时被他强吻,才并没有太过于激烈的反应,有点默默承受的味道。

    感受到仲陵的舌头在自己口腔里努力的探索,她不知道怎么的,心脏在猛烈的跳动,内心动摇了的她,舌头竟一点点的伸了出去,慢慢的与仲陵配合起来……

    从非常生涩的接触一下就躲开,接触一下就缩回,到大胆的开始全面接触,再到火热的纠缠在一起,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怎么会忽然如此放肆的和自己的师父舌i吻……

    仲陵心中兴奋得快要爆炸,自己美若天仙的极品女徒弟,终于亲到她了!

    直接身子往前一压,就将陈玉儿在床上压倒,然后就这么压在她的身上,两人继续放肆的狂吻。

    陈玉儿学的很快,越来越娴熟,开始知道嘴唇一张一合,脑袋变换方位,充分与仲陵的唇互相包裹交融……

    一番酣畅淋漓的热i吻终于结束,陈玉儿心脏依然还在怦怦猛跳,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就这样被师父那个臭流氓给带坏了!

    她的初吻啊!竟然丢给了这个混蛋!!此刻陈玉儿的心思有点恨恨的,却又有点甜蜜,真是极为复杂的心理。

    可是,虽然初吻被这个臭流氓给设计强行夺去了,怎么却一点都气他不起来呢?

    不仅没有脾气生他的气,还回味无穷……

    刚才被师父那家伙强行索吻的感觉实在妙不可言……

    仲陵居高临下看着躺在床上的陈玉儿,充满期待的问道:“玉儿,刚才感觉怎么样?”

    陈玉儿顿时脸羞得透红,受不了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绝美的脸庞,实在不敢回想刚才的一切,娇羞之极道:“师父……你真的是坏死了……”

    仲陵看着被羞得无地自容捂住自己脸蛋的陈玉儿,心满意足的一边嘴角扬起,坏坏的邪魅一笑,说道:“师父坏坏的,你不是也很喜欢吗?”

    陈玉儿羞得浑身都热了起来,声如细蚊反驳道:“谁说人家喜欢了……”

    仲陵脱去外衣,竟是直接钻入了陈玉儿的被子里。

    陈玉儿再一次吓一跳,急忙说道:“师父,你想干嘛?”

    仲陵理直气壮道:“忙了一天了,累得快成狗,当然是睡觉啊。”

    陈玉儿扭捏道:“师父……你亲了人家也就算了……这个一起睡,那是真的不可以的……”

    仲陵在床的一边老实睡好,然后说道:“玉儿,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老俗语?要想学到师父的真传,得先和师父睡三个晚上!”

    陈玉儿俏脸再度绯红,否认道:“哪里来的这么流氓的老俗语?玉儿从来没有听说过。”

    仲陵正经道:“好啦,玉儿别矫情了,咱们一人睡床的一边,井水不犯河水,我保证今晚相安无事,行不行?”

    陈玉儿急忙小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道:“不行,不行。”

    仲陵干脆无赖道:“那随你咯,反正为师累了一天,已经走不动了,现在就睡你床上不打算走了,看你怎么办。”

    陈玉儿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气得牙痒痒,又不能一脚把他踢下床去吧?无可奈何说道:“师父,你怎么这么无耻啊?”

    仲陵理所当然说道:“我师父,也就是你的师公说过,男人必须要厚颜无耻一点,才能泡得到自己喜欢的妞。所以我认为男人无耻一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陈玉儿一听这话,拿这个无耻之徒彻底无言以对了,他竟然把无耻说得如此心安理得,那还能说他什么呢?

    只好服气道:“那好吧,我今晚就不赶走你这个无耻之徒了,但是你自己可说好的啊,一人睡床的一边,井水不犯河水。”

    仲陵点点头,同意道:“嗯,井水不犯河水。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趁我睡着了后,会对我乱来。”

    陈玉儿顿时暴脾气起来了没控制住,条件反射的直接一掌就打在了仲陵的身上。明明应该担心的是自己好吗?

    因为隔着被单,不知道大概位置,陈玉儿这一掌拍下来,正好打在仲陵的关键部位。

    虽然隔着被单,却力道也不小,老疼了。

    仲陵当时就腰身撑了起来,如做了一个仰卧起坐,惨嚎道:“哎哟,疼死我了,玉儿你是故意瞄准这个位置打的是吗?”

    陈玉儿一阵尴尬,不好意思道:“啊?打在那个位置了吗?我还真不是故意的,师父不好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