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栽赃嫁祸
    ,精彩小说免费!

    苏芷沫、田雨馨、李若茜三女听了仲陵的话,纷纷都伸手往陈玉儿睡的那一片床单摸去,果然入手一片湿润,不仅湿了,而且还湿了一大片!

    三女纷纷惊呆了,李若茜更是弱弱的说道:“玉儿……怎么回事?你竟然还尿床了?”

    陈玉儿顿时就羞红了脸,可是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尿床了啊?于是不相信的半起身子,自己也往身下一阵摸索,发现果然湿了很大一块。

    于是,她更加心惊了,开始怀疑自己难道昨晚真尿床了?

    急忙起身,掀开被子探查究竟,大家只见陈玉儿臀部睡的地方,果然湿了一大块,很明显。

    陈玉儿见到证据确凿,脸更红了,急忙说道:“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感觉到我尿床了啊?按道理我这么大了,尿床是会有感觉的啊?”

    仲陵心里极为想笑,却装作一本正经说道:“你睡死了,尿床能有感觉才怪?要有感觉了,你能尿这么大一泡?肯定是尿一半就清醒了,然后赶紧憋住。”

    陈玉儿尴尬死了,是不是这样啊?难道自己真的尿床了?

    仲陵进一步指证道:“玉儿你看你的内i裤也全湿了,这更加证明了这床上湿了就是你尿的。”

    大家闻言,纷纷往陈玉儿的双腿之间看去,只见浑圆的小屁股,被小小的内i裤紧紧包裹着,超性感。玉儿妹妹这绝品身材,简直没谁了,更惹火是,她本来就纤细而薄薄的小i内i内此时还是一片湿润,隐约将三角丘里面的形状显示出来,诱人到了极致。

    苏芷沫等三个女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绝色美女,可是在看了玉儿妹妹这极品身材之后,个个都是惊叹不已,自愧不如。

    陈玉儿更加尴尬了,红着脸说道:“难道昨晚我是真的尿床了吗?真是好尴尬啊,没想到我这么大的人了,还会尿床……”

    接着道歉道:“姐姐们对不起,把你们的床铺弄脏了,我马上就去帮你们清洗。”

    仲陵心里极为好笑,差点笑出声,但使劲的憋住,表面上完全不表露出来。心道:“叫你昨晚坏我好事,今天出糗了吧?”

    一种报复的快感,在内心里漫延。

    接着还想继续整她,便故意高调道:“我再摸摸看,最终确认一下。”

    说完,伸出手就要摸过去。

    陈玉儿吓得脸色一变,急忙道:“师父,不要,那是人家的尿啊,很脏的!”

    仲陵没有听劝,已经摸上去了,因为他当然知道那根本不是尿,而就是他倒的温水。

    手心在湿润的被单上抓了一抓,然后收缩回来在鼻子前嗅了一嗅,说道:“有股很骚的味道呢,看来确实是玉儿妹妹尿床无疑了。”

    接着放肆的嘲笑道:“玉儿原来你这么大了,还保持着尿床的习惯啊?这可真是太让人意外了啊!”

    陈玉儿顿时羞得无地自容,整张绝美的俏脸都变成了猪肝色,简直太羞耻了!

    受不了的娇羞道:“师父,你别说了好吗?”

    三女一阵吃惊,真的有很重的味道吗?不过怎么没有闻到啊?

    苏芷沫为了缓解陈玉儿的尴尬,急忙说道:“玉儿妹妹,没事的,这只是意外而已,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再说了,我们几个也不会说出去,不会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田雨馨也跟着道:“我们赶紧把被单清理一下吧,顺便我们大家也应该起床了。”

    于是,四个只穿了内衣,身材都好到爆表的大美人开始整理床铺,连下面的被单,带上面的被子,全部打包卷走。

    正在这时,仲陵倒水的那只杯子因为彻底的整理而被暴露出来,陈玉儿顿时就看着那只杯子,面目生疑道:“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一只水杯?”

    陈玉儿说完,不由得就用质疑的目光,看向仲陵。仲陵做了亏心事,心里虚,没敢正面硬接陈玉儿犀利的眼神。

    陈玉儿更加感觉可疑了!

    没等苏芷沫三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陈玉儿又花费力气将本来已经卷好的被子给打开了。然后拿起那湿润的一大片,放在鼻间仔细的闻了闻,一点味道都没有!

    仲陵看到这里,知道自己的奸计已经暴露了,急忙起身就要逃跑,陈玉儿怒气冲冲,拿起一个枕头就狠狠丢在了仲陵的头上,然后直接扑了上去,一把将仲陵给扑倒在床上,她坐在了仲陵的肚子上,将仲陵给压住。

    质问道:“师父,栽赃嫁祸了我陈玉儿,不说清楚就想走?门都没有!”

    仲陵急忙装疯卖傻道:“玉儿你怎么啦?什么栽赃嫁祸啊?”

    田雨馨看到陈玉儿竟然直接将师父给扑倒了,不由问道:“玉儿妹妹,怎么回事啊?”

    陈玉儿底气十足的解释说道:“我根本就没有尿床!是我师父这个坏人故意整我!他用那个水杯,倒了一杯水在我睡的被单上面,然后以此来栽赃说我尿床了!目的就是为了羞辱我!”

    田雨馨彻底吃惊了,“啊?那仲陵也太坏了啊!”

    “你竟然害得我那么羞耻和尴尬,我要打死你!”陈玉儿气得牙痒痒,对着仲陵就拳打脚踢起来。

    她把仲陵给压在身下,对着下面的仲陵就是一顿出拳。

    仲陵急忙求饶道:“徒儿不要打了,为师知道错啦!下次再也不玩你了!”

    “玩我?现在轮到我玩你了!”

    陈玉儿不断的进攻仲陵,仲陵一直用双手防守,两人就这么打在了一起。

    陈玉儿只穿了内衣坐在仲陵的身上,和他打情骂俏,实际上仲陵非常享受。

    直到最后,陈玉儿坐在仲陵的身上威胁道:“师父你以后还整不整我了?”

    仲陵急忙保证道:“不整了,以后都不整了。”

    陈玉儿这才放过仲陵,这一场闹剧才结束。

    由于大家昨天实在睡的太晚,而仲陵陷害陈玉儿的时间又有点早,现在也才早上八点钟而已,所以在闹剧结束后,四女表示还要继续睡觉,便换了床单被子,大家又继续补觉。

    迷迷糊糊中,大家又慢慢睡去,这一次,一直睡到正午十二点,大家才陆续醒来。

    就在大家都睡足了,打算起床时,“咔”的一声,房门竟然被打开了!

    大家闻声往房门处看去,苏芷沫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喊道:“爸爸,你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