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这一章很好看
    ,精彩小说免费!

    仲陵恨道:“好奸诈的老小子,你怎么这么奸诈呢?”

    乌涯子奸笑道:“嘿嘿,正所谓兵不厌诈,无毒不丈夫,行走江湖不心狠手辣,老奸巨猾一点,又怎么能确保一生平安无事,次次都不阴沟里翻船呢?老夫混迹江湖一生,坏事做尽,历经多少风雨飘摇,却从未翻船,一直存活至今,你就可知老夫的厉害了!”

    乌涯子洋洋得意,他这一生,历经不少风雨,却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存活至今,靠的当然不可能都是运气,而是手段。每每想到他人生中最得意的几次大手笔,大转折,他就更是春风得意,忍不住吹嘘出来。

    仲陵听了这乌涯子的一番言论,顿时好笑了起来,面带笑容说道:“乌涯子你果然是越老越滑头,越老越奸诈,怪不得大家常说老奸巨猾。”接着话锋一转,正色说道:“不过这一次,只怕你乌涯子就要翻船了!”

    “嗤!”乌涯子不禁嗤笑了起来,嘲讽道:“现在你已经中了我乌涯子的双重剧毒,马上将死的不能再死了,而我却已经吃下你给的解药,很快就会没事了,你还说我要翻船?”

    仲陵嘿嘿好笑的笑了起来。

    乌涯子顿时一阵心里没底,惊问道:“小子,死到临头了,你还笑什么?”

    仲陵嘿嘿笑着回答道:“因为我刚才给你的也不是什么解药啊!而是强效泻药!难道你现在不觉得肚子里闹腾的欢吗?”

    “啊?”乌涯子脸色大变,气急败坏道:“我去!你这个死小子!我还以为我肚子里在闹腾,是你给的解药在产生效用了,原来竟然是给我吃的泻药啊!!我说我现在怎么这么想拉屎!”

    “哈哈哈哈……”

    大家看到乌涯子气急败坏的样子,不仅仲陵背上的林珂笑死了,就连乌涯子身后的一众弟子也是笑了。一时间,现场哄堂大笑。

    乌涯子气急败坏对身后一众弟子吼道:“谁还敢笑,小心师尊我将他清理门户!”

    那十几人顿时不敢笑了,因为他们谁都知道被清理门户是什么下场,那将直接焚化,灰飞烟灭。

    这一次大家这么好笑也实在是因为他们英明神武的师尊向来给他们以手腕通天的形象,好似无所不能,威严不可侵犯!却没想到遇到这个小子后,屡屡吃瘪,哪能不好笑啊!

    大家都强憋着笑意,不再敢笑出声,唯独还有林珂在“咯咯咯咯”好听的笑声笑个不停,接着竟是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边笑还边猛锤仲陵的肩膀,说道:“哈哈哈哈,仲陵这老头也太好笑了吧!”

    其实她心中更佩服的是仲陵怎么这么鬼机灵啊!这么老奸巨猾,经验丰富的老家伙都被他玩的团团转。心中对仲陵是更加满意了!

    乌涯子朝林珂喝道:“小丫头,你笑什么笑?你i妈都没见到,你还有心情笑得出来?”

    被乌涯子这么一说,林珂顿时没有觉得有什么好笑了,因为没有心情笑了。

    “咕噜咕噜……”乌涯子这时感觉肚子里已经完全闹开了,再不解决一下拉屎的问题,只怕要喷出来!气得上蹿下跳道:“你这个死小子,你坏透了啊你!你比我还坏啊你!你说你光明磊落,一身正气,你就是这么光明磊落,一身正气的?”

    仲陵眯眼笑道:“乌涯子,我都说了你要翻船了,你还不信,现在你信了吗?”

    乌涯子用手捂住自己的屁i股,形象狼狈之极,不禁好奇问道:“你已经中了我的双重剧毒,难道你就不担心你毒发身亡?”其实乌涯子更担心的是,他看仲陵轻松的样子,毒药似乎并没能对他产生效用啊!

    仲陵轻描淡写道:“实不相瞒,在下有百毒不侵之体,所以你下的那两种毒,也许对我的体质并不能造成任何威胁,所以你彻底失算了!”

    “啊?”乌涯子脸色大变,还真的是这样啊?自己的毒对他没有起到多少作用啊!

    知道这一次是彻底栽了,方方面面,任何地方都落入下风,被这个小子给玩的团团转啊!

    更惨的是,他虽然用功力强行压制体内的软毒和致命毒,但依然已经感觉到毒素在扩散,浑身是越来越软,喉咙也是越来越发堵,头也越来越晕,看来离毒发身亡已经是不远了!

    更难受是肚子还在“咕噜咕噜”叫个不停,三重毒素,这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了!不禁指着仲陵的脸痛恨道:“小子,算你狠啊!我乌涯子闯荡江湖一生,很少吃亏,今天竟是在你小子手里吃亏吃尽!今天看这样式,竟是真的要在你小子的手里翻船了吗?”

    说完,急忙从兜里拿出几粒解毒丹,一口全部吞服下去。这些解毒丹虽不至于能包解百毒,但也是能对大部分毒素有抑制作用的!

    不敢说能化解体内剧毒,但是抑制毒素继续扩散是应该能做到的。

    林珂听到仲陵竟然还百毒不侵,顿时就不担心仲陵之前所中的乌涯子的那些毒了,反而对仲陵好感更加激增,越来越觉得他厉害了!

    当即就崇拜道:“仲陵,你真的好厉害啊!人家越来越迷你了!人家要做你的小迷妹!嗯嘛!”说完,竟是又不受控制的照着仲陵的脸上就亲了一口,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仲陵再次大感意外,这个丫头对于感情的表达还真是奔放直接啊,比起田雨馨的扭扭捏捏来,是完全另外一个风格。

    乌涯子吞下自备的解毒丹后,厉声说道:“小子,虽然你处处占了老夫先机,但老夫也还是有大量后手没有亮出来的,今晚到底谁翻船,没斗到最后,犹未可知!”

    仲陵不禁微笑道:“你都输成这样了,还敢嘴硬?不如你现在就说出林珂母亲的下落,并带我去把她母亲给放了,我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不死!”

    乌涯子谈判道:“小子先别大言不惭,老夫还死不了,又怎么要你饶我不死了?不如这样,你给我一些林珂的血液,我就放了林珂母亲!这样一来,我们就两清了,谁也不吃亏,谁也没有太大损失!大家和气散场!”

    他原来要的是林珂的血液?仲陵顿时心中想到什么。求月票啊,求大家给点月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